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花美男小说by胡伟红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极道花美男

更新时间:2020-11-22 14:09:16

极道花美男已完结

极道花美男

来源:掌文作者:胡伟红分类:校园主角:

《极道花美男》是一本青少年小说,小说讲的是竟然凭空冒出一个未婚夫!  我叶贝塔·夜璃的美好人生难道就此终结了吗?不行,绝对要反抗!  Lucky!随手一抓就能抓到一个标准美男做挡箭牌,简直是中了头等奖嘛!严七海好心地帮我欺骗了亚树,可没想到美丽的邂逅竟有续章!  不知从何开始,我的心渐渐地倾向了七海,可亚树似乎也并没有表面上那样难以接近。同是花样美男,严七海和亚树,一个温柔善良,一个冷酷霸道,我要怎么选择呢……《极道花美男》是作者胡伟红写的一本小说,
编辑故人初点评本书主角塑造比较有特点,拥有不死的无敌挂,总之本书主角非常奇葩,很逗比,很欢乐,画风太完美。展开

本书标签:极道花美男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下午放学看着同学们一个接一个的走出教室,我真是又气又无奈。这才是我转到花旗附中的第二天,就已经成为全校女生共同的敌人了。这是何等的“荣幸”啊!

终于教室里空无一人了。其他班的同学也该走得差不多了吧?现在去打扫的话安全系数会大大提高。

真搞不懂那个校长怎么会做出这么变态的决定。就算要惩罚我砸坏了校长室的玻璃也该叫我去打算女厕所啊。难道他看不出来我是女生吗?

不行!不行!就这样出去的话还是很危险啊!

万一被其他人看到的话,我的颜面何存啊!想我叶贝塔•夜璃可是堂堂的魔族守护士,身体里流淌着神圣的魔族血液,现在居然沦落到要去打扫男厕所……苍天啊!我的人生怎么会如此多灾多难?!

还是好好伪装一下吧!对!必须伪装!

想到这我赶紧放下书包四处翻找,可是找遍了整个教室也不见能用的东西。这可怎么办啊?

就在这时乔夕突然在门口喊我:“小夜,你怎么还没走?”

“乔!!!”

终于见到亲人了!我激动地扑过去抱住她,就差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诉了。

“小……小夜,你你……你这是怎么了?”乔夕还是第一次见我这副狼狈的样子,一时慌了手脚,连忙拍着我的背说,“对不起啦!今天我们班上好忙,老师一直拖堂,我都没办法来找你,连午休时间都有事情做,所以没能和你一起吃午饭。小夜,你中午没有吃饭吗?你你你……你不要难过啦!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回家?我还不能回家啦!”提起这个我更加委屈了。

乔夕一脸的惊讶:“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可以回家?”

“因为……”我抽噎着,想起来就觉得恨恨的,“因为那个该死的亚树,我被校长惩罚打算厕所!”

“亚树少爷?!他……他怎么了吗?”

“他陷害我!害我把校长室的玻璃打碎了。”

乔夕根本搞不清楚状况,还在为那个“恶人”解释:“也许只是误会啦。亚树少爷是你的未婚夫,他怎么可能会陷害你呢。”

“他这明明是故意的!”我推开乔夕,“乔,如果你再向着他讲话,我就和你断交!”

“不要!不要!我什么都不说了。”乔夕连忙改口,“那……那我帮你一起打扫。”

“是男厕所耶!”

“男厕所?!!!!”

我含着眼泪点了点头:“你现在可以体会我的感受了吧?”

“小夜,你也别太生气了。反正不管做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的。男厕所也没有关系,我帮你打扫。”乔夕不愧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真是患难见真情啊!可是我叶贝塔•夜璃才不是这种没担当的人呢!而且也绝对不会连累朋友!一人做事一人当!

“不用你!我自己一个人可以。不过嘛……乔,我现在不能用魔法,我想伪装一下,让人认不出我的样子。找了半天班上什么都没有。你能不能帮帮我?”

乔夕虽然和我的魔力等级差不多,但是变换一下装束这种小事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小夜,你想怎么伪装?”

“反正让人认不出我的样子就好啦!反正要打扮男厕所,最好把我变得像男生!”

“像男生?”乔夕想了想,“那就是穿男生的衣服喽?”

“不管啦!快点!快点!”我着急地催促着。再这样耗下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呢!

乔夕闭起眼睛,在口中默念着什么,不大一会功夫有光圈在我的身上散播开来。就像上次亚树帮我换装时差不多。只不过也许是魔力等级的缘故,乔夕的光圈颜色很淡,而且罩在身上的感觉很不舒服。

几秒钟光圈终于消失了,我身上的校服果然变成了宽大的男生服装。只是……只是……

“这分明是清洁工穿的嘛!”我红着脸对乔夕喊道,“干嘛给我换成这样?”说完我摸了摸头上,连帽子都是一样的。

“这样的打扮进男厕所才不会被怀疑嘛!小夜,你不喜欢的话,我再帮你换。”乔夕一副委屈的样子。

我冲她挥挥手,不耐烦地向教室外面走:“不换了!就这样吧!”

说完便急匆匆地奔向我的“地狱”——男厕所。

“哐”的一声,我拎着拖把将男厕所的门踹开。

离放学时间已经有一会了,同学们都走得差不多了,应该不会有人在厕所里逗留了吧?所以我尽情的把怒火发泄在了那扇门上。

“大婶!你今天发什么神经啊?怎么弄出这么大动静来?”

让我瞠目结舌的一幕终于发生了。如果上天肯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选择先敲门再进去。

就在我踹开厕所门的那一刻,迎接我的是一排正在系裤子的男生。

本来见到如此“壮观”的场面,足以让我挖地三尺去反省了。但那个非常欠扁的男生在0、01秒之后说出的那句更加欠扁的话,让我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我伸手一指说话的男生,“刚刚叫我什么?”

“大婶啊?”男生把裤子系好,嘴里还在和自己的几个同伴抱怨着,“今天怎么会这么倒霉啊?班导一直加课。毕业班也不用这样吧?真是不叫人活了!”

他的同伴立刻附和着:“是啊!累死了!”

这群坏家伙!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方便的时候已经被我这个无敌魔族美少女看见了吗?

他们怎么一点都不害羞?难道……难道真的把我当成了每天来打扫厕所的清洁工大婶了吗?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呜呜呜……果然很像!

“出去!出去!出去!”我气呼呼地挥舞着拖把,像扫垃圾一样将那几个还在磨蹭的男生往门口赶,“大婶我要打扫了!不要妨碍我!”

男生们被我莫名其妙的怒火吓到了,可是却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小声嘀咕着:“这是新来的吗?以前怎么没见过?”

“就是啊。学校怎么会请这么凶的大婶过来。”

“还是快走吧。你们看她的样子快要吃人了!”

……

没错!没错!我是快要被逼得杀人了!哼哼!

见我把男厕所弄得像发洪水一般,追着我赶过来的乔夕唯唯诺诺地建议道,“小夜,还是我帮你吧,我们一起来打扫会比较快一些。”

“不用!”我强压住心中熊熊燃烧着的那股无明火,奋力将半桶水泼在地上,“这点小事还能难倒我?!”

“是啊,用魔法很快就能完成的。不然我用魔法帮你打扫吧,一下就好了。”乔夕边说边向四周看了看,见没有同学走过来,正想合拢手掌启动魔法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天而降。

“人多力量大,不如我也来加入吧。”话音刚落七海温柔的身影便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天啊!他没有听到乔夕的话吧?!连乔夕自己都吓了一跳,脸色顿时一变。怎么七海也神出鬼没的样子,走起路来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赶紧装出若无其是的样子来询问道:“你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来帮你啊!”七海无奈地耸了耸肩,目光不经意落在我手里的拖把上,“你这样打扫的话,什么时候才能弄干净?”

“没办法,我也是第一次做‘清洁工’嘛!”我委屈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暗自松了一口气,看他的表情,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刚才乔夕说的话。

七海温柔地笑了笑:“这里是男厕所,还是我来比较方便。”

居然这么快就又有机会和七海单独相处了?!我真是又惊又喜。赶忙冲乔夕使眼色。

乔夕心领神会地说道:“我……我还有事情,就不等你回家了。小夜,我先走了。”

我冲着她慌慌张张的背影吐了吐舌头:“路上小心哦!”

“好啦!那我们开始吧!”七海笑嘻嘻的挽起校服的上衣。

哇!不是吧?七海真的要帮我一起打扫厕所吗?

刚刚还因为这件事情弄得一肚子气的我,现在怒火居然全都不见了。

2.

七海低着头擦了两下地,突然直起身子仔细打量了我几眼,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夜璃同学,你是在哪弄的这身衣服?真的很专业嘛!”

“我……我……”

糟糕!这副难看的样子居然被他看到了,呜呜呜……我的美少女形象啊!

“借的啦!”我慌忙去抢他手里的拖把,“还是我自己来好啦!你快点走吧!”

虽然很想和七海单独相处,可是现在的自己实在太狼狈了!

“别放在心上,我只是开玩笑。我来帮忙吧!”

七海趁我一愣神眼疾手快的过来抢我背后的拖把。谁知道地上被我泼的到处都是水,地面滑得要命。七海一个没留神,脚下一打滑,整个人正面向我扑了过来。

“啊?!”我来不及做出反应,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

“咚!”

响亮的一声之后,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而七海不偏不倚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更巧的是……他那菱角分明的嘴唇……

我仰面躺在地上,做梦一样睁大了眼睛。咫尺之外,那张晶莹如玉的英俊脸孔上同样挂着惊慌的神色。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就连彼此的心跳声都格外的清晰。

如果说上次的亲吻是因为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犯的一个小小的“错误”,那么这次的亲密接触难道是老天跟我开的一个玩笑吗?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却像是一计兴奋剂,让我的血液瞬间沸腾,脸红得犹如一个大番茄。

“对……对不起。”

原本定格的时间在七海慌乱的起身下,再次运行起来。他的脸颊也悄无声息的飞上了两抹红霞。

“没……没什么啦!呵……呵呵……”

我勉强挤出的笑容并不能掩饰气氛的尴尬,反而觉得周围小小的空间里氧气瞬间被什么人抽光似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还是赶紧逃开吧!再停留下去我甚至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我真的亲到了七海吗?

尽管我顾做镇静装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继续打扫着男厕所。

可是不可否认的是,气氛一度陷入难堪的沉默。七海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尽管他几次试图打破这种尴尬,但在我支吾的对话过后,仍然没有了下文。

幸好难熬的时刻过去了!经过我和七海的一番努力,男厕所终于打扫得一尘不染。如果要评选等级的话,这一定是全市最顶级的卫生间!

“好了,我们回去吧。”七海接过我手中的拖把放回原处。

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已经比刚刚好了很多,之前的羞涩与尴尬已经不见了。

我跟在七海后面走出男厕所,刚想拎起丢在门口的书包,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这身奇怪打扮。难道要穿着这身衣服回家吗?可是……可是乔夕已经走了,谁来帮我把原来的校服变回来?

见我站在原地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七海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我为难地指了指自己的身上:“我的衣服被人穿走了……”

七海这才恍然大悟,赶紧安慰我说:“没关系,现在天色已经这么暗了,大家早就走光了,没人会注意到你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我这副邋遢的鬼样子和英俊的七海一起走在马路上,实在是……连我自己都会不好意思。唉!算了!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只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想到这我鼓起勇气拿起地上的书包跟着七海走出教学楼。

可是刚走出去没几步,七海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号码,清朗的眉宇间竟然不经意皱了一下。虽然只是细微的小动作,却刚好被我捕捉到。

七海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喂……怎么?现在吗?不过……那好吧。我知道了……”

他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尽管刻意保持着轻松的神情,语气中还是夹杂着一丝的严肃:“夜璃同学,不好意思,我临时有点事情,你一个人走吧。”

到底是谁打来的电话让他顿时变得心事重重的?好奇心使然我竟脱口而出地问道:“你要去哪?”

“这个……已经放学很久了,你还是快点回家吧。”说完七海根本不等我开口便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奇怪!他说有事情,为什么连校门都不出呢?难道找他的人就在学校里吗?

不行!不行!实在是太可疑了!我真的很想跟过去看一看,但是……我和七海才认识没多久,就这样纠缠他的话会不会显得我很轻浮?这也太丢脸了吧?好歹我也是个堂堂的魔族守护士!

况且窥探别人的秘密绝对是错误的做法!没错!没错!我应该像个女孩子一样矜持一点,就算觉得对方很好,就算很想接近他,也不能表现得这么明显。

对!不可以这样!绝对不可以!

不过……

不过……是做朋友的话,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我在心里碎碎念着,脚步却越来越慢……终于我还是按耐不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虽然是第一次跟踪别人,但我小心的没有暴露行踪,偷偷的跟在严七海的身后。

他这是要去哪啊?怎么顺着甬道一直向操场后面走呢?今天是我第一天转校到花旗附中,对这里的环境可以用“一无所知”这四个字来行动。看来我也只好乖乖跟着,要是跟丢了,恐怕我连怎么回去都不知道了。

走了一会严七海终于停下了脚步。我赶紧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像做贼似的蹲下身子。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呢,原来“贼人胆虚”这句话真是一点错都没有。或者是我没有做贼的天赋吧,感觉胸口处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蹦出来似的,“咚咚咚”急促的心跳声连我自己都听得格外清楚。

只见一个看起来格外嚣张的人影从学校的后门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看他的校服应该不是花旗附中的学生。据我所知,花旗附中好像不允许外校的学生在上课期间随便进入。难怪这个家伙要走后门!可是他未免也太张扬了吧?不仅一脚狠狠的将大门踢开,还发狂似的吼着:“该死!这什么鬼东西!七海,你小子太慢了!故意的是不是?”

哇!这个家伙简直像只喷火的恐龙嘛!

怎么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这么大的火气啊?!连躲起来的我都忍不住心头一颤,有一种被雷到的感觉。天啊!天啊!这样的家伙会是严七海的朋友吗?他们根本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嘛!好强烈的对比!

“刚刚在做值日。”七海的脸上仍然挂着平静的表情,仿佛早就习惯了面前的人,他双手插进口袋里,语气平淡地询问,“怎么想起来找我了?”

站在对面的人目光凌厉有神,眉宇间顿时拧成一团。话音刚落便毫无预兆地伸出拳头重重地打在了严七海左边的肩膀上。那力道……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惊呆了!

怎么搞的?他们不是朋友吗?

3.

“坦白一点说!我不喜欢你这样!一走了之算什么?”那个恐龙男根本不觉得自己的粗暴行为是不对的,一副嚣张跋扈的野蛮相。

这个家伙居然敢动手欺负这么温柔的严七海?!可恶!我一定要好好记清楚这张脸,等明天解开了魔道,我要去打抱不平好好教训他一顿!

严七海一个踉跄,轻轻倒退了一步。那一拳看起来很重,可是那俊美安静的脸上却没有划过一丝的痛楚。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的嘴角居然还挂着……笑?!!!

只是那淡淡绽放出的梨花仿佛被染上了苍白的颜色,无力又哀伤。

“我没有一走了之。我还在花町市,只不过转了所学校。南不是一样转校了吗?”

“别跟我提郑亦南那个混蛋!”恐龙男根本没有听下去的打算,不耐烦地打断道,“老爸他们上一辈的事情,我根本不在乎。既然你是老爸的孩子,那么你就是我林锡辰的弟弟!你姓严也好,姓林也好,都不重要。走到哪,你都是我弟弟!”

现在是怎样啊?这种野蛮粗暴的家伙居然是严七海的哥哥?!!

我该不会是偷听到了绝对劲爆的第一手资料了吧?

尽管有种不虚此行的惊讶感,但是……看着那宁静眼底划过的哀伤,我却隐隐有种心疼的感觉。说不出的,在严七海苍白的笑容中,胸口处就那么猛的沉闷了下去。

“既然这样的话,我在花旗附中不也一样是你林锡辰的弟弟吗?并没有分别。我习惯了一个人生活,这并不是逃避什么。”严七海的声音低沉而温润。

恐龙男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目光异常凌厉。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过去,我都很难把他们两个人想象成兄弟。

时间在两个人互补相让的对视中一点一点的流逝。如果非要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找出一处共同点的话,也许仅仅是他们眼底那若有似无的固执如出一辙。

好半天严七海从嘴角挤出一个字:“哥……”

“七海,跟我讲实话,你到底还喜不喜欢雪依?”

“雪依现在是你女朋友。”

恐龙男并没有松开手的打算,布满阴霾的俊脸显有些扭曲:“那又怎样?我现在只是问你还喜不喜欢她!告诉我!”

笨蛋雪依?扣除前面两个字,不管怎么听后面都像是个人名。女孩子吗?原本不太确定的我,从严七海眼神中那稍纵即逝的忧伤肯定了答案。

见他不说话,站在对面的恐龙男隐隐感觉出了什么。压低声音说:“别逼我发火!就算是弟弟,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完他粗壮有力的拳头再次举起,仿佛连空气中都留下了冷漠而可怕的痕迹。刚才那一拳已经让我不寒而栗了,难道他还要继续对温柔的七海“行凶”吗?

“哥……”严七海的声音带着一丝的颤抖,但格外的有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雪依是最好的朋友。我也会拥有自己的幸福。”

恐龙男一怔。可那过度的平静只维持了稍纵即逝的几秒钟。那停留在半空中的拳头还是硬生生地落了下来,并且第一时间准确无误地击中了七海的脸部。

七海的嘴角立刻浮现出血色,可他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疼痛的表情都没有显露。他定定地凝望着对面的恐龙男,平静得犹如一尊被抽去灵魂的雕塑。

“你这个笨蛋!干什么好好的让这个恐龙男打?难道你有被虐症吗?!”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忘记自己“偷窥者”的身份,径直冲了出去。

因为我的突然出现,连七海都被吓了一跳。原本平静的脸上划过一丝惊讶。

而恐龙男呢,抓住七海衣领的手又收紧了一拳。天啊!他那张脸简直比火山爆发喷出的岩浆还要红!简直已经愤怒到极限了嘛!等等等……他不会是想把怒火全都发泄在七海身上吧?!

绝——对——不——可——以!!

这个暴力狂要是再敢碰一下善良温柔体贴细心的七海,就算我现在是个被封了魔道,完全不能使用魔法的魔族守护士,我也会和他拼到底的!这个世界永远是邪不胜正的!我一副想入非非的鬼样子,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这身打扮,就差大喊一声:“我代表月亮消灭你!”了!

“大婶!你混哪里的?”几秒钟之后恐龙男斜睨着眼睛,用不屑的口气问道:“你不是应该呆在垃圾场或者是卫生间里吗?怎么跑到这来了?没事的话最好躲远一点!我这边不需要打扫!”

这个可恶的恐龙男!他故意在挑战我忍耐的极限吗?智慧尚且不提,可我美貌绝对不是一般人类可以比的!他……他……他居然……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大婶的?!”我怒吼一声,用力抓下戴上头上的那顶晦气的帽子,把娇嫩的面容展露出来。

“哥,她是……”七海也赶忙帮我解释。

可是恐龙男根本不理会我们俩,仍旧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刚才的那个问题上:“我管她是谁!七海,你这个臭小子快点说!到底还喜不喜欢雪依!我要你说真心话!今天你休想在我这蒙混过关!”

“哥!”七海终于被逼得认真了起来。只见他用力地甩开恐龙男抓住自己的手,温柔的目光像是蒙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雾气。他抿了抿唇角,眼睛望向别处,声音很是低沉:“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你不要再把我跟雪依扯在一起了!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就是为了陪她,才转到花旗附中里来的。”

七海有女朋友了?!我顿时呆在了原地。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我这个傻瓜还自做多情的“英雄救美”,根本就像个小丑一样嘛!

我的心里一阵翻滚,脸上露出失落的表情。

“你有女朋友了?”恐龙男的眉毛拧了拧,似乎并不相信七海的话,“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喜欢上别人了?你女朋友是谁?带我去见她。”

“哥,我说的是真的。”七海高声强调道,似乎显得有些焦急,唯恐恐龙男不相信一般。

“是真的就证明给我看啊!只要证明了你刚才的话,我自然就会相信的。快啊!”

“我女朋友就是……”七海低下头,有些为难的样子,连声音都小得可怜。

“骗我是不是?”

“当然不是!我女朋友就是——她!”七海一把拉过站在旁边的我,将我紧紧搂在他的怀里。

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问:“我?!”

“对啊!夜璃,我真的很喜欢你!哥不是外人,我们没有必要隐瞒他。”七海转向我,他温柔的目光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感觉顿时流淌开来。

“七海……”望着那张温润的脸庞,我一时竟分不清此刻是现实还是梦境。

还没等我后面的字吐出来,七海便毫无预兆地凑上前。

他英俊完美的五官在我的面前放大,我甚至可以感觉得到他温热的呼吸。仿佛带着淡淡的香味,又有着说不出的清爽。

他棱角分明的嘴唇犹如一片飘落的樱花,温柔的落在我的唇上!

那么轻,好像蜻蜓点在水面上一般,却让我的大脑在一瞬间变了空白,根本没有办法思考这一幕到底是怎样发生的。

“臭小子!”

直到恐龙男的声音骤然响起,我才猛然回过神来。而自己的脸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

“哥,这回你总该相信了吧?”

“呃。”恐龙男凌厉的目光扫过我飞满红霞的脸,“好好照顾这位大婶。”接着迈开步子,那嚣张跋扈的高大身影很快从后面闪了出去。临走时他还不忘狠狠地踹了一脚铁门。

“哐啷啷”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就在叫林锡辰的男生走出花旗附中的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严七海绽放在嘴角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不见。

浓重的雾气弥漫住他原本漆黑明亮的眸子,一抹忧伤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对不起。”

七海转过头,认真的向我道歉。声音却显得有些疲惫。

他一定是指刚才的吻吧。

现在多少我已经明白了,那突如其来的一吻不过是七海为了使恐龙男相信什么而故意做的。

我不过是个临时道具而已。我和他才认识短短的几天时间,七海又怎么会喜欢我呢?更别说是如此深情的告白了。尽管我多么希望着一切是真的,但事实就是如此。

“没……没什么。你帮了我这么多次,也该是我报答你的时候了。”我强颜欢笑着,生怕被看出自己脸上涌起的失落表情。

一丝忧愁飞快的在七海的眼底闪过,他用淡淡的声音说:“陪我去个地方,可以吗?”

怎么会不可以呢?

我的心猛的一沉,那稍纵即逝的一瞬间竟然让我的胸口疼了一下。

于是我认真的回答:“好。”

夕阳在天边留下最后一抹余晖,温柔的霞光将七海温润的脸庞点缀得异常诱人。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七海竟然带我来到了海边。

天边朦胧昏暗。天水相接的地方再也看不到金灿灿的颜色。夜,总是这么悄无声息的来临吗?

原本因为七海的邀约而心情大好的我,在海边足足坐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按耐不住他的沉默,开口打破这僵局。

“七海,你一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吧?”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七海都像是一肚子的心事,我怕他再这么坐下去,真的会一时郁闷和大海来一个亲密接触。

当然这半个小时我也没有闲着。在我的脑海中有着一连串的问号,特别是刚刚那个恐龙男所有的一切。还有一个名字在我的脑海中怎么也无法挥去。

到底“雪依”是谁啊?为什么恐龙男那么在意她和七海的事情?很明显他们三个人似乎发生过什么,七海与那个叫雪依的女孩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切我居然很想弄清楚。

“坐在这会让心情格外平静。”七海的目光幽暗深邃,就犹如面前翻滚而来的海浪,好想好把什么卷入心底,“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只是有一些我想要让它成为过去的事。”

“一定和刚才来的人有关吧?”

“是啊。”七海凝望着海面,漆黑的发丝被风吹得有些凌乱。他的侧脸,温润而宁静。可是却隐藏着说不出的忧伤。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他的内心就像这大海一样深不可测吗?

“七海……”我忍不住低低地唤了一声。

他转过头看我,眼睛里有一抹淡淡的笑意:“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

我赶紧摆摆手:“没有啊。我只是在想,我可不可以帮你分担那些事。我发誓,我并不是要打听你的隐私。只是……”

“关心。对吧?”

“对!就是关心!”

“谢谢你。夜璃同学。”七海的嘴角再次绽放出好看的梨花,“和你在一起,心情也会莫名其妙变得开朗起来。

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还有……我真的不该利用你。你是个好女孩。请你相信,我是不得已才那么做的。”

“我明白的。刚才的事情我不会介意的。”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我的心里还是怪怪的,于是我故意转移话题,问道,“你的故事一定很长很长吧?”

“有一点复杂。如果你有耐心的话,我可以讲给你听。”七海幽暗的深邃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仿佛根本不介意我走进他的内心。

他决定把自己的故事讲给我听?这样是不是就证明了,他是信任我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