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劫小说by蓬歌主角轻尘,小竹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仙侠>红尘劫

更新时间:2020-01-07 17:48:47

红尘劫已完结

红尘劫

来源:奇热作者:蓬歌分类:仙侠主角:轻尘,小竹

《红尘劫》是作者蓬歌所创作的仙侠小说,主角叫轻尘,小竹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人有欲念,便心生红尘;仙有欲念,便身陷红尘。苍穹之下,皆为蝼蚁;滚滚红尘,谁与争渡?天若负我,一剑裂天;人若负你,如之奈何?红尘天遗民轻尘、小竹等人为守护家园,踏上了消灭天道、重定轮回的道路。随着他们一路闯荡历练,各种精彩人事纷至沓来,恩怨难明、爱恨难分、悲欢离合、斗智斗勇接连上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圣迹山异象持续了整整三日,第四日风和日丽,桃花芬芳,蜂蝶流连,一切都回到了从前的样子。对面的玄木山隐隐有雾气升起,伐木工人亦呼朋告友,准备进山。

圣迹山南麓缓坡深处,在桃花掩映中有檐角屋脊若隐若现。正值晨炊时份,轻烟袅袅飘绕林间,如梦似幻,恍惚间让人错觉来到了人间仙境、世外桃源。那是一座远离尘嚣的村落,名字就叫桃源村。

老孤独是村里的采药人,长年一身青布衣。他身高八尺,浓直的双眉黑白参差,深邃的双眼清浊相间。脸上红润没有皱纹,头发灰白而散乱。整个人看着,多少有些不拘小节、不修边幅的味儿。

一百多年前他孤身一人来到此地就不再离开,渐渐地就成了桃源村的一员。平时寡言少语,除给村里人治病外,很少与人开口交流。多数时候甚至连看病也懒得开口,看一眼便下药。一身孤独萧索的味道,所以大家都叫他老孤独,时间长了他也就默认了这个名字。

人们叫他老孤独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明明长得高大,腰不弯也不驼,但就是喜欢拄着根竹杖眯着眼沉默走路,远看着就像行尸走肉般,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和萧索。

老孤独一身医术精湛,不管多重的伤,只要有一口气他都能救回来。不管多厉害的毒,他也从来药到病除。

有一次村里的猎户大勇进山狩猎,不小心被一阶妖兽咬断一条手臂。本以为就此残废,要改行了。不料老孤独半个时辰就帮他将手臂驳接回去,三天不到就痊愈,甚至比原先还好使有力。实在是神仙般的存在,村民也因此都对他敬重有加,而不以其行为为异。

话说这一天,老孤独见异象消失,晴空万里如洗,微风穿过桃林带来阵阵幽香,让人心旷神怡。他忍不住抬头挺胸,深吸一口气再徐徐吐出,然后一脸的惬意和陶醉。

他转身背起药篓,拄着竹杖一点一戳的,便拾路往圣迹山方向走去。他今天要去采一种低级灵草,叫阴阳花。

街上,狩猎汉子们在家门前的大石上磨刀霍霍,不时用指头摩挲,感受一下猎刀的锋利程度,他们正在为进山打猎做准备。

临街木屋厨房,有炊烟蒸腾,那是村妇巧姑忙着蒸煮馒头、腊肉,为丈夫大勇准备进山的口粮。

他们见到老孤独,纷纷打招呼问好。厨房里正忙着的巧姑闻声,连忙探手取出两个热馒头用布包好跑出门来,追上老孤独塞到他的药篓里道:老人家采药饿了吃,山里多小心。

老孤独对众人一一摆手回应,对巧姑也挥挥手算是致谢,始终不说一句话,连头也不转动一下,但众人习以为常不以为怪。

几十年来,自他们记事以来老孤独便这样,但这不妨碍他们对他尊敬和对他好。因为各家各户,少有不受他恩惠的。

山里人伤伤病病是常事,老孤独给人看病从不收钱,村里人只好常给他吃的用的。哪家打到老虎黑熊了,药用的都给他。肉粮四时不缺,宛如一家人。

老孤独来到村头,听着左边李家铺子里传来的叮叮当当打铁声,看看右边孙寡妇铺子蒸馒头烟缭雾绕的厨房,闻着早晨带着花香的清沁空气,辨了辨方向便往山里走。

老孤独上山,每次都走不同的路径,半个月一趟,三五年也不见得重复一条路,因此圣迹山的药怎么采也不会断绝。

圣迹山表面看着祥和没有危险,实际山势陡峭,深处悬崖峭壁直耸云端。说是鹰飞不过、猿攀不下也不为过,真正是遇者生愁。

纵然山势险峻如此,更时有猛兽出没,老孤独也从来没发生过意外。村民们对他越发敬畏,把他当成那些能修炼的神仙一样的人物。

一路向南走,越往圣迹山里走植被越茂盛,光线能照到地面越来越少,人走在林里也越发感到暗沉。不过,这正是阴阳花所需要的生长环境。一路沿着山脊斜坡南行,老孤独健步如飞。遇到有阳光漏下的山洞和密林,他便停下仔细查看。

一路走走停停,不知不觉来到了半山腰附近。他抬头望了望上方茂密的参天大树,及满山密密麻麻的藤条,顺着阳光漏下的地方一一仔细查探过。

圣迹山里白天很短,由于山高陡峭加上树木繁茂,除正午有光线直射而下外,平时大多是一片暗沉沉。有文人说“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说的就是这种现象。

将所有阴阳花可能生长的地方都找了个遍,虽然依旧没有找到,但老孤独脸上也没有显露出失望的情绪。似乎早有意料,又好像得失从来不放在心上。大有去留无意,得失任自然的得道之态。

看了看暗沉的森林,他辨清方向,转身悠悠向外荡去。就好像风吹落叶一样飘荡而去,跟村民平时看见的步履稳健不同。

正当老孤独走出黑暗、走进阳光中时,突然瞥见左侧山崖上有个岩洞。顶上一块突出的岩石正好遮住阳光,洞口又大半被参天大树所遮,不是风吹树梢偏移被他意外看见,平时还真找不到。

他赶紧调转方向,脚下一点平地轻盈盈飞起,悠悠然落在树梢上。只见岩石下是一个一丈方圆的岩洞,由于长年少有阳光照射,加上雨水浸润,里面长满了各种苔藓和藤类植物。让他惊讶的是,这里竟然长着三株盛开的阴阳花。

意外的收获,让得他那如木板雕刻、表情生硬的面庞舒展了一下。撸了撸袖子,他双脚稳稳吸附在树梢上,身躯倾斜过去就要伸手摘取。

就在这时,天空乌云密布、天雷滚滚。苍穹上火光迸射,时空一阵混乱。肆虐的能量将天空挤压出一条条裂缝,恐怖的威压散出,万灵如感大难临头,不由瘫软在地。

轰隆——!

一道雷电劈在数千里之外,惊天炸响震彻方圆万里,老孤独吓得浑身一哆嗦,懵了。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轰隆一声在耳边炸响,又一道手臂粗的雷电光束朝着圣迹山半山腰斜轰而下,长眼睛了般往老孤独身上招呼过去。将他劈得皮开肉绽,劈下山崖,压断一根根大树枝杈,而后狠狠砸在地上。摔得他头昏脑涨,差点岔过气去。

他整理一下凌乱的衣衫,运转灵力修复体表的伤势,看着苍穹,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大骂道:

“贼老天,你大爷的!没听说过摘朵花也遭雷劈的。那些整天高高在上却道貌岸然,视人命为草芥随意杀戮,视苍生为蝼蚁任意欺凌的伪君子你怎么不劈?我一个躲深山里采药等死的人却偏偏要劈。你这是欺软怕硬吗?天道也是欺软怕硬的孬种吗?哎哟呵,痛死我了……”

老孤独甩了甩还在隐隐作痛的膀子,突然愣了一下,道:“咦,破功了?!!!我一百多年闭口不言,一朝遭雷劈就破功,我,我,我了个去的……说明贼老天就是欠骂!!!”

骂罢抖了抖身子,掸了掸尘埃,又重新飞到树梢。看着岩洞里的三株阴阳花有点心惊胆颤,伸出手想摘又有点颤颤巍巍。望望天,见风和日丽的,心下稍安。他身躯微微一动,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拔出一株塞玉盒里封印住,警惕地看着苍穹准备逃窜!

“咦?没反应!看来不是摘花被劈的,那就都摘走吧。”

心里沉吟着便慢条斯理地伸手摘下第二朵,正要放玉盒里,突然又一道闪电毫无预兆劈落到他身上。

咔嚓!轰隆一声直接将他劈到地上,砸出了个深坑。而此时天空被挤压出了更多的裂缝,天雷滚滚中,几道微弱的金光混在雷电中悄无声息分散各地消失不见。雷电随即消失,乌云散去,天空回复晴朗。

老孤独艰难地爬出深坑,脑袋昏昏沉沉胸闷欲呕。这会的他,连骂天的心思都没有了。伤势着实是太重了些,骨头都断了几根。他咬着牙强忍着剧痛,将骨头一一驳接回来后,赶紧打坐恢复伤势。

疗伤期间,隐隐约约间有婴儿啼哭声随着风声飘来,他当是自己被雷劈导致的耳鸣,自动忽略掉。

另一边,在天雷肆虐、苍穹开裂、天机紊乱,数道金光混入雷电里散落各地时,北冥寒渊大陆中央千秋山深处,三个身穿靛蓝色道袍、须发皆白的老者猛地张开了眼睛。

彼此看了对方一眼,他们不约而同抬头看向上方。眼神犀利,似乎要看穿数百丈后的山壁,看到苍穹背后去一般。

与此同时,万魔森林里三个被黑烟包裹着的大魔,猛然抬头看向苍穹。他们眼里纷纷浮现黑色的漩涡,深邃而慑人心魄。

大陆极北之地北冥寒渊深处冥神殿,一位被寒冰覆盖、须发皆白的老人蓦然张开双眼。覆盖在他身上的玄冰,霎地一下破裂碎落。他双眼射出慑人的光芒,沉默不语,如同蓄势出击的凶兽。

大陆极南之处,冥火深渊下冥火宫地下岩浆中,一位全身浸泡在燃烧着幽青火苗岩浆里的赤发赤须老者,猛然睁开了双眼。

两道凌厉的光束洞穿数百丈岩浆直射苍穹,四周岩浆翻滚。他双目炯炯,内有无穷焰火肆虐。

北冥寒渊之外,南离妖境三大妖主、西天佛土佛主、东华仙境道主、玉帝与王母及十大家族老祖等等皆心生感应,同时出关。

神迹异象降临,祸福难料,各人忙召集门中能人异士,仔细推演和商议应对之策。

至于圣迹山下的桃花坞众人,更是感受极深。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突然就感到心悸,如同灭顶之灾降临,全身力气在一瞬间消失殆尽,人也瘫软在地。仿佛有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要落下来,压抑而窒息。

桃花坞主紫无极第一时间惊觉,并低空飞往圣迹山。期间一道天雷轰落,将他轰进地下数十丈深处,险些身死道消。待勉强修复伤势飞起来时,一切如云过烟消了无痕迹。

整个桃花坞里,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凝雪一人。她看着漫天雷火,中邪了般喃喃自语,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话。甚至过后,都不知道自己曾陷入痴障里,一切又都如常。

这一轮恐怖的异象前后不过十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过,自圣迹山和玄木山异象后,圣迹山又出现天雷轰山的异象,这是桃源城建成以来从未有过的现象。

凡夫俗子们都猜测是天神显灵了,纷纷前往山下祭拜。更有乡绅土豪发起倡议和集资,到山脚下选风水佳处,招募民夫工匠铺路搭桥建圣神庙立圣神像。供人们四时朝拜,祈福请愿。

而桃花坞和桃源城附近的散修,更多是猜测有异宝出世,引来天雷洗礼。一时间,人人内心炽热起来。

圣迹山异宝出世的消息,也就不胫而走。自那日起,熟悉桃源城的人都发现,城里陆陆续续来了许多陌生人。

有手拿折扇文雅的书生,有手捧钵盂行脚的僧人,有手持拂尘素衣的道士,有牵着小孩拄拐杖的老妪,有戴着斗笠披纱手拿长剑的仙女,有脚踏蛟蟒匆匆而至的狂士,有独角天马拉车的妖娆仙姬,还有走江湖算卦的、磨剪刀铜镜的和乞讨的等等。

他们有温文尔雅的,有凶神恶煞的,有一副人畜无害乐呵呵样子的,有阴森狡诈、面色惨白的,有让人一看就感到春风拂面的,也有浑身冷冰冰一副生人莫近的。

桃源城的人猜测这些突然涌进来的人们,是为圣迹山神显灵而来的神仙们。单是看他们不同的气质,就让人敬畏远离,生怕惹祸上身。好在来的人都很安静,没有打架。

北冥寒渊大陆修仙者和普通人混杂往来是很平常的事,所以桃源城的凡人对修仙者心怀敬畏,但不害怕也不抗拒。他们该做生意的还是照常做,该打猎砍树的,还是照样按时出门,生活并没什么变化。

这些暂且别过不提,话说老孤独被天雷劈惨了!皮开肉绽都只是不值一提的皮外伤,雷电入体将他五脏焚焦、生机打散,直接要了他半条命。他在原地足足打坐了一日,他才艰难地把暗伤除去。又赔上不少灵药,促进五脏组织新生排出瘀血,才恢复如常。

随后,他又花小半日时间把早已自动愈合的皮肉伤痕重新用真气撕裂梳理一遍,确保不留下暗伤后才运功愈合。做完这些,四周已昏暗不明,估计接近掌灯时分。

老孤独找到药篓,捡起散乱在地的一些低阶灵草。摸了摸怀里的玉盒,发觉还在,他心里稍微宽慰些。

要找他的竹杖时,才想起在雷劈下来时被他下意识拿去抵挡,被劈成了灰烬。手空寥寥的晃了晃,只好拍了拍衣服,掸掉上面的泥尘和粘着的枯叶,咒骂一句“贼老天,我呸,我呸……”,唾了两声,突然腾跃而起落在树梢上。辨了辨方向,朝着桃源村悠悠飞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