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传闻小说by荒山老狗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灵异>黄河传闻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9:15

黄河传闻连载中

黄河传闻

来源:掌文作者:荒山老狗分类:灵异主角:

《黄河传闻》是作者荒山老狗写的一本小说,小说讲的是讲述东北剃头匠的阴森往事。女同学半夜上门找我理发,我一个没忍住,直接……黄河传闻,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小说,实力推荐。
编辑尽余生点评本书黄河传闻比较不错的地方就是作者很会隐射,用现实中的一些案列去嫁接到故事中去中,在配以各种氛围,代入感相当的强,还能够引人发思。展开

本书标签:黄河传闻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我心脏扑通一跳,立刻摇了摇头,装的跟没事人一样:“没听过。”

  我跟朱飞越一左一右,绕开他就走,走出好远我回头瞅,只见那男人已经消失在路中间,不知去哪了。

  从葬礼现场回来,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脑袋昏沉沉的。

  跟朱飞越告别后,我在回家路上,把整件事又从头到尾理了一遍:从微信里多了个死亡轮回开始,怪事连连,先是苏瑶自杀,我被苏家人误会,现在又多了个奇怪的黑衣人。

  上楼的时候,我在微信里找到死亡轮回,正准备拉黑它,恰好邻居张老头出门,我俩一碰面,张老头指着我怪叫:

  “小李子,你这是咋了?脸色比鬼还难看呢。”

  我进屋对着镜子瞅了瞅,还真是,我两个眼圈黑的吓人,面相也死气沉沉。

  张老头跟着我进屋,砸吧嘴道:“啧啧,要是我没看错的话,有股清风正吊在你脖子上,要找你索命哩!这下你摊上大事了!”

  前段时间,张老头因为摆摊算命,被有关部门收拾过,老头一辈子没结过婚,就靠着算命骗点钱,维持生计,现在没了客源,他日子也不好过。

  我跟张老头做邻居有段时间了,他给我算过几次命,没一次准的,而且每次都是以“你摊上大事”为开场白。

  我很清楚老头的底细,他别的本事没有,就吹牛逼不要脸的这股劲,我还是很佩服的。按老头的说法,上下五千年,风水,占卜,五行八卦奇门遁甲没他不会的。

  就东北玄学这圈子,他老人家排前五,同行是心服口服的。

  但今天我没心情和他扯淡,扔给他根烟:“张大爷,您哪好哪凉快去,我这烦着呢。”

  张老头把烟装进口袋,却赖着不走:“小孩,咱们做邻居一场,别怪我没提醒你,缠着你的那东西,是大凶之物!我观你面相,中庭塌陷,上关,四白双穴透黑光,印堂却红的吓人,这就是典型的鬼开门相,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夜三更左右,那东西必来找你。”

  刚才在葬礼现场,中年妇女曾威胁我说,今夜三更,苏瑶的阴魂要来找我。我万万没想到,这次居然被张老头说对了!

  其实仔细想,整件事的开端,恰好是从张老头这开始的,那天,死亡轮回让我管张老头要根烟,奖了我五百块。

  难道还真给他瞎猫碰死耗子,蒙对了?我狐疑地看着他,这老头很不靠谱,类似的预言,我不止一次听他给别人说过。

  “大爷我求你了,你找马冬梅忽悠吧,我这真没钱。”

  张老头一下生气了:“谁问你要钱了?我就是觉得你这小孩挺好,就这么不明不白死了,多可惜那!”

  转身走到窗边,张老头抬头望天,感慨道:“我张有德这辈子,杀过人,也救过人,却还欠了太多天道,现在,也该还债了……”

  我在一旁观看老头表演,哭笑不得道:“你连算命都算不准,给谁还天道啊你?”

  张老头冷笑道:“我那是故意算错的,正所谓虚者实之,实者虚之,有时候,一个人落入市井庸俗,被小民嘲笑愚弄,也是一种修行。”

  老头这句话说的很有禅意,我身子像被泼了盆冷水,瞬间清醒过来:

  难道这老头……表面上嘻嘻哈哈,实际却是个游戏人间,大隐于市的隐客?

  小时候,我爹还在那会,我偶尔从他的醉话中,听到关于这个江湖的传闻。

  有时候,真正的高人,未必就居住在深山老林中,相反,这种人就活在世俗间,常常出没于街边菜市场,低调到卑微。

  这么一寻思,张老头的背影在我眼中,顿时神秘了起来。

  就我现在这状况,除了张老头,也不可能有第二个人能帮我,干脆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把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

  张老头听完,点了点头,往沙发椅上一坐:“你这有没有好茶?”

  我翻出包五块钱五百克的红茶,给他泡了一杯,老头喝的直呲牙,闭着眼掐算了番,开口道:

  “首先这件事,肯定有东西在背后搞鬼,你就是替罪羊。不过呢,你跟死人是讲不成道理的,那女娃的阴魂可能被坏人控制,受到了蛊惑,她既然一心记恨你,就必定要来找你。”

  “哪怕她的死与你无关,该来的还是要来。”

  我赶紧递烟点火:“你确定……她今夜三更,真来找我啊?”

  张老头眯着眼嘬了口烟:“一定来。”

  我吓的腿抖成了筛子,急道:“我现在就走,去外地先躲两天。”

  张老头嘿嘿一笑:“躲是躲不掉的,你身上已经被留了记号,不管你逃到哪,人家都能找到你。”

  “而且准时准点,绝不会迟到。”

  我都快急哭了:“那咋办?张大爷,你有没有法子能治住她啊?”

  张老头慢吞吞地喝茶抽烟,过了几分钟才开口道:“世间万物,皆难逃因果,那些害人的,终要被人害。我张某人虽然道行微末,对付个女鬼嘛,倒也不在话下。”

  “小孩,你跟我来。”

  我诚惶诚恐地跟随张老头,来到他家,只见老头从抽屉里拿出一卷画布,铺平放在茶几上,对我道:

  “我家老祖宗是画皮师出生,天下万般诡异,莫过于这画皮术了,当年我老祖宗是在朝廷,给皇帝作画的,手艺传到我这,也算没荒废。你瞧好了。”

  说着,老头找来根旧钢笔,沾饱了墨汁,就开始在画布上描了起来。

  我在一旁仔细观看,越看心里越惊,平时吊儿郎当,坑蒙拐骗的张老头,绘画的功夫居然不简单,下笔如风不说,而且根本不打草稿,信手就来。

  他在画布上勾勒出人形,然后是衣着,背景等细节,老头作画时,表情严肃,额头布满了汗珠。

  前后用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大工高成,张老头擦了把汗,从里屋拿来瓶类似朱砂的粉末,就着水含在嘴里,往画布上猛地一喷!

  一副栩栩如生的门神,就这样被画了出来,那门神高大魁梧,穿了件红黑相间的官袍,手持一把方天画戟,表情凶神恶煞。

  官服上写着三个大字:“鬼见愁!”

  背景则是片血色的天空,一些三五成群的小鬼,被门神吓得四处逃窜。

  上过色,张老头又一口咬破中指,指尖在门神眉心处一点,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我好像看到门神微微动了下。

  “你把它贴到大门上,嘿嘿……今夜我倒要看看,那女娃敢不敢来你家!”

  张老头露了这一手,让我更加坚信,老爷子身份不简单,有了这个大靠山,我心里就踏实多了。赶紧按他吩咐,把门神贴好。

  “这尊神名叫鬼见愁,顾名思义,一般脏东西见到它,只有掉头逃命的份。”张老头手捏三根香,边对着门神鞠躬,边肉痛道:

  “我费了好大代价,才请来这尊神,今晚上我睡你家,那女娃只要敢来,我就让鬼见愁把她降服,顺便教训她一顿。”

  有老爷子坐镇,再加上门神保护,等于上了双保险,交谈中我才得知,老爷子年轻时,靠着一手画皮技法,救过不少人,同时也得罪了许多同行,后来一切看淡,就来县城隐居,靠算命维持生计。

  我下楼买了些菜,伺候老头吃过晚饭,等到午夜,朱飞越打来电话:“咋样?用我过来陪你不?”

  我实在不想把朱飞越牵扯进来,关键他除了陪我唠嗑,也帮不上忙,就谢绝了。

  按张老头的分析,苏瑶是被坏人害了,逼着自杀的,那人把事做的很绝,杀人不说,还用某种邪术蛊惑了苏瑶阴魂,让她误以为,是我害死了她,这样一来,就算苏瑶死活化成厉鬼,找的也是我,真正的凶手反而啥事没有。

  也就是说,朋友圈里的内容,也不是她的本意。

  我可以想象到,那天苏瑶离开理发店,回家路上,一定遇到了很可怕的事,当时她一定很绝望和无助。

  我为啥不好人做到底?把她送回家呢?

  最让我气愤的是,凶手的手段实在太卑鄙,居然卑鄙到动用邪术洗脑,从而达到嫁祸的目的。

  我立刻想到死亡轮回,今天在葬礼上遇到的那个奇怪男人,有没有可能……他就是死亡轮回?

  而真正的凶手,就是他?

  我把黑衣男人的样貌,说给张老头听,冷哼了声,张老头摸着胡须笑道:“这人挺不简单那,等对付了小女娃,我有时间去会会他。”

  当天夜里,下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我跟张老头聊了好久,过了凌晨三点,都有点扛不住了。

  我眼皮越来越重,寻思苏瑶应该不敢来了,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阵尖细的猫叫声!

  我吓的后脖子起了层白毛,立马清醒过来,猫叫声刚停,走廊里就传来一串轻盈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来的太隐约,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当时我后背就给冷汗浸透了,急忙摇醒张老头:

  “快醒醒……她来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