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医战神小说by盛装晚饭主角南楚离,罗舒艺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都市>都医战神

更新时间:2020-06-29 20:55:45

都医战神连载中

都医战神

来源:掌阅云作者:盛装晚饭分类:都市主角:南楚离,罗舒艺

都医战神,本书简介:八年前一家三口被害,父母拼死给了他再生的希望。他辗转北上,历经戎马生涯,学成圣手鬼医,斩获战神荣耀,登上特战战区大帅之位,荣归故里。战神归来,誓要横扫一切仇敌,践踏所有不公,还他一个朗朗青天!。
编辑花无邪点评作者盛装晚饭在气氛塑造下了一番功夫,很有意境,故事很淡,但也不缺乏幽默情节,看起来不会显得干,很有代入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安以生就职南城武监会以来,还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你当老夫怕你这黄毛小儿不成?!”  

安以生一个雄步,飞跃上前,霎时激起一阵惊呼。  

“凌空飞踏!是凌空飞踏,没想到安副会长的实力已经到了如此高深的地步!”  

只见安以生脚尖轻点,如仙鹤展翅,随后飘飘然地落地,整个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气场,玄奥莫测。  

“安会长威武!安会长出马,必定能将这恶徒手到擒来!”陈其先在一旁呵呵笑着奉承,对安以生的表现十分满意。  

“这下彻底没悬念了,本以为宗师不出,两方会出现焦灼之战,没想到方家把武监会给搬了出来。”  

“安以生副会长在修道之途沉浸多年,一身修为雄厚,在南城也算得上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对付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南家小子,简直就是杀鸡牛刀了!”  

大厅内的宾客看见安以生威风凛凛地出场,再对比毫无修道者气势的南家遗孤,双方强弱,高下立判!  

于是乎,众宾客在心底纷纷预见了南楚离凄惨的命运。  

“南家小儿,你现在可后悔先前在老夫面前狂妄自大?”安以生周身徐徐生风,睥睨着前方的南楚离。  

此时的南楚离静静地看着安以生腰间的一块令牌不说话。  

“哼!就算现在你想后悔都晚了!有时候,说错了话,你就必须要为自己逞一时的口舌之快而付出代价!”  

安以生看见南楚离不说话,断定南楚离已经被他的气势吓倒,所以这时已经没有必要再亲自出手了,免得落下个以大欺小的骂名。  

“来呀,武监会所属!”  

“属下在!”在众宾客后围,钻出了几个身着制服的人。  

“把这行凶伤人的恶徒抓回武监会,等候审判!”  

“是!”  

几名穿着制服的人一步一步地向南楚离逼近,额间不禁冒着汗。  

刚才南楚离的凶狠他们是见过的,就连林游海和师刀霸这种在南城颇有实力的人,在他手上都接不过三招,更何况他们这些三脚猫功夫。  

倘若这凶徒突然暴动起来,他们的下场,必定不比先前两人好到哪去!  

看到几人小心翼翼的模样,南楚离微微一笑,而后唇起。  

“我大夏文运昌盛,武道兴隆,这偌大的国土为了能发挥各地优势,大夏国君将大夏划分出九大战区,五大部门分辅各大战区。  

这里掌管武道的是大夏武道部下属部门,南方第三战区武道总丞。  

武道总丞其下是辖区内各区域的武道司,武道司之下有各个武监会,再之后,才排到各具体城市的武监分会。”  

“我说的对吗?南城武监分会安副会长。”南楚离一边慢悠悠地说着,一边后怀中掏出一块黝黑的牌子。  

在回南城之前,南楚离做足了功课,南城所处的管理机构,他自然是摸了个一清二楚!  

安以生咽了口口水,心提到了嗓子眼,这南楚离竟然对他的身份如此了如指掌,而他却对南楚离一无所知。  

“你是何人?”安以生再次询问南楚离的身份。  

南楚离冷笑不答。  

过了几秒,南楚离一声大喝,如天雷破空,“安以生,你好大的狗胆!你可知,今日就算是罗啸天站在这,他都不敢动我南楚离分毫!”  

南楚离将手中的牌子对准了安以生的视线,赫然一亮。  

“战神”两个鎏金大字在牌子上熠熠生辉!  

战区统帅令牌?!  

这里怎么会出现战区统帅令牌?  

不可能!  

绝不可能!  

安以生不禁后背一凉。  

不过上面的字为何与公职文件上阐述的不同?  

照常理来说这种战区统帅级别的令牌子上应刻的字乃“帅”字,而他的却是“战神”二字。  

安以生生出了狐疑,沉思片刻后想起了些什么,急忙对属下大喝一声,“慢着!”  

他能混到武监会副会长这个职位,完全靠的是自身的机谨。  

虽然他没有资格接触到大夏国各大战区大帅身份的高高在上的那群人,但是他还是听说过些只言片语的。  

他曾听闻,大夏国君亲自为守护了大夏国北境特区的一名天纵之才,封敕了“战神”的称号。  

此人率领的一支铁血雄军,常年驻守于大夏北境,那个被称为“坟墓”的第十特战区!  

那被冠以战神的天纵之才率领的雄军,力抗“坟墓”中的外敌入侵三百次有余,是真正的大夏国华盖之军。  

故而这支雄军也被冠以“龙川”之名,表游龙在野之意。  

第十特战区龙川军的大帅身份特殊,地位比九大战区的大帅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刚才这人口中所说的罗啸天,正是他们第三战区最顶头的上司,第三战区大帅罗啸天!  

既能清楚地道出他们第三战区武道总丞的机构所属,又敢直呼他们战区大帅姓名。  

再加上他手中那块鎏金战神令牌,“坟墓”统帅的身份在安以生的心中渐渐地与南楚离拼合。  

安以生双眼一睁,凝神屏气,他在静心思考着,生怕错漏了任何重要信息导致判断失误。  

照目前的信息来看,这南楚离很有可能就是那第十战区的大帅!  

所以这南楚离是万万不能得罪的,武监会资金断了是小,丢了性命和位子是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没有了资金支持者武监会可以再找下一个。  

于是,安以生有了退却的打算。  

“安会长,切莫听信这小子胡言乱语!此恶徒狡诈多舌,擅搬弄是非。

而且他竟然敢仿冒大夏官职令牌,把他抓回去,那可就是大功一件,说不定你这武监副会长的‘副’字就去掉了。”  

陈其先见安以生想打退堂鼓,隧出言激醒他,否则,没了安以生,在场的怕是没人能挡得住这南楚离。  

安以生双眼顿时闪过一抹雪亮,他一下子被“副会长”的“副”字刺激到了。  

他在南城武监分会尽职尽责,位子却从没有挪动过一下。  

如今大夏北境战事频起,第十战区的战神统帅怎么可能离开自己的辖区,出现在南方第三战区的南城这个小地方。  

而且像战神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又怎么可能会是这南家遗孤。  

看来是他谨慎过头了!  

安以生坚定了南楚离就是一个胆大妄为,假冒战神的狂徒的信念。  

倘若这次真的抓到了仿造官职令牌,仿冒大夏战神的南楚离,那可是天大的功劳!  

“副会,这人还抓吗?”  

想明白了一切的安以生双眼顿时激射出寒芒,这股寒芒让他直接模糊掉了南楚离手中第十战区战神统帅令牌。  

“抓!”安以生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口齿清晰。  

几人正要动手,突然!  

一道悠扬回旋的声音从内厅出传来,“是谁胆敢在我方家婚礼大殿上行凶伤人?”  

大厅楼台之上,赫然出现一名身着金线华衣,形容枯槁,但双眼却如鹰隼般犀利的男子。  

“终于来了吗?”南楚离看着楼台之上的那人喃喃道。  

“是方家主!方家主来了!”  

“家主!”  

“方家主!”  

“呵呵,诸位受惊了,先前方某为我这将要过门的儿媳挑选大婚礼物,却没想到婚礼大殿内竟出了这档子事,倒是让诸位看笑话了,抱歉抱歉!”  

楼台之上的人,正是如今方家之主,方金泉!南楚离首要的复仇对象。  

方金泉身后左边站着的是新郎方家大少方世成,右边是陆家家主陆客新和新娘陆家千金陆凝香。  

眼下现场已经导致了林家与师家两大主事人一死一伤的局面,而方金泉依旧在谈笑风生,令在场的宾客无不啧啧称叹,方家家主的气场和魄力,当真是临危不乱,表态淡然!  

这时,方金泉与安以生的双目相对。  

“呵呵,辛苦安副会长了,今日若非有安副会长在,我儿世成这婚礼恐怕就黄了,方某在此多谢安副会长。”  

“方家主客气了,安某分内之事。”  

两人相互寒暄,拱手示敬。  

“方某在南城经营多年,见证过不少商界的风云变幻,步步摸爬滚打,才使得方某得以攒下方家今天这份基业。  

鄙人不才,这一切全仰仗诸位的抬爱,方家才能成长到如今的规模。  

但在方家成长过程中,难免会触犯某些人的利益,导致结下仇怨。  

不过,方某自认行事无愧于天地良心。  

奈何有人却欺人太甚!

不仅打残我家世玉,竟然还大闹方陆两大家族结姻婚礼现场,打伤林家家主,杀死霸刀门门主,其罪行累累,天怒人怨!”  

方金泉干皱的脸皮下,发出了义愤填膺的陈词。  

余音绕梁!  

在场的宾客,无不被方金泉的慷慨陈词所感染,大厅内一时肃穆到了极点,无人敢喧哗。  

突然,一道不同的声音带着冷笑悠然响起,“呵呵——对的起天地良心?”  

“方金泉老杂毛,八年来,你的脸皮都被你那冠冕堂皇的言辞榨干了吧?”  

突如其来的嘲讽,令方金泉脸色一僵。  

他将目光往声音来源之处身上一凝,微微下榻的双眼顿时瞪得老大!

“方金泉,别来无恙?”南楚离勾唇冷笑着。  

“是你!南楚离,你竟然没死?!”  

“是我!”南楚离笑意绽放,却给人无比寒冷的感觉。  

这个看似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在方家婚礼现场门前打了三大家的人后,竟然又在婚礼大厅内将林家与师家家主打得一死一伤。  

现如今,他竟还然敢公然挑衅方家主事人?  

初生牛犊不怕虎,莫不如是!  

南楚离年轻的面貌与他强大的自信给人以强烈的反差。  

此时在场宾客看向南楚离的眼神中无不显示着惊惧,他那澄净得过分的双眼,简直让人心里发毛!  

方金泉枯槁的双手紧紧抓着身前的护栏,他双眼微微眯起,在思索着八年前的事。  

作为南家大总管,对于南家他是十分了解的,方家“有仇必报”的脾性就是从南家家主南天离身上继承而来的。  

方金泉很清楚,倘若让南家有一人存世,那他方家日后必定寝食难安。  

所以方金泉对南家是抱着产草除根的态度的。  

暴雨天乃沉湖的绝佳时机,这种天气下行人稀少,被救概率极低,而南家三口沉湖那天,直至傍晚暴雨方至。  

为了确认南家无人生还,方金泉还亲自下令对尸体进行打捞,确认身份。  

而南家三口沉湖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夜间湖水冰冷,视线不佳,打捞难度极大。  

直至第二天清晨,南家三口的尸体才被打捞了上来。  

方金泉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当初的端倪今天竟真的成了祸患!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