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闯都市小说by南国小生主角沈江南,萧瑞希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都市>狂人闯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23 18:45:01

狂人闯都市已完结

狂人闯都市

来源:掌阅云作者:南国小生分类:都市主角:沈江南,萧瑞希

《狂人闯都市》是作者南国小生所创作的都市小说,主角叫沈江南,萧瑞希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他重返都市报血海深仇,一路打脸……无数狂人被他践踏在脚下。且看他是如何狂扫都市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是十八年前,沈江南五岁生日时,父亲送给他的身日礼物,那是一个用子弹壳打磨成的一个独特的项链,那个子弹壳上还有独特的花纹。那个项链是父亲亲手做的,花纹也是父亲亲手刻上去的。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么一条独一无二的项链。所以,刚才那项链从聂欧领子里露出来的时候,沈江南一眼就认出了它。

十八年了!沈江南的目光里闪过一抹浓浓的寒意。

父母已经去世十八年了,那条项链也被人抢走十八年了。

这十八年来,他身在异界,无时无刻不想着为父母报仇。

十八年来,他经过义父的指点,千锤百炼,身上拥有了超越凡人万倍的能力,如今,强势归来,定要报仇雪恨。

他用一双深不见底的目光看着聂欧,说:“现在你可以走了!”他那深邃的眼帘里,似乎包藏着许多计划和阴谋。

聂欧用傲视一切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转身款款离去。背影看起来,依就是那么不可一世。他以为沈江南那么轻易的放他走,一定是惧怕他们家的势力,所以才不敢过于为难他。他根本想不到,沈江南只是在放长线,钓大鱼而已。

跟班胖子心虚的看了一眼沈江南,也赶紧跟在聂欧的屁股后面走了,仿佛多留一步,就会多一分危险似的。

还有先前被打伤的那两个聂欧的保镖,也相互搀扶着跟着聂欧和胖子走了。

一楼,围观的那些人,早就已经跑得一干二净了,因为出了人命,谁也害怕受到牵连,所以都选择明哲保身的跑了。

经过一楼的时候,聂欧看了一眼赵九的尸体,冷漠地说了一句:“没用的饭桶!”然后就像看到路边的一条死狗似的,事不关已的样子,连尸体也不处理一下就走了。

关键敌手一个死一个走,没有了对手,这场戏也就结束了。

此刻,现场站着的只有沈江南和萧瑞希两人,地上躺着的还有赵九的十几个受伤的手下,那些手下有几个已经晕死过去了,还没晕死过去的,也已经被沈江南吓得快要晕死过去了。他们的老大已经被沈江南给打死,所以他们还能怎么样呢!只乞求沈江南不要杀了他们!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大哥,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沈江南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他本来就没想要杀了他们,就这些小角色,他连答理他们的心思都没有,更何况是杀了他们。

沈江南也不作多留,他站起身,拉了拉衣服,然后迈起稳健的步法向楼下走去。

萧瑞希见他走了,也立刻跟了上去。

经过一楼的时候,沈江南淡然地瞟了一眼地上赵九的尸体,目光里透出来的光芒,就像瞟一只刚才死去的老鼠一样,毫无一丝丝的情感。对于他来说,杀一个人,的确就跟踩死一只老鼠差不多。何况是赵九这样的人间败类,早就该去死了!让他活到现在,已经是太便宜他了。

走出夜色酒吧,外面的街道上灯光霓虹璀璨。

沈江南站在路边挥手拦出租车。

一辆红颜色跑车缓缓开到他的面前,萧瑞希从车窗里伸出头来,对他热情的喊道:“我送你吧!”

萧瑞希是自己开车来的酒吧,她的车子就停在附近,刚才沈江南拦车的时候,她就把车子开过来了,她是打定了主意要送他的。

一来是感谢他救了她,二来是这个男人吸引住了她。她觉得这个男人身上无论哪方面,都让她充满好感。

活了二十五岁,追求她的男人可以排成一个连,可她从来没有过心动的感觉。可刚才在酒吧阁楼的时候,沈江南那另人震惊的表现,让她不由自主的有了一种心跳的感觉。

萧瑞希觉得这个男人身上除了有深不可测的本领让她赞赏外,还有另她感动的侠义精神。

萧瑞希对沈江南充满好奇,同时,心里也打定了一个主意。她要接近他。

对于萧瑞希的好意,沈江南没多作考虑,反正自己打车也要打,不如就坐个顺风车吧,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他坐在了后座。似乎是刻意与这位姑娘保持了距离。又或是觉得这个姑娘不配跟他坐在一起,她只配给他开车。

萧瑞希并不介意他像个大爷一样的坐在后面,对于她来说,这个男人本身就是一个大爷。她乐意给他当这个司机。对于她来说,这个男人肯上她的车,她已经是感激万分了。她刚才还在担忧,怕他根本就不会理会自己呢!因为她刚才在酒吧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人是一个让人很难接近的人。

此刻,见沈江南已经坐好,她一边踩着油门往前开,一边从反光镜里打量了一眼沈江南,她的目光里透着一种好奇和柔情。

沈江南并没有注意到萧瑞希在打量他,他此刻是跷着二郎腿,后背粘靠在座椅上,头扭向右方,看着窗外。看起来像是在看街道上的夜景,又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刚才真是谢谢你!”萧瑞希从反光镜里看了他一眼,先开口说话。

毕竟,这是了解他的最好时机,该说的话得赶紧说。何况,两个人坐在车里什么也不说,会很尴尬。

“嗯。”沈江南既然没有回过头来看萧瑞希,也没有别的表示。只是这么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接受了她的道谢。

萧瑞希并没有对他表现出来的冷淡感到尴尬或失望。

她继续饶有兴趣地说道:“我叫萧瑞希,你呢?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她问得小心翼翼,像是在征救沈江南的意见。

“沈江南。”沈江南依就没有没有回头,还是刚才的模样,只是简短地回了这三个字。

对于沈江南来说,自己跟这个女人毫无关系,刚才他救她,仅仅只是出于看不惯男人欺负女人,并不是为了什么,换着是别的女人,沈江南也同样会出手相救的。他犯不着跟一个陌生女人说多余的话,那不是他的个性。只是张瑞希想了解他,问他问题,那他也不会刻意回避,她问一句,他答一句,这也是他的个性。

“沈——江——南。”萧瑞希在心里重复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她记下了,准备刻在心上。

“你住在哪里?我可以知道你家的地址吗?”萧瑞希依就礼貌而且小心翼翼的问道。她要一点一点的知道他。

“我刚回南城,没有住处,你就把我放到有酒店的地方就行。”沈江南平静地说。

“怎么?你没有家吗?”萧瑞希微微有些吃惊。

“有家,十八年前,不过,那个地方早就已经盖上新的大楼了。”

其实在今天白天回来的时候,沈江南一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去凭着记忆寻找了以前自己的家,不过,十八年了,南城早就改变得天翻地覆。以前自己家住的地方,现在已经盖起了全新的小区楼。所以他现在算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十八年前……

反光镜里,萧瑞希的眼神里闪过一抹疼惜之情,虽然她不知道那十八年前发生的事情,但凭沈江南说的话,还有从沈江南刚才眼里闪过的一抹忧郁之色来判断,她似乎能感觉得出来,在这个男人身上,一定发生过悲惨的大事。

她本来还想问问他家里的人,可她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所以没再提关于“家”的问题。

为了不让气氛变得沉重,她忙做出松轻的样子,热情地说:“如果不介意的话,跟我住吧!”

嗯?

沈江南脸上闪过一抹诧异,目光也从窗外收了回来,投向了前面的驾驶座。跟她住!这成何体统,他可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

“我有两间卧室时空着的,你可以任意选一间住下,家里除了保姆和我,没有其他人,不会有人打扰你!”萧瑞希解释道。

沈江南轻吐了一口气,刚才是自己想歪了!还以为她是那么开放的女人呢!现在反到放心了。

萧瑞希从反光镜里注视着沈江南,见他没有反对,算是沉默了。萧瑞希心里不由一喜!刚才她在心里担心心他会拒绝。和他住在一起,就代表着有更多的机会了解他,跟他接触。离自己心里的愿望似乎又进了一步。

二十多分钟后,跑车在一个独立庭院门口停了下来。

沈江南和萧瑞希从车上下来,映入沈江南眼帘的,是一幢有些偏旧的西式独立庭院,庭院虽然有些旧了,可却不容忽视其气派。能够住进这种独立庭院里的,非富即贵。看来,萧瑞希的身份也并非一般普通身份。

突然,沈江南的目光扫过庭院的红颜色房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觉得这个庭院有些熟悉,那个红颜色的房顶很熟悉。再仔细一看这庭院的结构,越看越是觉得熟悉。

十八年前,我一定来过这里。沈江南心里思索起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