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门盛宴小说by一目了然主角洪震天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军事>洪门盛宴

更新时间:2019-07-07 23:05:47

洪门盛宴已完结

洪门盛宴

来源:奇热作者:一目了然分类:军事主角:洪震天

《洪门盛宴》是作者一目了然所创作的军事小说,主角叫洪震天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初叶。日本大举侵犯中国,东北、华北、上海、南京相继沦陷,中国的大片河山处于日本军国主义的铁蹄践踏之下。海安城是一座几百年的古城,地处华东偏南,与内河相连,又是重要的港口,也是连接华南一带的重要枢纽,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日本人正加紧对海安城的漳宁码头与西城荒地的收购及占领,以便其作为入侵海安城以及华南的物质储备仓库,与舰船停泊港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已是晚间九点多钟了,海安城依然是那样灯火辉煌。

陈子善回到了总馆,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戴着一顶礼帽,刚毅的脸宠透着几份疲惫。他一进门便被刘恃成领到会客厅。

“子善一路辛苦了。”他们刚落座,刘恃成一边替陈子善沏茶,一边说。

“还好。”陈子善回答。

“你外出这两天,帮里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刘恃成跟陈子善说。

“什么大事?”陈子善满脸疑虑。

“你先喝口茶。”刘恃成见陈子善喝了口茶后,便说出了洪震天殁世之事。

陈子善“嗖”地站起来,惊讶地望着刘恃成:“怎么可能?”他不敢相信,他走时洪震天还好好的,近来也没听说他有什么不适,怎么就突然没了呢!

“是呀,这件事大家都感到蹊跷。”接着,刘恃成又把昨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跟陈子善叙说了一遍。

“我们去看看。”刘恃成见陈子善还是一脸迷惑,便与陈子善一同去了洪震天的东厢房。

刘恃成推开门,陈子善冲在前面进了屋:“大哥!”

“在床上。”刘恃成说着指了指床。

陈子善又跑到床前:“没有啊!”

刘恃成不相信地冲到床前一看,果然没人!他惊恐地坐在床边的方凳上,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直愣愣地看着陈子善,仿佛要从陈子善那里得到答案。

“刘总管,这是真的吗?”陈子善见刘恃成几乎傻了的样子,不停地叫他。

刘恃成如梦初醒,口里一直念叨着:“这怎么可能?”

他把门口的恃卫叫来,问有人进来没有,门口恃卫说没有任何人进来过。他又令恃卫叫来王义虎。

这时,刘恃成转身对陈子善说:“洪帮主从昨天躺在这里一天多了,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刘恃成感到恐惧。他十分焦急地在四周察看了一下,没发现任何可疑可处。

陈子善也仔细地检查着床铺,床前,检查着屋内的一切,也想从检查中寻求到答案。

王义虎走了进来,跟刘恃成和陈子善打着招呼。

“义虎,你来看看。”刘恃成指着洪震天的床。

王义虎走近一看,不见帮主。他转过头看着刘恃成和陈子善:“安放到哪里去了?”

刘恃成告诉王义虎事情的原委后,王义虎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似乎感觉到事情的复杂。他想,帮主在我们严密保护下不翼而飞,而我们竟然没有丝毫察觉!他也紧张起来。

“不必惊慌,我们坐下来想一想。”陈子善说着便坐在那张圆桌旁,并拿着茶杯给刘恃成与王义虎倒茶,此时他显得十分镇定。

刘恃成与王义虎也过来坐下。

“你们想想,大哥是不能自己走的。”陈子善首先分析道。

“是啊!莫非是谁背走了他?这也不可能啊!”刘恃成也疑惑不解。

“我一直在总管巡察,没离开半步,也未发现任何可疑迹象。”王义虎非常肯定地说。

“义虎,你去查问所有当班恃卫,看有无发现异常情况的。”陈子善吩咐王义虎。

“好。”王义虎说着便迅速离去。

这时,门外恃卫在门外禀报:“麒麟门鲁秋生求见。”

“叫他去会客厅稍候。”陈子善又对刘恃成说,“我们去看一下吧。”他与刘恃成又移步会客厅,临走时他吩咐恃卫,王队长来时要他去会客厅。

“龙蚁帮帮主李大安今天去了青松帮和星火帮,回来有一个时辰。”鲁秋生禀报着,“在返回途中经过牛头岭时遇到伏击。”

“知晓是何人所为?”刘恃成问道。

“无从知晓。”鲁秋生回答。见没有更多提问和吩咐,鲁秋生退出了会客厅。

王义虎走了进来。刘恃成与陈子善都示意王义虎坐下,王义虎在他们傍坐了下来。

王义虎将查问的情况作了禀报,刘恃成,陈子善,王义虎三人都陷入了沉思。

“子善,你看此事如何是好?”刘恃成首先打破了宁静。

“等会,我再去帮主那儿仔细查看一下。”陈子善道。

接着,陈子善又向他们通报了近期的外部形势,南京沦陷之后,日本人正准备南下,海安城也危在旦夕。

他们又对近期帮内的事务进行了商议,一切事务按部就班,以静制动。密切监视龙蚁帮和日本珠式会的动向,只加以防范,不主动出击。今晚的事儿,由陈子善着手查明,并由他于明天去各门查看时告诉各门门主。

另无他事,他们各自散去。

刘恃成回到卧室,还在沉思。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了,而且一件比一件诡异和棘手。尤其是帮主的遗体莫名其妙地消失,更是让他不得其解,恐惧万分。仿佛是在做一场梦,在梦中孤独无援,苦苦挣扎而得不到解脱。

尽管夜已经很深了,可刘恃成还是没有半点睡意。

刘恃成明显地消瘦了,两鬓现出白发,胡须也胡乱地爬上下巴。他又捋了一遍帮主近几天的事,帮主只是几天前会见了调查局的杨贵先副站长,昨天去了一趟嶷山寺,其他时间都在总馆没离开半步。刘恃成还在房里来回踱步,冥思苦想。

王义虎在总馆转着,查看着每一个哨位,以及馆内的各项警卫。他也被这两天的事情弄得十分郁闷,而事事似乎都跟他有关似的。他跟帮主最近,怎么也想不到帮主会没了,也怎么都想不到帮主的遗体不见了。

陈子善又去了洪震天的卧室,吩咐恃卫任何人不得入内。他仔细查看各处,尤其是窗口,都无痕迹。

他想到了在此屋里,只有洪震天与他才知道的一个暗门,于是,陈子善移开书柜进行查看,在墙的底部有块不起眼的颜色略为暗淡的砖块。陈子善轻轻一摁,地板便向墙里伸去,眼前露出一个洞口来。

陈子善拿着手电仔细地照着,未发现明显的脚印,只是暗道壁的右侧有小块模糊的擦痕。陈子善立即警觉了起来,他贴近看看,还是看不出明显的痕迹。他分析着,可能是人刚下去,不小心趔翘了一下,手指碰了一下暗道壁。

那么又是谁碰的呢?陈子善一路往下走去,小心翼翼地查看,一直到出口再无任何发现。

陈子善回到洪震天卧室,关闭了暗道,又将书柜放回原位,清理了痕迹后,他便坐在圆桌旁寻思。

大哥逝世了,这是很多人都见过的事实。那擦痕不是大哥留下的,那又是谁的?谁又知道这个暗道呢?大哥会告诉谁?这个人背走大哥又为什么?陈子善始终理不出一个头绪来,渐渐地也就在靠椅上睡着了。

天很快亮了。陈子善吃罢早餐,收拾行装,他还是穿着那件黑色的风衣,戴着礼帽。他递给鲁秋生一张写着“网”字的纸条,并跟其交代了几句以后,叫了两个随从便乘车出发。

街上早已热闹起来,行人、车辆川流不息。

车行驶到一个转角处,陈子善似乎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急忙叫司机停车,车“嘎”地紧急制动,陈子善迅速从车上下来四周查看,可是,街上行行色色的人来来往往,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也没有看见那熟悉的身影。

他又坐上车叫司机前行。他摇摇头,觉得不可思议。“难道是自己的幻觉?”陈子善仔细地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幕,那一晃的身影是瞬间的事。可是,陈子善怎么也想不起这熟悉的身影是谁。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