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公府的庶女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国公府的庶女

更新时间:2020-10-03 21:41:57

国公府的庶女已完结

国公府的庶女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言情主角:

这本小说名为《国公府的庶女》,高门大户的庶出之女,小心翼翼的活在狠辣嫡母的手下,掩藏自己的锋芒和一身好皮囊。生母被害,亲妹反目,她决意报复,让嫡母也尝尝地狱的滋味;落魄将军的老来庶子,生母被嫡母诬陷,他堕入万劫不复的泥沼,熬出一身钢筋铁骨,让那些欺辱自己的人,都匍匐足下。“天下人与我而言皆是尘土,唯有你是明珠。”
编辑念旧颜点评国公府的庶女人物塑造还是不错的,作者笔力浑厚,很擅长群像式写法,作者非常用心,做了大量的功课。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一句话剐的郑楚楚脸面尽失,她脸涨得通红,可又不敢低头,只能僵着脖子让人看笑话。

  其他人都知她害臊,垂了眼睛不看她,唯有郑秋秋和郑燕纤眨巴着眼睛看热闹。

  “行了,开席之后,我让三姐儿过来陪各位夫人说话时,你也过来吧。”鲁氏这话简直像是从前而降的金元宝,叫人不敢相信。

  郑楚楚喜不自胜,差点没哭出来,而郑燕如却只是皱了皱眉头,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

  郑令意虽谦恭的低着头,可余光都将她们的神色变化收拢在眼里。

  她忽然想起蒋姨娘常用斥责自己的一句话,‘你别身在不中不知福了!’

  蒋姨娘常对郑令意说,那外边有些穷苦的妇人,挺着个大肚子还得顶着烈日在田埂上劳作呢!

  郑令意知道自己不算是这世间上最苦的人,但她看着郑楚楚和郑燕如截然不同的反应,忽然很想问一问郑燕如。

  ‘三姐姐,你知道自己的福气有多大吗?’

  开席之后,东偏厅也热闹了起来。

  鲁氏不愿意庶女太上不得台面,却也不喜欢庶女太过张扬。

  彼此问安之后,安静吃饭便是再好不过的了。

  郑令意与郑嫦嫦,就坐在郑秧秧和郑楚楚中间。

  丹朱来传话后,郑楚楚便与郑燕如一道去了西偏厅,郑秧秧是个不乐意说话的。郑令意刚好落得个清静,只需照看好郑嫦嫦便是了。

  她往郑嫦嫦碗里夹了块剔了刺儿的鱼肉,自己也夹了一小块酥肉,慢慢的吃着。

  这满桌子的小姑娘,若说漂亮的,唯有那一个。

  郑令意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眉目妍丽的姐姐,听她与旁人对话,原是宋将军的嫡女,听她边上的小姐唤她,稚儿。

  这位宋小姐笑起来更加好看,郑令意一直偷偷打量着她,直到郑楚楚重新落座。

  郑楚楚眉眼含春,似有什么天大的喜事,还颇热络的给郑令意盛了一碗丸子。

  庶女之间,从来都是自己顾自己的,郑令意有些受宠若惊的向郑楚楚低声道了谢。

  郑楚楚轻轻哼着小调,她的生母邱姨娘原是茶馆里头唱小调的,虽是卖艺不卖身,可到底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情。

  自打入了府,被鲁氏借故修理了几回,便再没在人前唱过。

  郑楚楚的小调虽只有郑令意一个人听见了,可她犹是觉得不妥,犹豫再三,想起蒋姨娘要她独善其身的道理,还是没有开口劝阻。

  这席面上的鸡汤汆丸子味道可真是不错,庶女和姨娘平日里若想吃这种菜色,那就只有做梦这一个法子了。

  郑令意往郑嫦嫦碗里勺了一个,郑嫦嫦轻声对她道:“姐姐,你瞧,那有姨娘最喜欢的黄金糕。”

  郑令意抬首看去,只见那碟子黄金糕正搁在离她们最远的桌角,便转身对巧罗道:“巧罗,给我夹两块黄金糕来。”

  巧罗笑了笑,露出腮边的两个小窝窝,她知道郑令意不喜欢吃黄金糕,定是想着姨娘呢!

  于是就拿了个白瓷的小碟子,给郑令意弄了两块来。

  郑令意正想干净帕子偷摸裹了带回去给蒋姨娘吃,却见郑秋秋阴恻恻的看着自己,只待自己藏了这黄金糕,她便要生事呢!

  郑令意知道郑秋秋是个没脑子的刺儿头!蒋姨娘时常叮嘱她,让她千万别和郑秋秋起冲突。

  只是这样,这黄金糕便带不回去了。

  这郑秋秋和郭姨娘不论模样还是性子,都是那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同样的吊梢长眼,柳叶弯眉,多漂亮说不上,可眉梢眼角那股子风情,活脱脱就是狐狸成了精!

  这长相,院里除了她们母女,再没第三人了。

  只因这这郭姨娘,是鲁氏挑的。

  再瞧那其他几位姨娘,凡是郑国公自己挑回来的,那都是温温婉婉,柔情似水的相貌和气韵。

  鲁氏在生了十三爷郑容礼之后,就伤了身子,再不能伺候国公爷了。

  鲁氏百般不愿,也得从她手底下的丫鬟里头挑了个有些姿色的,但她心里又不愿遂郑国公爷的意,便选了郭姨娘。

  说起来,国公爷还是看在鲁氏的面子上,才宠幸了郭姨娘第一遭。

  郭姨娘确有些本事,绕的郑国公在她房里宿了好几日,可她虽新鲜,架不住郑国公念旧啊!

  若将这郭姨娘比作油荤荤的肘子,那其他几位姨娘便是粒粒莹白的米饭。

  连吃几日的肘子是痛快,可让不沾最喜欢的白饭,也受不了。

  一扭头,郑国公还是吃他喜欢的白米饭去了。

  鲁氏也嫌弃郭姨娘不顶用,便把她弃之脑后了。

  这些事儿,郑令意心里清楚的很。

  倒也不是她人小鬼大,四处打听来的,而是从万姨娘和蒋姨娘那里听来的。

  按着这俩人的性子,怎么也不会把这闲话往孩子耳朵里传,只是有时候会在孩子们睡着了之后,一块做些针线活计贴补。

  针线活枯燥,夜里外头又安静的磨人,两人难免会说些闲话打发时间,她们那里知道郑令意清醒着呢?

  郑令意知道郭姨娘母女的斤两,她们的处境不比自己和蒋姨娘好到哪里去。

  只是她们自己两眼一抹黑,看不清罢了!

  耳畔传来撤席的声音,郑令意看着桌上那两块黄金糕,心里直泛酸。

  席面之后,便要上戏了。

  戏台子搭在东偏厅后边的戏楼边上,男宾和女眷分坐两边,过道中间用几块屏风隔开了,谁也瞧不见谁。

  待客人都挨着自己位次坐下了,才轮得到她们这些庶女跟坐在那些官家太太身后。

  今个是郑燕纤生辰,第一本戏自然是她点的。她一个姑娘家家的,竟点了一处《罗成叫关》。

  郑令意初还有些闹不明白,一见那演罗成的小生,便觉得有些眼熟。

  碰巧,她身边坐的是十二娘郑莹莹,她可是实打实的一个戏迷。

  “十二姐,我怎么觉得这小生有些眼熟?”郑令意轻轻磕开一粒瓜子,问。

  郑莹莹那双长而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台上的唱念做打,一瞬也舍不得放过。

  她可没郑令意吃得那么文雅,牙齿麻利的磕开一粒粒瓜子,舌头将瓜子仁捋走,呸掉瓜子皮。

  这要是让她磕上一晌午,能磕掉半缸子。

  “十五,你什么眼神啊?三姐姐生辰上那出《捉放曹》不就是他唱的吗?还有去岁六姐姐生辰上那出《洛神》,也是他唱的呀。”

  郑莹莹边说边吐瓜子皮,她的牙本就生得不美,东倒西歪的,如今都磕出豁口来了。

  “怎么回回都是他唱的?也不是什么名角呀。”郑令意不解道。

  郑莹莹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故作深沉的说:“你呀。年纪太小。有些人看戏,就是看戏,譬如说我。有些人看戏,那可不是看戏,那是看小白脸呢!”

  后半句话,郑莹莹是贴着郑令意耳边说的,语气轻蔑极了。

  郑莹莹没点破,可郑令意不由自主的扫了郑燕纤一眼。

  郑燕纤就坐在鲁氏边上,只能瞧见她专注而兴奋的侧脸,眼里饱含春意,时不时还给台上叫一个好。

  郑令意什么也没说,只默默往自己嘴里塞了一枚青橄榄,帕子挡住腮帮起伏,也挡住她嘴角的冷笑。

  她打小就在后宅长大,除了几个嫡出的兄长,见过的男人屈指可数。

  郑国公年岁大了些,满脸褶子,什么好看不好看的,全都瞧不出来了。

  鲁氏的兄长鲁维因来国公府的时候,她们这些个庶女倒也是去见了礼的。

  他的眉眼和鲁氏很像,不过生了一张方方正正的脸,倒是男人味十足,可郑令意也没觉得他哪好看,哪不好看的。

  还有就是鲁维因的嫡子鲁从心,他长得倒是不错,性子倒也温和,来时都会给庶女们也带上一点甜嘴的点心,总惹得郑燕纤不快。

  除此之外,便是这戏台上的满脸油彩的戏子们了。

  这倒个个都是‘白脸’,可白的都瞧不出原先的模样了。

  郑令意对瞧戏兴致缺缺,没过一会便犯困了。

  郑嫦嫦更是窝在她肩头睡着了。

  这戏一直会热热闹闹的演到后半夜去。

  这后半夜嘛,上场的都是徒弟,瞧戏的都是下人,也算是鲁氏施恩上下。

  瞧见郑楚楚和郑秧秧都走了,巧罗又见两个小主子困的眼睛都虚了,便也领着两人回了西苑。

  远远地,就瞧见蒋姨娘在西苑门口翘首以盼。

  看着两个女儿回来了,蒋姨娘这才放下了高高吊着的心。

  每回去一次前院,她总要提心吊胆,生怕她们说错了或是做错什么,总是千叮咛万嘱咐的,弄得两个孩子也紧张的不像样,一进房门便昏睡了。

  蒋姨娘和巧罗打了水来给两个孩子擦洗,忽听见郑令意在睡梦中喃喃道:“姨娘,没的吃了。”

  蒋姨娘笑道:“这孩子说什么呢?”

  巧罗心里明白,便对蒋姨娘说了那黄金糕的事儿。

  蒋姨娘有些大力的把脏帕子扔进铜盆里,溅起些水珠子,她默了一会,又低头搓着帕子,洗下一盆浮着黄粉的水来。

  “我的女儿个个都是好的,只是郭姨娘,不知道是怎么教的孩子。明明都是一样的艰难,她还非得给咱们眼色瞧,自己这样的性子也就罢了,还把孩子也教成这个德行。”

  巧罗给两个孩子盖好被子,起身对蒋姨娘道:“旁人的心思,怎么猜的全乎呢?咱们就守着两个孩子安生度日吧。姨娘,夜深了。你也早些睡吧。”

  巧罗端着脏水出门的时候,抬首瞧见夜空中的月亮丰盈的像少女的面庞。

  她垂首又见近圆的月亮在水盆里晃动着,心里有几分黯然的想着,‘过不几日就是中秋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