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

更新时间:2020-10-03 21:36:24

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已完结

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言情主角:

小说名字叫做《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讲述了21世纪天才鬼医顾清离,一朝穿越下堂妃,左手医术惊异世,右手银针乱九州。她是世人厌弃的懦弱棋子,人人可欺她,负她,伤她,辱她!她是惊世风华的天才鬼医,人人皆羡她,求她,爱她,护她!殊不知,一袭红衣之下,她亦是她……待得尘埃落定,他白衣胜雪,丰神俊逸,一手将她拥入怀,眉眼温润,“这一次,你逃不了了!”
编辑鹤归吟点评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在专业和网文的爽度之上做了很好的平衡,不会让你感觉无聊,情节非常的饱满有意思。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你你……你等着瞧!”辛子瑶连滚带爬,边哭边回头放下狠话,“我要去告诉王爷!”

冲到萧奕修那里,辛子瑶等一群女人哭哭啼啼,又撒娇又掉泪,还将脸上的五指印凑到他跟着。

萧奕修则淡淡扫一眼,哦了一声,仿佛并不意外:“去敷下脸吧,肿了不好看。”

辛子瑶震惊了片刻:“王爷您也不为妾身作主?子瑶可被她打成这样了……”她挨得最多,卷起袖子皮肉还有青紫。

“好了别闹,本王还有更重要的事。”他挥一挥手,就将这群女人打发了。

辛子瑶回去后一腔怒火无处泄,砰地一拍桌,忽觉得手掌又痛又麻,低头一看,原本被顾清离捏过的手腕处慢慢肿胀起来,之前那些酸痛麻涩感自掌根向上传,竟然蔓延到全身。

顾清离打发了萧奕修的那群女人,眸色流转,落到玉梨身上,倒是笑了笑。

玉梨本觉得二小姐有了些变化,经刚才这一闹,才觉得这变化简直天翻地覆,不由激灵灵打个冷战。

再看顾清离,笑容倒是清贵高雅,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反倒添了丝狠意!

“玉梨,你可真会说话,大约是嫌本王妃从前在府里没好好教过你?”她的手一点点按在玉梨肩上,力量缓慢加上去。

玉梨便不由自主跪倒。

“雨樱,掌嘴二十,让她好好学学王府的规矩。”

玉梨瞬间瞪大的双眼,眸中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但还不待她回过神,脸上便传来一阵刺痛。

得了顾清离的命令,雨樱自然不会客气。

收拾了玉梨,顾清离很快便听到府中传来消息,说辛子瑶得了怪病,全身抽痛打滚,请了御医来也看不出究竟,只一口咬定是让王妃给捏的。

可萧奕修百忙中去看了她一眼,却只撂了句“胡乱揣测”给她。

御医听着也好笑,不信一个弱质纤纤的王妃只捏一下就能把人捏成这样。

三朝回门时,辛子瑶的怪病才渐渐好转,听说依旧下不了床。

顾清离三天来第一次见着萧奕修,见他一身雪白的夔纹锦袍,玉冠束发,唇边泛着温润清淡的笑意,风采翩翩,连她都差点被他的外表欺骗。

上了马车,那一脸温润笑意便荡然无存,萧奕修眼波朝她横扫过去,说不出的寒意彻骨。

她已习惯了他人前人后两张脸,知道他笑容一敛准不会有好话,果然听他道:“你最好给本王消停点,别以为御医说了辛侧妃的事与你无关,本王就真信了。”

顾清离眉梢一扬,冷笑:“怎么又关我的事了?王爷的宠妃跑到我那里踢坏了门,还恶人反告状,我还没处诉苦呢!”

她腕上一紧,被萧奕修攥紧了扯过去,眼神缓缓在她身上扫过,便如将她整个人剖析了一番。

他的声音低醇而好听,只带着些砭人的寒意:“如果我的王妃忽然消失,料想岳父大人也不会太在意。”

顾清离知道他说的是事实,那个爹从嫁她那天起,就没再打算管过她。萧奕修真要无声无息将她灭了口,这世上怕也不会有人再去为顾清离申冤。

所以,她得活着!她咬牙看他。

到了顾府,萧奕修搀扶着顾清离下车,温情脉脉地揽着她的腰,暗地里一紧,提醒她不要乱说话。

丞相顾朝然坐在正厅客堂中央,见女婿女儿回门,笑容祥和,与萧奕修寒喧几句,由他们行了礼,顾清离便随婢女离去,任他们翁婿相谈甚欢。

后院是丞相及夫人住处,穿过后院才到顾氏姐妹的院落,她携着婢女缓步前行,不巧却在途中见到了相府大小姐顾清若。

顾清若一身菱花襦衫,蝶恋花长裙,外罩着狐皮斗篷,白色狐毛将她的脸衬得艳若桃李,一身名门闺秀风范掩不住她眼底的凌人傲气。

“咦,这不是二妹吗?怎么,三朝回门了?”

“见过大姐。”顾清离的记忆中,大小姐的形象也不怎么光彩,她便只冷淡地客套一下,就想擦肩而过。

“站住。”

顾清若冷笑:“怎么才嫁给陌王爷几天,就摆起王妃架子来?见了姐姐连叙旧的空都没了?”

顾清离回头朝她勾起浅浅一笑:“我与大姐似乎没多少姐妹情可叙。”

顾清若的脸便阴云密布,连表象也不维持了:“我警告你,以后别再不要脸地缠着暮王爷,他已向圣上请旨,不日便与我完婚,再也不是你能痴心妄想的!”

“暮王爷是谁?”顾清离仿佛失忆症一般思索片刻,然后恍然,“你说的该不会是萧奕墨那个好色之徒吧?”

“你……你说什么?”

“那种货色怕也只有大姐姐能看上了,我家陌王爷论长相气质都要甩他十条街,我哪有空去看他!”

顾清若怒从心起,举掌掴过去。瞧她模样,从前打顾清离也是打惯了的,压根儿没想过有何不妥。

顾清离脸色微沉,眸色暗了暗,袖底略动,指尖有寒芒射出。顾清若便觉得双膝忽然软麻,仿佛被针各刺了一下,扑通跪倒,摔得十分不雅。

顾清离哪还会再给她机会打自己,“嗤”一声笑:“姐姐也太不小心了吧?”抛了道不屑的目光便离去。

顾清若羞恼地爬起来,莫名其妙地揉着腿,完全没留意膝上有寒光闪闪的绣花针滑落,没入草丛。

后院正堂内,丞相继室余碧玲正端坐着等新人上门。

表面规矩还是要遵从的,顾清离不动声色地向继母请了安,又奉上备好的礼。

余碧玲打开礼盒那一瞬神情呆滞了一下,随即眼中闪过惊喜的笑意:“我儿回来看为娘就够了,何必还备厚礼?”

想必萧奕修准备的礼物确实贵重,顾清离压着眼底的不屑,敷衍一笑。

余碧玲带着一脸假笑,体贴地吩咐顾清离下去休息。

回了故居,三日而已,案几桌椅都积了一薄层灰,显然从来没有人打扫。顾清离那点可怜的家什,比府里管家婆子用的都要差些。

玉梨借口去拿点心,她也未阻止,只便远远望着那背影,心底冷笑,果然是继母的眼线,才回来就急着去汇报王府情形了。

看来这丫头还没收拾得服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