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引长歌小说by上玖殿下主角长歌墨笙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玄幻>君引长歌

更新时间:2021-04-05 21:06:05

君引长歌连载中

君引长歌

作者:上玖殿下分类:玄幻主角:长歌墨笙字数:68.4万女频

最后章节:第一百九十四章 番外:兜兜转转,仍似初见[连载中]

长歌墨笙小说名字是君引长歌,这本玄幻仙侠讲述的是世间曾有一人,他放于心坎护了一生。 多年前人间的一朵荼蘼花无意开在了龙君的心头,这一开,便是缥缈整整千年。 一场造化弄人,他在长歌最无助的时候将她捡到身边,自此后,他便成为了她唯一的依靠。 世人皆想要她性命,唯独他愿将她捧在掌心,护在怀中。 可他却不知,自己的爱于她而言,不过是催命的毒药。 四海一劫,他亲眼看着她葬身入茫茫水域,褪去满身光华,化作碧水汤汤。 许多年月后,他还记得长歌少年时同他说过的那番话:“此生唯愿做尔掌心荼蘼,虽只有一瞬,但足矣。” 而她不晓得,自己这朵荼蘼花早已开在了他心头千年万年。。
编辑伊人笑点评君引长歌是真的很棒的书,故事情节推进合理,有层次,人物塑造,情节设定都一级棒,文笔也是强。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我呆在了原地,白衣男子低眸,目光落在了我握住他胳膊的那双手上,冷冷道了句:“可是抱够了?”

我猛然醒神,急匆匆的撒开手,原来他还不喜欢别人碰他。我双手背后,歉意道:“对、对不起,我下次不碰你了……今日天气不错,要不然,我带你出去走走?”

他负手行到我面前的木桌旁坐下,“不必了。”静了静,又问道:“你是雀妖族族长的女儿?你娘,又是何人?”

我低头懦懦道:“嗯,我娘,旁人都唤她琼欢仙子。”

“琼欢,本君,未曾听说过。”

“我娘说她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我娘没有什么亲人,我也没有什么亲戚,倒是我爹娶了二娘,有个比我小五百岁的妹妹,就是那个同我抢族长之位的青沅,我不太喜欢她……”

“今日天气不错,你不用上山采药么?”

“采药,啊对。”我恍然醒神,收拾了背篓便赶紧上路:“我同枣子精说好的要去采药,他应该等了我许久吧,灵芝汤在炉子上热着,你记得要按时服用下,我先去上山采药了。”

我走的匆忙,也未来得及再嘱咐他些旁的,左右他都这样大一个人了,也不会将自己弄丢了。

枣子精已经在木屋等了我许久,见我姗姗来迟后便叽叽喳喳的数落了我半天,今日要采些旁的草药,老灵芝爷爷说过,他身子刚好,要多喝些养神补气的汤药,这样才能快些恢复腰上的伤。

阳光温暖的洒在我身上,我带着聒噪的枣子躲在山中,从太阳初升到当头,已轻而易举的挖了一箩筐的草药。

这样的日子虽然过的辛苦了些,可也舒心了不少,比不得在家的时候,每日都要提心吊胆的。

我带着草药背着枣子原路返回,走到门前的时候,我正准备去撩开帘子,谁知竟有一道金光朝我飞了过来,而那金光直奔我的灵台,只需顷刻的功夫,我便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身子倒下那一瞬,我感到有人扶住了我的腰,将我收进了怀中。那人衣袖间的淡花香扑进鼻头,沁人心脾……

晕了约莫有两个多时辰。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何晕倒,也不晓得那金光是从何而来,只记得,我睁开眼睛瞧见的第一个人是他,彼时他正拧紧眉头,掌心一道银光敷进了我的灵台,我便倏然觉得灵台中的炙热消散了许多……

“阿笙……”我想要睁开眼睛,但用尽全部力气,都无能为力。闭了闭眼睛,我又光荣的晕了过去。

——

再次醒来时,他已不在我的身旁,我托着疲累的身子从床上起身,晃了晃不大清晰的脑袋,头晕眼花的扶墙走了出去。

屋外燃起了两盏烛火,灯笼的余光从头顶洒了下来,荼蘼花下橘光闪烁,他的身影欣长,一袭白衣飘然,手中执了把熠熠生辉的银剑,剑气扫落枝头两片花瓣,广袖惊起尘埃,一招一式,英姿飒爽。

他竟然能将剑舞的如此好看。

枣子精也幻化成了人形,彼时正端着一壶茶从厨房内小跑过来,笑嘻嘻道:“长歌你终于醒了。”

他闻声也收回了长剑,我点了点头,又疑问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忽然晕倒了。”

枣子精支支吾吾了阵,“啊,老灵芝爷爷说,你是最近太劳累了所以才会晕倒,没关系的,休息两日便会好了。”

“劳累?”我更是不解,他手中的剑不知何时变没了,理了理袖子缓然走过来,明眸看向我,惊起我心底一层涟漪:“这几日,勿要再去山上采药了,留下来先休息几日。”

我恹恹的低下头:“唔,其实也没什么大碍,我睡了一觉,感觉身子已经好多了。”

“你还是听墨公子的吧,好好留下来修养修养。”枣子精搂着茶壶精神抖擞。我垂首,沉沉的应了个“哦”

环视了眼四周,我来这竹屋住了两个月,每日都是一到傍晚便关门睡觉了,甚少有傍晚出来赏风景的闲情逸致。不过,这竹屋经他一打点,倒是挺好看的。

他坐下身喝茶,我走到了荼蘼花旁,伸手抚了抚花瓣,摘下一朵来,凑近鼻前,淡香浅浅萦绕鼻息。下意识的抬手将荼蘼花别进发间,这个动作,做起来格外的得心应手……

他的余光瞥见了我这一动作,饮茶的动作亦是顿了顿。

“你很喜欢这花?”

我温柔的看着花丛中的白点,“嗯,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喜欢了。”

枣子精叹道:“这片花丛你养了一千五百年了,若不是我常常来修理,恐怕早就泛滥成灾了。”

“一千五百年……”

我没在意他这声感叹,继续抚摸花瓣。一千五百年,我也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种上的,只记得我那年大病了一场,做了许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娘亲说我是撞见了邪祟,就强行将我那些回忆给封印了,这才让我恢复正常。我们做鸟的,脑地本就小,记不起太多的事情,于我而言,只要我还记得我是谁,那便够了。

他的伤也日渐痊愈,在山中这十几日,我只当是有个人陪着我说话,陪着我吃饭。他留在竹屋,倒是没说过什么时候会走,不过这样也好,他就能继续陪着我了。

他平日里唯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看着那荼蘼花发呆,偶尔提剑练一练,引得枣子精隔三差五的前来取经。

“现在族中若非是大长老等人扛着,你恐怕早就被你二娘她们给收拾了,二长老是你二娘她爹,如今族长的事情还没有什么结果,这样拖着,也不是什么办法啊。”

我与枣子精坐在屋顶,拿着一枝梨花,扯下花瓣塞进口中,“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又不能直接上去抢,况且我也打不过人家啊。”

“你呀,就是太懦弱了,都怪你,仙子还在的时候你不好好随她修炼,都两千岁了,连腾云驾雾都不会,简直笨死了。”

“你若是再说我笨,我就将你踹下去了!”我满脸黑线的瞪着他,他赶忙跪地求饶:“好啦好啦我错了,呐,还有他,老灵芝爷爷让我提醒你,这位墨公子来头不简单,等他伤好了,你就快些送他走吧,有些人咱们惹不起,只能躲了。”

我托起下巴,“阿笙不是坏人,他不过是性情薄凉了些。”

“你啊,现在还小,善恶不分。”

屋下的他提起长剑,剑气削断了一盏荼蘼花,伸出大手,接住那盏飘摇而落的荼蘼花,举手投足甚是风雅。我坐在屋顶上,拍手叫了个好,他恍然回神,掌心荼蘼花化成荧光散去。

不及我下去同他讨教个一二,林子那头便吹来一阵阴风,我立即察觉出了不妥,飞身下去挡在了他的面前。不出我所料,还真是她来了。四五道黑影落下,化为五名穿黄衣的婢女,领头的那个穿着绿衣裳,明明都是麻雀,何必穿的如此花哨……

我下意识的将他往身后护了护,没好气道:“你们到这来做什么?”

绿衣裳女子嘲讽一笑:“原来白玉哥哥说的都是真的,你还真在此处养了个小白脸。”

小白脸三个字格外让人不舒服,我冷声开口:“青沅,你嘴巴放干净些。”

“哈哈,我嘴巴放干净些?长歌,你都成这副德行了,还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枣子精跳下了屋顶,气不过道:“青沅,长歌好歹是你的姐姐,你怎么和你姐姐说话的呢!”

“放肆,本公主和她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只小妖插嘴了!”青沅怒瞪了枣子精一眼,我接过她的话反驳道:“放肆这两个字,应该是我同你说,青沅,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若是无事,你可以走了。”

青沅故意走近了我一步,凤眸上挑,风姿妖娆:“这么着急赶我走,你是怕我对你的情哥哥下手么?”

“你敢!”我厉声呵斥道,她不怒反笑,迈着莲花小步而来,“你放心,只要你听我的,我不会对你们如何。”抬手幻化出一道脸色火焰,火焰褪下,是一张写满字迹的卷轴,“你只需在这上面写上名字,你我之间的债便一笔勾销,以后我也不会再来打扰你们。”

枣子精一看卷轴,顿时怒道:“你,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你是想让长歌彻底离开雀族!”

“混账东西,本公主说话,何来你插嘴的份!”她一挥袖,一道蓝色的灵力便直逼枣子精而去,我见状手心凝起灵力,先一步化开了她的术法,“够了!”

她唇边笑色更深,挑眉问道:“如何,你签不签?只要你签了,我保证你以后的日子,雀族不会再插手,你可以安安稳稳的过完你的后半生。”

我抬眸扫过那卷轴上的字,伸手拿住了卷轴,枣子精在我耳边着急嚷嚷道:“长歌,不能答应,千万不能签字啊!”

她眼中的笑意渐深,我握着卷轴扬唇道:“如此期待么?那,我就偏不如你愿!”扬手间卷轴已经化作碎片散去,她登时眼起凶煞,“敬酒不吃吃罚酒!”抬掌直逼我心口,掌心灵力将我逼后退了两步,若非是他及时出手,我怕是要没面子的摔倒在地,血腥涌上喉头,顺着唇角蜿蜒流下。

青沅眯着眼睛后退了步,凝声吩咐道:“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本公主的厉害,来人啊,给我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娘啊,杀人了!”枣子精吓得抱住了树干不撒手,我见她身后的婢女幻化出长剑,什么也不顾的便推开了扶住我的那人,“阿笙,是我连累了你,我带着枣子快走,她们要抓的是我,你们快走、快走啊!”

没等我聚起法力送他走,女子手中的长剑便冲破了结界,飞剑直指我的心口,我张开双臂,凝聚了全身的灵力去阻挡,关键时刻,身畔人只一拂袖,强大的灵力便将那些女子全部打飞了出去。

我诧异的怔在了原地,转身的视线中,唯有他绝世而立,“滚!”

不过一个字便令人脊背发凉,心生胆怯……

原来他的法术如此高超……

青沅等人狼狈离开时口中还吼着让我等着云云的话语,而我的一双眼睛全贴在墨笙的身上,追着他的身影好奇道:“阿笙,你原来这样厉害。阿笙,你方才那一招叫什么,能不能教教我。”

“阿笙。”我像跟屁虫一般追着他,他忽然顿下步伐回身,我没停住,便一头扎进了他的怀中,不过,他的怀中好温暖,还好香,比娘亲身上的味道还香……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细心用洋葱2021-03-25 18:18:44

    仙女姐姐顿了顿,后才恍然大悟,好心提醒道:以后万不可在水宫这般唤君上,墨笙龙君乃是四海水宫之主,三界的四海水君,身份尊贵,你须得唤他君上。

  • 楼房友好2021-03-06 19:52:52

    我赶忙缩头认错,他松开了我的手腕,看了我一眼后才继续负手看向远方。

  • 萝莉犹豫2021-04-03 22:33:01

    头顶天雷每隔两个时辰便会触动,连劈半个时辰才肯罢休。

  • 镜子凶狠2021-03-09 09:55:46

    当我再拿好东西准备出门时,他肩上披着一件墨袍,剑眉微蹙,你要出门。

  • 咖啡能干2021-03-16 17:33:12

    我两眼放光的拿过那只铃铛链子,这铃铛比我以前见过的都好看,铃铛外雕刻着繁花,拿在耳边晃一晃,声音也是格外的清脆好听,像玉指撩开琴弦般。

  • 火车单薄2021-03-21 05:23:24

    枣子精吓得抱住了树干不撒手,我见她身后的婢女幻化出长剑,什么也不顾的便推开了扶住我的那人,阿笙,是我连累了你,我带着枣子快走,她们要抓的是我,你们快走、快走啊。

  • 鸡冷傲2021-03-07 00:54:23

    手上的腰带总算是解开了,我心慌的将腰带丢至一畔,替他去脱下外袍,解开里衣的带子,再往下……我陡然手上一颤,低头咳了咳,不敢去看他的脸色,那个,我还是觉得,男女授受不亲,我还是个姑娘,实在不好看你一大男子的身体…… 他的脸黑了,本君何时容你看本君身体了。

  • 乐曲清爽2021-04-03 03:04:22

    枣子饶有深意的叹了口气,一本正经的指教道:你知不知道,你这叫色迷心窍,想不到你堂堂一只鸟,为了他连翅膀都不要了,若说你和他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奸情,我不信,我坚决不信。

  • 小懒猪无辜2021-03-07 12:08:08

    我自然知道这句不要走不是说给我听的,可谁让姑奶奶心软呢,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