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本惊华,妖祸天下小说by夜酒朝歌主角赵令仪,程伯庸,夜酒朝歌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更新时间:2020-11-22 14:23:48

妃本惊华,妖祸天下已完结

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来源:掌文作者:夜酒朝歌分类:言情主角:赵令仪,程伯庸,夜酒朝歌

文中讲述前世,她冠绝六宫,独享帝宠。然而,叛军借机举兵造反,曾盛宠她的皇帝亲自处死她。重生后,她考科举,当状元,谋功名,染指朝堂。前世的祸国妖姬成为一代贤人,女子楷模。《妃本惊华,妖祸天下》的男女主角是赵令仪程伯庸夜酒朝歌,是作者夜酒朝歌出品,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编辑陌潇尘点评妃本惊华,妖祸天下故事非常的厚重,背景塑造宏大,很慢热的书,但是非常的抓人,跌宕起伏的剧情设定,人性背后的思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燕飞一怔,但反应很快,附和着说道:“许是刚才小姐脚步踉跄,掉哪儿了。”

两人正说着,碧色走了进来,头上戴着那明晃晃的发簪,十分的惹眼。

燕飞机灵,立刻喊道:“碧色,你怎么戴着我家小姐的发簪。”

这一声高呼,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碧色的身上。

她有些惊慌,忙道:“这是大小姐给我的!”

“胡说。”赵令仪脸色难看:“这是兄长生前赠给我的,我爱惜还来不及,怎么可能给一个小小的奴婢!”

“怎么回事?”

赵至隼一身官服,走了进来,他在门口就听见吵闹声。甫一进来,便见唯一的女儿眼泪汪汪。不由得捏了捏胡须,沉声道:“又怎么了?”

燕飞抢在所有人之前,捡要紧的复述,只说赵令仪的发簪丢了,却戴在碧色的头上,隐晦的表达,对方偷走的。

碧色惊恐而又愤怒,指着赵令仪反驳道:“是你指使她陷害我!”

“啪!”

赵令仪慢条斯理的收回手,顺便抽出手帕擦了擦手。

碧色震惊的捂着脸,清晰地指印浮现在脸上,她眼中含着泪水,扑通一跪,哭喊道:“夫人!她打我!”

公孙夫人一口气憋住了。碧色自小跟着她,她没女儿,便当这女儿养,如今被掌掴了,如何能忍下,当即冷冷道:“大姑娘僭越了吧,碧色是我跟前的人,自有我处置,还轮不到你。”

赵令仪一脸迷茫,话语却犀利的很:“女儿是为母亲考虑啊。父亲母亲在前,碧色一个婢女你呀我呀的,还敢指着府中小姐,当真是奴大欺主。若是不好好教训一番,还叫人以为,母亲没规矩,以至于身边的人,一点规矩都没有。甚至是治家不严,约束不力。”

公孙夫人被堵的哑口无言。

公孙云旗忍不住道:“即便如此……”

“这是我赵家家事,就不劳公孙小姐费心了吧。”赵令仪毫不客气的打断,“毕竟客随主便,想来无论如何处理,与公孙小姐都无碍。”

公孙夫人恼怒:“那大姑娘这是想要做主了?老爷还在这呢!”

赵令仪俯身跪地:“此女虽然是母亲的人,但偷窃还奴大欺主,还请父亲早下决断。”

妻子女儿在起争执,让赵至隼头疼无比,他眼瞧着碧色有错,但公孙夫人到底背后是公孙家,不由得开始和稀泥,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次便算了吧。”

赵令仪听得明白,这是维护公孙夫人,她不惊不慌的说道:“可是这般,岂不是助长奴大欺主的风气?”

碧色听的着急,不由得喊道:“是大小姐给的,奴婢没有偷窃,真的是大小姐给的!”

“老爷!”公孙夫人知道这是被设计了,咬牙切齿道:“大姑娘口口声声说发簪是被碧色偷去,可碧色又说是大姑娘赏赐的。既然是两家之言,怎么能轻易定罪?”

赵令仪柔柔道:“这就奇了,主子和奴婢言语有差,不信主子,难道还要信奴婢不成?”

公孙夫人脱口而出:“一个庶女,比奴才又好到哪去?”

赵令仪垂首,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微笑,转瞬变成哀伤。她在卑贱,也是赵至隼唯一的女儿。公孙氏嫌弃自己,何尝不是在嫌弃赵至隼的后代?

她嫌弃自己成习惯,却忘了,自己如今是赵家唯一的后代。

果然,赵至隼脸色一冷,淡淡道:“不过就是个奴婢,哪里值得你们眼红,拖下去打发了便是。”说完,便唤人进来。

“夫人,夫人救我!”碧色怕急了,不断的挣扎,想要向公孙夫人求救,可是赵至隼都已经下令,便是公孙夫人也不好在说什么,只能死死的盯着赵令仪,恨极了眼前这人。

赵令仪是喜欢别人恨自己的,因为她恨自己,就说明她不能伤害到自己的心。

心若不伤,一切都无妨。

那她恨公孙夫人么?不,不恨,因为没有道理。

在公孙夫人眼中,自己是害她儿子的凶手。是和她做对之人,想要除掉并无错。

而自己呢,想要活下去,所以要杀死她,也无错。

两个人都是在为自己考虑,所以只是人的本能,而不是错。

谁都没错,赵令仪自然不恨公孙夫人,只是想杀她而已。

杀一个人,只需要一把刀,甚至一把剪子。但是要深藏不露的杀一个人,就需要太多的筹谋。

她微微一笑,低眉顺目,像极了乖巧的女儿。

“我奉旨为钦差,三日后边出发,前往福州赈灾,至少要三个月。”赵至隼顿了顿,深深的看了眼令仪以及自己的妻子,并未再说什么,便拂袖而去。

这一眼,分明是警告,警告自己的妻女,莫要趁着他不在的时候,生出什么事端。

只是女人之间的争斗,哪里是一句话能结局的?

在他走之后,空气似乎都稀薄了一些,唯有浓厚的火药味不变,四角立方桌上摆着的绿水秋波,似乎都有着打蔫,那轻灵有美感的花瓣似乎从内而外逐次减轻,缓缓的压下。

奴婢们眼观鼻,鼻观心,小心谨慎,不去关怀那神色各异的主子们,只恨不得捂住耳朵,什么都听不见,省着为自己招来祸事。

金珐琅九桃小薰炉里点燃着香气浓郁的熏香,这是公孙夫人往日最喜欢的桃花香。

今日闻着,却说不出的刺鼻。

再也呆不住,狠狠瞪了赵令仪一眼,便也自顾自的离开。

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撕了她那张脸。心里打定了注意,定是要趁着丈夫离开之际,狠狠收拾这个小贱人。

她的恨意,都写在了脸上,看的公孙云旗心里止不住的叹惜。

自己这位姑母被保护的太好了,以至于城府如此之浅,被一个小小庶女拿捏住。同时又是有些羡慕的,父亲妾室繁多,母亲勾心斗角,连自己也练就出来了一副玲珑心肠。

早已挂上了一张含笑的脸,云旗走了过去,柔声说道:“这奴才也是蠢,不然怎么会刚偷的东西,就戴在头上呢?”

听着她质疑自己,赵令仪不以为然,轻轻一笑道:“我又不是奴才,怎么会知道奴才的心思?”

云旗面色不改,交叠如倒挂花瓣的袖子下藏着的纤纤玉指,却是狠狠的一抓,这是在挤兑自己是奴才么?

她掩嘴一笑,娇声道:“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若像是妹妹这么理解,那官员查案,岂不与匪类同样?”

“这个我便不知道了,我又不是官员。”赵令仪才没心思跟她打机锋,笑着说道,“姐姐若是关心,不妨问问令堂,我记得令堂是顺天府尹来着,肯定知道。”

云旗的笑容有些凝固了,她父亲刚刚被撤了职位,否则也不会将她送到赵家来寄养,以求的拉高身份,将来寻个好人家。

正所谓打蛇打七寸,这一下,刚刚好打到了软肋。

赵令仪话说到此,微微欠了欠身:“妹妹身体不适,就先回去了。”说罢,转身就走。

云旗脸色通红,好像抹了胭脂一般,眼中却是无尽的恨意。

这一切,都不重要。

恨,从不能把一个人怎么样。

墙角的菊花被风吹落,纵然恨,却也只能在风中摇摆,求一个生存之际。

待出了绮若苑,燕飞扶着赵令仪,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小姐,您真是太厉害了。”

她虽然欢喜,但顿了顿,又有些担心:“老爷要走,夫人会不会借机欺负您?”

“我奉陪到底就是了。”赵令仪的目光扫过那些盛开的菊花,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燕飞被那淡然的口气似乎有些安抚住了,松了口气,顺势看了过去,有些好奇道:“小姐喜欢菊花?”

“不,只是想到了一句诗。”她轻声细语,眼波流动:“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燕飞不懂其意,但在心里念叨的时候,竟然莫名的感觉有些沸腾。

做人那,就是在道德的底线下,给予自己最大的自由。

当天晚上,赵至隼派人送来了许多的东西,包括精致的摆设,一千两的银票,还有一张铺子的契约。

赵令仪并未有太多的反应,只是让燕飞收起来契约,而那些精致的摆设,都被摆放在了屋子内,整个屋子焕然一新。

因为老爷的态度,院子里的奴婢也跟着转变了样子,从原本的懒散,成了勤快。

她也不抠搜,直接吩咐人打赏了钱财。人活着,都是为了钱在奋斗,没有钱,说什么都是虚的。

相比起这个院子的欣欣向荣,绮若苑就阴沉的多了。

姑侄两人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自然是都不甘心。

公孙夫人额头上冒着虚汗,额头上湿漉漉,明明是深秋的天,偏偏开着窗户,还觉得热。

云旗有些冷,却什么都没说,只是踌躇的说:“原本听说姑母家里有个不像话的庶女,我还不以为然。暗想,庶女能有多不像话?今日一看,这纯粹是和姑母对着干,半点没有为人子女的样子。若是不好好教训她一番,让她明白自己的地位,只怕表哥拥有的东西,都会被这个女子夺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