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

更新时间:2020-10-03 21:39:54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连载中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言情主角: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本书简介:传闻四九城的霍靳深,高冷淡漠,不近女色,远居海城只为等着心中的那抹白月光。  霍靳深冷笑:“呵……太太怎么说?”  秦助理瑟瑟发抖,“太太说……她,今晚不回家了。”  霍先生嘴角如雪初融,“买下各大热搜,通知海城所有媒体……”  男人笑得撩人:“我要进行爱的告白。”  秦助理:“……”  第二天,各大热搜榜都是一句话——  “若有幸再见,长路携手,岁月悠悠,你说从头就从头”  再后来,全世界人都知道霍先生此生唯爱霍太太,至死不渝!。
编辑青衫薄点评作者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这个就要看你口味了人性心理的变化过渡也显得真实自然,有兴趣的书友可以试试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慕念晚去医院探望了爷爷,还在昏迷当中,情况不容乐观,医生的建议是尽早手术。

毕竟老爷子年纪也大了,再拖下去怕是之后连手术都做不得了。

慕念晚听得眼眶泛红。

都怪她,明知爷爷年纪大了也不懂得替他分忧。

慕家出了事才察觉,导致这无从挽回的后果。

“院长,您能先给我爷爷手术吗?有关手术费,我术后一定补齐。”慕念晚乞求。

看着加护病房内戴着呼吸罩枯瘦如柴的老人,心像是被利刃割据着。

爷爷等不起。

“晚晚啊,不是我不愿意,只是医院有医院的规矩,我也没办法啊。”

院长跟慕老爷子是旧识。面对眼前女孩的乞求虽于心不忍,但也无能为力。

医院有医院的规矩,他虽是院长但也不能一手遮天。

“你爷爷已经欠费了,我目前能做的就是让他继续留在医院,其他的我……”

慕念晚明白。

爷爷的病情严重,用的又是最好的药。他们早已经欠医院一大笔款项。

如果换做他人,怕是早已经被轰出去了。

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也要养活许多人。

她那样说,无非是抱着一丝侥幸。

“我,明白了。”慕念晚掐紧双手,冲着院长勉强一笑,“爷爷还要拜托院长了,我会尽快想办法筹到钱。”

离开医院,慕念晚又去了一趟学校。

慕家出事太过意外,她请的假到了。

家中事情要处理,但也清楚这个时候她的学业再不能受创。

日后,如果连个大学毕业证都没有,她难以养活自己跟爷爷。

好在过去她学习优异,极受教授喜欢,又念她家中出事,无人帮衬,允假很干脆。

“学校这边你不用担心,老师帮你看着。需要完成的作业会发到你的邮箱,你到时按时交上来就可以。”

慕念晚感激颔首,“谢谢教授。”

声线柔软哽咽,这是自慕家出事后,第一次来自旁人的温暖。

“快去吧,”教授拍拍她的肩,那是无声鼓励。

与此同时,从医院离开的凌姝直接回了公司,直奔顶层董事长办公室。

轻敲门板,得到里面一声“进”方才推门而入。

秦逸正在听从霍靳深工作上的安排,见到凌姝,下意识的就往她身后看了眼。

倒是霍靳深埋首又签了份文件,交给秦逸方才漫不经心的开口,“她说什么了?”

“慕小姐让我给您带话说——宁与虎谋皮,也不嫁霍先生为妻。”

霍靳深拿着笔的手顿了下,随后往桌上一扔,轻嗤一声,眼底满是戏谑——

一个落魄千金,倒是挺有骨气。

本要出去的秦逸听闻,脚下差点一个不稳。

啧啧两声。

这慕小姐,胆子挺大。

霍靳深身子往后一靠,眉目深远,唇畔噙着淡淡的笑,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椅子扶手,轻笑一声,“我看起来比老虎还可怕?”

秦逸:“……”

哪里比老虎可怕,您不要欺负老虎这温柔的生物。

“在慕小姐心中大概是。”凌姝沉默片刻回答。

秦逸瞪大眼睛看向面无表情的凌姝。

妹子啊,你行!

霍靳深闻言倒是笑出了声,喉间低低沉沉,“看来,她对我还不够了解。”男人双眸微眯,眼底暗光流动,“老虎算什么。”

宋氏楼下,慕念晚再拨打宋淮安电话数次无人接听之后只能来到这里。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大堂经理,慕念晚并不硬闯,“麻烦你致电你们宋总,说慕念晚在楼下等他。如若他不下来,我便不会离开。”

她语气平缓有力,不卑不亢,自有一股气势。

大堂经理面露难色。

这人来人往,站在这里实属难看。

可偏这人油盐不进,说了宋总不在就是不肯离开。

“慕小姐,我们宋总真的不在公司。”大堂经理头疼,如今这人还跟自家老板有着婚约,海城皆知,如若强行将人轰出去,太过难看,丢的也是宋氏和他们老板的脸。

可不赶,这人杵在这,跟个柱子似的,还是十分打眼的那种,来往不少人看着,窃窃私语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那他在哪?”

“在……”大堂经理差点脱口而出,好在反应及时止了话音。

他们老板明显不想见眼前的人,如若他泄漏老板行踪,明天也不用再来上班了。

可眼前的人滞留在这,搞得难看,惹来老板不悦,招殃的恐怕也是他。

拉来扯去,大堂经理也弄得脸色不慎好看,言语变得刻薄难听,“你说你好歹从前也是海城第一名媛,现在怎么就这么没脸没皮?怎么都赶不走啊。”

慕念晚面上难堪,却也知道她不能走,爷爷等不起。

宋淮安将她电话微信全部拉黑,她根本联系不到人,只能到公司守株待兔。

她清楚,宋氏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然而,她没想到今天宋淮安真不在公司。

等到夜幕降临,所有员工都走了,只有守夜保安过来接班。

看着只亮着壁灯的大厅,昏沉沉的就像是在她心头上压着一块大石。

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脚尖已经麻木没有知觉。

来公司是堵人,人不在慕念晚也清楚没堵下去的必要。

抬腿要走,却刚刚动了一下,感受不到踩到实质,整个人往前趔趄了下,好在还是接班的保安见她一直站在大厅,也不清楚白天的事情,担心她有什么问题,一直在旁边转悠。

突然见人要摔倒,好心的就拉了下。

借着保安的力道,慕念晚才稳住了身子,低声同人说了声谢谢,这才一瘸一拐的朝外走去,整个人空洞的像是丢了魂一样。

出了宋氏,慕念晚突然不知何去何从站在大马路上,看着车来人往,而她却没了可去的地方。

怅然若失,无助彷徨。

不远处,一辆黑色路虎揽胜停在路边,秦逸从驾驶座上扭头对身后回复邮件的男人说道:“霍董,慕小姐。”

霍靳深敲击着键盘的手停下,抬眸扫了眼不远处路灯下的草绿色身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