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鬼小说by胡伟红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封鬼

更新时间:2020-11-22 14:08:47

封鬼连载中

封鬼

来源:掌文作者:胡伟红分类:校园主角:

由作者胡伟红精心创作,是一部青少年小说,小说讲述的是 离家出走的怕鬼少女×来历神秘的失忆少年×嗜吃蔬果的怪癖白猫=超诡异的「猫人组合」,在人类和魔物混杂的荒诞之界,为各自心中的坚持,大步迈向布满荆棘和未知的危险世界!  在命运的叩门下,他们经历人生至苦的“八劫”顿悟,令人震撼的真相也随之浮出水面:当亲情、爱情和使命彼此激烈冲突的重要时刻,三个同伴纷纷陷入空前绝后的两难绝境,可是又毫不犹豫地做出各自的抉择……这本小说名为《封鬼》,是一本青少年小说,
编辑墨倾城点评本书主角塑造比较有特点,拥有不死的无敌挂,总之本书主角非常奇葩,很逗比,很欢乐,画风太完美。展开

本书标签:封鬼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贾若梦拉着陆仁贾走到贺宪身边,低声道:“贺镇长,此事有些蹊跷,请借一步说话。”

贺宪定了定神,满面犹疑地看着贾若梦道:“姑娘有何见教?”他既已知道二人并非凶手,语气便也和缓下来。

贾若梦轻声道:“实不相瞒,我和他都略懂些法术,识得鬼魅。适才的事,大有可能是怨鬼作祟。”一边说,她一边注意到贺宪脸色发青,急忙道:“你不如先将这里的宾客遣散,待我和他慢慢探察一番再来定夺。”

贺宪也知道这鬼神之事一旦传开,必将闹得人心惶惶,便也不对众人明言,只让各人纷纷散去,就连文班主也被他劝走了。

不一时,偌大厅堂之中,便只剩下了他们三人。

“姑娘,这样可行了?”贺宪问道。

贾若梦点点头道:“你也不用留下,若是不放心,就去找令郎吧!”

贺宪点头而去,贾若梦回头瞧着陆仁贾道:“好啦,这回闲杂人等一概清场,阁下有什么要使出来的就请便吧。”

陆仁贾也不答话,只是大踏步迈进那间屋子,盯着那新娘的尸首看了良久。

贾若梦一看到那女尸便心里发憷,情不自禁地躲到了陆仁贾身后。

半晌,陆仁贾忽然一抬手,伸出食指向那女尸连点三点。

还未等贾若梦问他要做什么,之间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便从那女尸上浮了起来。看那影子的衣着相貌,正是那具女尸。贾若梦看得大感讶异,凡有未尽之事未完之愿的魂魄,大都在原地徘徊,想不到他竟能施手段将其显形。

那女子魂魄满脸泪痕,看神情似是有千言万语要说,无奈喉间插着金钗,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陆仁贾看着那女子魂魄道:“你就是文班主的女儿文慧?”

一身凤冠霞帔的女魂微弱地点头,仿佛在首肯陆仁贾的问题。

陆仁贾又问道:“杀害你的人可是新郎官贺松?”

这一次,却只见女魂点点头又摇摇头,口中伊伊啊啊仿佛无法用点头或摇头来准确回答这个问题。

“是……又不是?新娘的意思可是如此?”贾若梦正想问陆仁贾,转头却见他表情凝重至极,身后忽然起了一阵阴风,更有一阵脚步声缓缓传来。登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一看之下,她惨叫一声,死死抱住了陆仁贾——实在是她看到的景象太过恐怖了些。

从这小屋的门外走进来一个人,身上还穿着新郎官的红色长袍,却已被撕得十分破烂,露出里边发白肿胀的身体,肋下还开了个大洞,血肉模糊,白骨森森。此人头大如斗,脸上已看不出五官面目,皆因全都已经腐烂变形,只勉强看得到两颗翻白的眼珠子,当真是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他一步步走来,手上还拖着一个人,此人双眼紧闭,额头之上似是被重物砸过,鲜血淋漓,被像拖死狗一样拖过来,竟是刚刚出去的贺宪。

文慧见到此人,却哭得更加厉害,一边想要伸手去拉那人,只是陆仁贾站在她一旁,她似是极为忌惮,每次手刚刚伸出去便又缩了回去。

那人一见到文慧,猛然间站住了,两颗翻白的眼珠子骨碌碌一阵乱转,忽然间有泪水流了下来,嘴巴开开合合几次,终于模糊地叫出声音来:

“阿……慧……”

文慧哭得更加厉害,拼命摇着头,好像至死也不愿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哭哭啼啼的声音和模糊的呻吟声交杂在一起,在空寂昏暗的闺房里好不渗人可怖。

“难道真的是新郎官干的吗?”贾若梦不敢置信地轻声对陆仁贾说道,不忍心再看到这场惨绝人寰的一幕。

“就是……就是他害得我!”只见新郎官嘶吼一声,手上用力,只听喀嚓一声,贺宪的一条腿竟生生被他拗断了。贺宪痛叫一声,当场昏死过去。

“住手!贺松,你在新婚之夜杀了新娘文慧,现在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要杀掉吗?简直就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丧尽天良!”贾若梦终于看不下去了,冲动之下浑然忘却了面前的恐怖景象,从陆仁贾身后挺身而出怒斥道。

“我不是新郎官,更不是贺松!”只见对方狂吼一声,举起双拳来拼命捶打自己身体,只打得血肉飞溅,他却仿佛全不知痛,一边打一边吼道:“都是他们害的!都是他们害的!明明知道我和阿慧是真心相爱、互相喜欢的,偏偏要棒打鸳鸯将我们拆散!”

此言一出,贾若梦和陆仁贾顿时愣在当下,原来作祟者果然另有其人!肯定是一个未知的怨灵附体在新郎贺松身上,还在新婚之夜大开杀戒,将自己所爱的女人和仇人统统杀尽。

“你到底是谁?快从实招来,不然立刻就让你灰飞烟灭!”陆仁贾厉声喝道,声音中有难以言喻的威严感,竟然震慑地对方不敢继续造次。

“我……我叫阿德,和文慧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她曾经亲口答应我要做我的妻子,可是文班主却瞧不起我也是个唱戏的,非要将文慧嫁给镇长之子!我去找他们求情劝说,却被贺宪这个狗镇长命人毒打一顿,竟然将我活活打死……”说到这里,阿德的声音渐渐变得惨然高亢。“为什么?为什么要活活将我们拆散?!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绝对不会和文慧分开,永远都不会分开!”

说话间,阿德伸手去拉文慧,却发现中间不知隔了什么,像堵墙一样拦住了他。

“你……你为什么要阻我?凡是要讲我们拆散的人,全部都不会放过!”阿德转头如恶鬼般狠狠盯着陆仁贾。陆仁贾毫无惧色地和他对视,碧色眸子中渐渐漾起一抹血色。

阿德忽然间惨嚎一声,猛然间倒退数步,仿佛被一刀捅中一样全身蜷缩在一起,倒在地上不住抽搐起来。

文慧见状大惊,急忙跪地向陆仁贾连连叩拜,嗯嗯啊啊地仿佛在苦苦哀求他高抬贵手。她的语音忽然顿住,一双妙目仿如见了什么极可怕的事物般张得大大的,一副惊骇欲死的模样。

贾若梦不禁一愣,顺着文慧的目光向陆仁贾看去,陆仁贾一双眼眸已如火般赤红,面上神情说不出的奇诡。忽听得文慧一声呻吟,那模糊的影子转瞬即逝。

魂飞魄散?!

阿德见此情形凄厉地嚎叫一声,作势就要扑过来,然而一对上陆仁贾的眼睛,便如老鼠见了猫一般,颤抖着跪倒在地,也不说话,只是连连叩首。

“他干吗要拜你?”贾若梦一头雾水地问道,见陆仁贾不答,便推了推他,“陆仁贾……陆仁贾!”

陆仁贾一怔,眼中红光倏忽而去,茫然片刻,他忽然道:“司祈。”

“司祈?”贾若梦更是摸不着头脑,“司祈是什么?”

“我的名字。”过去的陆仁贾现在的司祈答道。

“你……你想起来了?”贾若梦又惊又喜。

司祈却摇摇头,“我只想起了这个名字,只知道这是我的名字。”

贾若梦却不气馁:“慢慢来,总有一天你会全部想起来的!”

说着,她一回头,却见新郎官的身体已倒在地上,一个模糊的影子也从破损不堪的身体上飘了起来——这才是阿德的真正面目!阿德的魂魄,却也没有了刚刚的戾气,他浮在半空之中,恭恭敬敬地对着司祈施礼道:“大人……”

“你认得我?”司祈这下倒是讶然。

他这么一问,阿德也十分惊讶,他盯着司祈半晌道:“大人……您不记得了?”

“正是。”司祈点头,“我除了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怎会如此,大人您是……”阿德方要说时,忽然间从那具七孔流血的身体上弹出另一个影子,朝着阿德挥拳便打。

“贺松!”阿德方叫了一声,便被那影子打倒在地。

“那是……贺松的魂魄?他怎么也……?”贾若梦大惊。

“他为阿德所化的厉鬼俯身,阳寿已尽了。”司祈淡淡道。

贺松一边挥拳打向阿德,一边怒骂道:“你有什么怨气,为何要出在慧儿身上!?你为何要杀她?她对你一往情深,你怎能忍心下手!”

两人魂魄纠缠在一起,渐渐的,一团黑气不知从何处弥漫出来,不知不觉间已将那两个魂魄包裹起来。阿德与贺松二魂打得你来我往,黑气越发浓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贾若梦只能抓着司祈的衣袖低声叫道。

司祈的声音听来冷冷的,却又带着一分说不出的嘲弄:“两人的怨气不能化解,是以越发重了。呵呵,不妨打得再热闹些,又是一顿美餐!”

贾若梦没有听清司祈后面半句话,正要问时,忽然听得阿德与贺松齐齐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叫声,随即一切归于平静。

贾若梦半晌才敢抬起头来,却见除了地上倒着的贺松、文慧的尸体与重伤的贺宪外,屋内已是恢复如常。

“等……等一下!”贾若梦惊讶地看着司祈道:“那,那两个怨魂呢?”

“吃了。”司祈淡淡答道。

吃了?!

贾若梦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她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司祈,迟疑道:“吃……吃了?你……你会食鬼?”

司祈没有做声,但也算是默认了。

贾若梦大惊失色:“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食鬼之术?”

食鬼之术据说早已失传,她万万料不到这世上还有人会!果然自己在家里就是井底之蛙,只知道自家那几个厉害角色,岂不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一厢胡思乱想,贾若梦回过神来问道:“那……那贺宪怎么办?”

司祈看着昏倒在地的贺宪,叹气道:“他觊觎文班主家产,硬要自己儿子娶文班主的女儿,还令人打死阿德,也是应有此报。”

“咦?你怎么知道?”贾若梦瞠目道,“那……那这个人呢?”她一指一旁的贺松。

“他对文慧倒是一片痴情,并不知道贺宪私下里做过的坏事,怎奈文慧的意中人并不是他。阿德的怨灵能附身在他身上,也是因为两个男人之间有此共同之处,极易产生共鸣。殊不知爱人之心竟成怨灵趁虚而入的借口,实在令人扼腕惋惜。”

“你……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啊?”贾若梦追问道,“那个什么阿德又是谁?”

“他自小便在戏班里长大,是这班子里头名小生,和文慧也是青梅竹马。怎奈文班主不欲女儿嫁于戏子,文慧不能违抗父亲,又不想阿德伤心,便找了借口把阿德赶出戏班,只盼他走得远了,便断了这相思。谁想阿德伤心之下,向贺宪求情却被毒打致死,一腔怨恨无数发泄,才化成了厉鬼……”陆仁贾侃侃道来。

“阿德和文慧,两个相爱之人遭此横祸,以至于阴阳两隔,生离死别,固然悲痛万分。可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亲如父子,近如夫妇,也难得终身相守。万法无常,爱别离之苦,是谁也无可避免的。可是,阿德的冤魂竟然由爱生恨,他向贺宪索命尚且可以理解,可是连心爱之人也痛下杀手,更波及无辜的贺松,实在无法原谅……”贾若梦不无心痛地说道,脸上露出悲戚之色。

“咦?我还以为你会像遇到独角巨魔时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就同情一气。想不到竟然产生如此高境界的领悟……”司祈看着她悲伤的表情,虽然感到不忍却又掩饰不住的赞赏。“有爱则痴,痴而贪,贪则嗔。此乃凡人三毒,因此爱别离也是人生一苦,无可回避。”

“可是,真正伟大的爱情并不是霸占和独享,而是为成全所爱之人隐忍牺牲。即使无法朝夕相对,只要心意相通,天涯亦成咫尺啊……像他们现在这样,两败俱伤,白白损耗了三条性命,除了让人感慨一声无奈以外,又得到些什么呢?”贾若梦喃喃低语,说话间已经泪盈于睫。

“你知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很坏的毛病?”司祈凝望着她,半晌突然说道。

“什么坏毛病?”

“你有一种把自己代入到别人遭遇中的坏毛病,别人的难过,就成为你的难过;别人的痛苦,也会成为你的痛苦。换句话说,你对任何人、任何事物都怀抱着好感,对任何人都珍惜有加。”司祈伸出手拭去她眼角的泪花,“总是把这些东西牢牢抓在手里,你这样下去,一定活不长久……因为迟早有一天,你会为‘心碎’而死的。”

贾若梦仰起头,似懂非懂地望着司祈,不知该说些什么。

“除了不懂得珍惜之外,对任何人都珍惜有加……真是一个傻瓜。”说着,他朝贾若梦伸出手来,低头看去,只见从他白皙的掌心中有一点白光如同萤火虫般漂漂浮浮,正向她连连闪动。

“这是……?”她抬头看向司祈,十分不解。

“这是阿德的魂魄。”司祈淡笑道,“他知错了,正向你道歉。”

看着黑暗中这一点微弱的白光若隐若现,真像在诉说着什么,她不由得含泪而笑:“阿德,不必向我道歉。事已至此,希望你早日轮回,也许下一世你和文慧永远都不会再分开了。”

白光听了,连闪数下,随即消散。

人生一苦……爱别离……

贾若梦猛地想司祈刚刚说过的话,若有所思,匆地从怀里把那只小玉盒取出来,打开看了一眼随即合上,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来。

她到底在看什么?

只听见贾若梦又在问道:“不知阿德的尸骨现在哪里,想必贺宪一定命人草草收拾了事,如此对待死者实在过分,不如我们找到他的尸骨将他好好安葬了吧!”

“这有何难?就按照你说的做吧!”司祈几乎是下意识地答道。贾若梦感激地冲他一笑,轻轻地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嘴唇微微煽动,似乎是在念诵着什么。

司祈猜她是在为阿德祈祷,也不去打扰她,只是静静看着贾若梦。这女孩子倒也有趣,明明习练法术却又怕鬼怕得要命,这会又能真心诚意地为之祷告。

贾若梦默祷一阵,慢慢张开眼睛,无意中侧头遇上了司祈专注的目光不禁脸一红,娇嗔道:“你盯着我干什么?”

司祈见她突然间满脸红晕,更加不解,问道:“你的脸怎会发红的?”

“我••••••”贾若梦一时语噎,脸色愈发涨得通红,娇嗔道:“我••••••我没事!”

司祈轻轻点头道:“那就好,我还担心你被鬼的妖气所伤,没事就好。”

贾若梦未曾想到司祈居然会担心自己,她愣了一下。

司祈叹口气继续说道:“你既然那个了阿德送他的尸骨回去,以后的麻烦可就大了。”

贾若梦皱了皱小鼻子,笑嘻嘻凑到司祈身边,拉着他道:“难道不是你的?”

司祈无奈笑笑,叹道:“既然与你同行,自然也是我的。”

二人相视一笑,随后在客栈里找到被关在笼子里的雪球,安慰哄逗它一番,趁无人发觉之际悄然离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