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小娇娘小说by青青子衿主角闵瑶,崔离,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富贵小娇娘

更新时间:2020-11-22 14:22:17

富贵小娇娘连载中

富贵小娇娘

来源:掌文作者:青青子衿分类:言情主角:闵瑶,崔离,

闵瑶崔离是小说中的主角。《富贵小娇娘》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由作者青青子衿精心创作,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做为一个穿越者,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女首富!完美!那么做为女首富,最大的梦想是什么?搞三宫六院!完美!所以,咱口号是?当首富,养小白脸!斉祯:“她要当女首富?”好,爷的女人,爷宠着!斉祯:“她要三六面首?”岂有此理…
编辑醉笙情点评作者青青子衿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这个就要看你口味了人性心理的变化过渡也显得真实自然,有兴趣的书友可以试试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放屁,看她那样子,像是迷路吗?一身凌乱,还三更才归,试问有那家妇人,会那般狼狈的夜半归家?若不是我拜了孔圣,我都想骂她一句银娃裆妇。”

口不择言中,杜江又絮絮叨叨的连说了几句有辱斯文。

姚氏安抚的拍了拍杜江手背。

“可到底是没证据,她哥又是泼皮无赖,若是闹开,你的名声,就彻底没了,大郎,你还是先缓缓,待明日娘去打听打听,再做定夺。”

“定夺,还有什么好定夺的,我本来就不愿娶她,是闵成玉那混帐,拿刀逼着我娶的,今日,那怕她没犯那七出,我也要休了她。”

“好好好,休她娘不反对,娘也不愿你被她拖累,在娘心里,你可是状元之才,将来就是尚个公主,都绰绰有余,她算个什么?一个泼皮无赖的混人妹妹,怎能匹配我儿,可是……”

姚氏话锋一转,就轻声接道。

“可是也要休得名正言顺才好,不然她的那些嫁妆,还是要还回去的。”

话点到即止。

可自幼没管过钱财的杜江,那能想到这些?扯着青筋怒咆。

“还回去就还回去,我还稀罕不成?”

他一堂堂七尺男儿,怎能为钱财自甘惰落。

看儿子领悟不到她的想法,姚氏气的直翻白眼:“大郎,你冷静些,你可是童生,还是将来的状元郎,被她毁了名声,难道连赔偿都不要了吗?”

在姚氏故意提点赔偿二字后,杜江才冷静了一丢丢。

“那就让她人滚蛋,嫁妆留下。”

“所以啊,娘的意思,就是名正言顺的休她。”

“今晚还不够名正言顺吗?”

“够,但没证据,这样吧,你顺顺气,把这事交给娘,娘保证让你满意。”

杜江看着胜卷在握在的母亲,终于稳了神。

“好,那就请娘帮我。”

“放心,娘是万万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这几日,你便去东厢房休息吧,千万不要碰她。”

杜江黑着脸唾弃:“从她嫁进来,我就没碰过她。”

“那就好。”姚氏挑了挑眉尖。

……

那母子二人,在屋里商量什么,闵瑶懒得去听,做为魂穿而来的高能女王,那些什么宅斗宫斗,她早就看吐了,那怕还没查个水落石出,她也心如明镜,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说白了,就是原主天真,以为自己嫁了个如意郎君,却不想自己是强嫁迫娶的。

于是,人家姚氏曲线救国,窜通外人,不但想谋她性命,还欲占她嫁妆。

想破局,就得横!

不但要横,还要走到她们前头。

轻哼下,闵瑶凭着记忆,就去找原主的嫁妆。

比如,哥哥给原主置办的金银首饰,还有宝庆城里的商铺地契,她都要一件不落的收拾好。

这也是,她在顺清思路后,必须要回来做的第一件事。

可没想到,一拉开抽屉,原主记忆中的金银首饰,还有商铺地契,竟然全都不见了!!!

“玛哒!真是无耻!”

居然趁她不在,把她的嫁妆全清空了。

是姚氏干的吧。

这样干,那就说明,姚氏算准了她回不来,就算回来,被辱了清白的她,也没心思去跟姚氏要嫁妆。

还真真是窜通好的谋财害命啊。

闵瑶磨牙,抓起一个琉璃胭脂盒,就“咣”的一声,摔到了地上。

她怕什么?她一光脚的,还怕穿鞋的吗?

笑话。

就在胭脂盒被摔的四分五裂,并地动山摇中,出去找她的小姑子杜娟,还有杜家二郎四郎,全回来了。

听到动静,三人吓的目瞪口呆,还没回过神,就见新进门的大嫂,像旋风般冲了出来。

“不好了,家里进贼了,我要报官!”

石破天惊的大喊,顿时把各回各家的邻里们,全惊动了。

没一会,呼啦啦地,火把又亮了起来。

同时,由远而近的,人们还在问:“又怎么了?人不是回来了吗?”

“说是有贼,哎哟,快去通知里吏。”

于村民来说,他们宁河村向来安宁,虽然一开始,很多家都是落地佃户,可随着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他们这些佃户,也早就成了寒门中的耕读之家。

所以知礼守礼,是他们宁河村的普遍民风,百来年都没听说过,有谁家里遭了贼。

……

还在盘算如何谋财的姚氏,乍然听到这一声喊,脸色都青了。

只感觉今晚很不对劲,不但人失控,还事事被闵瑶牵着鼻子走,说白了,就是闵瑶那个小溅人,没有按照套路出牌。

搞得她,不但落了下风,还失了应对之策。

慌慌张张下,姚氏掀了帘子出来,急忙制止道:“乱喊什么?那有什么贼人。”

闵瑶眯了眯眼,抄起廊下的一根扁担,便立于身前。

“确实是有贼,我随嫁过来的金银首饰,还有商铺地契,全都不见了,不是有贼还有什么?”

说话间,蜂拥而来的邻里,已经自告奋勇的进了院,脚步凌乱中,还把杜娟以及杜家的二郎四郎,全挤到了墙边。

眼看着人潮汹涌,姚氏一阵心虚,咬牙切齿的发怒。

“你闭嘴,那是我替你收起来了。”

闵瑶顿时睁大眼,一脸诧异的低呼:“啊?原来是娘进我屋里,拿了我的东西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进了贼。”

姚氏气的直瞪眼,心想,她明明说的是收,怎么到闵瑶嘴里,就成了拿?

不问自取是为盗,那怕她和闵瑶是婆媳,这话传出去,她这个婆婆也是没脸面的。

真是可恨!

分明是闵瑶故意落她脸面。

看来,下午的事肯定是成了,要不然,闵瑶也不会这般跋扈,就像破罐子破摔,撒破脸一样的跋扈。

可偏偏在事情没传开之前,她还不能说,因为现在一旦说了,旁人就会猜,是她窜通了姚万金。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下午让你去取香供,我又正好要洗衣衫,进你们屋一看,就见你把东西乱丢,我好心替你收起来,你还不领情,这么咋咋呼呼的,说拿你东西?你,你,你这是要把我这个婆婆,置于何地啊?”

一开始姚氏还端着婆婆架子,后来越说越委屈,成功引导众人,让闵瑶变成以小欺大的恶女恶妇。

这手牌打的漂亮,瞬间让所有人忘了偷盗,只注意到儿媳欺负婆母。

说白了,就是不孝!

七出之条里的头条恶名。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