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颜错小说by林和平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花颜错

更新时间:2020-11-22 14:08:14

花颜错已完结

花颜错

来源:掌文作者:林和平分类:校园主角:

是作者林和平出品,花颜错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全文讲述的是一本讲述一场述说离恨与爱的悲情大戏,一部唯美犹如仙境的剧本,两代人的心爱、心醉与心伤……天赋异能的少女为救所爱之人,寻找一只在于传说中的花朵。异界的幻梦之旅,前所未见的奇异景象,迷雾重重中,她能否找得到那朵只绽开在须臾间的——花?让柳扶疏用文字带你经历坎坷江湖、冒险奇异国度、感受唯美纯爱、体味复杂人心。
编辑顾余生点评各位读者大大能不能适应本书花颜错这种不拖泥带水的风格,在人物塑造方面还是挺饱满的。展开

本书标签:花颜错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在看清她面容的一刹那,阿绾忽然发现眼前这个女子的脸竟和阿亮娘亲的一模一样。

“姑娘,这莲花是你折的吗?”阿绾走了过去,问道。

女子没有说话,直到又将手中的一张纸折成了一朵莲花放入水中,才缓缓开口:“这莲花,是我看一个人折,然后学会的。”

阿亮,阿亮!

阿绾心中骤然燃起希望的火光,不由抓着女子的袖子,急急问道:“那个人在哪里?”

女子看了她一眼,说:“你想找他?”

“是。”

“你与他多久没有见过了?”

这个看似不经意的问题,荡起了阿绾心底酸楚的涟漪:“许多年了。”

“许多年了?”女子的眼中掠过一丝嘲讽,“既然已经许多年都没有见过了,怎么现在忽然想起来找他了?”

阿绾无法回答。河水中,纸莲花载沉载浮,悠悠如看不透的未来。

“我带你去。”就在阿绾以为快要没有希望的时候,女子忽然这样说道。阿绾回头,看到她正微微笑着,容色极美,像一朵风中的莲花。

两个人乘上竹筏,在隐河上渡着,女子静静地撑着竹筏,一言不发。

“我叫阿绾,未曾请教姑娘芳名。”阿绾开口,打破了沉默。

“名字之于一个人,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阿绾说,“名字是一个人身份的标志,如果没有名字,或许就会忘记自己是谁。”

“自己是谁……”她沉吟着这句话,忽然笑了起来,“自己是谁,他是谁,而我又是谁?”

阿绾没有料到她会这样说,愣了片刻。

女子又问:“你可曾爱过一个人?”

阿绾无法回答。

“没有吗?那你一定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她的嘴角挑起一丝笑容,却漫起无尽的悲伤,“你日日夜夜陪伴着一个人,守护着他,你是如此地爱着他,恨不得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给他,甚至包括自己的性命。然而,他却爱着另一个人,他的一切都是属于她的。在他的眼里,你就如同空气一般,你陪伴着他的人,而她,却陪伴着他的灵魂。”

她的字字句句碎在无尘界阴冷的风里,化作把把利剑,刺在她的心上。桨声灯影里,她的视线朦胧起来,忽然有一种恍然如梦的错觉。

……

几年前的那个夏夜,叔叔带着阿绾离开苎萝村。星月璀璨,叔叔乘着竹筏,阿绾就躺在上面,听着耳畔的水声,在轻微的摇晃中沉沉睡去。

对于自己和娘亲之间的往事,箫映弦很少提及,但每每说到她时,他的目光都是那样温柔。他始终念念不忘着的人,叫流湘。

流湘,流湘,多么美丽的名字,像湘江的水一样温柔静默,缓缓地流过心田。阿绾知道自己这个名字的由来,那是叔叔给起的,因为娘亲。

绾发结同心,阿绾。

这就是叔叔对娘亲的心。

在无尘界里,四周忽然寂静下来,阿绾抬眸,看到竹筏已经行出了很远,阑珊的灯火远在身后,前面则是未知。

“我们这是到哪里了?”阿绾的心里忽然不安起来。

女子立在船头,背对着她。

“这些年来,他心里念着,爱着的,一直都只有你。”她的声音陡然冷漠,锋利如冰,“他有多爱你,我就有多恨你!”

水里忽然伸出无数条潮湿黝黑的水草,将阿绾的双脚紧紧缠住,向下拉去。她不能移动分毫,只须臾间就被拖曳到了水里。

水底混沌一片,仿佛最深沉的夜。她直直**,看到另一个自己脱离了水草的纠缠,渐渐浮了上去。叔叔给她的那支碧玉发簪从发间掉下,倏然沉落。

“我无法替代你,所以,只有成为你……”女子的声音伴着汩汩的流水涌入阿绾的耳朵,淹没了一切。

眼前有无数流光飞舞,阿绾看到梨花漫天,叔叔站在潇然落花之中,衣衫如雪;她看到儿时清澈的苎萝河边,阿亮埋头认真地折着一朵纸莲花,然后将它抛诸流水;她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女子,长发在水中飘散开来,宛若洇开的墨迹,又如幽暗的海藻,离她越来越近……

终于,她看清了她的脸。

那是怎样一张与她相似的容颜啊,仿佛水中的倒影,处处都透着熟悉的痕迹,却在眼角眉梢处现出些许不同。

阿绾不曾见过她,但她知道她是谁。

女子来到了阿绾的身旁,静静地看着。阿绾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孩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她幽幽地叹息着,水波纵横中她的表情看不分明。

阿绾觉得自己似乎又浮了起来,她回头望去,却发现她已经悄然消失了,唯有那双慈爱而悲悯的眼睛深深地印刻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是那样想说话,她想呼喊,想叫嚣,她拼尽了全力,却终究只能发出那样一个微弱的声音。

“娘……”

有泪水自眼底涌出,融入这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恍惚,迷离,痛楚,麻木。

虚幻,却无处不在的真实。

在同隐河一样黑暗而沉默的空间中,一个人悬浮于半空中,身畔萦绕着黑白两色的气体,它们相互交融,却界限分明,翻滚着,流动着,将他包裹在内。

在这个亦虚亦实的世界里,重力好似已不存在,他的身体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悬浮着,像被这些奇异的气体托着,又仿佛是他将它们吸引了起来。

身体上的痛楚异常剧烈,他颤抖起来,这种颤抖从心底传递到指尖,然后又传递到萦绕在他身畔的那些气体中。霎时间,黑白两色的气体奔腾翻涌起来。

他的手指动了动,随着这微小的动作,云海缓缓聚合,在空中幻化成一张美丽的女子的脸。如果阿绾看到,一定会认得出这个人就是她在隐河中看到的人,她的娘亲。

云海幻化成的女子素净的面容和煦若风,温婉地看着他,笑着。

他的目光有刹那间的迷离,分明知道那是梦幻泡影,却依然伸出手去。就在此刻,云海忽然翻腾起来,霎时间淹没了她的笑容,将她的容颜隐没了。

空中的男子眼前片刻的迷离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锐和漠然。他挥了挥衣袖,云海分散开来,化作一个个更小一些的光球,他闭上眼,张开嘴,将那些光球全都缓缓吸入……

苎萝村,夜。

混混沌沌之中,阿绾从昏迷中醒来,借着月亮微弱的光亮,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处荒草丛中。就在她心里害怕又焦急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脚步声,伴着一声声熟悉的呼喊。

“阿绾,阿绾……”

那一刹那,她的心脏狂跳起来。

叔叔,是叔叔!

她挣扎着起身,然而浑身疼痛欲裂,难以移动分毫,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她听到那声声呼喊由远及近,再然后渐渐远去了,四周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叔叔竟看不见她?她躺在黑暗里,心缓缓沉落。忽然,脚步声又来了,阿绾刚刚熄灭的希望之火再次点燃,然而看到来的人,她的心顿时又沉了下去。

竟是在隐河上要害她的那个女子!

手,柔软的,冰凉的,描摹着她的眉眼。那双手的动作是那样轻,仿佛只是雪花飘落在了眼睫上,却令她觉得分外冰冷。阿绾只能看着她,却毫无还手之力。

女子终于开了口:“当初你给我意识的时候,我是那样感激你。因为你的一滴血,我不再只是一只漆黑丑陋的暗灵,我有了自己的名字,魅儿。”

阿绾心里一颤,原来她就是魅儿!

“我尽心尽力地守护着阿亮,看着他从一个懵懂的孩子长成一个俊逸的少年,看着他日日夜夜不停地叠呀叠,只为你的那一句话。”她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疼惜和怜悯,“一万朵。”

“可是你走了,不辞而别,再也没有回来。他真傻,一直在等你,相信你会回来。”她忽然笑了,“他从来都不知道,我一直默默地陪伴着他,为他做了那么多。

“渐渐地,家里的莲花越来越多,堆满了所有的屋子,他依然在不停地叠着。终于,他即将要叠够一万朵,但天意弄人,就在这最后的时刻竟发生了火灾。人们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大火熊熊,很快就将所有的花朵燃烧殆尽,他竟没有呼喊,只是这样静静地站着,看着火海吞没了一切。那一夜,他的娘亲也因这场火灾而殒命。”

“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说话,也不再折莲花,就在我以为他将要放弃的时候,他忽然消失了。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没有,但我相信他一定还活着。我在等他。那段时间,村子里怪事频发,村民们心中惧怕,纷纷搬离了村庄,这个村子也就渐渐变成了一座荒村。”

阿绾听着魅儿的话,想到那个昼夜不休折着莲花的男孩子,不由痛彻心扉。

“我化作人形之后,到处寻找你,因为你是他的牵挂,也只有你能够救他。三年,整整三年!他离开了三年,我也找了三年。老天待我不薄,如今终于让我找到了你!哈哈哈哈……”

她笑了起来,笑声散在夜风里,听起来却像是哭一样。

“现在,就让我借用你的身体,代替你去唤醒他!这一世我欠你的,来世再偿还吧!”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苍白的月光下,阿绾的思绪渐渐模糊,有什么清冷而深沉的东西缓缓沁入脑海中,占据着她的意识。

这是那样一种悲伤,如同尘封了经年的酒,浓烈,悠远,汹涌如波涛一般,将她完全淹没。

许多年前,那时候的魅儿,还不是魅儿。

它是一只浑身漆黑的暗灵,身体单薄得如同纸片一般,它喜欢唱歌,虽然它知道自己的歌声没有人能听到。每个有月亮或星光的夜晚,它都会唱歌。它有时是站在蒿草叶子下,有时是坐在圆滑的石头边,有时候是浮在清凉的河水上,声音细细小小。

它唱:“明月照君席,白露沾我衣。”

它唱:“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

它唱:“夜宿桃花村,踏歌接天晓。”

它不知道这些句子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仿佛只要一张口,这些美丽又略显孤寂的诗词就会从它的口中跃出,仿佛有生命一般。

有人在听它的歌声,那是两个孩子。月色下,它看得到那个男孩在侧耳细细听着,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他的眼神温和得如同静静洒落的月光一般。

第一次,它的胸膛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心脏在跳动。

因为那个女孩的一滴血,因为她的一句话,它的一生就此改变。“它”有了生命,变成了“她”,魅儿。

他依然看不到她,她却知道自己的变化。她的身体渐渐丰盈,容颜也变得玲珑。当他独自于夜里坐在苎萝河畔的时候,她会幻化出七彩罗裙,穿着它在他的面前起舞。水袖翩跹,滑过他的面颊,带着一缕清凉的香气。

然而,他看不到,也感受不到。他只是低着头,折着手里的纸莲花。

纸莲花,一万朵纸莲花!

她看着他那沉迷的眼神,是那样难过。

他逐渐长大,从一个稚嫩的孩子长成挺拔的少年,眼神依然清澈,只是时常紧抿着的嘴角却极少流露出笑意。他依然在折着,她想告诉他那个人不会再回来了,却在帮他一同折着。他从未教过她,她看了那么多遍,早已熟记于心。

在黑夜里,当他沉沉睡去,梦里依然轻声呢喃着那个人的名字时,她的心里一阵颤抖。那一刻,她是多么想把手中刚刚折好的一朵纸莲花撕碎扔掉,却终究只是默默地将它放在他的枕边。

她的动作是那样小心翼翼,一如心底那些从未说出口的思念。

第二天早上,当他醒来看到枕边一夜之间绽放出的大片纸莲花时,先是惊诧,继而微笑。他反复地沉吟着那个名字。

阿绾。

阿绾,而不是她魅儿。他不会叫出魅儿这个名字,他甚至永远都不会知道她的存在。

他不知道,在许多个微醺的午后,她是怎样坐在他的身旁,轻轻地唱着那些他听不见的歌;他不知道,在许多个落雪的冬天,她是怎样站在雪中,思绪随着他悠远的目光飞至天边;他不知道,在许多个静谧的夜里,她是怎样凝望着沉睡着的他的眉眼,怎样轻抚着他的衣襟,怎样落泪无声。

这些,他全都不知道。

当她终于决心入画时,他却消失了,终究没能看到她的样子,不知道她的存在……

此刻,当看着被自己制住的阿绾时,魅儿几乎要颤抖起来。那样强烈的爱和恨交杂在一起,即使是一杯鸩酒,她也要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她忽然想到很久很久以前他说过的那句话。

他说,世间最苦,是相思。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