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君榻上有娇妃小说by作者司命主角长宁慕容辞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昏君榻上有娇妃

更新时间:2021-04-08 08:13:57

昏君榻上有娇妃连载中

昏君榻上有娇妃

作者:作者司命分类:言情主角:长宁慕容辞字数:68.6万女频

最后章节:大结局[连载中]

《昏君榻上有娇妃》是作者作者司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要讲述了长宁慕容辞的故事。全文讲述了众所周知,梁王殿下阴鸷狠辣,为达目的不折手段。后来,他登基为帝,一言不合就要大开杀戒。梁王:“最近好无聊,朕想发动战争。”长宁公主闻言,委屈地解开衣衫:“不,你不想。”梁王翘了翘嘴角,抱着长宁上了床:“嗯,朕今天有事,下次再发动战争。”长宁公主:以身伺狼,好心累。梁王殿下:为爱鼓掌,真香啊。。
编辑歌千尘点评真心强烈推荐昏君榻上有娇妃,我给这本书的评价也是仙草级别了,不仅仅是人物有血有肉,还有剧情跌宕起伏,悬念百出,整个故事做到了张弛有度,代入感强烈,关键是字数够多够肥,推荐!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长宁想着他说的话,心中跳动的厉害,想也不想的便要往出走。

  梁王一把拉住了她,唇边泛开一抹冰冷的笑,他是的生母魏昭仪是羌夷被俘获的女奴,并不是陛下偏爱的柔弱美人,他继承了母亲狂野的血脉,眼眉凌厉,双眸一灰一绿,鼻梁高挺,极具异域风情:“你知道父皇给老三赐婚的事情吧。”

  王爷倒了年纪都要成婚,谁都躲不过。

  长宁在受宠,身份终究是公主。

  她眼帘微垂:“‘嫠不恤其纬。而忧宋国之陨,为将及焉。’寡妇尚且不怕纬纱少,织不成布,只怕亡国,祸及于己。我又怎会生而为人当有职责所在的道理都不懂。娶妻生子是公事,公事公办。”

  梁王长长的“哦”了一声,似笑非笑:“好个深明大义的公主殿下,可惜楚王实在是不懂公私之分,公事私办,以死抗婚。父皇震怒说他不娶也得娶,便是死了人家小姐抱着他的牌位也得成婚。”

  长宁缓缓的抽出了自己的手,直接出了内殿,提起裙摆往出跑。

  她跑的不够快,恨自己跑的不够快。

  三哥说,要和她一起去江南。是不是代表着他有了抉择?

  长宁跌跌撞撞跑了出去,宫婢赶忙来搀扶都被她推开,踉跄着到了宫门口,只觉得脑袋发晕,往下直直的倒去。

  被人一把搂住,气息冰凉,决明子与荷花叶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楚王将人扶起:“怎么这么急?”

  长宁抬头,眼中微微含泪,凌乱发丝垂落别有美感:“梁王说你……你没做吧。”

  他伸手将长宁落下的碎发别再她的耳后,好好将人搀扶起来,温柔细语的说:“他逗你玩呢。”

  梁王大步走出来,哈哈笑了两声,望着长宁视线灼灼:“四妹妹也太开不起玩笑了。”

  他又看向楚王:“三弟很沉得住气。”

  楚王搀扶着长宁,神色平静,淡淡的说:“二哥,父皇醒了,你这个时候不去侍疾有违孝道,落人话柄。”

  梁王眯了眯眼睛,往前走,擦肩而过的时候说:“我还以为你是个情种。”

  楚王垂首不语,搀扶着长宁回了寝殿。

  三思跟在两人身后,她得了殿下的暗示便跑出去找楚王,楚王急急忙忙的赶回来,她跟不上步伐一路小跑,现在还喘着粗气守在门口呢。

  长宁整个人泄了气,趴在床榻上,闭着眼睛,她头疼的厉害,中毒几乎要了半条命,不过一个月过去,身体还未曾好利索。

  楚王伸手揉着她的太阳穴,轻声说:“莫要着急,太医说你不能生气,不能着急,不能受风受凉。”

  她用丝质帕子遮住了自己的脸:“我看我是不能活了。”

  楚王难得生气严肃:“说什么的,童言无忌。”

  长宁透过朦朦的粉色纱绢往着人,他本就柔和的面容更加柔情,眼中永远充斥着关心,她心一动:“父皇要给你赐婚。”

  楚王笑了笑:“父皇当年娶皇后都是政治联姻,作为皇子自然也逃不过,皇子是个身份,大族女子也是个身份,都是生而为人的责任。”

  他们是一个老师交出来的,想法也是一致的。

  “那你为何不同意?”

  “若……这个皇子我不当了呢,享受到的地位尊崇,百姓供奉,有朝一日我为国尽忠护佑百姓而报答,便别用这皇子的身份长袖善舞,稳定国家了。”

  楚王眉目含情:“慕容昱这个人也可以是江南水中的一支莲花,姑娘乘船渡河多看我两眼吧。”

  长宁只觉得脸颊滚烫,她伸手,他抓住了她的手十指紧扣,身子往前探了探隔着一层纱绢落下了一个轻薄的吻。

  四目相对,粉色的纱绢,和淡淡的暧昧。

  他动了动喉咙,松开了她的手,往床边挪了挪,故作无事的说正事:“今日二哥来与你说了什么?”

  长宁心思纷乱,将梁王来了二人对话重复了一遍。

  楚王听得直皱眉,眼中蕴藏着许多情绪。

  长宁安慰道:“他手上应该没有证据,就算是有证据也不会拿出来,他巴不得太子落马,野心大得很。”

  楚王神色异常,抿了抿嘴唇,有些微不可察的失落:“长宁,你认为是我,是我阴险毒辣设计太子?”

  长宁一怔。

  他苦涩的说:“我自幼饱读圣贤书,承蒙贵妃抚养,心中虽无雄心壮志,却也干干净净不染尘埃。”

  太子竟然并非是楚王下手的。

  长宁惊讶的掀开了遮面的纱绢,良久没说话,四目相对,楚王的双眸清澈干净,没有丝毫的阴晦。

  教导他们的太傅曾经点评过皇子们,说,太子沉稳,二皇子果决,三皇子温吞。

  可在这宫里人人都有面具,谁会相信谁表里如一。

  便是长宁都未曾寄托三哥是个真君子,君子风范固然让人向往,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深宫危险,君子如何存活?

  “太子私通内眷宫妃不是我设计,并且我认为太子受人陷害,我想要为太子殿下洗刷冤屈。你不用担心害怕,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

  梁王说,楚王要为长宁杀父害兄。

  楚王说,他是君子要帮兄长洗脱嫌疑。

  长宁心乱如麻,闭眼休息,倒还真睡了过去。

  醒来后三思说:“楚王听说梁王去了您那,飞奔跑着回来的,可担心您呢,您睡着了还守了一个时辰,后来乾清宫来人叫走了人。”

  她幼时母亲刚去世,三哥就彻夜不眠的守着她,哪怕是半夜噩梦惊醒睁开眼睛都能看见他穿戴整齐坐在床边。

  他那时也不过九十岁,稚嫩的笑脸很严肃,将保卫妹妹当成最重要的事儿,也不知是怎么彻夜不眠,熬过一个又一个的夜晚。

  “父皇醒了都召见了谁?”

  “召见了首辅内阁大臣还有两位皇子,太子还在幽禁,陛下的意思是先不审,等自己好了在做处置。国事上由梁王楚王一同监国,若有拿不准的事儿在呈报陛下,但不可在宫中胡乱走动,以防止步了太子后尘。”三思顿了顿,又说:“陛下似乎不让皇子侍疾,只叫了公主侍奉。”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毛衣唠叨2021-03-27 20:28:45

    我一开始只想将太子扳倒,后来才有杀他的打算。

  • 酸奶优美2021-04-07 00:22:31

      东宫不远处有个竹林,翠竹斜倚,几尊石凳摆放。

  • 纸鹤失眠2021-03-25 05:03:14

      梁王笑的很开心,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歪着脑袋说:小长宁,其实我比老三更加可信。

  • 发嗲打睫毛膏2021-03-24 12:48:37

      他轻声说:别想了,过去的事儿我不会让你知道的。

  • 白羊花痴2021-04-05 06:55:01

      长宁与太子并未有过多的接触,杀母之人的儿子,天生的宿敌。

  • 不安闻小熊猫2021-03-09 20:29:53

      他动了动喉咙,松开了她的手,往床边挪了挪,故作无事的说正事:今日二哥来与你说了什么。

  • 欣喜就鞋子2021-03-23 14:25:37

      于是两人都没母亲,自幼相伴,两小无猜,相依为命。

  • 英勇向果汁2021-04-02 21:15:06

      他与众人共饮,说了国祚延绵的话,末了将视线落在了公主席位上,问:长宁身体可好些了。

  • 白云寒冷2021-04-07 11:04:12

      阳光的确很暖和,风吹在脸上凉凉却不刺骨,她眯着眼睛向阳光,原来春不冷,冷的是阳光不肯照拂的地方。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