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要爬墙小说by云随月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将军,夫人要爬墙

更新时间:2020-12-27 10:21:41

将军,夫人要爬墙连载中

将军,夫人要爬墙

来源:微阅云作者:云随月分类:言情主角:

《将军,夫人要爬墙》文中讲述好心救下这个濒死的男人,居然还被缠上。 白染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杀伐果决的大男人怎么能矫情成这个样子。 被囚禁,被提亲,莫名其妙就大婚了。 “娘子,凡事别想太多,我们顺其自然要个娃吧……” ……不行,必须得跑!。
编辑鹤归吟点评剧情作者把控的很好,绝对值得一看,世界观新颖独特,属于渐入佳境的佳文。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画师们面面相觑,隔了半晌奋笔疾书,不过画出来的美人各有不同,没一个是一模一样的。

隔天,便有流言,说镇北大将军泛起了情痴,不知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居然召集满京城的画师为之作画。一时间众贵女心驰神往,但一想到镇北大将军是个凶神恶煞的粗人,便复犹豫。

……

两个仆妇被白染卸了下巴,吃下了她独门毒药。师傅曾说,不得用医术害人,否则会天打雷劈。思至此,白染垂下眼睑,这只是缓兵之计,她断不会要眼前仆妇的命。

把那两个仆妇的下巴又装了回去,两人皆面露惊恐,看着白染,仿佛看到了鬼神,跪在地上不停的叩首,“姑娘,饶了我们吧。”

“我给你们吃下的,是一种慢性毒药,我想让它什么时候发作,它们就会什么时候发作。”白染的声音幽幽的,像是来自地狱,两个仆妇浑身打冷战,不敢与她对视。

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便冲着白染道,“不知小姐有何打算?”

“你叫什么?”白染便问。

“奴婢张妈,她是李妈。”张妈还算机灵,自报家门,甚至把边上的那个人都给介绍了。

“知道回去怎么跟白落烟说了吗?”白染却没有直接答应,看着自己葱白的手指,神色漠然。

李妈露出疑惑,她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张妈却明白白染指的是什么,因白落烟刚刚说过,要让他们两个日日过来,给白染送礼物。所谓的礼物,不过就是要她们两个人,日日过来殴打白染,还叫别人看不出来罢了。

这种事情对于她们两个,那叫一个轻车熟路。

但是现在眼前这女人分明就是个女瘟神,刚才吃下的东西,所以不知是什么,可张妈总隐隐觉得腹中疼痛。便知,白染没有欺骗她。

张妈忙道,“知道知道,以后小姐的事便是我的事。”

李妈愣神,在白染的目光中,才低下了头去,冲着白染叩首。

白染便知李妈不相信自己真的吃了毒药,神色微微一动,李妈突然觉得腹中微痛,开始只是惴惴的疼,后来便疼得打滚,满头大汗。

白染冲她一笑,不知怎的,那仆妇突然觉得不疼了,似是鬼门关走了一遭。

“现在知道了?”白染微微一笑,张妈李妈此时不疑有他,连连叩首,看着白染的眼神,像是看到了地府爬来的恶鬼。

“你们两个把白府近来的情况都告诉我……”白染笑道,“别让我知道你们俩说了假话。”

两人还犹豫。

白染加了一把火,哪怕是子虚乌有,“对了,有件事情忘记跟你们俩说了,你们俩中的毒药,会传染到你们亲人的身上,纵使你们不跟他们接触,这毒药也会记住你们身上的血脉,飘散在空中,自动寻找其他有同样血脉的人。”

“这么说,你们可能不太理解,我给你们两个下肚,相当于给你们俩的一大家子都下了毒。”白染笑笑。

“不、不可能。”李妈咬牙切齿,断不肯,相信如此玄幻之事。

“那你刚才的肚子是怎么疼的?”

李妈不语,面露惊恐。

张妈连滚带爬的爬了过来,拽着白染的裤脚,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其实这两个仆妇也不是顶重要的,他们知道的东西不多,但也足够。

如今的白府,基本都是唐氏当家。

但让唐氏比较头疼的,便是五姨娘。

五姨娘出身风尘,膝下无子,最重要的是模样好,是京城名妓,引得老爷为她一掷千金,买了她的初夜,接进了府。这在京城可是饱受非议,差点被那些御史弹劾。

白家到底底蕴不够,若是从前的国公府,断然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可架不住老爷喜欢,据说一个月有半个月宿在五姨娘那里,但是五姨娘命不好,这都进府一年了,还没身子。

其次让唐氏头疼的便是四姨娘。

四姨娘便是老爷的一个外室,养在外面四年多,才叫唐氏发现,如何不恨?四姨娘有一子,甚慧,得老爷喜欢。

三姨娘貌美,却性格冷清,倒让唐氏不放在眼里,因为还没等唐氏做什么,三姨娘就已经惹得老爷不想搭理了。

大姨娘年纪虽比唐氏大上几岁,但是却出生高贵,算是京城有名贵女兼才女之一,而且娘家厉害,老爷似乎有意抬为平妻,膝下有一女,行三。

二姨娘最近出了事,府上不让妄议,两名仆妇也是打听了许久,才知晓这二姨娘似乎是给老爷戴了绿帽子,老爷一气之下,锁了起来。膝下有一对双胞胎女儿,行四行五。

剩下都是各路官员送来的侍妾,全挤在前面不远的小房子里。

听完白振海的后院二三事,白染只能给这老爹一个大拇指,他究竟怎么做到丞相的?就算有老国公的支持,但这也太……一言难尽。

两个仆妇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将所有的事儿都说完,便眼巴巴的看着白染。

白染还指望这两人说点白落烟或者唐氏做过的坏事,不过还真有,但没什么用,不是重要的。

“这是解药,能压制三天,三天后,再找我拿解药。”白染从瓷瓶里倒出两个糖丸,“哦,对了,这只是压制毒不扩散,不会传到你们家人身上去。”

两名仆妇大喜过望,感恩戴德接过。

……

白振海刚下朝回家,一脸的不爽。

半路上遇见一红衣美人,心痒难耐,追了数里,美人拐进一小巷子中,他急忙追去,却被人打晕。这事要是没人看见还好,若是被御史发现,明天早上他可就好看了。

自老国公去世,皇上对他日渐不满,无非就是因为他行事孟浪,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一些鸡毛蒜皮,怎的就碍了某些人的眼。

刚回前院,听得唐氏接了那傻子来,正逢内院宴会,叫满京城的夫人小姐瞧了个遍,白振海心中似火烧,恨不能直接将白染沉塘。

他摔了个杯子,不过因地上厚厚的毯子那杯子竟没碎,滴溜溜打打转,让他心中愈发火大,咆哮道,“叫那孽女来!”

唐氏在白振海一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这家伙的心情不好,对于她来说更是天赐良机,于是安慰,“没事跟孩子置什么气啊,再说了,那孩子从小憨傻,多可怜。”

“你也是,明知她憨傻,将她带去人前作甚?死在乡下不就完了。”白振海怒气冲冲,他花银子培养了那么多的女儿,没一个有用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