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微笑小说by猫子主角赤龙,海都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冷面微笑

更新时间:2019-07-07 23:05:07

冷面微笑已完结

冷面微笑

来源:奇热作者:猫子分类:言情主角:赤龙,海都

《冷面微笑》是作者猫子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叫赤龙,海都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十一年前她是他立誓要一生保护的小恋人──海都,十一年后她反倒成了他的贴身保镖──赤影。令人闻风丧胆的“光门”赤龙认为一个大男人让女人保护实在是天下第一笑话,既然她口口声声说自己的存在意义就是服从,那么要她在无聊之际提供乐趣该不为过吧!她不喜欢说话,他偏要找她聊天,她不爱穿裙子,他就买几套送她,他才不相信她没有七情六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算不如天算。

没想到那场爆炸竟会慢了一分钟,却因而让赤龙逃过一劫,毁了他的大计。

该死!炸弹明明该在降落的那一秒引爆,为什么会慢了一分多钟?该死的误差,不但让赤龙下了飞机,没和那架飞机同归于尽,就连那几个碍眼的家伙也死里逃生。

可恨!如意算盘失算,下次的机会何时能有?

现在左目调查得那么紧,彷佛非要将他揪出来碎尸万段不可……妈的!要是他们全死在那场爆炸里,他现在就不需要心惊胆战,成天就怕事迹败露!

可恶!那架混帐飞机,为什么不准时爆炸!

冷汗频频自顶上渗出,身处在环绕的窒人气流中,此人很努力地维持表面平静,却在心里重复着不下百次相同的懊恼。

“我想你们多少明白,这件事的主谋……有九成并非外人。”钟衍精锐的目光,一一扫过眼前五个心腹。

调查结果愈见明朗,钟衍就愈感到无法置信。

能在飞机上动手脚,装上炸弹,绝非外人所能办得到。虽然该死的主嫌还没揪出来,不管钟衍接不接受,范围渐渐缩小,依种种线索所显示,箭头的确指向自己人……“左目的意思,是光门中人做的吗?”五人之一开口。

“是否已查出叛徒的身分?”另一人跟着问。

他们相信行事严密的左目,不会说没有根据的话。

“是否被查出身分不重要,我想叛徒心里有数。”钟衍凌厉的目光像在宣告!叛徒迟早会死无葬身之所。

某人心头一凛,寒毛直起。

钟衍没有回答的问题,让此人忐忑不安,怕是事迹已败露。

“左目是怀疑……”没有明说,五人已了然。

难怪左目会将他们从美国各大洲的分部召回,该不会是打算要处叛徒极刑……他们藏住惊讶,力持冷静,暗自观察彼此一眼……会是谁呢?

钟衍忽然冷笑,笑得让某人毛骨悚然。“是怀疑吗?我想不尽然。有些事早让人一目了然,你们说……是不是?”狮子还不太饿,正逗着已疲于奔命的猎物打转。

该死!一定是败露了!不!还未确定,他不能自乱阵脚,自投罗网。

毕竟是左目亲自训练过多年的心腹,心底虽波涛汹涌,惊骇到快胃出血,此人还是面无表情。

“左目有话应该明说。”有人皱起眉头反应。

另一人同意。“没错!我们若是彼此猜疑,迟早会坏正事。”“你们不必去猜疑,相反的,我要你们‘信任’彼此。”嘴角浮起一抹骇人的冷笑,钟衍阴寒冷绝的眸光,再度以很缓慢的速度扫过五个下属。“你们只需要知道,若是帮助叛徒……下场,将与叛徒无异。”这是杀无赦的警告!他们都清楚左目话中的涵义。

钟衍此话一出,尽管五人之间有数年的情谊,一旦叛徒求援,就算心有不忍,他们也绝不会伸出援手!毕竟谁愿死无葬身之地,而且还极有可能牵累无辜的家人呢!

阙龙门的叛徒,岂能拥有死里逃生的机会。

明知不可为而为,此人既有胆为,也该有提早赴阎王殿的打算。

叛徒心中一寒,总觉得已被光门以绝情出名的左目狠狠看穿。

事实上,钟衍的厉眸扫过每一个人。这只是他的试探,自然只有心虚者,才会感到惶惶难安,在自我恐惧的意识下,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瓮中之鳖,呼之欲出。

主人不准影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

什么话!如果成天都“亮”在别人眼前,影还算是个“影子”吗?偏偏自一星期前上街回来之后,赤影便重新自我要求!绝对的服从。

所幸的是,在阙龙门内,影现身比较无关紧要。

天知道……她都快忘记服从是啥玩意儿了!都怪主人老是存心挑战她的极限,还联合青龙主一起乐此不疲。

太好笑了,青龙有自己的影,要玩不会去玩……喔,这样想太不道德,也太对不起无辜的青影。好歹以前他们俩在影子组织,曾是共患难的好伙伴哪!

“你在想什么?”唉,影的主人什么时候才会变回原来那个样子?

“不会吧!你晒晕头了吗?”快没救了,总觉得以前的主人不好服侍,脾气又怪……现在,赤影竟有些想念那个主人。

“喂!理理我好吗?”总像“光”一样的主人,为什么会突然转性,在意起从不注意的“影子”呢?

“真不像话,你真的撇下我魂游四海了……”怪怪的,现在的主人,真像以前影所知道的那个……“OK,算我认输,你别不理我行不行?”赤龙无奈地耸耸肩。

赤影心中一惊,难道主人发现“那件事”了?所以他才会……不,不会的!

他仍不死心,“啧,难不成你张着眼睛在睡觉啊!”都已经那么多年了,主人不可能会记得,主人是光门的领导,这种小事他怎么可能会放在心上!

“我看……我得请医生了……”该死,她是影,怎么可以有所期待!

“眼睛眨都不会眨,该不会是中邪了吧?”唉,像梦一般不真实的过去,怎么会又回到她的脑海中。

“嗯,以前竟然没发现,你的眼睛近看好美。”赤龙凑近打量着她。

不该记起的,影只是个“影子”,不再是……“海都,你听得见吗?”海都?好熟悉的名字。

“海都……”真的很熟悉耶!在哪里听过?好像埋在很深很深的记忆里……“海都!你还活着吧?”呃!“啊!”“你叫魂啊!我耳朵又没聋……”赤龙将自己快要贴上影的那张酷脸挪回一些距离,搔了搔无辜的耳朵咕哝着。

叫了半天没反应,他还真以为影怎么了呢!

真的很稀奇,虽然他们现在人在青门,严密的隔绝下,安全绝对无虞;不过影会心不在焉到听不到他说的话,这就有点稀奇了。

八成是被他“欺负”呆了!

“你……你……”赤影张口结舌,面对近在咫尺的俊脸,一时之间挤不出话来。

“咦,不喊我主人了吗?”看来影真的受惊不小。

猛然想起今夕是何夕,赤影的一张俏脸全然涨红。老天,她怎么会失职到这种地步,犯下六年来最可耻的记录……等等,主人刚才叫她什么?

赤龙收回倾向赤影的身体,从自己那张做日光浴用的躺椅起身,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主……主人……”连声音都结巴了,真是难得。“什么事?”“对不起,我刚才……”“没关系,我不会怪你‘丢下’我几分钟的。”回头朝赤影宽大一笑,赤龙打趣道:“我想,这几分钟内,我应该还有自保的能力。”赤影红着脸的模样,还真是可爱有趣极了。

局促不安好一会儿,赤影还是紧张地问:“主人刚才……是不是喊影什么?”那似乎是一个她遗忘已久的……“名字”。

“有吗?我想想。”在仍坐着的赤影面前蹲下,赤龙单手支着下巴,又凑近她的脸思量,摆明故意要吊人家胃口。

“没有……就算了。”赤影承受不了主人把脸靠太近,压力好大。

“你在成为影子之前,名字应该是海都吧!”他冷不防地说道。望着影震惊的模样,他更加确定。

半年前发现她是海家的海都时,他的震惊不会比她小。

教他如何不震惊?自从海家在一场可怕的金融风暴里,因企业上市的股票狂跌宣告破产之后,他找了她足足十一年!足足十一年。

天知道,海家竟从此销声匿迹,而十七岁的他,也失去了所疼爱的海都。

一个甜美纯真,和他相约相守终生,一个他认定要守护一生的女孩。

六年前,她就这么回到他的身旁,以一个影子的身分。

没错!在他因找不着她的踪迹而痛苦的时候,海都实践了她的诺言!她会和他相随到老;不过,是以一个影子的身分。

这就是她要的?以影的身分在身后守护他,或许有一天,看他恋爱、看他娶别的女人、看他传下和其他女人共有的下一代;就这么一辈子当他的影,守在他身后,一个他未曾注意的黑暗角落……这算什么?

海都变得太多,不再是他记忆中那个甜美纯真、与世无争,永远不知人间险恶的女孩。她成了“影子一族”,抹杀了所有的单纯、所有的过去!连他们的爱一起埋葬。

要不是他太不注意,存心忽略影的存在,也不会直到半年前才发现她是海都。

他已经忍气吞声太久,他要知道所有盘旋在脑海、曾困扰他不去的“为什么”!也该是海都该解释的时候了。

“你……为什么会知道?”海都的震惊一点也无法隐藏。

六年前,她以影的身分回到他身旁,发现他没有发现她是谁以后,纵使曾暗自伤心好一阵子,却也着实的松一口气。

可见她变了多少,已不再是他所疼爱的那个海都。也因此,她才能真正断绝过去,成为一个真正无情无欲的影子。

知道分发为赤龙的影时,她怕自己会破坏戒律,因而向唐傲雨提出更换主人的希望,就是怕赤龙会认出她来。最后,请求仍被驳回。

不过,既然赤龙不记得她,她正好就此认定!这是另一个生命的开始。

她不再是海都,而只是个影。

可是,为什么此刻他又会……“记得半年前,要离开纽约的中国城时,你一直望着车窗外发呆的事吗?”他似嘲非嘲地撇嘴一笑,并不吝于提醒。

那是身为影的她,极少数失神的记录之一。

海都的脸色倏地刷白。就因那短短几秒的失神……泄露了她的身分?

“你看到海夏了,对吧?”所以她当时才会百感交集,一时不能自己。尽管多年未见,赤龙一眼就认出没有改变太多的海夏!海都唯一的亲妹妹。

事后,他暗自派人从纽约的中国城调查起,花了一番工夫,终于查出海家人的下落,谁知海夏竟说她已经十多年没见到姊姊。因为在十多年前,海都便被一个叫唐傲雨的男子带走,从此消失无踪。父母要她别问,她见父母每听她提起必哭红双目,也不敢再问。

仔细推敲,反覆打量跟随他五年多的影,当时的赤龙,不得不嘲笑自己“弱视”。他一心一意寻找的人儿,一直都不是远在无际的天边,而是近在眼前。多讽刺,她比谁都还要靠近他。

“说不出话来了吗?”他轻讽。

不知沉默多久,脸色苍白的她才能从齿缝挤出话:“海都已经死了。”“你还想骗我?”赤龙脸色大沉。

“我没有骗主人,‘海都’已随着我的过去死了。”深吸口气,她以再坚定不过的眸光看着他的眼。“如今的我,只是主人的影子。”赤龙的脸色难看至极,但她又何尝愿意去否定彼此曾共有的美好过去?这是她的命运,已经无法改变。

“对我来说,海都还活着。”他恨恨地反驳。

他绝不允许自己的最爱,一辈子藏于他身后当他的影子。

“何苦如此,主人认识的海都已经不存在,主人应该很清楚这一点,也该忘掉她。”她已不是他所认识的海都,而是他所认识的影不是吗?

就算心中渴望,她也无法变回从前的海都了。

“我忘不掉!可恶的你也不准忘!”他突然紧抓住她的双臂,恼怒地大喊。

“主人应该知道,影子没有过去。”纵使心已不能控制,她仍必须坚持这件事。

“你的名字是海都,是海家的长女,父母健在,有个叫海夏的妹妹!该死的你,别再说你是影子,别再说你没有过去,听见没有?”他两只大手的力道加深,在她的眼前失控大吼,已经到达气急败坏的模样。

海都否定过去,也就等于否定了和他的未来,他绝不同意!

“好吧!那么我说,我不要那些不值得留恋的过去。这样主人满意了吗?”忍住袭上心头的酸楚,她只能展现一脸的冷漠绝情。

能要“过去”吗?她要不起……天知道这孤军奋战的十一年来,她要有多努力,才能强迫自己割舍对亲情的渴念、抛却对他的思念。

“你!”瞪着她无动于衷的冷漠脸庞,他气结地将她一推。“好!你够狠!

”她竟敢说!她和他的过去不值得留恋!

一转身,赤龙踏着沉重的步伐,直往赤日阁而去。

莫名地,她首次没有紧随主人而动,她只感到身心俱疲,在赤龙带着熊熊怒火离开后,整个人垮下来,将一张脸深深地埋入双膝之中。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或许曾抗拒成为他的影,但在心灵深处,她是如此地珍惜和他的那段“过去”。

难道想以影的身分陪在他身边,也是一种奢侈的渴望?谁来救救她的灵魂……“会不会有一天,亚司遇到了比海都更好的女孩,亚司就不要海都了?”十四岁的女孩,朝天仰着丰润的小脸,明媚的双眸,忽然染上忧郁的神色。

天空好蓝哪!为什么她总有种不安呢?

十七岁的男孩一愣,失笑地捏捏女孩的小鼻子。“小傻瓜,你别那么笨好吗?”“哼,人家跟你说真的,你竟然只会叫我小傻瓜,还说我笨。”女孩不依地撒娇,生气而嘟起嘴。

不是她要多疑,谁教亚司那么出色,学校里有一大堆仰慕者。她的亚司以后一定会变得更帅的,万一到那时,亚司觉得她配不上他,那她该怎么办?

“不笨吗?海都明知道,我心底只有一个小傻瓜,还是问笨笨的事。”男孩坏坏地取笑她,一把将她揽进怀中呵痒。

“不要啦!好痒哦……”腻在男孩宠爱的怀里,女孩不禁娇笑连连地惊呼。

“这是你胡思乱想的惩罚。”男孩难掩宠爱的笑道。看女孩气喘吁吁,心中感到不舍,才停下呵痒的动作。

“知道了啦,我不会再乱想了。”女孩仰起头对男孩保证,一脸纯真灿烂的笑容,直撞入男孩没有防备的心底。

一阵怪异的心悸,男孩忍下莫名的浮躁,带些紧张地问:“海都,你呢?有一天你会不会离开我?”“换你乱想了哦!”女孩瞥他一眼,笑得像找到做坏事的同伴。

这下打平了!

“海都,回答我好吗?”男孩有些不安,好像她会随时消失一般。

感受到男孩的认真,女孩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以同样的认真回答:“如果有一天,亚司不要海都了,海都就会离开;若不是这样,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海都也会守在你的身旁……”女孩的眸光闪烁。“因为,海都最爱亚司了……”因为……海都最爱亚司了……海都最爱亚司了……最爱亚司了……“主人,你怎么了?”“主人……”猛然从浑沌的梦中惊醒,赤龙倏地从床上坐起身,突然抓住海都的双手,四目相对,出了一身汗的他,摇摇头,有些茫然若失。

“海都,我做了个梦。”本来不该多问的,她还是开口:“什么样的梦?”什么样的梦能让主人如此辗转反侧,吓出一身惊人的热汗,害她再也看不下去,急着唤醒他。她还以为主人是哪里不舒服,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冲动。

至于名字,她不再坚持,主人爱喊她海都就让他喊吧!反正,她知道自己是主人的影子就好了。

“梦到你消失了,再也不回来。”将她的双手往怀里一拉,他害怕地将她的身体拉入怀中,语音含混而不安。

海都傻了,主人忘了昨天的怒意了吗?昨天他回到屋内后,等她平复情绪跟上,他却不再理她,好似当她根本不曾存在。

怪异的半年下来,她终于回到影子的正常生活。她还正在想这样也好,不会增加彼此的困扰。

只不过,她心中似乎已经出现了不该有的心痛感觉。

“海都……你不会走,告诉我,你不会走……”将脸埋在她的颈项之间,他像个不安的孩子般要求。

“我不会走。”她依命而言,硬是忽略不该有的悸动。

她之所以能给他承诺,只因她是他的影,本来就会跟随他一辈子。

“你骗我,梦里的你,就这么消失了!”他蓦然地从她颈项间抬起脸和她相对,全然不信任的指控。

消失得太快,他想抓也抓不住……梦里的痛楚,还清楚的刻在他心版上。

“主人,那只是你的梦,我并没有真的消失。”不然眼前的她算什么?鬼魅吗?

像被火烫着一样,赤龙突然推开她的身体,瞪大惊骇的双眼。

该死!他现在不是十七岁,那只是场该死的梦!

他梦见了过去,一时之间,忘了绝情的她早已否定他们的那一段过去。在他因她的冷言冷语伤透心的时刻,他竟梦见年少时那段美好的过去!

一声“主人”,残酷地将他的梦摧毁,逼他回到现实的冷窖。

“出去……”他无法看她,只好沉声命令,双手痛苦抹着脸。

“主人,我……”犹豫不决中,她有些担心地回头。

赤龙抬起喷火似的黑眸,朝她愤怒狂吼:“出去!出去!”他不要再听到那一声声该死的主人、主人!那该死的字眼,就像时时刻刻在划清界线,血淋淋宣判他已经……再也无法拥有海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