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锁帝妃小说by一末主角尚云墨,赵祁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宫锁帝妃

更新时间:2020-05-18 21:52:29

宫锁帝妃已完结

宫锁帝妃

来源:掌阅云作者:一末分类:言情主角:尚云墨,赵祁

《宫锁帝妃》是作者一末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叫尚云墨,赵祁的小说。主要讲的是:父亲在生命和自己之间选择了妥协...强制送到宫中,成了唯一一个带着名分的妃子,然而,殊不知,所有受宠之人,却早已暗暗羡慕自己的名分,明枪暗箭,尚云墨,你该如何在这后宫中存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天气一改春日的晴朗,阴沉的不像话,尚云墨起身,脑袋也闷的发疼,许是昨夜吹了风,身上疲乏,软弱无力。

尚云墨张了张嘴,想要叫人来,一开口,声音却嘶哑沉闷,是了,入宫短短这几天,除了受封那日受到了几分礼遇之外,这些天无非就是如妓子般供人玩笑取乐罢了。

喊了几声不见有人来,尚云墨硬撑着虚弱的身子走到桌子旁,想要倒些水来润喉,入杯的水却丝毫不见有半分温度,尚云墨气极,这宫中的下人也太目中无人了。

却在转头瞥见寝室的窗户半开,尚云墨瞧着这种种懒散的状况,想必这窗子昨夜就没有给合拢。

这不过是春选后的几日,天气还是阴冷的很,这帮奴才却对自己这般的消散懈怠,白日里受够了林潼那般下贱之人的羞辱,回宫还要受这帮狗眼看人低的奴才的刁难,从小被父亲娇惯的尚云墨如何忍得下这份气。她走到窗前,想要合拢窗子再思索良策,却在半合的窗子瞥见了她宫里的宫人,正三三两两躲在屋檐下闲聊。

“要说这次的贵妃娘娘,无论家室,修养都是极好的。”

“家室好,修养再好那有什么用?咱这宫里这样的人还少吗?”

“就是啊!这般的姿色又是在这样的位置,不知道有没有运气看明年的花开呀?”

“哟!李公公,你这是心疼了呀!”

“哪敢,哪敢,贵妃娘娘那样的贵人岂是我这等奴才可以提及的。”

“再怎么尊贵有什么用?还不是林才人手中的玩物。”

“就是嘛!怎么摊上这么个活计啊!我听人家说林才人身边的香茗姐姐每个月有五两银子的奉银呢!更不用说平日里林才人的赏赐了。”

“各位姐姐,您们先忙着,小李子去瞧瞧贵人起身了没。”

“哟,瞧瞧,瞧瞧,刚来了个什么东西就让这下作奴才分不清这宫里的主子是谁了。”

……

小李子刚进屋时,就发现这新晋的贵妃娘娘着一身褻衣站在窗前,一头乌黑的秀发散在身后,竟不似往昔的楚楚动人,反而浑身散发着不可小觑的气势。

没等尚云墨转身,他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给娘娘请安。”

尚云墨轻轻嗯了一声,只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继续瞧着窗外。窗外的交谈还在继续,许是她们从来就没有把这个新晋的贵妃放在心上,又或许是她们根本就有恃无恐。

窗外走来一个人,嫩绿的裙边堪堪遮住坠有铃铛的鞋面,是林潼宫中的宫人。这铃铛就是标记,还是尚云墨入了林潼宫中才知晓,林潼觉得宫中宫人脚步声太大,以此为由处死过不少宫人,尚衣局管事的副嬷嬷为了讨好林潼,在鞋上坠以铃铛先给林潼,皇上当场应允林潼,允许其宫中的宫人穿这种鞋子,这独一份的荣宠让林潼嘚瑟了好多天。

“姐姐,您又来了呀。叫贵妃这等小事怎能劳姐姐大驾,您知会一声,我们给您送过去呀!”

“就是嘛!何必劳烦姐姐呢!”

“她人呢?”

“姐姐放心,我们绝对会让她知道这宫中做主的是谁。”

“娘娘又何必看这些让自个伤心呢。您且宽慰些。”小李子不知何时走到了身边。“日子长的很,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尚云墨回头,看着身边的李公公不知是何意。

“娘娘莫急,奴才以后解释给你听。”

绿莹是林潼身边的二等宫人,在宫中总被香茗压一头心里很是难受,自己又得不到林潼的重用,索性花重金讨好了几次香茗,求得了这个好差事,每天受到人追捧,看到那些身份比自己高贵的人受到林潼的羞辱折磨很是得意。而今天,林才人说要换个花样玩玩。

可是没有等她走进贵妃的锦绣宫寝室的大门,就听到里面铺天盖地的吼叫,带着太监独有的尖细的嗓音,很是刺耳。她的心里不经一沉。

她快步向前,“这是怎么了,林才人还等着贵妃娘娘呢!”

小李子跪在地上“绿莹姐姐,您可来了。我早些时候想进来看看贵妃娘娘准备好了没有,不成想却看见,看见娘娘有发热之症,情况怕是……不会是您昨天特意交代的,不好了吧!”

绿莹看着急呼扣头的小李子也有些着急,连忙走到床边拨开帷幔,只看见尚云墨满头满脸的汗,都浸湿了衣裳。不由得着急起来。是因为平日经由她替林潼召唤的宫中贵人无论家室,品阶如何,都会给她表一点心意,可这贵妃在她明示暗示下却装糊涂,她一气之下就趁她根基不稳,让锦绣宫中的下人给她一些教训,她不怕尚云墨出事,可是要是过了火耽误了林才人的事她就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被她折磨。

于是她急忙折身回到沁芳园。在路上,她却又庆幸,林才人这般讨厌尚云墨,要是自己帮她弄死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说不定会好好赏赐自己呢。

林潼住处(沁芳园)。

沁芳园的景致是别处比不得的,且不说林潼的吃穿用度在后宫里除了太后娘娘是独一份的精细出彩。就是装饰摆设也各个都是价值连城。

绿莹看见林潼在异族进贡的金榻上拨弄那只波斯猫,心下得知她的心情很好。

心下更是得意。

“绿莹给娘娘请安。”

林潼抚摸着怀里雪白的猫,没有抬头,“本宫让你叫的人呢?”

“回禀娘娘,奴婢看她总是惹娘娘不快,便私下里使了一点小手段,现下她正躺在床上在生死徘徊呢。”绿莹为了得到林潼的赏赐,故意夸大尚云墨的情况,反正向这种人早晚都会死的。

不料,林潼一听绿莹的话细长的眉毛便拧做一团,手里不经使了力,尖锐的指甲用力掐进了波斯猫的的皮毛,血即刻便涌了出来,猫吃痛,撕心大叫,张开的嘴中却没有一颗牙。“贱婢,谁给你的胆子。”

林潼之所以这样明目张胆的欺辱尚云墨却是在皇上的允许之下,因为皇帝早就明确的表示过,尚云墨不能死,更不能出任何“意外”。否则的话,皇帝也保不了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