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不相关小说by白鹭成双主角关风月殷戈止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风月不相关

更新时间:2021-04-07 15:15:19

风月不相关连载中

风月不相关

作者:白鹭成双分类:言情主角:关风月殷戈止字数:60.6万女频

最后章节:第557章[连载中]

风月不相关关风月殷戈止小说免费阅读全目录尽在喵喵书城。小说讲的是  梦回楼里都是何种人?  天下人道:“以色事人之下贱者也!”  关风月道:“以色事下贱之人者也!”  没有贱男人,哪来的贱女人?既然都是贱人,大家不能和谐共处吗?  不能!殷戈止一脸阴翳:“我平生最厌贱骨头!”  然而,命运弄人,关风月这般的贱骨头,本想以一段红绸入吴国太子之怀,谁曾想吃多了胖了两斤,红绸不禁吊,“哐”地一声赤身裸体地掉进了殷戈止的怀里。  很多年前,谁也曾长剑铁马,战旗之下英姿烈烈,乱了澧都儿郎的眼。  很多年后,谁一袭薄纱拢身:“看你长得好,给你打个八折吧。”
编辑凌修诩点评风月不相关三观非常的正,主角很正能量,关键还很幽默,而且这本书情节一波三折,主角崛起发展非常的不容易,历经艰难险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没忍住,叶御卿笑出了声:“哈哈哈!”

  什么叫幸灾乐祸,什么叫丧尽天良!风月又痛又气,转头就狠瞪了笑的人一眼。

  媚气天生的狐眸,染了怒意倒显得更加动人,叶御卿缓过气,擦了擦笑出来的泪花儿,惊喜地道:“哎呀,这不是那个谁,那个跳舞的那个!”

  风月一愣,眯着眼睛看清了马上那人的脸,身子僵了僵,举着手干笑了两声。

  要不怎么说天意弄人呢,她避之不及的人吧,绕着弯都能跟她巫山云雨。她一心想勾引的人吧,却总是在她情况最糟糕的时候出现,瞧她跟瞧个笑话似的。

  殷戈止猜得没错,她一开始是想勾引这吴国太子来着,没想到失算了,便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先应付了殷某人。本来还想了许多法子要继续搭上叶御卿这条线,谁曾想今儿在这儿就撞上了。

  她现在这个样子,不用想,一点也不妖艳不迷人,跟个想上天的僵尸似的伸着手,还是别丢人现眼了。

  念及此,风月缩了脖子埋了脸,忍着手骨的剧痛,迈着小碎步就往药堂狂奔。

  “哎……”

  “殿下!”易掌珠跑过来,甚为慌乱地道:“您怎么出宫了?”

  太子何等身份?不知多少人在暗中盯着,哪是能四处乱跑的?

  收回落在远处的目光,叶御卿温柔一笑,翻身下马:“听闻你出事了,本宫刚好在附近巡视,就赶过来看看。”

  暴民已经跑的跑伤的伤,易掌珠回头看了一眼,叹息:“珠儿没事,您也多爱惜着自个儿,别总为珠儿这样的小女子犯险。”

  迈进药堂的门槛,风月依稀还听见了这句话,不由地笑了两声。

  天真得跟小羊羔似的。

  这话是打算在心里说的,不知怎么的嘴一个漏风就嘀咕出来了。好死不死的,声音不小,被后头的人全听进了耳里。

  “你说谁?”清冷的声音一点起伏都没有,跟石膏板似的拍在她背后。

  风月一顿,缓缓转头,笑得妩媚:“说奴家自己呢。”

  殷戈止皱眉,跟着她跨进药堂,一双眼上上下下仔细看了看她:“你天真?”

  眨眨眼,风月傻笑:“不天真吗?”

  “眼神不干净。”收回目光,殷戈止推着她就坐在有大夫的桌边,轻飘飘地扔下这评价。

  不干净?风月冷笑,放眼望过去,这活着的人有几个眼睛是干净的?她看过无边的杀戮,看过满门的鲜血,这双眼能干净才怪了!

  手掌已经肿成了熊掌,她也懒得跟他多说,扭头就眼泪汪汪地看着大夫:“您快瞧瞧,奴家的手是不是断了?”

  嗲声嗲气的,把人家老大夫的白胡子都惊得抖了抖。殷戈止瞧着,分外嫌弃地道:“你能不能正经点?”

  贝齿咬唇,风月委屈地眨眼:“公子,奴家是个什么身份您忘记了?”

  要妓子正经点?想啥呢?

  殷戈止:“……”

  人毕竟是他带出来的,这副模样真的很丢他的脸!

  胡子哆嗦够了,老大夫还是仔细看了看她的手。风月把手放下来,更觉得血气全往掌心冲,疼得小脸发白。

  “骨头没断,大概是有些裂了。老夫给你开些外敷药,并着内服的药膳补品,养上几个月也就好了。”

  这么麻烦?风月皱了脸:“补品很贵的!”

  干这行的,会连补品都吃不起?殷戈止冷笑:“金妈妈不会让你手废了的。”

  “那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啊!”风月叫苦不迭:“奴家好歹是见义勇为英雄救美,公子就不打算承担点汤药费?”

  还想讹人?殷戈止轻嗤,正想应了,却听得门外有人道:“既然是因为珠儿受的伤,那本宫自当给予嘉奖和补偿。”

  青色的衣角从门槛上扫过,叶御卿进来,笑得分外温柔:“姑娘要用的补品药材,本宫自会着人送去,不必担心。”

  瞧瞧!大国的太子,就是这么有风度,这么有礼貌,这么有钱!

  风月立马就“嘎嘎嘎”地笑了,媚眼直冲人家甩:“您真是个好人!”

  言下之意,他不是好人?殷戈止脸色微沉,身子一侧就将她抛媚眼的路线挡了个严实。

  “人是我带来的,出了事自然有我补偿她,殿下不必操心。”抬眼看向对面的人,殷戈止面无表情地道:“此地不甚安全,殿下不如早些回宫,也省得掌珠提心吊胆。”

  掌珠。

  认识他这么久了,还是头一回听见他叫人闺名。风月顿了顿,忍不住又“嘎嘎嘎”地低笑起来。

  拒人千里的殷大皇子啊,连自己的亲妹妹都唤的是名号,不甚在意。三年未见,倒是会为别的女子慌张策马,也会柔情地唤人闺名。

  世界真奇妙。

  易掌珠就在太子身后站着,闻言就站出来到了风月旁边,满是愧疚地看着她的手:“到底是因为救我,还是我来付这汤药钱吧。”

  “不必,有本宫在,哪有让你操心的道理。”叶御卿目光怜爱,宠溺地道。

  “不是你的人,也不是太子的人,你们都不必操心。”殷戈止道:“我会处理好。”

  瞧瞧,这一个个争的,搞得她像个碰瓷骗钱的人似的。风月不笑了,目光将面前这三个人扫了一圈,淡淡地道:“说一句玩笑话各位贵人也当真,奴婢讨个脸而已,补品还是吃得起的。”

  三个人一顿,都看向她。

  老大夫正往她手上缠药,风月垂了眼,似笑非笑地调侃:“没事就都请吧,这么破的药堂,站您几位大佛,恐怕不久就得塌喽!”

  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殷戈止觉得很奇怪,按理说她这话只是打趣,脸上也没什么怒意。但很意外的,他竟然清晰地感觉到她生气了。

  怎么回事?

  伸手按了按胸口,殷戈止皱眉,疑惑不得解,又看了风月两眼。

  “你都伤成这样了,自己怎么回去?”易掌珠道:“我送你吧,你家在哪儿?”

  “招摇街,梦回楼。”一点没避讳,风月坦荡荡地道:“易小姐的身份,要送奴家怕是不合适。”

  青楼女子?易掌珠吓了一跳,杏眼微睁,颇为意外。

  殷戈止怎么会带青楼女子到外头来?他不是一向不喜那种风尘味儿重的人么?

  “我送她回去。”殷戈止开口,看她的手包得差不了,便道:“先走一步了。”

  “殿下。”叶御卿看着他,优雅地颔首:“就算是在我吴国为质,您也是魏国大皇子,崇敬您的人不少。光天化日地去招摇街,怕不是好事。”

  竟然还称他为“殿下”,风月抿唇,忍着疼缩在旁边看着这两人。

  一个是被易大将军带回来的质子,一个是吴国炙手可热的太子,身份分明悬殊,难得殷戈止竟然半点不输气势,站在叶御卿面前,依旧是那副从容不迫,有本事你打我的欠揍之感。

  叶御卿当然是打不过殷戈止的,就算是三年前的风月,百招之内可能都碰不着殷戈止的衣角,更何况现在两国表面相安无事,自然也不可能动手,所以殷戈止淡淡地开口了:

  “好与不好,在下自有判断。敬我之人若是因我流连风尘而远之,那不敬也罢。”

  你爱敬不敬,爱崇不崇,看不顺眼有本事来打我呀!

  这就是殷戈止,在沉默中嚣张得不可一世的魏国大皇子,曾经叱咤战场的不败将军。哪怕脱了铠甲,穿上一身文弱气质的白衣,铁骨就是铁骨,一棍子打下去都不会骨裂的上乘骨头!

  风月眯眼,眼里神色颇为复杂。

  叶御卿展了手里的扇子,半掩了脸,轻笑道:“倒是本宫多虑了,殿下哪里会在意这些俗名凡誉。既然如此,那就请吧。”

  易掌珠跟着让开路,有太子在,她倒是没多开口,目送观止架着风月出去,又看了一眼殷戈止。

  门口有风吹进来,他走出去,白色的衣袍轻薄地翻飞,和着墨色的发,好看得像画中的仙。

  不过就算他好看得长出一朵花,风月也是没心情看的,这一路走回去,就算有人搀扶,那也是一种酷刑。虽然她挺能忍痛的,但他奶奶的这也太痛了!

  走到梦回楼门口的时候,风月差点就跪下去了。殷戈止斜眼瞧着她,没吭声,进去给金妈妈嘀咕了两句,然后就施施然地上楼。

  风月半死不活地挪回窝,灵殊一瞧见她这模样就尖叫了:“主子,您怎么了这是!”

  干笑两声,风月躺在软榻上长舒一口气:“运气不好,受了点伤,养养就好了。”

  “这看起来就很严重啊!”灵殊急了,围着软榻就绕圈圈,眼泪汪汪地道:“奴婢今儿就觉得右眼皮跳得厉害,果然是要出事,您这个模样,还怎么去李少师府上……”

  想伸手捂这丫头的嘴已经是来不及,风月只能狠狠瞪着她,想把她的话瞪回去。

  然而,还是晚了。

  灵殊一脸无辜,水灵灵的眼睛看着她,完全没发现自己身后有阴影笼罩了过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积极与奇迹2021-03-27 15:04:28

    大大小小的锦盒塞得满当,放在民间,可不就是聘礼的规制么。

  • 乐观闻花瓣2021-03-07 22:54:47

    空气里的味道有些暧昧,观止想了想也就明白了,立马体贴地去厨房烧水。

  • 昏睡保卫台灯2021-03-12 05:27:32

      认真地想了想,观止道:男的吧,三年前魏国发生了很多大案,有不少人被牵连,主子好像有个朋友也被卷进去了,不知下落,所以一直在找。

  • 乌龟重要2021-03-08 23:31:26

    风月扫了一眼,熟脸不少,多是梦回楼常客,但也有很多从未见过的人。

  • 背包称心2021-04-03 03:51:23

      喉咙一紧,风月挣扎了两下,装作害怕地闭上眼,怯懦地道:本名……奴家出身低贱,又没上过书院,哪有什么正经名字。

  • 火车沉默2021-03-25 16:40:32

    一点没避讳,风月坦荡荡地道:易小姐的身份,要送奴家怕是不合适。

  • 缘分完美2021-03-27 05:29:26

      可殷戈止的脸色不好看,阴沉得像雷阵雨前的天空,眼神凌厉如闪电,马鞭往后一扬就想将人打下去。

  • 安详就荔枝2021-04-04 03:34:53

      本是不想在外头过夜的,不过看在还算舒服的份上,破个例吧。

  • 冥王星坚强2021-03-30 08:33:33

    清纯不做作的上等青楼,别的挂牌上台都是弹琴作诗画画,她倒是好,上去就跳着舞脱衣裳,虽然的确很好看吧,但动作极其大胆媚俗,不像梦回楼的精品,倒像外头那些个卖肉妖精中的极品。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