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娇小说by月满小楼主角彭峰柳秋月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都市>金屋藏娇

更新时间:2021-01-06 19:00:23

金屋藏娇连载中

金屋藏娇

作者:月满小楼分类:都市主角:彭峰柳秋月男频

《金屋藏娇》,文章出自作者:月满小楼,是一本都市情感小说,本站提供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主人公是彭峰柳秋月。牛大力一步步飞黄腾达, 步步冲天, 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
编辑南笙离点评本书金屋藏娇在爽感上作者控制的还是不错的,设定好脑洞大,真的很不错的都市情感文,有兴趣的书友可以试试看。展开

本书标签:今夜花开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安龙死后,安大力的心思开始发生了转变,非但不再恨安龙家,还想娶了堂嫂兰子,他喜欢兰子身上那股子让人心动的冷艳与高贵,寡福配光棍,不是绝配么?但他心里也清楚,兰子就算是寡福,也瞧不上他。想到这,躺在槐树下的大力有点烦躁,加上天气闷热,他想去秀江里洗个澡,去去身体里的那股邪火。

从那天起,大力对安龙夫妻俩的印象好了很多,并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要娶一个像堂嫂兰子这样贤惠的女人,美如天仙,艳压群芳,声似黄鹂,人淡如菊,在安家寨,她从不跟老公安龙之外的男人开一句出格的玩笑,她是个只会在戏里玩风情的女人,卸下妆,她永远都是那位高冷高傲高贵的‘三高’女神,永远让你敬而远之,不敢靠近。

其实,安大力是知道堂哥安龙是个没用的男人,且有种幸灾乐祸的快敢。有一回夜深人静,安大力想女人想的不行,鬼使神差地潜入了安龙家,爬他们家墙根,听到了安龙房间里堂嫂兰子那令人造热的喘洗声和安龙无奈的叹息声,意外地听到安龙建议自己貌美如花的媳妇先向堂弟安大力借点种子先传宗接代再说,说反正安大力是他亲堂弟,不算外人,结果被媳妇兰子啪啪打了几个耳光,说安龙不是个男人,说她就是一辈子不当娘,也不干这事。

不过,今年年初,安龙上神秘莫测的幽情谷采草药时被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的石头砸死了,死得挺蹊跷,兰子也就成了寡福。而且,两人结婚多年并没有一男半女,兰子的肚子一直都是空瘪着,浪费了一方好水土,这让安龙这位远近闻名的村医很是没有面子。但他却对自己的身体无可奈何,到死都没闭眼,因为安家在他这一支算是绝种了!

但大力并不是每个娘儿们都敢惹,寨子里采茶剧团的团长兰子是个例外。兰子除了是远近闻名的戏剧名伶,剧团里台柱子之外,还是安大力的堂嫂,安家寨安大力家这一支,总共有两家,他和堂哥安龙,但两家以前关系不好,具体什么原因安大力并不清楚,反正他懂事后才知道寨子里的村医安龙是他堂哥,是安龙的父母将他送给七婆收养的,由此,他对安龙一家好一阵子的恨意。

大力会意犹未尽地望着这些带着质感的娘儿们落荒而逃,并由衷地发出自豪的感叹,跟大力跑火车,谁怕谁呀?放眼安家寨的汉子,大力的最壮最长,都是秀江里洗过澡的爷们,谁没看过谁呀?

在安家寨,光棍和寡福属于一个级别的,同属是非人。

一般到了这个时候,这些娘儿们都会笑得花枝乱颤,羞得俏脸通红,用粉拳用力地捶一下大力健硕的胸肌,甩一句,你个驴粪蛋子!不要脸,不理你了!完了赶紧扭着活色鲜香的翘屯回家,不理他这个是非人。

这个时候大力并不会见好就收,而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挑衅地作出一副要拉开裤子拉链的架势,“香草嫂子你吓唬谁呢?敢不敢接受挑战,看看大力比你家安颜谁更厉害,谁更迟久?大力驴粪蛋子的美名并非浪得虚名,不信的话先验货?”

基本上人家被他这么一吓,自然会让他算一卦,大山里的娘儿们都没啥文化,经不起他这种假半仙的恐吓,这家伙就会借机摸一把对方丰满而透着肉香的身体,这些身子早已被自己男人揉透的娘儿们大都不介意,都知道大力二十几岁没有过女人憋得难受,又是孤儿,就可怜他,让他揩揩油过过干瘾,但也会佯作生气地样子骂他,大力你个驴粪蛋子,想女人赶紧找媳妇去,再摸一下老娘的妹儿让我家安颜剁了你的爪子。

如果遇到的对手是寨子里的小媳妇,那就换一种手段了,他会突然指着人家说,香草嫂子,等下,别走!感觉你这两天印堂晦暗,大力掐指一算,你家里肯定要出大事,要不要大力给你好好算一卦?一般这种情况大力都是提前知道了人家家里发生了啥事,因为大力有半夜爬墙根的好习惯,他是光棍啊!夜深人静,长夜漫漫浑身憋得慌,家里也没电视啥的休闲娱乐,别的男人可以跟媳妇躲在被窝里捣鼓一番,制造人类尽情玩耍,他只有自己的五指姑娘相依相伴,咆哮中释放出多余的精力。

而安大力,还是个孤儿,从小被安家寨里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婆七婆养大,自然,也让他从小就接触那些被七婆翻烂了的易学,玄学,算命啥的书籍,耳闻目染之下,练就了一番口吐莲花,忽悠天地的三寸不烂之舌,尤其喜欢钻到娘儿们堆里吹牛放屁瞎忽悠,跟这个姑娘说,秀儿,来!把你的小手手伸出来,让大力哥给你算一卦,看看你未来的男人在哪里?长啥样?你这小肚子以后能生几个娃?于是,借此机会就会捏着人家小姑娘粉嫩的玉手舍不得放,甚至再借机亲一口,逗得姑娘粉面通红就是他最开心的时候。

安大力是安家寨里最特殊的一个,二十来岁了还是光棍一条,没事自称大力,他这年纪在安家寨以及附近村寨绝对属于大龄未婚男青年,现如今的大山深处的各村寨的少男少女们,大都初中毕业,甚至还没有毕业就被父母催着说媳妇找婆家了,下手慢了只能将目标锁定在更远的村寨甚至不得不找外地媳妇,否则,在这个狼多羊少的年代,注定光棍!

回去的路上,安大力想起了许多往事。

于是,安大力就和柳秋月一起回去了。

“好的,赶紧回去!”此时暮色已苍茫,柳秋月是真的害怕了。

“秋月姐,你别说这么多了,此山很妖邪的,再不回去,就有可能真的撞邪了。”安大力说道。

“你看你,都懂得油嘴滑舌了,你不会是撞邪了吧?”柳秋月一说完,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吸了你的血之后,变得聪明一些了吧!”安大力只能这个敷衍了。

安大力大汗,一个不傻了的人想要继续装傻,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呀,随时都会露出破绽的。

“我怎么发现你说话越来越不像之前的你了。”柳秋月又有些惊讶地说道。

“好吧,那就下次再玩吧。现在天色已晚,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回去吧!”安大力见柳秋月不想玩,他也不好强求,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先不玩了,以后有机会再跟你玩。”柳秋月刚才被陈达光突然闯来破坏了好事,而且差点被陈达光糟蹋了,受了太大的惊吓,已经没那种心情再玩了。

只要柳秋月这个小寡妇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自己一定会好好把握,绝不会再像之前那么笨拙了!

安大力刚才不但用手挤了柳秋月的胸,还用嘴吸了,现在他也是难受得很,想起之前柳秋月骗自己跟她玩的那个游戏,更是欲血澎湃。于是,他便试探着问道:“好了,秋月姐,现在没事了。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刚才的那种游戏?”

找了一会,安大力果然在附近找到了那种治疗被青竹蛇咬伤的草药,然后摘下来,将草药放到嘴里嚼碎,然后给柳秋月敷上。

“好的。”安大力马上就到退出草丛,去寻找草药。

“那你赶紧去帮把那种草药找来。”柳秋月深信不疑。

“我小时候也被青竹蛇咬过,有人给我敷了一种草药,所以懂得。”安大力现在脑子非常灵活,随便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柳秋月又惊讶地望着安大力,问道:“你一个傻子,也懂得用草药治疗蛇毒?”

“是的,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给你找一些解蛇毒的草药给你敷上。”根据刚学到医术,有蛇出没的地方,一般都治疗蛇毒的草药的。此刻,安大力的脑中浮现出一种治疗被青竹蛇咬伤的草药了。

“真的全部吸出来了么?”柳秋月有些依依不舍地问道,被吸的那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让很是留恋。

“好了,秋月姐,毒血基本上已经吸出来了。”安大力喘着气说道。

在安大力的埋头苦干,不懈努力下,终于将残留在柳秋月体内的毒血基本吸了出来。

“嗯……啊……”柳秋月从来没有被男人如此吸过,情到深处时,她忍不住哼叫了起来。

……

“好吧,那我吸……我吸!”安大力没办法,只好照做了。

柳秋月却威胁道:“姐是女人都不介意了,你一个傻子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如果你不肯帮我,害我毒发身亡的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我不好意思啊!”安大力红着脸说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