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她家中有矿小说by秋轻烟主角常沐白,傅炜初,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夫人她家中有矿

更新时间:2020-11-22 14:37:46

夫人她家中有矿已完结

夫人她家中有矿

来源:掌文作者:秋轻烟分类:言情主角:常沐白,傅炜初,

夫人她家中有矿,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小说,实力推荐。这本夫人她家中有矿讲述的是机缘巧合,天赋异禀服装设计师魂穿,却见眉清目秀公子举刀威胁,好吧,为保命,只能掩护他,只是一番掩护成就了一段良缘,本以为是一段良缘,却不曾想是早已设计好的计谋,既是骗我,岂能留你在身边?娘子,我错了,道歉有何用?不如将娘子宠上天以求原谅!常沐白傅炜初小说名字是夫人她家中有矿,作者是秋轻烟
编辑故人初点评剧情作者秋轻烟把控的很好,绝对值得一看,世界观新颖独特,属于渐入佳境的佳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常沐白点点头,道:“人不可貌相。”

  两人等到孙素雨走了,这才开始往常府走。夜里还有一场晚宴,她需要换身衣裳。

  在府中吃过午饭,又帮着常沐秋收拾了一阵,姐妹俩早些去了绣坊,开始帮着准备晚宴。经过了这么一遭,她对常沐秋的观感越发地好,相处起来也越发觉得轻松。

  等开了宴才知道,常文昌的人脉有多广。场内多的是各个达官贵人,而常沐白得奖的绣品被悬挂在高处,众人见了,又是一阵夸赞。常沐白虽在21世纪遇到过更大的场面,但一下子经历了从一个草包到才女的转变,还是令她有些不好意思。

  陪着用了些饭菜,她便转向绣坊的后院,打算去吹会风。

  绣坊极大,后院平日用作众绣娘的休息之所,此刻所有人都在前头,是以这里安静得很。正值春夏交界,院中的大树黄绿交接,分外葱茏。左右无人,她沿着那大树往上爬,寻了根粗壮的树枝坐下,随后开始眺望外头的风景。

  京城繁华,寸土寸金,即便是在这样的高度,也只能看到些低矮的房顶。她有些失望,正要往下爬,树下忽然响起一声熟悉的嗓音。

  “常二小姐,腿脚挺利索啊。”

  那声音冷冷的,尾音带了几分调侃,没来由让常沐白后背一凉。

  她慢慢转过头,看清了树下的身影,身子一个趔趄,险些翻下去。

  第四章夜遇

  常沐白连忙拉住了一旁的树干,这才让自己稳了下来。她看了看自己的高度,又看了看树下催命阎王般的男人,想哭。

  “爷,你大发慈悲放过我行不行?我们这尊小庙容不下您这尊大神。”

  傅炜初轻飘飘地一抬袖子,也没见他怎么动作,人已经到了她身旁。树枝粗壮,在两人的重量下晃了几晃,晃得常沐白脸色刷白。她牢牢扒住身边的树干,一张脸几乎皱成了包子,就听那人轻飘飘地一句:“是你爹送了帖子到我府上的。”

  常沐白腹诽了几句常文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人就敢往上送帖子,面上却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道:“那小王爷怎么不去吃饭啊,这里风大,万一冻着了可不好……”

  傅炜初站在那树干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你认得我?”

  “那日夜里本来不认得,今日听他们说的……”

  “哦?”

  傅炜初略略弯下身子,凑近了些,看着她的眼睛道:“这么说,常二小姐还记得那日夜里发生的事?”

  常沐白这会才反应过来他在套话,立刻将头摇得拨浪鼓一般,道:“不记得不记得,今日与小王爷初次见面,幸会!那啥,这里太危险了,咱们还是赶紧下去吧。”

  傅炜初淡淡地看了一眼底下,道:“无妨,从这里摔下去,最多断个胳膊腿儿,要不了你的命。”

  他动作间,树枝摇晃的力度越来越大,常沐白咬着下唇,忍着心里磅礴的胆怯,嗫嚅道:“长着胳膊腿儿它不香吗……”

  傅炜初没有听清她的话,附耳过去。谁知就这么一个动作,本就摇摇欲坠的谁知再也不堪重负,伴随着咔擦一声脆响,树枝从两人之间拦腰折断。常沐白一声惊叫才出口,就惊觉腰间横过一只手,随即,嘴被人捂住了。

  就这么圆睁双眼落了地,常沐白愣愣地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忽然反应过来两人距离近得过分了。她醒过神来,立刻站定,趁着傅炜初松手的瞬间,往后退了一步。

  “多、多谢小王爷。”

  谢个鬼,还不是因为他!

  但这话她只敢在心里骂,面上是一派虔诚的感恩。

  傅炜初也不与她计较,他耳朵一动,敏锐地听到了些声响,微微偏过头。角落里一角鹅黄裙子立刻缩了回去。

  他微微勾唇,低头道:“胆子这么小,口风就该紧些。不然,下次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能救你的命。”

  他这话似警告似调侃,常沐白一时之间难以分辨,只好点头应了声是。

  好在,傅炜初说完这句话就走了。她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院子,忽然松了口气。

  妈呀,从杀人犯手里死里逃生,自己是个锦鲤吧!

  她在原地平复了一下呼吸,觉得此地不宜久留,看了看四周,又走回了喧闹之处。

  这日宴席散去,常沐白还未出绣坊,便被李氏拉住了。

  李氏欲言又止地看了她一眼,道:“一会回去,去爹娘院中等着。”

  一旁有贵人要走,李氏忙着张罗,在她胳膊上拍了一下,走开了。

  常沐白与阿语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想着近日比赛才胜出,爹娘对她的上进应该很满意才是。这么一想,她心中便放松下来,与阿语一道,慢慢悠悠地晃回了常府。

  她琢磨着爹娘应该还要些时候,路上遇见卖冰糖葫芦的小贩,还给自己和阿语一人买了一串。等两个人好不容易到了常府,却见常父常母,常沐秋,和孙素雨,一屋子人坐得满满当当。

  气氛凝重得有些诡异。

  常沐白拉了拉常沐秋的袖子,轻声问道:“姐姐,怎么了这是?”

  常沐秋还没来得及开口,常文昌忽然喊了一声:“给我跪下!”

  常沐白被吓得一哆嗦,但现代人的思维里可没有这一出,她转向常文昌,道:“爹爹,女儿做错了什么?”

  常文昌猛地站起身,道:“反了你了!跪下!”

  ……识时务者为俊杰,常沐白非常懂得审时度势地跪了下来。

  “你说,今日夜宴的时候,你去了后院做什么了?”

  后院?常沐白脑中浮现出某些不愿意回忆的画面,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常文昌。

  不是她不想说,实在是……说了有杀身之祸啊。

  见她这般昨天,常文昌心中更为愤怒,指着她道:“原本素雨说你在后院私会男子,我还不信,如今看来,你果真是翅膀硬了,这样不知廉耻的事也敢做了?你说说,你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私会男子?冤枉啊!她猛地看向孙素雨,后者视线闪避,低下头,委屈道:“二姐姐,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我怕不说,你日后会酿成大错……二姐姐,你别怪我啊。”

  听听,这满室飘香的绿茶味!常沐白道:“爹,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女儿没有私会男子,只是觉得人多,想去后院透透气。没想到正巧遇上了。”

  至于那人姓甚名谁,她不敢说。

  常文昌冷笑了一声,道:“正巧遇上了?”他猛地一拍椅子扶手,道:“正巧遇上了,为何还与人搂搂抱抱!”

  常沐白呆了一呆,实在没有想到孙素雨竟能将这样危及生命的事说得这么缠绵悱恻。她抬头辩驳道:“爹啊,女儿什么性子您还不知道吗?女儿行事向来光明磊落,若是喜欢什么男子,直接同爹娘说便是了,又怎会玩这一套偷偷摸摸的把戏?爹爹切不可听别有用心之人造谣生事啊!”

  这只差点名道姓了。孙素雨脸色一白,往她旁边一跪,道:“常伯伯,素雨没有胡说,素雨所言都是亲眼所见,想来二姐姐也是被人迷晕了头脑,才会做出这样不体面的事!”

  常沐白正要开骂,忽然听见身旁扑通一声,竟是常沐秋也跪了下来。

  她清越的声音响起:“爹,娘,女儿相信妹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