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心安小说by苏苏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顾念心安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1:01

顾念心安已完结

顾念心安

来源:掌文作者:苏苏分类:校园主角:

本书作者是苏苏,《顾念心安》是一本青少年小说,这本顾念心安讲述的是在父母的葬礼上看到安亦铭的那一刻,顾芗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风雨飘摇的家族保护伞也来了,面对这个她并不熟悉的男人,她毫不犹豫的让自己的弟弟跪在他面前喊了三声干爹,自己也当着众人的面清脆的叫了一声:“干爹!” 自此青年才俊安亦铭被干爹了,还是被一个自己默默爱了十年的女孩“干爹”了,安亦铭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了。 可看到他就害怕的小姑娘竟然主动靠近他,他就心甘情愿接受了这一切,给予她需要的一切资源和保护,认真的当一个好‘干爹’,甚至送她去和与男友亲密约会,可是在她要订婚的前一晚,他终于明白自己对顾芗早已爱入骨髓,无法放手,这一晚,他印上她的唇,告诉她:“这是你欠我的。”
编辑苏倾年点评真心强烈推荐顾念心安,我给这本书的评价也是仙草级别了,不仅仅是人物有血有肉,还有剧情跌宕起伏,悬念百出,整个故事做到了张弛有度,代入感强烈,关键是字数够多够肥,推荐!展开

本书标签:顾念心安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顾芗做了一个噩梦,梦到爸妈还在世的时候,有一次安亦铭来她家里,和爸爸下了很久的棋,爸爸忙着接电话,便让她帮忙招呼一下。她削苹果给安亦铭吃,结果不小心削到手,安亦铭一把拉过她的手便往卫生间冲,又急急地问她医药箱在哪里。她忽然发现她是见过安亦铭失措的表情的,安亦铭并不像现在这般任何时候都是那么沉稳的。可是梦到安亦铭,这对顾芗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噩梦。

  而且你以为这个噩梦这就样结束了吗?太天真了!当顾芗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像只八爪鱼一样抱着安亦铭的时候,她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噩梦。

  本来她是想尖叫的,而且连姿势都准备好了,却见安亦铭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她:“醒了就赶紧起床,阿妈已经进来四五次了。”

  顾芗的声音陡然提高:“那你为什么不叫醒我?”

  安亦铭忍了又忍:“你有口臭,离我远点好吗?”

  顾芗连滚带爬地后退到墙角,当安亦铭下床穿好鞋子回头看到顾芗的模样的时候,嘴角抖了又抖:“顾芗,你现在已经脏得没有女人样了。”

  看着安亦铭的背影,顾芗握紧拳头:“我还是女孩子!女孩子!”

  当顾芗起身看到镜子中自己的形象的时候,终于明白安亦铭的厌恶是从哪里来的了,她不仅脸脏、身上脏,头发也跟一个月没洗似的,反观安亦铭,人模狗样的,和她截然相反。

  阿妈一边把鸡蛋分给两个人,一边笑着看顾芗:“你们两个的感情可真好,早上我去叫你们起床,你赖在他身上怎么拉都拉不开呢。”

  顾芗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想到自己早上大声质问安亦铭时的情景,她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待到顾芗吃完鸡蛋的时候,阿妈又吩咐她:“你这头发要洗洗了,待会儿用桶子里的水洗,就在屋子外面。”

  于是阿妈的话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情景,安亦铭端着盆子和葫芦做成的瓢跟顾芗站在院子里,顾芗看着安亦铭,坚持道:“你先洗。”

  安亦铭表情不变:“我不洗。”

  “你怎么能不洗?你在家的时候不是天天都洗澡吗?”

  “我又没你那么脏,我还受得了。”

  “总之你先洗。”

  安亦铭终于不耐烦了:“你到底要不要洗?”

  “我不要用淘米水洗!”

  “浪费水的话,你就去五里地外帮阿妈挑两桶水。”安亦铭威胁她。

  顾芗撇了撇嘴,虽然她现在很脏,但是她也不想用淘米水洗,洗了之后自己会不会一夜变白发魔女?

  “我不要!”就算脏死,她也不要。

  安亦铭把瓢放在盆子里,终于不耐烦地转身离开了。

  顾芗想来想去,给自己做了许多思想工作,比如淘米水的各种好处,还有环境很恶劣,终于还是……下不定决心啊……  唉,没有自来水只有蓄水池的日子果然不好过啊!

  到了最后,顾芗还是自己洗了头,只洗了一遍,她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洗干净,但是这会儿想洗干净是难了。

  洗完之后,顾芗便把自己锁进了屋子里等头发晾干,她可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晾头发的模样。

  没过多久,安亦铭便在外面敲门:“出来。”

  “不出去。”

  门外沉默了很久,久到顾芗的心都提了起来,安亦铭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见安亦铭久久不吭声,顾芗一瘸一拐地走过去打开门,然后便看到安亦铭笔直地立在那里,表情就像是她欠了他很多钱似的。

  安亦铭见她出来,视线在她湿漉漉的头发上停留了一会儿:“洗过了?”

  顾芗点点头。

  安亦铭把一样东西塞到顾芗手里:“那帮我舀水吧。”

  此刻顾芗一边帮他舀水,一边在心里愤愤不平,凭什么他就可以用清水洗?凭什么他就可以浪费水?不就是有钱吗?可是在这里,两个人是一样穷的好不好?

  当然有些不忿她在自己心里表达一下就行了,可是结果由于太不忿,她就表达过头了,不仅嘴里念叨了出来,还一瓢水舀得太多,直接倒了安亦铭一身。

  顾芗站在那里手足无措地看着安亦铭,见他用手把湿头发拢到头顶,然后阴阳怪气地说:“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刚才去挑了两桶水。”

  顾芗耷拉着脑袋,那你怎么不早去啊?而且怎么不早说啊?这不摆明了害我吗?

  安亦铭的沉默让顾芗觉得尴尬无比,直到他开口说:“顾芗,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啊……啊!”顾芗能说什么呢?当初她看到他吓得掉头就跑,现在都敢朝他泼水了,不就是胆子大了许多吗?

  安亦铭又说:“这是好事。”

  顾芗陷入了沉思,安亦铭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为什么安亦铭总是在说了一些古怪的话之后就给她一个背影呢?她不是很能理解这种现象。   在顾芗还没想明白的时候,阿妈已经唤着两个人去换衣服。安亦铭先进去换的,换的是阿爸的衣服,虽然看起来有些老土,却遮不住他本身的气质,所以顾芗就自发地认为自己换上阿妈的衣服后也会这么有范,甚至在安亦铭面前转了个圈,然后兴致勃勃地问他:“有范吧?”

  顾芗觉得只要长得美,再土的衣服她穿上都是好看的。

  结果却只看到安亦铭嘴角抽了抽,什么都没说。

  倒是阿妈,听到顾芗的话赶紧说:“有饭呢,饭在锅里呢,又饿了吗?我这就给你盛上!”

  顾芗满脸愠色,喂,你别笑,别笑,你笑什么呢!还笑!

  今天她叫“不开心”……

  原本顾芗以为下午两个人便要离开的,结果中午的时候消失了一个上午的阿爸回来了,在门廊下捣鼓了半晌,然后竟然拿进屋要给顾芗的脚踝敷药。

  不过是安亦铭帮她敷的,他半跪在那里,没有了往日的高高在上和冷淡疏离,让顾芗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总之在她的印象中,安亦铭不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可是此刻他却做得这么顺手,真是让人怀疑他以前交过几个女朋友,竟然这么会照顾女孩子。

  阿爸在一边解释着:“连着敷两天就差不多了,山里的药材好,过两天好了再走吧。这里不通车,要走二十里山路呢。”

  顾芗听了这话,只想眼睛一闭晕过去,被人知道她和总裁一起消失了三天的话,众人会怎么想啊?

  某人显然和她想的不是一件事,因为他说:“还要两天?”

  顾芗心里大惊,拉着安亦铭的手臂:“你不会把我丢在这里吧?”

  安亦铭看了她一眼:“我倒是想。”

  “那你想想就算了。”顾芗小心翼翼地说着,仿佛怕声音大了把安亦铭吓跑似的。

  安亦铭维持着原来的动作,抬头看了看顾芗,忽然笑了起来:“顾芗,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顾芗愣一下,然后便听安亦铭道:“因为我是你干爹。”

  “哦……”

  接下来的两天里,顾芗发现安亦铭最大的爱好便是给大狼狗洗澡,每次大狼狗看到她都跟看到亲娘似的,怎么也不愿意往安亦铭身边去。

  当然,洗澡是用废水,所以安亦铭每天都要去挑水。

  还真是……难为他了。

  关于这段黑历史,顾芗觉得安亦铭肯定是不愿意再提的。特别是两个人带着狗离开的时候,先是走了不知道多少山路,然后又坐了半晌拖拉机,最后又坐公交车,一路上顾芗都只顾着观察安亦铭,心里真是高兴坏了,竟然能够看到安亦铭坐拖拉机的场景,让她怎么能不高兴呢?必须拍照留念啊!

  顾芗一路上只顾着高兴,等到电话终于有信号的时候,她才发现,纯金经理早已经带着大部队离开了。

  他们抛弃了大Boss!

  纯金经理还真是……好样的。

  但是对于没车回去这件事,安亦铭却没有太多的不悦,最后两人是乘火车回去的,虽然路程只有短短四五个小时,安亦铭还是选择了卧铺。

  至于狗……安亦铭买了个大笼子,然后花了大价钱雇了一辆车,让人直接用车子把狗送回他的别墅,仿佛丝毫不记得这是别人的狗一般。顾芗看着他这几天像是照顾亲儿子一般照顾这条狗,最终也没敢说什么,任由他这样偷拐了人家的狗。

  上了火车,奔波了一天的顾芗也累了,看到车票上两个人一个上铺一个下铺的时候,顾芗自然是想睡下铺的,可是她的目光刚扫到安亦铭脸上,安亦铭便往前跨了一步,直接在下铺躺下了。

  喂,说好的绅士风度呢……

  特别是顾芗想开口求他的时候,安亦铭却气定神闲地靠在被子上开口了:“怎么?不习惯卧铺?要不和乘务员说一下,给你换硬座?”

  好吧,顾芗再次发现安亦铭的嘴巴不是一般的毒。

  欣赏着顾芗千变万化的表情,安亦铭嘴角勾出一抹笑,看着她不情不愿地爬上了上铺。

  那阿爸的药还挺管用,这会儿顾芗已经跟猴子似的活蹦乱跳了。

  躺在上铺的顾芗一边玩手机,一边在心里咒骂安亦铭,又用手机给林缚发了一封邮件,解释了一下自己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信号不好,她弄了好久才终于发出去,跟打了仗似的。她松了口气,便想要喝口水,然后……然后……然后,她的手机顺着卧铺里面的床缝隙掉到了安亦铭的床上。

  于是便出现了下面的情景。

  安亦铭睁开眼的时候便看到顾芗一只手撑在床沿上,一只手在床的最内侧,脸又正好对着他的脸。顾芗看了他许久,尴尬地收回手:“那个……那个……我……”

  这种感觉怎么跟她趁他睡着想强吻他似的。

  安亦铭半坐起身,然后手在里面摸了一下,摸到电话便放在自己手中把玩:“找这个?”他最喜欢看顾芗千变万化的表情,每次明明都是小事,她却好像在用表情演绎一番国仇家恨似的。

  顾芗点点头:“嗯。”

  安亦铭微微低头看了那手机一眼,是去年流行的款式了。他记得顾芗以前是个电子狂人,只要出了什么新产品,哪怕到外国去排队一整夜她也是要去的,现在却这么收敛:“给你的钱不够用吗?”

  顾芗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问这个问题:“够啊,当然够。”

  安亦铭却一本正经道:“我放你房间的钱,为什么没有见你用过?”

  顾芗眼珠子这里看看那里瞄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把那本书拿给他看吧?最后她结结巴巴地解释着:“我……我本来就欠你那么多钱,怎么好意思再用你的钱,况且我现在工作能挣钱了呢。”

  虽然挣的还是你的钱……

  安亦铭知道她说的不是真话,却没有继续问,把手机递给她之后,干脆闭目养神起来。

  顾芗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在安亦铭面前站了好久,终于握起拳头发誓道:“等我以后接手了公司赚了钱,一定先还给你。”

  安亦铭睁开眼淡淡看了她一眼,不冷不热道:“嗯。”

  顾芗觉得自己又被羞辱了,可是此刻她已经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火车到站的时候,顾芗原本以为安亦铭会派车来接他们,结果两个人走了好久,一直走到计程车排队的地方顾芗还没能反应过来,愣愣地问安亦铭:“车呢?”

  安亦铭随手一指,只见长长的队伍外面一辆接着一辆的计程车,顾芗这才明白两个人真的要搭计程车了。

  可是在她的印象中,安亦铭是贵公子做派,是不屑于这种大众交通的啊。不过幸好之前两个人一起搭过公交车,即便在公交车上,安亦铭也能坐出加长劳斯莱斯的感觉,所以这会儿顾芗很快便接受了原来安亦铭竟然也会搭计程车这个事实。

  不过,师傅,你除了啰唆之外,开车能不能稳一点?她正在涂口红好吗?回到城市里,她要注意形象好吗?

  好吧,她已经把口红插进鼻子里了……

  顾芗耳边响起安亦铭的话:“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蠢?”

  顾芗用插着口红的鼻子面对他,幽幽道:“你现在知道了。”

  安亦铭轻嗤一声,没有再说话。

  顾芗把口红拔出来之后便开始擦鼻孔,好吧,她也承认自己在安亦铭面前已经一点形象都没有了,瞧,这会儿安亦铭已经连看都不想再看她一眼了。

  而且你以为她丢人丢到现在已经到此为止了吗?你又想多了。

  安亦铭并没有让师傅把两人直接载回家,而是停在了市中心,顾芗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唯恐他更讨厌自己。

  安亦铭却忽然停了下来,转身看着顾芗:“你平时在这边都去哪里吃饭?”

  顾芗愣了一下,他竟然也会对年轻人去的这种大众餐馆感兴趣?不过她还是说了:“上海城那边有很多饭店,年轻人都喜欢去。”

  她特意强调了“年轻人”这三个字,可是安亦铭就像是没听到似的,已经转了身:“那走吧。”

  顾芗又开始跟在他身后腹诽,他不是应该出现在那种高档饭店吗?为什么要去年轻人喜欢的地方?难道他不觉得自己老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折腾了一天,她真的累了,只想回家睡觉啊!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点了什么吃了什么,总之兴致一点都不高,可某人就像是没看到似的,竟然又拉着她去商场负一楼的超市转了一圈。

  顾芗不情不愿地问他:“买东西这种事为什么不让佣人做?”

  安亦铭瞥了她一眼:“那是你的家,你不能因为有钱便把所有事情都推给别人,那样的话还不如去住酒店。”

  顾芗恍然大悟,看不出来安亦铭竟然还有一颗居家的心。

  不过她对安亦铭买的那些东西都没有兴趣,她感兴趣的是马桶吸这种东西,原谅她真的没见过这个,所以当她好奇地把马桶吸吸在地上,然后左拔右拔都拔不出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又丢人了。

  特别是安亦铭还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眼光看着她。

  顾芗涨红着脸站在那里,狡辩着:“都……都是你,没事逛什么卫浴区!”

  安亦铭拿着手里的拖把走上前,轻轻一用力便把马桶吸拔了起来,顾芗分明听到他转身的时候说了一句:“白痴。”

  啊——你才是白痴!你全家都是白痴!

  好吧,你个白痴,吃也吃完了,买也买完了,为什么还要看电影啊?还要带着拖把看电影?仅仅是因为他一句“铭晴是个好演员”就要去捧场吗?

  看着那无聊的爱情剧,顾芗第N次问安亦铭:“你真的没对她怎么样过?”

  安亦铭早已不想再搭理她了。

  顾芗实在百无聊赖,干脆开始挑毛病:“你看她这演技,哭得太假,‘公子,公子,你怎么样了?’难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赶紧去喊人救命吗?绝对漏洞啊!而且……”

  安亦铭终于扭头看她:“不如我投资一部电影,你去拍?”

  就这一句话把顾芗的嘴给堵上了。

  待到电影散场,顾芗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往外跑去,二话不说跑到路边先打了一辆车,不由分说地便坐进去等安亦铭。

  安亦铭倒是没什么反应,也跟着她坐进了车里,身体微微靠着椅背,一副享受的模样。

  可能是一天下来实在太累了,车子没开一会儿顾芗便睡着了。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安亦铭早就不见了,是小查扶着迷迷糊糊的她进屋的,她一下子栽倒在床上便再也不肯起来了。

  按道理来说,经过这几天的相处,顾芗觉得自己和安亦铭之间应该是越走越近的,可是奇怪的是,自从那天他们回到家之后,安亦铭对她的态度比之前还疏离了许多,而且在家里见到他的时间比以前更少了。

  连小宇都私下里问她:“姐,你和干爹怎么了?”

  顾芗瞥了一眼小宇:“你作业写完了吗?”

  果然戳中了小宇的死穴,看着小宇悻悻地离开,顾芗又想到那天佣人们聚集在一起讨论的事情,无非是安亦铭变了个人似的竟然买了一堆生活用品回来,可是她明明记得安亦铭义正词严地说因为是自己的家所以才要买的,现在呢,搞了半天,他根本没有亲自买过任何东西。

  安亦铭犯神经了吧?

  特别是,顾芗怎么想都觉得那天安亦铭不对劲,又是吃饭又是看电影又是买东西,如果没记错的话,他还买了一堆零食,就跟约会似的……等等,约会?

  顾芗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不敢再想下去。

  幸好这一段时间安亦铭都不怎么搭理她了,她勉强可以理解为那天安亦铭的行为是因为一个人太孤单了,忽然和另外一个人待一起时间久了便产生了依赖,所以才会做出这些异常行为。

  嗯,一定是这样的。

  另外一件让顾芗不解的事情是,狗真的来了,而安亦铭却没打算亲自养。

  对此,安亦铭的解释是:“我看这条狗跟你还挺有缘分的,以后你养着吧。”

  顾芗听了这话愣了半天,在山里的时候每天都给狗洗澡的人难道是她吗?每天让狗趴在床头睡的人难道也是她吗?喜欢狗就喜欢狗,为什么要拉上她呢?而且这狗是偷来的吧?

  真想警察早点来抓你啊!

  当然,对于安亦铭的反常,顾芗并未放在心上,她只是他干闺女,又不是亲妈,没必要去在意他的生活日常。

  不过同部门的人就不一样了,表现最明显的自然是纯金经理。顾芗到了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坐下,就见纯金经理背着手装模作样地经过她身边,捏着腔调道:“小顾啊,你来我办公室,我有事情交代你。”

  结果纯金经理一进办公室就立刻变了一张嘴脸,简直都要把“八卦”两个字写到脸上了:“顾芗,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把自己丢了的?”

  顾芗解释道:“第一次去那么偏的地方,找不到路也很正常啊!”

  “那你是和总裁一起丢的吗?”

  顾芗翻了翻白眼,果然这才是正题啊:“其实……”

  纯金经理忽然做了个手势打断她的话:“不必说,我明白。”

  “不是……”您明白什么了啊?经理,您怎么就知道我和安亦铭不清不楚啊?

  纯金经理目露精光,一脸深沉:“看不出来啊,你可真有心机。不过咱们安总是什么人?他眼光多高啊,只有范冰冰才能入他的眼,你这样的……”他一边说着,一边上下看了看顾芗,“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顾芗嘴角抽了又抽,由衷地赞了一句:“经理,您眼光可真好。”

  纯金经理一脸满足地点了点头:“那是。”说完又语重心长道,“年轻人啊,努力工作才是正经,别一天到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安总可不是你能攀附的,知道了吗?”

  顾芗点点头:“知道知道,安总多高高在上的人啊,不是我等平民能够仰望的,我懂我懂,我日后只仰望您,这才是正经。”

  纯金经理被奉承却没有得意忘形,一脸严肃道:“你虽然长得好看,但是脑子太笨。你没事就仰望一下你旁边的陈萝就行了,什么时候你工作能力赶上她,你再仰望我也不迟。”

  顾芗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果然是世界这么大,怪胎也很多啊!不过她还是尽量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才道:“经理说得是,我暂时先仰望陈萝,然后再仰望您,最后才仰望安总。”

  原本顾芗是想奉承一下纯金经理,结果他竟然反应很大,直接站了起来:“不行!你不能仰望安总!我不是说过了吗,安总不是你能仰望的,看都不许多看一眼!”

  顾芗实在没忍住,就幽幽地问了一句:“其实他才是您的真爱吧?”

  纯金经理头一歪,哼了一声:“我得把安总留给我大舅家的小女儿的闺蜜,她不仅长得好看,而且是北大毕业的,性子也好,比你不知道好多少倍。”他在说起那个女孩子的时候还不忘贬低顾芗。

  顾芗只想翻白眼:“这得多好啊?经理,你确定你不是做梦的时候见过这个人吗?”

  纯金经理一脸愤慨:“你过来,我让你看照片!”说着竟然真的去拿自己的手机。

  顾芗走到他背后,果然看到他从手机相册里找到一张照片,还是艺术照……现在谁还拍艺术照啊?大家都自拍了好吗?而且说好的美若天仙呢?

  纯金经理得意扬扬道:“你看这面相,额头宽广,目澄神清,鼻子圆润,下巴丰满,一看就是旺夫的……”说着扭头看了一眼顾芗,“你看我把她介绍给安总怎么样?”

  顾芗憋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这等实力派的,我看行。”

  纯金经理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我看也是。”

  一直到走出纯金经理的办公室,顾芗都没缓过来,安亦铭这个属下脑子这么不正常他知道吗?

  办公室的同事们一看到她,就拉住她小声问:“经理找你干吗?”

  “是不是让你离安总远一点?”

  顾芗有些郁闷:“你们怎么知道?”

  陈萝接话:“你可别介意,经理警告过我们所有人离安总远一些。他准备把安总留给自己亲戚,都已经给安总介绍了不下十个对象了。你这么好看,他肯定是怕你把安总抢走了。”

  顾芗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世界可真太神奇啦!

  有人安慰她:“经理的话你听听就算了,不过也别去招惹安总。以前咱们部门有个小姑娘故意接近安总,没两天就被经理挤对走了。”

  顾芗点点头,总结道:“这绝对是真爱。”

  众人一致赞同:“放心吧,反正安总是肯定看不上你的。”

  顾芗一个踉跄,办公室这群人绝对是被纯金经理同化了啊!   不过顾芗并不在意这个,她在意的是自己收到的一封邮件,邮件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林缚要回来了。

  这是自爸妈出事以来,顾芗收到的最让她高兴的消息,甚至在餐桌上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安亦铭难得在家吃一次饭,看到某人傻乐,忍不住问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顾芗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安亦铭,因为他早晚都会知道,但是让她亲口说,又觉得有些怪异,小宇很“懂事”地说道:“我姐不好意思说,是林缚哥要回来了,看把我姐乐的,整个人变成了傻子……早上我等着去洗手间,结果她在卫生间笑了足足十五分钟还不肯出来……干爹。你说她神经不?”

  小宇一边解释还不忘一边告状。

  顾芗偷偷去看安亦铭的反应,结果安亦铭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听到了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只淡淡回了两个字:“神经。”

  气氛有些怪异,顾芗赶紧转移话题,问安亦铭:“听说我们经理给你介绍了很多对象?昨天还给我看了张照片,北大毕业的呢,经理认准了你一定会喜欢,你们什么时候见面?”

  安亦铭终于正视她:“你觉得你们经理眼光怎么样?”

  这下换顾芗郁闷了,她本来是要调侃他,谁想到他会反问啊?

  安亦铭看着顾芗,继续道:“虽然长得都挺实力派的,但是好歹都不是笨头笨脑的。”说着还给顾芗添了一杯核桃豆浆,“来,补补脑。”

  顾芗差点吐血,要不要这么明显地讽刺她没脑子啊?不过她好歹反应快,也像模像样地给安亦铭倒了一杯核桃豆浆:“干爹你也喝。”

  安亦铭瞥了她一眼,把豆浆推到她面前:“这种东西只适合你,我让人买了一车堆在库房里,你慢慢喝。”

  顾芗想把他打死。

  小宇在桌下拉了拉顾芗的手:“姐,我昨天看到一辆大车停在库房外,很多人在卸东西,以后你肯定会变聪明的。”

  顾芗给了他一个口型:滚。

  一直到吃饭结束,顾芗都没有再开口。倒是安亦铭和小宇聊得热火朝天,安亦铭对小宇说话就温和多了,最严厉的一句也不过是:“你数学每次考三十分也不是办法,不如给你请两个家教吧。”

  小宇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这样也好,以我这种水平,以后想要让公司壮大,还需多多努力,靠我姐还不如靠我自己。”

  顾芗终于忍不住开口:“就你那三十分的水平,你还是算了吧,还不如我自己多努力。”

  安亦铭开口道:“对,多喝点核桃汁吧。”

  顾芗被气得差点吐三升血……

  不过不管怎样,她迎接林缚归来的好心情是不会被他们任何一个人破坏的。

  这么想着,很快,顾芗第N次发现自己又想多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