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之前,与你告别小说by那时迷离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婚礼之前,与你告别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0:44

婚礼之前,与你告别已完结

婚礼之前,与你告别

来源:掌文作者:那时迷离分类:校园主角:

婚礼之前,与你告别,是一部相当好看的青少年类型小说,实力推荐。《婚礼之前,与你告别》,文章出自作者:那时迷离,是一本青少年小说,本站提供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小说讲的是爱到情深意切,会忽略所有语言。 我在结婚前三天,从南到北,跨越三千多公里,去找我的前男友。这个像牛皮癣一样的男人在我身体里逗留了5年,又在我心里驻扎1年。分手是因为我的闺蜜,但也不全是因为我闺蜜。总之有点儿复杂。我现在的未婚夫是我在越南旅游艳遇的缉毒警察,我也不清楚他除了缉毒,还有没有捉奸这个爱好。总之我挑战了他的底线,一边是又恨又暖的热恋五年,一边是意乱情迷的艳遇五天…… 关于爱和被爱、前任和现任、背叛和被背叛、生活和被生活,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有不同领悟和体会,每一本书都不同程度地试图去诠释它们。而这本书没有如此渲染,它给你文字,呈现你爱情原本模样,让不同人领悟和体会。
编辑桃花扇点评本书婚礼之前,与你告别故事逻辑性说的过去,挖坑能埋,作者布局能力是有的,不仅构建的世界观庞大,而且讲述的故事很完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素素还是订婚了,1克拉的鸽子蛋熠熠生辉,戴在手上好不刺眼。让人大开眼界的不止这些,一共8桌,有一桌聚齐了模特一样身材,妖精一样脸蛋的女孩,据钱勇介绍都是朋友。气氛怪异极了。她们互相留联系方式,分别八卦对方跟钱老板的关系,钱老板送的内衣,包包,鞋子,床上感受都有交流。

  不禁让人感慨:贱人到处有,这里特别多!

  公司同事基本上都在素素邀请之列。肖雅今天刻意打扮了一下,年轻就是好,真水灵,圆溜溜的大眼睛在四下张望,直到宴席开始。

  “哎,老大,那谁怎么没来?”肖雅嘟着小嘴失望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谁?”

  “这小妖精的前男友刘宇啊,你看人家准新郎这么多前女友,他也不来帮小妖精撑撑场面?”

  “是你惦记人家吧。”

  “那怎么了,大叔如果来,我肯定做他的坚强后盾,不让他在这种场合下黯然销魂。”

  其实刘宇昨天打电话给我了,我告诉他我要陪魏清风来,让他另外凑一对,结果人家说,我就不凑那热闹了。

  丰盛的海鲜自助,味同嚼蜡,我相信这也是清风的感觉。眼睛里写满:心疼!

  我不知道清风是因为真心疼素素,还是因为对上过他床的女人都格外怜悯,总之他的这种表情让我很是不爽。所以我们此刻看起来貌合神离也很正常。

  这个穿着白色婚纱面容憔悴,强颜欢笑的女人,拿着话筒在台上致辞,说她终于找到了她的挚爱,她很幸福,等等言不由衷的屁话。我分明记得不久前还泪眼婆娑的说她只爱清风,今天她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把自己交到一个她不喜欢的男人手里,我的内心五味杂陈,脑子里都是她抱着我脖子痛哭的样子。

  我的思绪飘回到两个月前。

  那是我知道他们滚床单后的没几天,清风说约我谈一谈,那家茶餐厅叫遇见。东四环边上。有一家很有情调的茶餐厅,靠窗的木桌上放着一张点餐单,反面是一首小诗:

  我努力想象六月的模样

  雏菊是不是刚好抬头在外婆家门口

  雨滴懒洋洋的敲打绿瓦片

  像心上人静悄悄的坐在你左右

  四处闲逛的风是你余生里最好的观众

  飘忽不定的命运,我们可以随时做朋友

  飘忽不定的命运,不正是像现在,像我们。还能做朋友吗?这样想着,心里像打翻了醋坛子,还顺带弄脏了最心爱最昂贵的裙子。

  透过窗户,我看到缓缓停下的车,倒车熄火拉手刹一气呵成。下来的人正是清风。清瘦,还剪了新头发,崭新的帕萨特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我飞快的编了一条短信:东四环。住邦2000,遇见茶餐厅,速来,请吃大餐还有帅哥看。编辑好发给素素。

  素素很快回复:来喽。

  寒暄几句,清风落座,服务员上茶。清风说:“你这半年多都不接你爸妈的电话?不管怎样,他们是你最亲的人。”

  “你怎么知道的?”

  “你妈妈给我打电话了,说她后悔了。不该阻难我们在一起。”

  “这样,她后悔的是不是晚了点。”

  “不晚,如果是这样,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重新考虑一下结婚的问题,你爸妈不是嫌弃我没有房子吗?我现在的情况足以可以考虑在北京首付买套两居室,然后……”

  我打断了他:“素素呢?素素怎么办?事到如今你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真服了,我都知道了。”

  他大吃一惊,说:“你知道什么了?素素说什么吗?可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的?”

  “我来说吧。”素素是坐火箭来的吧,快的让我始料未及,胸部起伏厉害。楚楚动人,这真是一个好看妖娆的女人,如果我是男人也心甘情愿被勾引。黑色露背连衣裙性感到极致。她就这样踩着高跟鞋站在我们面前,因为是长条桌,我们谁也没动,她略作沉思选择坐在了清风那边,这个选择让我心头一颤。

  今天这个三方对峙,我想输的是三个人,就我们三个人这点破事,我都不好意思出来说,老的像掉牙老太太的裹脚布这么臭,那么长。

  “我承认我喜欢清风,从你上班,第一眼从你相册看到他照片那时候开始。我偷偷加了他的qq,每天看你们qq打情骂俏,更新照片,举案齐眉,我就好生羡慕。直到我离开公司那天我们一起吃饭我更确定他是我喜欢的人。你们因为家长不同意吵架闹分手,我成了最忙的人。接待受伤的晓晓,安慰失意的清风,我还要淘宝卖货养活自己,我一个女人家家的……”

  “能不跑题吗?说重点,你还诉起苦了你。”我无可奈何的打断她。难怪她从来不问我关于我和清风的细节,我以为这就是闺蜜,虽然我在胡言乱语,你却懂我在说什么。失意的时候默默注视借个肩膀给你靠却从不开口问你为什么。

  

  素素又说了很多,大多是她的心理活动,委屈,不满,大概意思就是:清风在我们吵架后拜托她多关心我。可是她关心错了对象,经常去照顾萎靡不振自暴自弃烂醉如泥的清风。最后直接关心到了床上。

  原来我错的很离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两人赤裸裸的画面浮现在我面前。

  素素说,我来就是想问问清风,你爱我吗?哪怕一点点。

  原来她希望得到一个答案。如果清风回答是,那我就没啥好纠结了,成全这对贱人呗。

  我们同时看着沉默不语的清风。他静静的听着,品着茉莉花茶,好像在听一场免费的相声,你一句我一言。却始终面无表情,欲言又止。

  看着情形,我待着比较尴尬,我站起来拿包,说道:“魏清风,殷素素就交接给你了,刚才的那段买房的台词现在可以正式开始了。我先走了。”

“等等,我有话说。”他放下茶杯,叹口气,沉重的说:“晓,素素,我错了,错的很离谱。”

  哪里错了?我们用眼神询问了他,既害怕他说出不想听答案,又期待他解开谜底。

  像小时候打碎了家里的花瓶,然后捡起来藏在床底下,等着妈妈来盘问的心情。

  人格分裂的很。

  “我爱晓晓,从来都没改变。对于素素,我只能说声……抱歉。”

  尼玛你再鞠一躬,我们还以为这是非诚勿扰,两个女嘉宾为你争得头破血流,哭哭啼啼,等着你来牵走一个。然后现场还放忧伤的音乐:离开的时候,有些话没亲口说……

  素素显然不甘心,给自己拉了拉票:“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我哪里比不上她!你不是喝多了的时候说你爱我吗?你不是说你要娶我的吗?”(眼泪汪汪)

  清风说:“素素,那可能是我把你当成晓了,我不能欺骗自己。我真的抱歉,我给不了你的未来,所以不敢许诺你的现在。

  (孟非主持人:请说出你要牵手这位女生的理由。)

  他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这个女孩在我最清贫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给我洗衣做饭毫无怨言,她能等我到深夜12点一起吃饭,从不舍得买衣服,她一直寄钱给我的父母,她生病的时候都要坚持上班,她渴望有个家所以拼命攒钱,她为了对抗父母选择割腕自杀,她的手臂有条最美的伤疤。是我魏清风想用一辈子去呵护的女人,她单纯善良,所以我这么努力,这么拼命,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如果不是她父母反对,我们已经结婚了,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我以为他都忘了,我真的以为他都忘了。突然泪如泉涌,那么久的委屈像山洪一样爆发。不经提醒我还真想不起我有这么多优点,过去为他做过那么多的事情。单纯?善良?呃,这个,就算了吧,我还是很腹黑的,比如在这种场合下把素素弄来。

  素素看着我的入情表演,想想自己的悲惨,突然跑我面前趴在我怀里,抱着我脖子呜呜的哭了。

  这个动作吓到我了。我还以为她要扑过来撕票或者毁容。

  看着清风泛红的眼圈,我的心剧烈的疼痛了一下。

  四年,怎么就在彼此心里留下那么多故事,有那么多让人心疼的过往。

  我拍了拍素素的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说:“我知道,可是我不甘心,我那么掩饰,我拼命忘记,我试着跟别人谈恋爱,可是我做不到不想他。我以为得到他的人,就可以得到他的心。我错了,我错了,我是个笨女人。”

  撕心裂肺,起起伏伏。素素哭了很久很久,我挥手示意清风先走。茶餐厅的人多起来了,正是晚饭时间。那天晚上在一个叫遇见的茶餐厅吃饭免费送情景剧,煽情,催人泪下。剧情俗套,但是演员表情生动到位,所以赢得了较高的回头率。

  素素的心,碎的稀巴烂,而我,也不好受。虽然她得到了魏清风的人,却没有得到他的心,可是出过轨的男人,我还能不能要,我们心里都没有芥蒂么。

  那个在公共场合因为一个男人抱头痛哭的动作,我和素素还跟之前一样聊天,逛街,吃饭,看电影,但是绝口不提那个男人。

  这,就像黄金档电视剧拖着观众不给放结局一样,吊人胃口,素素这样想,我亦如此。我不知道素素之后是否有联系清风,但是我没有接他的电话没有回过短信。

  人家说,出轨的人就像掉在粪坑里的钱,捡起来嫌脏,不要可惜。

  我没有想好怎样捡这张钞票,不让素素被沼气熏到。原来我在意这个死女人,尽管她在我没防备的情况下睡了我的男人。

  其实是特么的三败俱伤,我们走着走着都迷路了……

  素素走了这步订婚的险棋其实是做给我和魏清风看的,一来给自己挽回面子,二来安抚我和魏清风好好过日子。可是我跟魏清风的日子到底还能不能相安无事的过下去?

  我双手抱胸,沉重地叹了口气。

  肖雅放下筷子,给我和清风分别舀了半碗鸡汤。

  “喂,清风姐夫,你打算什么时候迎娶我们老大?”

  我狠狠的瞪了一眼肖雅:“别瞎操心昂,八字没一撇呢。”

  “随时,只要晓晓同意,我随时奉陪,等房子装修好了,这个事儿就提上日程吧。”说着把期待的目光投向我。

  我没有接茬。

订婚宴结束清风问我要不要跟他回去,如果是往常我肯定低眉顺眼的同意了,以前我们每次小吵小闹都没有互相道歉的习惯,基本上在床上一个回合就如胶似漆了。可是现在我们之间已经伤筋动骨,心生间隙了。所以我说改天吧我有事儿,清风也就没再勉强自己开车走了。

  我再一次感觉果然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啊,由内而外的冷。

  我说的事儿是刘宇没来。这种场合我知道他来了也会难受。我打算去他家看看他。

  刘宇的房间烟雾弥漫,一地烟头,有一种大火刚被扑灭的凌乱不堪。

  看见我来,说:“挺关心我啊,还知道找我。”

  “废话,我这么有爱心的人丢只苍蝇都要四处找找,更何况丢条狗。”

  他撇撇嘴问:“素素今天订婚宴办的怎样,风光吗?”

  “你是因为这个才在家放火的吧?”

  “她都是过去式了,我就是看不惯她攀富贵的现实样儿,早晚有一天要吃亏的。”

  “你想开点。每个人有自己的活法。”

  “要不然咱俩凑合凑合得了,反正你未嫁我未娶,闲着也是闲着。”

  “你快得了吧,我可没进你家门儿的福气,我可听素素说了,你妈可挑剔了,只有国务院领导级别的姑娘才配的上你,我没有素素那种胆量跟你妈斗智斗勇。”

  “我妈是不喜欢素素,但不代表不喜欢你,我打电话让我妈回来面试一下?”

  “你快饶了我吧。不过,我手里还真有一个合适人选,等有机会我给你介绍介绍吧,就是上次在KTV喝酒的那个丫头你还记得吗,那个90后,叫肖雅,今天还问起你呢,看样子挺关心你的。”

  “ 不要。我都是大叔级别的人了,等下人家说我老牛吃嫩草,我多自讨没趣。”

  “你什么意思?凭什么我才比她大几岁,咱俩就配,你的潜台词是说我老呗。”

  “我可没这么说啊。我是说咱俩思想意识在一个平台上,没代沟,就思想上啊。形象上嘛,如果咱俩像兄妹,我跟那90后在一起会被误认为父女关系。”

  

  回到家给手机接上电源,发现有小夏子的未接来电。

  我回拨过去说:“你知道吗?她今天订婚了,我有点惋惜。”

  “那你们呢?”

  “我们?未知数,还在反复拉扯,找不到分手的理由,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动力。我该怎么办?”我无比迷茫。

   他淡淡的语气说:“不要委屈自己,尊重自己的内心,要清楚你自己要什么。”

  “ 哎,感情上我是个被动的人,我也在等月老告诉我一个答案。你最近怎样?”

  “我姑妈们给我安排相亲了。真无奈啊。”

  “哦,挺好的啊,你也不能一直单着对吧。”

  “我不喜欢这种没有感情的接触,弱弱的问一下,你们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什么样的?”

  “我不喜欢骑白马的啊,那不是唐僧吗?弱爆了。”

  “难道你喜欢八戒?”

  “对啊,八戒,我喜欢你,你这个笨猪怎么才知道呢?”我们逐渐从沉重的气氛里解脱出来,仿佛在美奈的海边我们互相朝对方身上泼水的欢快氛围里。

  “八戒我,也对娘子倾慕已久啊,那接下来是不是就可以配上猪八戒背媳妇的音乐了……”说着他就哼上了。

  如果我们没有开玩笑,没有提八戒,那夏秋生,你真的倾慕黎晓吗?

  “黎晓,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作答,可以吗?”

  我突然心跳加速,这么正式的提问,会是你喜不喜欢我之类问题吗?我是肯定回答,还是否定回答,还是模棱两可合适呢。

  “其实上次就问过,你梦想中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这么开放的一个问题,我得好好想想,想好再告诉你。”有点偏离我思考的范围,所以脑子有点短路。

  我梦想中的未来是什么样子呢?我也窝在沙发里陷入沉思。

  给我个表现机会煽情一下吧,我是认真的。好歹我从小学起就是语文课代表啊。

  我想,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一个爱自己的人,一个温暖的小家,有一个院子可以养花种草,一个可爱的孩子,一个有亲人朋友相聚的周末。

  女人应该有自己的事业的,哪怕很小,但是要用心打理,是自己喜欢的。不去过分依赖男人,但是也不可以强过男人,有自己的社会价值,自己的朋友圈子,保持思想独立。

一个爱自己的人,知道你的小心思,容忍你的小脾气,委婉纠正你的小毛病,陪你逛街,跟你聊天,你哭泣的时候拥你入怀,做错事的时候坦承道歉,不欺骗不隐瞒。跟你吵架,不管对错会马上哄你开心,不管早晚会一直心里挂念。喜欢吃你做的饭,喜欢你买的衣服,喜欢随时给你点小惊喜,足够了,太多了。

  一个温暖的小家。关键词是一个,温暖,小家。可以跟自己的亲人住在一起,互相照顾。温暖是因为爱,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真心爱着彼此。小,大,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可以种花养草院子,有躺椅可以在午后陪爱人,父母,喝茶,聊天,看书。给孩子讲故事,陪朋友聊天。结束一天的工作,安静的看着夕阳发呆。种上彼此喜欢的花,吊兰,竹子,蝴蝶花,夜来香。栀子花,蔷薇等等,这样满眼都是姹紫嫣红,在北京的冬天看不到的景色,一览无余。

  一个可爱的孩子,听话,懂事,有爱心,调皮,有梦想。其实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你想让他成为什么样,首先你要自己做到什么样。尊重他,呵护他,但是不溺爱,分的清楚善恶,美丑,富贫。让他接受适合他的教育,不干涉不强加,把我们遗憾没有从父母身边得到的都给他。

  一个有亲戚朋友相聚的周末。享受亲情,友情,爱情。融入到对方的朋友圈里去,喜欢他们,帮助他们。时刻提醒自己感恩。

  让自己的时间规律,有时松弛有时紧张。有时安静有时奔放。

  这样的日子,会是我心里最完美的人生。可是这是不是太贪心了。

  我把这段文字放在了我的qq空间。

  生活看不到希望的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工作有小成绩的时候,父母在耳边唠叨的时候,孤单无助的时候都会憧憬,或许会有,或许成真,或许很快,或许很久,至少想过,至少是梦想中的未来。

  夏秋生在某个深夜空间来访附加评论:第二条我都很符合,你要考虑一下吗?

  我回复了一个:考虑什么?

  那时候已经凌晨了。他打来电话,声音很平稳,波澜不惊。

  他说:“我问了我身边很多人,我想这是我最想要的答案。我庆幸是你给的答案,我又难过怎么是你给的答案呢?生活的认知感为什么如此一致?”

  “我哪里知道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真没想到,傻大姐还能写出如此条理清晰的文字,对未来如此美好的向往,分明不傻嘛。如果我用尽全力给你想要的生活,我能做那个人吗?”

  “哪个人?”

  “就是,就是,就是跟你一起组成一个小家,给你一个有花花草草的院子,制造一个可爱的孩子,周末陪你跟亲戚朋友聚会的那个人啊。”

  “等会,你确定你没喝酒?”

  “我在单位值夜班,喝什么酒?”

  “再等会,我看看日历,不对,今天也不是愚人节啊。”

  “好吧,你赢了。不早了快睡觉去,睡醒再好好考虑一下。”

  “啊?喂……”我还没说完呢,他迫不及待的把电话挂了。

  我一个人对着惨白的天花板,万马奔腾后的凌乱。

  次日收到的小夏子的微信留言,是一句莫名其妙的歌词:难以忘记,情非得已。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没有来由的心酸。他是要用这种隐晦的方式表达他的情感么?

  

周末睡到下午两点,起身换衣服,想找个人逛街,脑子里先蹦出来素素,果断放弃了,最后决定约肖雅。

  在城隍根儿长大的小妞就是娇气,一百个不乐意。大冷的天,非要宅在家里。最后以介绍帅哥为诱饵才欢呼雀跃,屁颠屁颠的就赶着来赴约了。

  周末的地铁,人潮涌动,随时都摩肩接踵。人们匆忙的脚步根本不允许你做多一秒的停留。地铁里的暖气很足,裹着大衣挤在人群里,额头沁出细细的汗珠。

  风尘仆仆的赶到西单,肖雅已经在大悦城的肯德基风卷残云般的搞定两杯奶茶一个汉堡N只鸡翅。正撸着袖子对着一盒薯条下手。

  “鸭鸭,你这是作甚?”我看着一桌子的残渣,迷茫的问。

  她一回头,紧张的看着我身后,并未发现有人,松了一口气。

  “不是要见帅哥吗,我现在吃饱,约会的时候就吃不下那么多的说,不是看起来更淑女一点?”她眨着忽闪忽闪的假睫毛问我。

  我一拍脑门,完蛋,帅哥只是借口啊,怎么办。小花痴当真了。

  肖雅从座位上站起来,我才发现,这小妞今天真的是奔着相亲来的。标志的瓜子脸略施薄粉,森马的休闲羽绒服里配阿依莲粉色公主裙,小脸不知道是冻的还是腮红,红扑扑的,樱桃小嘴嘟着,可爱至极。

  

  可是今天我去哪儿给她整一个帅哥呢?我决定拖延一下时间。

  “鸭鸭,我先问问你,你真没男朋友?”

  “天地可鉴,我如果有干嘛还藏着掖着?”

  ”你喜欢什么样的?”

  “深沉沧桑幽默智慧乐观,最好有房有车有存款有稳定工作。”

  “死鸭鸭,你这要求太特么高了,百度一下,怕结果可能是军师诸葛孔明在银行里下象棋。”

  “谁说的,上次那个……大叔就很合适啊。”说着揉着围巾,羞涩的看着我。

  “啊哦,原来是特指啊,该死,姐都没领悟到你的意思。看你表现喽。”

   我在心里琢磨上了,这肖雅的心思一目了然,但是刘宇不这么想啊,我都试探过几次了,根本对90后不感兴趣。剃头挑子一头热,这可如何是好,只好再利用逛街拖延一下时间。

  大好的周末时光差点就白白的耽误了过去,时针已然指向16点,话不多说,抓紧时间扫荡商场,累到腰酸背痛腿抽筋,居然也相中了几身满意的衣服,价格有点小贵,足足费了一个月的薪水,但是豁出去了,好好待自己。在饰品区还给肖雅买了副兔毛手套。

  “天都黑了,大叔呢?”观光梯到商场一楼,肖雅不死心的问。

  “哎呦,差点忘了。我给你问问。”

  我装模作样在手机通讯录上翻啊翻。最后找到刘宇的电话锁定目标。

  刘宇,江湖救急,给个面子。

  发完短信我吸了一口气却不知道怎么吐出来,要是今天刘宇把话挑明了,伤了肖雅如何是好。我在等他看完短信适当的时候再打个电话。

  刘宇的电话居然先打过来了,我跟肖雅炫耀的说:“看看,大叔自己着急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在哪里?”问题一个接一个,还喘着粗气。

  “没事,在西单逛街买了很多东西都提不动了,你快过来一起吃饭,顺便谈谈心聊聊天,必须来啊,有美女介绍给你。”

  “有美女?还是介绍给我的?没开玩笑吧。”

  “你先过来西单再说,快点的啊,高峰期开车小心。”

  “我总结一下要点:是不是去西单请你吃饭,再帮你送货回家?”

  刘宇啊刘宇,你丫装傻一次能死吗?

  我跟肖雅挑了一家看起来档次相当不错的韩国料理店喝着香气四溢的大麦茶等他。

  眼睛一直瞟着窗户正对着的直升梯,一边跟肖雅说:“如果他说什么难听的,可别失望啊,主要是他怕跟90后有代沟。”

  “代个屁啊,杨振宁教授跟翁帆差5,60岁呢,人家还不是很幸福的,他就比我大10来岁怕啥,就算有代沟,我也愿意被他带到沟里去。”切,这小花痴。

  “你不是缺少父爱吧。”

  “我父母都健在,还很恩爱,谢谢。”说完白了我一眼。

  可是从刘宇一出电梯我就放心了,这家伙刚从拆迁工地回来的吧,灰蓝色妈妈牌粗针高领毛衣,随意的黑色休闲裤,还不老实的抡着胳膊挥舞着手里的羽绒服。这身装备还不如餐厅门口拿对讲机的领班。

  他问了领班12号桌的位置,踢着踏步走过来了。

  走近一看,毛衣上还粘着些许鸭绒,再近一点,下巴胡茬也没刮。邋遢的不像样子,我根本不想说认识这个人。

“黎晓,请吃个饭这么大排场。破费了哈。”

  我不得不收回假装看菜单的目光。

  我狠狠的瞪了一眼他,碰碰肖雅说:“随便点,请客的人到了。我再次隆重地给你们互相介绍一下……”

  “咳咳,我来。”刘宇清清嗓子说,“我是黎晓闺蜜的前男友刘宇,你是她同事兼美女妹妹肖雅对吧?今天呢,咱就算正式认识了,继续叫大叔。”

  肖雅直愣愣的看着他嘀咕道:“ktv的时候可能光线太暗了,没发现你这么帅啊大叔。长的像林志颖,气质像钟汉良,发型像邓超。”

  随后盯着刘宇那张无赖的脸猛看了几秒钟,反应出奇的热烈,‘腾’的站起来手舞足蹈,“大叔,你好,你可以叫我鸭鸭。”

  刘宇也相当礼貌:“鸭鸭好。黎晓也太不像话了,也不提前正式通知我有美女,早知道是这样,我就好好梳洗打扮一番。今天这一身太随意,实在不得体。大叔级别的人了,平时呢,也不怎么讲究。”

  尼玛,我是有多丑,多不上档次,约你吃饭就不值得你梳洗打扮。

  “哪里啊,大叔,你知道吗,我就喜欢怀旧版的,有一点文青气息。听出来了,你也是北京人儿,家住哪儿啊?”

  “夏家胡同。你呢?”

  “新街口豁口。”

  “不远不远。”

  俩人从地理位置聊到家族姓氏,再到北京历史,最后发现小学居然是同一所学校毕业。只不过刘宇早了8年毕业。8年,好嘛,抗战都结束了。

  “早知道我小学多留级几年,等等你再毕业。然后一起上中学,考大学,青梅竹马多好。”

  肖雅被他今天的瞎贫乱侃深深的吸引了。看来刘宇今天心情不错,伤疤好的也挺利索。

  我的任务就是扮演一个吃货的角色,衬托一下肖雅的高贵优雅。刘宇这兔崽子乐的越开心,我就示意服务员拿单子来,加一道贵一点的菜。

  这家伙终于忍无可忍,一把夺过菜单,忿忿地说:“你也给人家鸭鸭看看想吃什么?”

  “我平时晚上都不吃东西的,因为我最近在减肥。”肖雅下午的一顿肯德基果然没白吃,她假惺惺的说。

  刘宇皱着眉头,左右打量一下,评论道:“你的身材挺好,不需要减了,脂肪分配的都到位,长在该长的位置了。”

  我两手油光,抬着大酱虾仁汤,差点没喷出来。

  肖雅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大快朵颐的同时,几次看见肖雅咽口水,却为了装淑女,就着大麦茶吃了几口泡菜,几根萝卜条。心中狂笑。

  那顿饭就在他俩愉快的调侃中完美的结束了。

  刘宇开着他那张雪弗兰送我俩,先到的肖雅家,小妞临下车前,俩人留了一切能联系的方式,包括手机号,qq,微信,微博,电子邮箱,MSN。我是汤足饭饱打瞌睡。一路上刘宇都哼着欢快的歌。

  毕竟吃人家的嘴软,我也不好打断。伴随着不着调的歌歪在后排睡着了,到楼下被叫醒了,我揉揉惺忪的睡眼,对刘宇说:“怎么样,今天这姑娘?”

  我以为他要感谢我八辈儿祖宗,帮他找到疑似传宗接代的人。谁知他诅咒了我的列祖列宗。

  “你奶奶的,你是什么居心?你大爷的,我想不通,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把我这么一个优良品种往外推?”

  “你俩聊的不是挺好?还都是北京的,不存在地域差异,很门当户对。以后串亲戚也方便。”

  “可是我真心不喜欢这款。咱俩认识这么久,你觉得这是我的菜么?叽叽喳喳的,闹心。”

  “你倒是说说谁是你的菜?”

  “成熟稳重,浑身散发知性美。嗯,妩媚一点我也不介意。”

  “听你这意思,说的还是素素吧。来,来,来,我请教一下,男人为毛都愿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我强压怒火,咬牙切齿地问。

刘宇一边发动车,一边嘀咕:“要捅马蜂窝了!姑奶奶您先回去歇着,改天约。”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