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堂姝色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画堂姝色

更新时间:2020-10-03 21:42:25

画堂姝色已完结

画堂姝色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言情主角:

《画堂姝色》本站提供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她死后,成了宋府的姑娘。又意外的收获了一只长得很美就是脾气不太好的未婚夫。她想退婚,他想拖婚。就在宋以歌退婚要成功的之际,却发现自个名义上的便宜爹爹死了,府中无人主事,还有四面八方给予她的婚姻压力,她本想着忍辱负重的抱住了她未婚夫的大腿。谁知……惊人的发现……她如今的未婚夫竟然是她上辈子的夫君?!。
编辑声声慢点评作者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这个就要看你口味了人性心理的变化过渡也显得真实自然,有兴趣的书友可以试试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宋横波挑着眼,显露出不符合这个年纪的世故和刻薄。

  等着人走的差不多了,宋横波也坐的累了,可却并不敢就此回去,只能将鞋一脱,将就着就在软塌上卧着了。

  奶娘进屋抱了一床被褥出来,仔细的搭在了宋横波的身上:“夜里风凉,四姑娘仔细着了凉。”

  “多谢月娘。”宋横波虽然心中厌恶宋以歌,可对宋以歌身边的老人却还是和颜悦色。

  奶娘笑着,又让丫鬟抱了一个汤婆子,塞到了宋横波的脚下:“姑娘屋子里病气重,只能将就先委屈四姑娘在外间歇息了。”

  宋横波展眉一笑,缩了缩脚,将自个脚捂暖了之后,这才倦怠的睡了过去。

  比起宋横波舒舒服服的捂着汤婆子睡了一夜,宋锦绣那却是认认真真的在老夫人的床前熬了一夜,眼都没有合拢过一下。

  宋横波见着宋锦绣的时候,只是嗤笑一两声,便淡淡的从宋锦绣的身旁擦肩而过。

  宋锦绣捂着昏沉的额头看着宋横波的身影,苦笑一声:“到底是娘家有底气的。”

  “姑娘,您可别这般说。”

  “这侯府如今真的是越来越冷了,一点人气都没,也不知什么时候,说没也就没了。”

  第二日的时候,宋以歌又发了热,怎么退都退不下去,就在大夫都觉得束手无策的时候,却又自发的消了。

  这不得不让人称奇。

  宋老夫人赶忙拿着已经许久不曾碰过的念珠,去了佛堂诵经,就连着府中的两个姨娘,也被宋老夫人打发到金陵城中最负盛名的寺庙之中,烧香还愿去了。

  两个姨娘一走,府中就更显得冷清。

  宋横波不太爱搭理宋锦绣,总觉得她这人装模作样的十分惹人厌,可如今她姨娘不在,她也只能跟在宋锦绣的身边,一同服侍着宋老夫人。

  宋横波向来是个受不得气的性子,时不时地就爱刺上两句,而宋锦绣又是个温吞的,一时之间倒也相处的颇为融洽。

  当然说是温吞,也不过是性子软而已。

  在宋以歌退热的第三日,淮阳候回来了。

  每年的时候,也就是淮阳候回来,如今的这个侯府才会显得热闹些,多了些往常没有的人气和底气。

  宋老夫人坐在上面抹泪,瞧着自个唯一的儿子,心中也是颇为感慨。

  不过片刻,宋老夫人的目光便被淮阳候身后的一个男子给吸引住,男子眉眼生得姣好,可谓皎然如月,琳琅似玉。

  别说她瞧得目不转睛,就连底下的两位姑娘,亦是神魂颠倒,恨不得贴到他的身上去。

  “这是?”宋老夫人其实瞧得是有些面熟的,大约是年纪大了,如今也是越发的记不住人。

  淮阳候作揖:“这位是孩儿新收的弟子,也是母亲的侄孙儿。”

  说着,淮阳候略转了头,“子瑕,还不快拜见你的姑祖母。”

  男子上前一步,跪在了宋老夫人的面前:“子瑕见过姑祖母,不知姑祖母近来可安康?”

  “子瑕?”宋老夫人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你的名字是……”

  “侄孙儿姓傅,名宴山。”男子依旧恭敬。

  有了名,宋老夫人极快的就想了起来:“是老三家的?”

  “是,家父正是祖父的第三子。”傅宴山如是说道,从始至终脸都不曾抬起来半分。

  宋老夫人点点头,也算是明白了些:“我记得了,当日歌儿出生,我曾和你商量过,你和妙妙也就歌儿这么一个闺女,你们也不求歌儿日后能大富大贵,只求她能平安度日,是以我便做主,替歌儿定了一门亲。”

  “如今,子瑕你可是来履行当年的婚约的?”

  问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宋老夫人的语气中已然带上了几分威严。

  傅宴山磕头而下:“家国未安,子瑕也未曾建功立业,何以迎娶表妹过门。”

  “自古以来,便是先成家,后立业,如今你也不小了,又跟着侯爷,立业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又何必非要在乎次序问题?”

  “自子瑕懂事以来,父亲便时常教导子瑕,男子汉大丈夫,不立业,何以成家。”傅宴山跪在地面淡淡说来,话虽轻,却又重若泰山。

  觉得自己看好戏似乎也看得差不多,淮阳候上前半挡在了傅宴山的面前:“母亲,这一点儿子也是认同子瑕的,如今歌儿年纪还小,尚未及笄,便论嫁娶,是否也过于早了些。”

  “不过说到歌儿,怎么不见她在?”

  宋老夫人叹气:“歌儿还在病中,发热,如今才刚消下去,人还没醒了。”

  “你如今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大概会多留一些日子吧。”见着淮阳候有些抿着的嘴角,宋老夫人又只能改口,“起码,留在府中陪我们一家子过一个年吧?”

  淮阳候沉默了片刻,弯腰:“孩儿遵命便是。”

  不管傅宴山是不是宋以歌仪婚的对象,她未来的夫婿,他如今对整个侯府来说,都是外男,自然也是不可能有机会进入内院的。

  就算去,要不然是侯爷带着,要不然就是去找宋以墨陪着说一会儿话。

  但更多的时候,是和淮阳候在练武场,磨练着身手。

  毕竟战场之上,可不是什么儿戏,敌人见着你,会对你手下留情。

  宋以歌半梦半醒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个名字。

  傅宴山……她觉得这个名一点都不好听,还有他的那个字,寓意也一点都不好,真不知是哪家长辈的竟然这般敷衍了事,取了子瑕二字。

  虽说瑕字有玉的意思,可泛指的却是红玉,红色的玉,她觉得一点都不好,不吉利,就像血似的,而且瑕,更多的却是说玉上的斑点又或是裂缝、缺点。

  若是取了瑜该多好,瑾瑜,美玉也。

  醒来,是在半夜。

  似乎屋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轮皎月照在了窗棂上,孤零零的,就像她此刻一样。

  宋以歌压着被子翻了一个身,觉得自己睡的腰板都在疼,难受的要命。

  她伸出手指悄悄地将面前的幔帐拉开,细碎的说话声,不知何时响起,就像深更半夜屋子里跑进了老鼠,在一个角落中,窸窸窣窣的偷吃着东西。

  宋以歌静默的闭眼,侧着耳朵听着。

  好像是……宋横波和她姨娘的声音,也不知两人在说什么,姨娘的语气有些凶,而宋横波则好像有些不情不愿的。

  又是关于……傅宴山的。

  宋以歌趴着枕头上,抑郁的敲了敲脑袋,这个傅宴山到底是谁呀?为什么在她昏迷的日子里,也能听见他的名字,这么就不安生?

  外间,宋姨娘正语重心长的教导:“横波,你不能光图傅宴山那小子长得俊俏,还的看人品家世,这些姨娘都仔细的一一打听过了。”

  “如今傅家正在走下坡路不说,那小子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嫡子,是三房的夫人从妾室那过继来的,就是个庶子而已,而且建功立业,你当是这般轻松的吗?更不要说,他还要随你父亲从军,战场之上,刀剑无眼,生死亦有命,指不定哪一日,你这个福气还没有享着,就做了寡妇。”

  “况且从军之人,一年之中难有在家的日子,你们夫妻离散,天各一边,你真以为这日子,好过吗?”

  “姨娘是过来人,你呀,就听姨娘一句劝而已,好不好?”

  宋横波不说话,垂着头,只觉得自己的难得的少女怀春的那份心思,顿时就被自个姨娘给捶的七零八落的。

  什么都没了。

  她垂头丧气的趴在榻上,嘀咕着:“可傅家表兄是真的生得好。”

  “生的好看又如何?能当饭吃吗?”宋姨娘没好气的,伸手点在了她的额头上,用了些力,将她的额间都戳红一块。

  宋横波捂着脸,尔后有稍许难过的埋在了自己的臂弯里。

  天明,奶娘进来瞧着已经醒来的宋以歌时喜极而泣,恨不得抱着人哭的昏天黑地,才肯罢休。

  宋以歌伸手拍了拍奶娘的肩膀,越过她的肩,看向了站在屏风旁的宋姨娘和宋横波,两人虽说不上一夜未眠,却也是倒了半夜才勉强的睡去:“我病着的这段日子,麻烦姨娘和四姐姐了。”

  “不麻烦不麻烦,能为七姑娘祈福,是妾的荣幸。”宋姨娘福身一笑,“如今侯爷已经回来了,七姑娘可要洗漱去见见?”

  宋以歌点点头:“嗯,等我梳洗一番便去见父亲。”

  低头浅笑的宋姨娘脸上一僵,别说她就连奶娘也是十分诧异的看着她:“姑娘,您叫侯爷什么?”

  宋以歌不动声色将四周的人看了一圈:“父亲。”

  奶娘从水中将汗巾捞出来,拧干递到了宋以歌的手边:“姑娘,您若是这般唤侯爷,侯爷该伤心了。”

  宋以歌接过,手指微微收紧,不太明白的看向了奶娘。侯爷是她的父亲没错,她若不唤父亲,哪该唤什么?

  对上宋以歌懵懂的目光,奶娘心头一窒,她的脸上带了几分笑意,从宋以歌的手中将汗巾拿了过来,擦上了她的额头:“姑娘是病糊涂了不是?您呀,从来都唤侯爷爹爹的。”

  宋以歌眨巴着眼,随即垂下,声音有些低落的应了着:“这几日大约是睡糊涂了,既然不是什么好话,也就别传到爹爹的耳中去了。”

  “免得徒增烦恼。”

  宋姨娘最先反应过,她拉着宋横波跪下:“是,谨遵七姑娘的吩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