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飞升了吗?小说by茶饼饼主角卫玺辛阿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仙侠>公主今天飞升了吗?

更新时间:2021-04-08 10:01:08

公主今天飞升了吗?连载中

公主今天飞升了吗?

作者:茶饼饼分类:仙侠主角:卫玺辛阿字数:28.4万女频

最后章节:番外——星离劫第二[连载中]

卫玺辛阿小说名叫公主今天飞升了吗?,本站提供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前世跳崖祭神的倒霉公主,被山神收了徒弟,只要集齐十二味长生药便可飞升成仙! 求药路上遇到三朵男桃花,深情一朵开尽两世,前世屠尽昏庸王室为她陪葬;憨痴一朵开在今生,拜官耀祖只为娶她;还有一朵是烂桃花,差点为她误了天下人。 是谈恋爱还是找长生药,公主今天飞升了吗?
编辑声声慢点评作者茶饼饼的想象力真的爆棚,非常烧脑的书,你根本猜测不到作者的下一步剧情安排,值得一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我走到这幅画跟前,一眼望去是妖异一般的红色,满山桃花恣意燃烧,细细打量竟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这也是奇了怪,我原本就没有呼吸。

  “辛阿姑娘,此画如何?”

  我心中有万般感觉难以诉说,临到嘴边却只有两个字:“甚好。”

  沈西岭却瘪了瘪嘴:“你都不问这桃花为何是鲜红而不是桃红。”

  “来,西岭兄解释解释,这桃花为何是鲜红而不是桃红?”

  沈西岭露出得意之色,清了清嗓子道:“想当年,卫相王还是太子时,曾爱慕赵国流落民间的玉络公主,后禀告父王向赵国提亲,谁知赵国竟送了个假的公主来和亲,真的玉络公主已经跳下山崖献祭山神。

  卫相王得知后,一怒之下带兵攻打赵国,不出一月便逼近王都,即便赵王大开城门投降仍解不了卫相王心头之恨,他下令在郊外一山上杀死所有赵国王族,将此山赐名玉络山,遍植桃林。

  如此,便有了这幅追悼玉络公主的《桃夭图》。”

  我听后心咯噔一响,一丝难以言说的感觉萦绕心头,思虑不得又不得不思,良久,终于放过自己。

  我便问:“西岭兄,你可知桃花泪是何物?”

  沈西岭颇自信地答:“桃花泪,应该就是桃树分泌的树脂,又叫桃胶。有医书上说,桃树上胶,最通津液,能治血淋,石淋,美容养颜,润五脏,安经脉,必用之。”

  我又问:“那你可知现在玉络山的桃花是否还开着,桃胶有没有?”

  “现在是四月底,人间四月芳菲尽,可这山上嘛,桃花应该开得正旺,至于桃胶,运气好随时都能碰上。”

  鬼仙度的第一味长生药便是桃花泪,我觉得自己可以出发了。

  “西岭兄,我想去玉络山玩一玩,多谢你这段时间一直管住管饭,待我从山中回来,再把菜豆儿给你摸头玩儿……”

  告别沈西岭后行了一日,行到这鸟不拉屎的深山老林中,古木蔽日荒无人烟,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真是难以言说的凄凉。

  每每行不动时心里便后悔不跌,想当初沈西岭好意为我安排马车和随从,我心想怎么也要客气一番,这一客气就客得有点儿过,再三拒绝,摆出断不能接受的傲娇姿态。

  沈西岭以为我有什么难言之隐,遂作罢,只是在我转身后小声嘀咕了句:“那玉络山可在五百里之外,靠一双脚能行到何时,这姑娘年纪轻轻竟是个棒槌!”

  彼时我便明白了棒槌的含义,棒槌就是傻子。

  第二天中午,修行百年的菜豆儿给我展示了新技能,变大可日行百里,不出半日便载我至玉络山。

  漫山桃花密密匝匝,连着天空也仿佛是血染一般的鲜红颜色,给人一种近乎喋血的邪魅唯殇,风一浮动,花雨纷纷扬扬,菜豆儿晕晕乎乎地舞着,巨大身体登时化作盆大的一团。

  记得初见《桃夭图》时,我竟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如今亲眼看到这漫山遍野怒放的桃花,心蓦然一动,然后便隐隐地疼起来。我勉强撑到一棵桃树下坐着,看那红雨纷落甚是好看。

  想起沈西岭讲起这漫山桃花的故事,当年白玺为一段缺憾的缘分进攻赵国,屠尽赵王室,以血育林开出这鲜红的桃花,赐名玉络山。

  世人都道白玺冲冠一怒为红颜,传为美谈,可如今我身在这血染的桃林十分难受,不知怎么却可怜那跳崖祭神的女子。

  在世时是否得白玺真爱并不可知,无故地,成为白玺伐赵的幌子,她便死一遭也死不干净,担了个祸国的骂名,她那惨死的王室亲族,刀架在脖子上的一刻,心里难道没有丝毫怨恨和诅咒吗?

  我郁郁寡欢,自此便在桃花树下昏睡了三日。

  醒来的时候似乎天气正好,有种阳光在眼睑上久久跳跃的微灼感。

  我缓缓睁眼,看见卫玺蹲在我身边细细打量,那双饶有趣味打量的眸子,像极了梦境中见到的。

  我在梦中当街贩酒,骏马奔驰,摆好的酒坛子被马踢个稀巴烂,马上的人策马扬鞭,头也不回。

  我心下升起一股火气,这丫臭不要脸的,打翻了我的酒,怎么,还想溜?

  我喊一声他便停住了,旁边狐假虎威冲我嚷嚷的侍卫被他喝退,下马道歉并且奉上许多银钱。

  钱是个好东西,不过他的态度十分冰冷傲慢,这让我心里很不爽。

  我一直认为自己穷得有骨气,他这般敷衍施舍刺痛我的自尊心,二十坛上好的酒酿,不多不少刚刚二两钱。

  我极有气势地宣告自己不是叫花子,并且只要二两银子,他却不忙着答话,饶有趣味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那眸子正如眼前。

  这是我和卫玺的第三次相见,情绪难以言说,形象依然不妙。

  我说:“这三天我做了一个梦,醒来梦里人的样子不记得了,只有那双眼睛深深印刻在脑海里。”

  卫玺问:“为何,单单记得那双眼睛?”

  我答:“因为他的眼睛同你一样,而我一醒来就看见了你。”

  卫玺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微微俯下视线继续打量,蹲下身来问我:“你怎么知道自己睡了三天?”

  我本想说,即便昏睡不醒依然能感觉到你的到来,你来了,我便不害怕。

  你守了我三天,我做了好长好长一个梦,在梦里起先过了好些穷日子,好不容易亲人把我找到,却说只有我死他们才能活下去,于是我就稀里糊涂地跳下山崖。

  这梦实在悲惨到没有一点儿道理,不过好在一醒来就见到卫玺,玉络山的景致也很美妙,他候了三日等我醒来,花瓣在身上铺得层层叠叠,头上亦是妖冶般的红。

  我努力找话题:“你可知道,这玉络山的桃花为何是血一般的红色?”

  卫玺淡淡道:“卫相王伐赵的故事罢,桃夭花开人杳逝,玉络魂断梦宛然……”

  一提起卫相王我便开始愤愤不平:“世人都道那白玺深情到极致,可我却认为他真真是个小人伪君子。

  卫国国力强盛野心勃勃,若开疆扩土势必要首先伐赵,借了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由头攻陷赵王都,屠尽赵王室,是以既表款款深情,又彰显雄才伟略收买人心,这招一举两得啊。

  若那白玺果真只是热血上头意气用事,为红颜报仇带走十万精兵,他那王位上的老子会放着他如此乱干吗?如此,白玺便是真小人伪君子!”

  我说得酣畅淋漓心中畅快,自己都被这套毫无漏洞的逻辑折服了,等着卫玺赞叹真妙啊真妙,他却半个字没赞出来,只是顿了顿,紧紧抿着嘴唇问:

  “辛阿,你果真不相信这人心一毫一分吗?”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

  这话更像是白玺在质问那倒霉的赵国玉络公主。

  他们死后,灵魂在某朵菜豆儿似的白云上相见,玉络公主数落白玺不该拿自己做幌子去杀人放火种桃花,白玺便问:玉络,你果真不相信我一毫一分吗?

  这也是,十分尴尬的事。

  我不是倒霉催玉络公主,他也不是伪君子白玺。

  卫玺没再说话,看我的眼神很复杂,我决定先坐起来,暂且把目光转向别处,看看菜豆儿在何处潇洒。

  “被你唤作菜豆儿的小山猫,在我这里。”

  卫玺把那个“儿”拖得老长,颇有一种诙谐感,我还从没听过他叫菜豆儿的名字。

  之前在客栈共住几天,他总共说的话可以掰手指数过来,除了我醒来后他说过五句话,之后便是喝药了,猫儿饿了,猫儿饱了,休息罢,好……什么都是好啊好,我问:

  “可否再吃一碗饭?”

  “好。”

  “晚饭可否添几个荤菜,酱肘子多放点辣?我隐隐觉得,从前自己好像很喜欢吃这些。”

  “好。”

  “多谢你的救命和收养之恩,吃完饭我就和菜豆儿走啦,这小东西一包花花肠子,既想念西街小母猫,又念叨东街大黄猫。

  哦,还有北街名叫花花的小母猪也思念它思念得甚苦啊,总之吃完饭我们就走啊。”

  “好。”

  ……

  稀奇啊稀奇,这么些乱七八糟鸡毛蒜皮的事儿我竟都记得,没把西街的小母猫搬到东街,也没把北街的小母猪花花名字搞错,我不该,不该单把和他有关的事记得这么清楚。

  “菜豆儿正在我衣袖里睡着,它耗费太多灵力还要忠心照看你,我喂它吃了颗催眠丹,好生睡几天就没事。”

  “哦——”

  我把这个字拖得老长,给自己一点儿反应时间,反应过来又问道:“你怎么知道它耗费太多灵力,你难道是看见我们来的?”

  他道:“是啊,我全看见了,你跌在桃树下,因为身体太重的缘故,地上砸出小小的坑,我也看见了。

  我听了好想打人!

  卫玺抬了抬眼:“我守你三日,若你三日还不醒,我便……”

  “你便怎样?”

  我身子一颤凑近去,恨自己不能挤下两滴热泪,追问道:“我若三日不醒,你便怎样?”

  卫玺小心翼翼,从宽大的衣袖中取出菜豆儿,轻轻抚了抚毛,淡淡道:

  “我便把菜豆儿带回去,另取个好听不俗气的名字,每日好肉好饭喂着,闲时去山林散步,在温泉中泡澡,再寻几只奇珍异兽与它嬉闹作伴,定把它养成天下第一风流标致威武神兽。”

  他只念着菜豆儿而不关心我,想来心中一股邪火蹿上天灵盖,又碍于自身形象不好发作,忍了忍,极力挤出一个笑容,点点头道:“如此,我便放心了。”

  卫玺眼中含笑,“若你从此沉睡不醒,我便将你葬在桃树下,立碑云:公主美貌祸国,此人陋颜倾城,愿埋桃花树下,来世像人三分。”

  我当下火冒三丈,邪火恨不得把天灵盖烧化,牙帮子咬得咯嘣咯嘣响,劈头盖脸便骂起来:

  “你丫竟然说我丑,我哪点儿丑?我看我比你好看多了,你丑,你最丑,你全家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黑裤风中2021-03-23 09:33:05

      沐淑已将毛巾放入水中,拧干后递给我,一脸真诚道:千百年来辋川与世隔绝,外人都不曾进入,姑娘初来乍到,地方风俗人情并不了解,沐淑在您身边伺候,不解之处可皆数告知。

  • 安静唇膏2021-03-11 00:18:38

      但我吃过的菜不全是肉丁菜丁,还有肉丝菜丝肉块肉片肉坨等,如此看来庖丁真是狭隘得很,怎么只叫个丁呢,我心里一鄙视就换了本看。

  • 满意的煎蛋2021-04-07 11:32:00

      我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感受到胸腔内的心跳十分平稳有力,气息有条不紊,若有若无的香味惹得我晕乎乎的,像是梦幻。

  • 谦让等于未来2021-03-29 14:03:10

      我怪卫玺:刚才叫你把菜豆儿好好抱紧,你怎么还撒手让它咬人呢。

  • 干净的月亮2021-03-28 09:21:14

      我端起茶壶为他杯中添了些茶水,顺带摸他的手手揩油。

  • 薯片完美2021-04-03 01:32:27

      我不是倒霉催玉络公主,他也不是伪君子白玺。

  • 虚拟的摩托2021-03-19 14:58:21

      菜豆儿全身舒展在我的小桌上,眼睛圆睁,胡须上扬,嘴里时不时还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 舒服给香水2021-03-30 21:27:03

      菜豆儿想告诉你,它这一巴掌下去,你可能会死。

  • 火眼睛大2021-03-30 16:47:28

    只是随行身上没带碎银子,烦劳姑娘随我到府上取一趟。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