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少:你老婆离家出走了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总裁>锦少:你老婆离家出走了

更新时间:2020-10-03 21:39:33

锦少:你老婆离家出走了已完结

锦少:你老婆离家出走了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总裁主角:

小说叫《锦少:你老婆离家出走了》,文中讲述她以为自己是他捧在手心宠的心肝儿,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直到她和别的男人的亲密照出现在他们的婚礼上,她被他抛弃,成为了全城人眼中的一个笑话!三年后他突然回来,扔给她一张空白支票买断她终生。他说:“你的用途只有一个,给我铺床叠被。”可是……她连铺床叠被都做不好怎么办?那么只有棍棒伺候!“锦少,你老婆离家出走了怎么办?”锦少:“宠着。”“她还和帅哥去看星星看月亮,诗情画意了!”锦少:“抓回来,继续宠……”
编辑南笙离点评剧情作者把控的很好,绝对值得一看,世界观新颖独特,属于渐入佳境的佳文。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我这样子,出去谁看得上!”她很委屈,“我说过了,我只有你,也只爱你。”

南宫锦冷冽的气息仿佛消失了,他不说话,便冷场了。

只要他不恶言相向,冷言冷语,黎阳都是开心的,“你饿了吗?想吃什么?”

“水饺。”他冷硬的回答。

“稍等,我去冰箱里看看有没有食材。”黎阳跑到厨房,打开冰箱,看见满满的一冰箱食材,其中也有包水饺的食材。

“锦,给我半个小时就好。”她怕他饿着,充分的利用好时间,二十几分钟便将水饺端去了餐厅。

“锦,可以吃了。”她对着客厅喊了一声,心头想着,原来这就是婚后生活!

简单,却温馨。

南宫锦看见桌上盘子里一个个漂亮的水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在他心里,黎阳的形象还停留在三年前,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黎家继承的样子。

黎阳给南宫锦摆好碗筷,“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南宫锦绷着脸吃了,绝对没说好吃,但是转眼,空盘了。

黎阳见他盯着自己碗里的,想要将自己的给他吃,但又怕他嫌弃。

她吃饭的过程是缓慢的,尤其是在他犀利的视线下,她简直是难以下咽。

好不容易吃饱了,她去厨房洗碗,腰肢却被一把抱住了,一个滚烫的胸膛贴着她的后背上来。

她感觉到后面那惊人的热量,“锦,别……”昨晚已经消耗了她所有的能量,这会儿那羞人的地方还疼着呢!

“怎么?你以为我只消费不享用。”他捏住她的下巴,对着她嫣红的唇瓣亲。

黎阳摇着头拒绝,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从他怀里逃出来。

他生气了,板着脸去抓她。

她后退,避开他的手。

他将她逼到墙角,用身体把她抵住。

她疯了般挣扎,“我不要。”不要这么别扭交易似的拥抱。

那种事情,两个相爱的人做,是如胶似漆。

他对自己没有感情,对她来说就是毒药,她受不了被他当成发泄的物件。

南宫锦执拗的板正她的脸,霸道的覆盖了她的唇。

黎阳哭了,泪水咸涩,她还在挣扎。

南宫锦开始不耐烦,捏住她下巴的力气很大,“出来卖,最基本的规则都不懂?主人让你笑就笑,让你哭就哭,否则,滚出去。”

黎阳当然不滚,“锦,我爱你啊!”

“那个字,你不配说。”南宫锦嫌弃的退开,“记住,我南宫锦要,你只有接受,没有拒绝的分。”

他一把将她扛在肩上,大步流星上楼,粗鲁的将她扔在了床上。

黎阳的唇被袭击,覆盖上来的吻强悍如野兽,咬破了她娇嫩的红唇。

她越是抗拒,他越是要……

浴室哗啦呼啦的流水声,提醒着黎阳方才发生过什么?

她卷缩在被被窝里,任由泪水奔流。

曾经他是温暖的,是春风细雨。

如今的他,是电闪雷鸣,是风霜寒冰。

南宫锦从浴室出来,已经穿戴整齐,面如寒霜,“你是我花钱买来的宠物,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离开这个房子半步。”

黎阳用哭红的眼睛看着他,期待着他会心疼,“嗯。”

然而,男人是不会为不爱的女人心疼的,他冷酷的走了,在他要出门之际,她说道:“我们不可以回到从前吗?”

门被关上了,没有任何停留。

他们的心也被这扇门隔开了!

半夜,南宫锦还没回来,她盯着手机里的电话号码,拨通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她以为快要挂断了才被接听。

“有事?”南宫锦的声音冰冷,仿佛对待一个陌生人。

“你几点回来,我给你准备了夜宵。”黎阳小心翼翼的说,深怕惹他生气。

随即,她听见电话那头有陌生女人的声音:“锦,是谁呀!”

电话被挂断了,没有交代只字片语。

黎阳看着她用了两个小时精心准备的夜宵,苦笑一下,将其全部倒掉了。

黎阳光着脚,坐在落地窗前,盯着别墅大门方向,守道天亮,期待的人,还是没回来。

南宫锦……南宫锦。

她在心里疯狂的喊着他的名字。

他以前说过,只要她全心全意想他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哭的晕头转向,泪眼模糊的看见南宫锦的车回来了。

一夜的等待,她已经没有那份冲下去迎接他的喜悦之情。

转眼,主卧门被推开了,南宫锦西装笔挺的站在她面前。

黎阳披头散发,用哭肿的眼睛把他看着,她那双眼睛很美,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包含着控诉以委屈。

南宫锦居高临下,王者般俯视着她,“把自己搞成这样,看着就倒胃口。”

黎阳心头一窒,泪水更多了,委屈决堤般涌来,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南宫锦冷漠的看着她哭,待她哭够了,他将她拖进浴室,打开花洒。

水是凉的,突然落下,打湿了黎阳的身体,冻得她一个哆嗦。

他将她死死的摁在墙上,不许她逃。

“女人,别搞得一副我强迫民女的鬼样子,看清楚,我是你的金主,要你脱你就脱,明白了?”

黎阳摇头,“我不明白。”

他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没关系,我会让你明白的。”

余下,又是不容抗拒的深入……

从那天开始,南宫锦的控制欲越发的强。

她有一次和保镖多说了一句话,便得到了严厉的惩罚,保镖也被开除了。

所以,她经常下不了床。

这天,他前脚刚走,她便接到他的电话,“我文件落在书房了,二十分钟之内给我送来。”

黎阳去了他书房,发现书房有密码锁,试着用他的生日,电话号码等却没能打开。

于是,她只能给他拨打过去:“书房密码。”

“自己想。”电话被挂断了。

黎阳站在书房门口想骂人,但是又舍不得骂南宫锦。

于是,她幻想着,或许是自己的生日密码。

然后就打开了!!!

于是,她又将这事想成,这是锦爱自己的表现,能让自己快活一时是一时。

黎阳带着文件火急火燎的跑去南宫集团,南宫锦视线交代过,她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便去了南宫锦办公室。

推开门,便瞧见穆槿坐在南宫锦身旁,两人靠得很近,低声在聊什么?

语气很轻,似再说悄悄话!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