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与谁共眠小说by公子浅颜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今夜与谁共眠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8:33

今夜与谁共眠已完结

今夜与谁共眠

来源:掌文作者:公子浅颜分类:言情主角:

《今夜与谁共眠》是作者公子浅颜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三年前江城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一位被悔婚的千金,三年后不夜城轰轰烈烈出了个了名角,听说她美貌无疆、听说她视财如命、听说她热烈而绝情,万丈红尘皆由她弹指来去。江城的男人都对她趋之若鹭,唯独陈易安对她不屑一顾。直到一场夜宴,这唯利是图的女人主动送上门来,他厌她、恨她、却抵不住她一次又一次见缝插针的热情设计,他明知道她是要命的玫瑰,却忍不住开始想要饮鸩止渴。《今夜与谁共眠》,
编辑相思故点评剧情作者公子浅颜把控的很好,绝对值得一看,世界观新颖独特,属于渐入佳境的佳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弥星带她到这里的时候,酒意上头,她就睡过去了。

难道……这是陈易安的房间?

“脏了酒店的床可以,别脏了我的眼。”陈易安眉目一冷,声音低沉警告她“滚。”

薛唯一恨不得与他拼命,但这三年来她经历了什么,她都深刻记得,如今面对这样的羞辱,也只是冷笑了一声,不急不慢的起身,一双细嫩的脚蹬进高跟鞋里。

“连当年的是是非非都看不清,我还当陈总眼瞎了呢。”

她起身没着急走,反而站在镜子面前,从化妆包里掏出口红,娴熟的一抹,一抿,便是一张烈焰红唇。

“当年的事情?你做的恶心事还少?”陈易安见她浓妆艳抹,面露厌恶之色更重,“时隔三年,不知长进,反而变得如此轻贱。”

“托陈老板的福。”

“一身风尘气,是自己走还是我派人把你扔出去。”

“几点了?”

陈易安拧眉:“什么?”

薛唯一拉起化妆包,按亮手机,清晨五点整。

她慵懒的倚靠在墙旁,对上那双幽深的黑眸的同时,摊出了一只手,“给钱,我自己走。”

“什么钱?”

她扬了扬下颚,“陈总似乎不太懂我们这行的规矩,出台便要收钱,现在是五点,也就算是包夜了。”

听完这句话后,陈易安先是愣住,眸子盯着她,跟着徐徐冷笑。

“薛唯一,你好样的。”

“五千。”

“就你也值?”

“我不值,可陈老板的时间值啊,您早给,我早走。”

“呵……好。”冷笑。

他答应她的时候,她反而觉得骨缝一寒。

“这里的一万。”

陈易安从钱夹里掏出一沓人民币来到窗边,“一张不少的拿走,不然我就花百倍的价钱,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音落,钞票如飞絮般飘到了楼下。

薛唯一皱眉看他:“你有钱后就开始好这口儿?”

也不废话,转身就要下楼,刚举步便听见身后冷笑:“站住。”

“又干嘛?”

“你不是爱走捷径吗?”陈易安敲了两下阳台讥讽看她:“从这跳下去。”

“……”他这是要她死。

陈易安就是陈易安,轮狠毒,她绝没有他十分之一。

“你要的我命就直说。”

“不跳也可以。”他吃准了她会退缩:“去向成衣道歉,求她原谅。”

“向那小三道歉?”薛唯一僵硬挑了挑唇角,“我早就和你说过当年是她自己扑过来,你还不信,不过撞了她也不亏……只后悔当时踩了刹车!”

“你这毒妇!”

陈易安话还没说完,她已冷笑迅速翻身越下阳台!

浓厚的夜色已经退去,天将破晓,她一身白裙如触礁激起的浪花,他没料到她如此偏激,下意识伸手去抓,却终究晚了一步,裙边在他指缝流逝,带着极致的凉薄。

“薛唯一!”

他心悬半截,下一刻便听见“扑通”一声,水花溅起。

他探出大半个身子往下看,泳池激荡,片刻浮现一道窈窕的身影。

她回头朝他意味深长一笑:“看来我福大命大。”

话音落下,便开始一张张捞钞票。

他忘了,这楼下有近两米深的泳池。

清晨池水尚冷,她抱着手臂打哆嗦,淌水一张张捡起,那从前高高在上矜持的千金,如今竟肯做到如此地步,他将她送到精神病院会不会太……不,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他眸色转冷,眼见她将池中最后一章钞票捞起,而后回头冲他挥了挥钞票,含笑离开。

“低贱。”这一系列的举动,让陈易安从薄唇里不自觉的吐出这么两个没有温度的字。

……

晨初太阳升起,光芒重返大地。

薛唯一从酒店离开后没有回家,反而回到酒吧,化妆室空无一人,她用力捂住了起伏十分明显的胸口,终究觉得压着一口气。

她伪装不下去了。

即使再过三年,或者十年,她都无法平静的面对陈易安,她清晰记得母亲黑白的遗照,薛家的破败,鬓角花白的父亲。

她大口的喘着气,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发丝凌乱,眼眶通红。

想嘶喊发泄,但最终却只是几度深呼吸,十来分钟后情绪终于平息,薛唯一才察觉到自己攥紧人民币的手心里早已被捏成一团。

“诶?唯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何致走进来,望着脸色略显苍白的薛唯一皱眉:“怎么了湿透了?那个周老板难为你了?”。

“没事,一切都不重要,钱到手就好。”薛唯一不徐不疾的把皱巴巴的钱塞进包里。

“重要……因为,这件事彻爷也知道了。”

薛唯一动作一滞,神色变得严肃起来,片刻后才问,“谁跟他说的?”

“都是在他眼皮子底下的,那还用谁说吗?”何致摊手,“陪周老板那批都是碎嘴的,还说你上了陈总的床……”

上了陈总的床?

薛唯一眼底浮起几分嘲讽的意味:“她们也真看得起我……还说什么了?”

“嗯,正说到三年前陈总是唯一姐的未婚夫,彻爷就派人来了。”说着,何致捂嘴悄悄道:,“彻爷最厌碎嘴的,说小惩大诫,要把那个带头的阿红送给计老板,谁不知道那老变态是个SM?说不定手上还挂着人命呢。”

薛唯一忽然觉得一阵胆寒,但这事,厉彻绝对做得出。

江城叫得出名号的酒吧,半数都在他手下,半黑半白的生意,哪能是什么中正之人。

“谢谢你了,小致。”

薛唯一深呼吸,在化妆室简单收拾一番,与何致简单交接了些琐碎工作,这才换了身清爽衣服回家。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掐着时间,尽量赶在妹妹换药之前。

老旧的城中区一向破败,不过今个儿楼梯口火红色小跑促使她多瞥了一眼——这地方,怎么会有豪车停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