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天下:王爷要休妃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穿越>凤倾天下:王爷要休妃

更新时间:2020-10-03 21:40:48

凤倾天下:王爷要休妃已完结

凤倾天下:王爷要休妃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穿越主角:

凤倾天下:王爷要休妃小说免费阅读全目录尽在喵喵书城。小说讲的是一朝重生,凤凰涅槃,异世大陆,风云变幻,看我如何在这风雨飘摇的帝国,启程沉浮,翻手乾坤
编辑离别殇点评作者上下文结合能力非常的强,设定的很精巧,力量体系也是比较完整清晰。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商队的行进速度自然是苏乐他们步行不能比的,还未到傍晚,他们就已经找到边关的一间大酒楼,楼上客房是多的很,而且看在苏乐的面子上,叶魂还是能帮他们付房租的。

再者,叶魂亲自开的客房,自然不会让苏乐和宁大爷在一间屋子挤着,再加上苏乐因为刚刚在轿子上的丢脸事情,这会子自然也不愿意和宁大爷呆一块,她迫切的需要一间屋子想她的小心思。

于是房间就这么分好了,叶魂他们都在靠东厢房的一边,不知道是叶魂有意还是无意,苏乐的房间在靠叶魂的一边,至于宁大爷的,他的在东厢房的最末,也就是说,宁大爷和苏乐之间隔着一整个商队……囧!

自打分好了房间,苏乐就隐隐觉得宁大爷那张勾魂的狐狸眼很不高兴,很!不!高!兴

他能高兴吗,因为苏乐怕宁大爷一个想不开把那只蠢蠢的灰狐狸烤了,于是很好心的把灰狐狸抱苏乐屋子里去了,于是宁大爷就产生了这么一个感觉,像是妻子孩子都飞了,自己这厢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怎的就成了这惨样。

宁大爷的屋子空落落,宁大爷俊美的脸蛋和那双如画中仙的眉宇蹙了起来,他坐在自己屋子里长吁短叹,半晌,屋子里有了声响,一只红眸子的灰毛鸽子停在了窗户边上。

灰毛鸽子倒是像极了宁大爷,慵懒的红眸子睨了一眼主人,小身子斜斜的搭在窗口上,看主人不来取信,灰毛鸽子也不急,还情态可人的理了理自己的羽毛。

宁大爷坐在屋子里不想动,在下属面前的宁拂尘是极为有风度的人,今天的下属虽然是个鸽子,但是也一样,于是宁大爷不傲娇了,他走到鸽子前,修长的手指优雅的取下小信笺,看了两眼便收了起来,从怀中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回信放上去,看着灰毛鸽子体态优美的从自己手中飞走,这才又恢复刚刚满腹烦恼的样子。

苏乐这厢抛弃了宁大爷,独自在屋子里开始理灰狐狸的毛,灰狐狸不知怎么的有些毛躁,苏乐理着狐狸就想起了宁大爷,想起了宁大爷就……

她是惯会逃避自己小心思的人,这会子也是,她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这有什么的,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了,怎么会一想到宁拂尘就脸发烫呢。

苏乐自己都觉得自己神经质了……她好歹,是活了两辈子的人呐……

屋门口响起了两声敲门声,苏乐下意识的想到是宁大爷,手脚都有些不知道怎么放,等门一打开,见到是叶魂,心里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有些小失落。

苏乐把这些归结为自己的神经质,她把叶魂迎了进来,还不忘把门给关上,别想太多,苏乐很肯定现在叶魂来找自己,绝对是为了自己娘家的那档子婚事。

想起这个,苏乐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不说其他的,就说这该死的婚事,自己重生一辈子为了啥?不就为了更改这坑爹的婚姻大事嘛。

“苏乐……我和你也是从小就认识了,你说说,你这会子逃……逃婚,”叶魂说到逃婚的时候还是觉得很难以启齿的,毕竟,苏乐还是个姑娘家的,说这种在她面前毕竟还是觉得有种让苏乐难堪的感觉。

而苏乐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却听那边叶魂自顾自的说下去,“苏乐,你……其实是为了我把?”叶魂说这话倒不是光凭猜想,因为,上辈子的苏乐,确实在婚前对于叶魂有了太多太多的期待,可是这辈子,这些期待早就变成了泡沫星子。

她看透了叶魂,也看透了自己的懦弱,所以这一辈子的重生,只是苏乐祈祷着能改变那原本既定的命运。

“叶魂,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苏乐说这话的时候,两眼很诚恳的看着对方,她的确不是在撒谎,面对相识这么久的叶魂,她也确实没有必要撒谎。

叶魂只当苏乐是脸皮子薄,这会子清朗的脸看上去更阳光了些,他劝慰道:“苏乐,你别怕,我不会告诉你家里人,这会子我只会当做没看见你,而且我也不会跟其他人说我见过你。”

说完这句,叶魂还觉得不够似得,两眼真切的望着他对面的人儿,“苏乐,如果以后你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虽然我们家已经为我安排好了婚事,可是我会努力和家里抗争的,既然你是为了我,我自然也不会辜负你……”

叶魂这番话确实说的深情款款,可惜苏乐并不是很感动,她看着叶魂,他的眼神满满的真挚,只是,这人说的向来都是这样好听,可行动……

苏乐上辈子相信了叶魂,等了一辈子也没等到他和自己家里闹起来,后来才想明白了认命了,这一次既然命运的齿轮还没有开始转动,那么苏乐就要拼了命去和她的后半辈子作斗争。

叶魂啊……他就是什么都太听他家人了……

苏乐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明面上却还是不能表现出来,“我知道了,叶魂,你可以先走了,我知道你这趟出来是为了跟商的,好好学吧,对你还是很有用的。”

听了苏乐话的叶魂有些诧异的看着对面的美人儿,她没有自己预想到的那么感动,是对自己还有所怀疑吗,想到这一点,叶魂有些沮丧,站起身,他对苏乐告了辞。

等叶魂离开了,苏乐就趴在窗口发呆,心里空落落的,因为刚刚叶魂的一番话,她还是难免的想到了她的一辈子,上辈子她被家里要挟着塞进了花轿,叶魂信誓旦旦的诺言最后比笑话还笑话,成婚的那个人,有着她最难忘的虐恋心结,每天不是暴打就是使鞭子,被关在院子里的她连逃跑都不能,这些都让她对生活的最后一丝希望都成了泡沫影。

她捂着还有些颤抖的心脏,还好,还好,现在不用回去了……

灰狐狸不知什么时候从窗口外边钻了进来,苏乐一吓,总算是收了回自己的想法,脸上的恐惧散了七八分,“跑到哪里去了。”

苏乐口中抱怨了一声,这灰狐狸初看丑极了,可相处久了就觉得这只狐狸很有灵性,就说在轿子里的那会儿,当时他们还奇怪狐狸怎么会自个儿跑出来了,等下了轿子,守着行李的下人才说,那只狐狸自己咬断了笼子开关,哪儿也没去,就往苏乐的轿子里钻。

想起这个就觉得好笑,苏乐刚想要说话,就见灰狐狸嘴上还叼着一只倔强的小灰毛鸟。

苏乐一愣,仔细看才发现这只灰毛鸟是只灰毛红眸的鸽子。

是鸽子倒是不奇怪,奇怪的是这只鸽子还很有脾气,被狐狸叼在嘴里一放开不是飞走,而是站在桌子上自恋的先理了把它的毛。

苏乐眼尖的看到这只灰鸽子腿上别着一个信条,趁着鸽子理毛发的时候,苏乐眼疾手快就要抓住这只鸽子,鸽子警觉性也高,咻的一声就落到比桌子更高的地方,没成想飞的时候撞上了衣柜上的透明琉璃瓶,晕头转向间就落到了地上。

趁此机会苏乐拿到了信条,也看到了信条的内容,只有短短几个字:在边关,暗金令失。

本来苏乐是以为这封信条是叶家人发来的,出于不放心叶魂的回答,甚至泄露她的所在地这样的担忧,苏乐才截了这封信条,等截了,这下子就有些不得了。

这暗金令,其他人可能不知道是什么,可苏乐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因为她上辈子的丈夫,这辈子要逃婚的对象,恰好就是这半枚暗金令的拥有者,何魅生。

何魅生是苏乐上辈子最怕的人,这个词可以连用,因为这也是苏乐这辈子最怕的人,表面上只是个云游商人,顶多是个脾气略微有些暴躁的商户,可暗地他的权势遍布半个京都,各城各郡的商铺近半都是和他签过协议的。

这暗金令是唯一除了他本人之外,可以支使那些商铺老板的令牌,简直就是比地下黄金还要值钱,这暗金令只有两枚,一枚在何魅生,另外一枚……听闻还有个地下商铺的掠夺者,专门和何魅生对着干,这一枚便是在那不知身份的人手中。

地下商铺的银钱向来像金泉,所以虽然有很多大大小小的资本者,其实总体来说都是依附在何魅生和另外那个神秘人的势力之下,而这枚可以在紧急情况下支使商铺的令牌,自然是被各大商人暗地里垂涎不已。

这么一个宝贝的东西,要是让人知道这暗金令丢了,该让那些隐藏在地下经营的人多么惊讶,苏乐甚至都能想象到那些人互相争夺的模样,可怕,到时候天下的所有商铺恐怕都要混乱一团。

想也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事情,苏乐赶忙将信条塞回了鸽子腿,怕鸽子晕,还特别轻柔的把它放在桌子上,窗户此时也开了,灰毛鸽子的眸子眨也没眨,连歇息也不敢就从窗子飞出去了。

还趴在椅子上的灰狐狸动了动,似乎要去追,苏乐一把提溜住这只好动的狐狸,这才止住狐狸的动作。

躺在苏乐怀里的灰狐狸尖耳朵动了动,往苏乐怀里蹭了蹭,这才满足的闭上了眼,而苏乐此时也没心思再去想别的了,光着一条暗金令丢失的爆炸性新闻就让苏乐有些吃不消,吃不消的苏乐就开始惶惶不安了,暗金令,暗金令只可能跟何魅生这样的人才有关系,但是,怎么可能呢,何魅生,那个人是不会注意一个落跑的新娘的……

此刻苏乐还是半点没有将暗金令这样的东西和宁拂尘联系起来,在她眼里,宁拂尘虽然傲娇了一点,脾气臭了一点,而且还会不知名的武功,可是,这和他那高大上的出生一联系起来,苏乐就觉得一点都不奇怪了,而且,在苏乐小小的脑袋里是认为像宁拂尘那样出身权贵,自然跟商搭不上什么关系。

这个想法自然是没有错的,事实上,在后面如果宁拂尘自己不说,就连国公夫人也是不相信她的宝贝儿子会在私底下……从商。

在每个人眼里,宁拂尘现在身上的闪光点很多了,只要他不犯什么错,他现在就是一个完美又出身名门的公子爷,可他非不过这样按部就班的生活,他向往的是那样的自由可以完全凭自己掌控的生活。

所以,在他明白自己可以利用他所拥有的钱和权力,去建立一个他自己的地下王国时,宁拂尘一点儿也没有犹豫,他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和精力,同时,也得到了更丰沛的回报。

可是就是在他下到卞临城,打算亲自鼓动这里的铺主倒戈的时候,他遭到了暗算,这暗算还不小,逼得他在林子里躲了许久,还阴差阳错的遇上了苏乐这样古怪的女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