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当道:王爷,靠边站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穿越>毒妃当道:王爷,靠边站

更新时间:2020-10-03 21:41:05

毒妃当道:王爷,靠边站已完结

毒妃当道:王爷,靠边站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穿越主角:

《毒妃当道:王爷,靠边站》文中讲述“我寻找一生,只为一个良人” “而这世间,并无良人” 兰易安,一个被天下人成为祸水的女人,两国皇后的身份压在她身上,像是舆论的大山,将她置于艰难境地,在寻找同盟的途中,遇见了玄皇,然而玄皇非善人,两人在相互算计中同盟割裂,一路遇见战乱纷战,遇见了故人,可是物是人非,曾经的温暖与回忆都成为一路重逢后的苦涩。 兰易安开始一人一狗行走天涯,却在行走途中发现自己的身世秘密,当良人再次相遇,许下相守的诺言,她却再无勇气。。。。。。。。
编辑尽余生点评本书毒妃当道:王爷,靠边站整个文风比较轻松写意,有点小清新,很接地气的小说,代入感会非常的不错。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罢了,你们且随我回到皇宫去吧。至于之后的事情,我们之后再说。”褚见叹了口气,然后在侍卫的搀扶下,进了马车,回到了皇城。

回到皇城的时候,早朝已经结束。她不过刚刚进了皇宫,就有宫人一路小跑着过来,告诉给褚见知道,说楚栎已经在御书房候着她了。

褚见点头,虽然来人没有明说,但是她已经猜得七七八八,也知道楚栎是因为什么事情找到自己。

将玄皇的人头装在匣子里,又让丫鬟搀扶着自己,朝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同时在心中感慨着,他希望的是玄皇已死,还是希望得到兰易安已经安然离开的消息……

虽然那一晚楚栎并没有见到兰易安,但是她这次的行动,他却是非常清楚。如果不借助到兰易安的帮助,他应该也猜到,自己是没有办法,要了玄皇的性命。

怀揣复杂的内心想法,到了正殿。

兰易安醒来的时候,发现她躺在一处破旧的床~上,四周阴暗得厉害,唯有一点亮亮的烛灯,将周遭照亮。这里似乎是个密室,而且修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是非常简陋。

她微微挪动了一下~身子,只觉得疼得厉害,他这副身子,本就被貅斯伤害得不轻,之后又是被褚见暗算。如果不是霍穰出手的话,一定会丢掉性命。

不过,霍穰之所以会救她,也只是想要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万万不是因为想要行善。

她浅浅地叹了口气,将目光一转,环顾四周,这才看到了于角落里熟睡的霍穰。他睡得很沉,似乎连自己什么时候醒来的,也没有发觉。

不过这个地方非常隐蔽,想来也没有人可以找到吧。

而至于自己,一身是伤,自然不能对他构成任何的威胁。

兰易安咬了咬唇,却是开口将霍穰叫醒,霍穰并不气恼兰易安打扰了他的好梦,而是将兰易安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你身上的伤,应该没有大碍了吧。”

兰易安点了点头,虽然伤得不轻,但是不至于危及到性命。

霍穰又是继续往下说,“当时情况危急,我一时顾不上,就只能简单地给你包扎了一遍,如果有冒犯的话,还请切勿放在心上。”

兰易安缓缓点了点头,她自然不可能在这样的事情上和霍穰计较。

再次环顾了一下四周,开口询问到,“只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一个地下的洞穴,我也是一次偶然发现了这处密室,然后就留意了下来,没有想到这次竟然会成为我们藏身的地方。”霍穰起身环顾四周,这密道的来历,他倒真不知道,只是一次偶然遇上了,然后刚巧有了用处。

兰易安缓缓点头,“那我们且休整一段时间,然后我便跟你回平原国吧。”

霍穰的秘~密,既然牵扯到了雪姬,那么一定就在平原国。霍穰点了点头,也听从了兰易安的安排,“不过倘若你觉得你回到了平原国,就可以依靠曲靖,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如果我回到平原国的话,我的威望不会比他低,他也保护不了你。”

兰易安却是摇头,她可不知道霍穰在平原国竟然会有如此威信,不过微微往上耸了耸肩,“不过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和曲靖从来都是因为利益才合作,现在没有了共同的利益,他自然不可能帮着我了。”

“你们之间,竟然只是这样?”霍穰的脸上露出了满满吃惊的表情,他本以为凭着曲靖和兰易安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他们之间应该不只是利益的集合,应该还有其他的关联。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只是非常简单的利益从属关系,倒是让人多多少少有些意外了。

兰易安缓缓地出了口气,然后非常慎重地点了点头。

几许嘲讽浮上嘴角,“难道你不觉得,唯有用利益组成的合作关系,才是最为牢靠的吗?否则的话,根本没有办法确保一直如此。”

“如此,对我岂不是有利?”霍穰脸上多了一抹玩味的笑容,不过就算话是如此,他的脸上并没有显露太多的心满意足,反而还是带着淡淡的忧虑。

兰易安只是不置可否地对霍穰浅浅一笑,然后换了一个姿势,让自己可以更好地躺在床~上。顺带着慵懒倦意地看了霍穰一眼,“你知道我受伤得厉害,便也不差这么一时半刻的功夫,晚些再回平原国,你也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霍穰点了点头,对此并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这事情已经尘埃落地多年,也没有生出多少变故,他心中虽然着急,但是再等上一两日的耐心还是有的。于是就冲着兰易安,缓缓地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兰易安如此的要求。

兰易安缓缓闭上眼睛,修生养息,“我倒是想问问你,外面如何了?”她印象当中最后的记忆,止于褚见对自己的下手,其后的事情便是再也不记得了。

“玄皇死了,褚见倒戈相向,我救了你,如此而已。”霍穰挑着最简单的地方,和兰易安解释了一番。兰易安缓缓地点了点头,面色却是有些凝重而严肃。

她没有想到,霍穰竟然会有如此的遗漏。“你不觉得,你忘记了一个人吗?”

霍穰豁然地将眼睛瞪大,豁然明白了兰易安最后的所指,“你是说,貅斯和那群鬼兵去了什么地方吧。不过我看你的模样,应该没有精力驱动鬼兵,那群鬼兵没有得到你的命令,自然是回到了他们应该回到的地方。至于貅斯,你放心那群鬼兵,倒是奈何不了它。”

兰易安点头,霍穰的这套推论,中规中矩,但是也的确是如此。那群鬼兵伤害不了貅斯,也只能灰溜溜地离开。

“而且吧,我估摸着经过今天这件事情之后,你也不敢贸然将貅斯留在身边了吧。你竟然连它有抓狂的模样都不知道,可真是大意呀。”

霍穰竟然开始数落兰易安了。兰易安低着头,竟然没有反驳,而是任由着霍穰开口,对自己如此数落。这事情的确是她有疏忽,所以被霍穰责骂的时候,她也觉得他的责骂,未尝没有道理。

霍穰也就只是说了两句,便没有了兴趣,寻了一处地方坐下,也闭上了眼睛,休养生息。

……

褚见将玄皇的头颅,呈现到了楚栎的面前。“他已经死了,魂飞魄散,以后再无人可以构成威胁。”

玄皇想要夺取的是晋国的天下,但是这事情,褚见远比楚栎更加上心,更加想要让玄皇伏法。楚栎点了点头,命人将玄皇的头颅搁置在一旁,又见得褚见伤得不轻,连忙赐座。

褚见“她,还好吧。”楚栎带着迟疑,还是开口问道,他很清楚褚见之所以可以带着玄皇的头颅回来,定是因为得到了兰易安的帮助,否则哪有那么容易凯旋。

他本以为褚见会和兰易安一道回来,不过再看到只有褚见一人的时候,便知道总归是自己太过于天真了。他们两人永远不可能一起回来,容不下彼此是一说,更何况兰易安已经说了,永远不会回答晋国的皇宫了。

这地方,她再无任何眷恋。

“她是谁?”褚见只觉得自己的心,有一瞬间的骤停。楚栎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提到兰易安的名字呢?难道那晚兰易安进皇宫的时候,已经被楚栎看到了吗?

虽然楚栎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反常,她也一度以为他不会知道这次的行动有兰易安,不过现在看来,自己似乎错得离谱。

他知道,他从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情。

只能咬住自己的下颚,微微停顿了会开口。“皇上,臣妾不知道,您说的她,是谁?倘若是玄皇,他已经死了。如若是其他人,还请皇上明示。”

她当然知道楚栎的所指,但是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式,无疑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楚栎摇头轻笑。

“罢了,你下去吧。”

从褚见刚才的愤恨,楚栎大抵上已经推测出了一些。兰易安现在应该还好。否则的话,褚见就不会是现在这幅表情了。他悬着的一颗心,虽然还没有完全放下,但是知道事情也就只能如此。

褚见点头,便是起身,给楚栎行了礼之后,就退了出去。这事情楚栎不再继续追问,对她而言,也是一桩好事情,因为她并不想当着楚栎的面,说出自己的欺骗。

她一直活在谎言当中,也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滋味。可是欺骗寻常人容易,欺骗楚栎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褚见庆幸,她又一次逃过了一劫。

从御书房出来,她在宫人的搀扶下,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寝宫里面乱糟糟的,她在离开之前,曾经翻箱倒柜地寻找一件东西,不过并没有找到。

“你们,都给我出去。”她冲着宫人们吼叫到。宫人们没有办法,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就退了下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