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小说by小透明主角冥若凡,乾木木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更新时间:2019-04-21 22:12:37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已完结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来源:掌阅云作者:小透明分类:言情主角:冥若凡,乾木木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是作者小透明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叫冥若凡,乾木木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乾木木把算盘打的劈啪作响,随即悠然走到男人面前“王爷,我做了你一百多天的王妃,好歹给点酬劳吧?一百万两应该不多吧?陪吃陪睡陪玩,每天才收一万两……”男人咬牙切齿的扔出一叠银票和一张休书,冷冷地从牙缝挤出一个字“滚!”她嫣然一笑捡起地上的休书和银票,转身与他擦肩而过时却是泪眼婆娑。再见时,她站在常胜将军身侧,朝堂之上以女将军之名接受着皇上的嘉奖,完全无视男人捉摸不透的眼神,战争爆发,她随军出征,被北国皇帝俘虏制造假死之后,他站在她的面前,全身血污,对她伸手“我的王妃,我来接你回家。”看着男人深爱的眼神,她凄然一笑,含泪的眼眸看着北国的帝皇,拥进他的怀中,“我的王,我认识他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中午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乾木木下车活动的时候才发现,那天在院子外帮自己提水的男人也在,看到她的时候,男人微微一笑走了上来,乾木木有些局促的往后退了一步。

“我不知道你竟然是王妃,抱歉,那天说话多有得罪。”钟离落上前一步,面对后退的人,也不恼怒,只是笑的和煦的问候着,乾木木见他在冥若凡身前的态度就知道他不是冥王府里的下人,尤其是这身穿着打扮。

“没事,那天还要多谢你帮忙。”乾木木努力的扯动嘴角,最后发现笑的有些勉强,赶忙低头,在冥若凡面前,她总是忍不住手心发汗,是因为那天的狼吧,这个男人身体里透着寒气,只要走近他,尤其是经过一系列事情之后,乾木木知道冥若凡成了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惧怕的人。

“钟离落,钟离将军,去那边休息。”冥若凡看了一眼钟离落,算是替乾木木介绍了一下,乾木木点点头,接收到他最后的命令求之不得,刚好在这里显得有些突兀和尴尬,站在那一身白衣面前,总觉得他太过干净了,原来他就是钟离将军,是楚国的的大英雄呢。

“你真打算带着她去那里?”钟离落眼睛盯着那个远去的身影,随即感受到身边人的寒光,他收回了视线。

“嗯。”冥若凡点头应着,薄唇依然是紧抿着一条线。

“你确定她的血对你有用?”

“……不知道,试试吧。”那晚,乾木木在阿大冲到后墙的时候昏睡了过去,走近她身边的时候,冥若凡才发现,有淡淡的桂花香气传入鼻息,很淡,但却足够让他嗅到,那个黑衣人身上也有桂花香,所以他带着阿大才那么好追查,不过刚开始他以为是黑衣人留下的,知道派在身边帮忙处理的十三禀报,说是王妃身上有桂花香,他才过去再次嗅了一下,果然……是有香气的,她的血,能让他有种凝神养息的感觉,他直觉觉得那血液对自己是有用的。

“既然你决定了,也只能如此,刚好中秋要到了……希望,能有用。”见冥若凡坚持钟离落也不多说什么,转身朝着自己的马走去,只是眼睛余光飘向那个又是一身鹅黄衣衫的女子,远远的身影看不清表情,但给人感觉确实极为安宁的,或许……她真的可以帮到若凡吧。

这个时候的乾木木,只能脑海中想着冥若凡为何会带着她出来,却不知道自己将要去的竟然是一个地狱一样的地方,那里嗜血残忍,让她更加体会了对冥若凡的恐惧。

“乾木木……”冥若凡微微扬起下颚,树叶沙沙的响着,冰冷的脸颊上竟然体现出一抹笑意,在冥若凡的脸上显得尤为怪异。

休息够了,继续赶路,此刻坐在马车里,乾木木忐忑不安,身旁的冰冷视线已经注视不下一刻钟的时间了,他也不累?被冥若凡盯着,就像是被一头狼盯着一样,让人忍不住血液发凉,但是她却不能反抗,这种感觉怪异极了。

突然马车猛的停了下来,正在游走思绪的乾木木猝不及防的身体微向前倾,好在冥若凡一时机警拉住了她,但这样并不会让乾木木太好过,因为她整个人都被冥若凡圈在怀里,灼热的胸膛传来心跳,耳朵就这样贴在那里,让她忍不住面颊发烫。

“什么事?!”冥若凡并没有放开抱着乾木木的手,事实上拥她入怀的那一刻,那股清新的香气瞬间传入鼻息,让他体内浮躁的内力一瞬间静下来很多,乾木木,或许你对我真的有用。

“遇到埋伏了,小心些。”钟离落的声音传来,乾木木有些听不真切,满耳都是冥若凡的心跳声,她想挣脱,肩膀却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按住。

“别动,你身上有伤。”这是乾木木从接触冥若凡以来,听到的最温柔的一句话,虽然她知道他或许依然是冷着脸说的,但是……却真的让自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柔,一时间全身发烫了起来。

“待在这里,别出来。”冥若凡从长靴里拔出一把匕首递给乾木木,放开她的身子,透着寒光的眼睛认真的盯着她,乾木木看着那墨黑的眸子,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等到回神的时候,马车里只剩下她一个人,还有那残留温度的匕首。

镶着水蓝色宝石的手柄,刀鞘上面带着金龙一样的纹路,乾木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根据她以往的经验,这把匕首刀鞘是金子做的,不过具体是不是全金的就难说了,此时乾木木握着匕首的手更加紧致了,毕竟看那颗宝石也值不少银两,嗯……如果冥若凡忘记讨回匕首的话,那自己就留在身边好了,离开冥王府之后,说不上可以当不少安家费呢。

意外时有发生,乾木木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的,即使是乞讨多年,但生活过的顺风顺水,什么时候开始乞讨的她都不记得了,只是有记忆开始身边就有个奇怪的老头,花白头发,却精神奕奕,尤其是知道自己有点武功底子之后,不断的教了自己一些武功,而且也教会了自己隐藏内力的功夫,不过进宫前的半年就失去了他的下落,虽然没叫过他一声师傅,但是自己从来没缺吃少穿,她打心眼里知道,那个老头不简单,出去以后,一定要努力找到他,不管怎么说也教会了自己太多东西,那些年没有他的话,自己根本活不下去,所以……以后要奉为老父赡养。

小心翼翼的撩起车帘,下一刻一道冷箭射了过来,直直从耳边划过,差一点就穿透了自己的耳朵,乾木木回头看了一眼,她之前有和那个老头跋山涉水的来回走,对一些草药更是熟知,老头就怕自己将来有个病灾之类的,自己无法救治,那股奇异的香,虽然是瞬间,但是乾木木知道那是毒箭,尤其是箭头不断地发亮,像是涂抹了荧光粉一样。

“箭上有毒。”乾木木对着马车外和一群黑衣人交缠的王府侍卫喊着,当然了,她绝对不承认,自己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冥若凡身上,虽然……匕首是他给自己留下防身的,虽然他刚才说了一句话就让自己脸红心跳,但身处这么危险的地方,也是他带来的。

刚说过话,马儿就像是受了惊吓一样,开始疯狂的撩起前蹄,不断的嘶吼转悠,乾木木有些急切想要跳车,结果马车一翻,自己刚站起来的身子就这样直直的倒在了地上,马儿身上被一道毒箭射中,疯狂的朝着树林的方向奔去,离开了冥若凡的视线范围之内,刚想用内力震开马车跳出去逃生,却不想马背上突然跳上来一个身影,冥若凡!

虽然很感激这个时候他能出现,但是他出现了,自己就不能显露武功了,老头说,自己的一身功夫是必须用在关键时刻救命的,在外人面前绝对不可以显露,现在冥若凡来了,他们应该能逃生吧?

马背上,他努力的控制住缰绳,但是显然中毒的马,根本是和发了疯的人一样,无法控制,冥若凡一剑回身,砍断了马车和马匹之间的联系,乾木木微微惊讶,他那把剑是上等的寒铁剑,真真的削铁如泥了。

正在惊讶的时候,突然马匹疯狂的跑去,而马车在下落的时候瞬间撞到了石头,在冥若凡回身的时候,乾木木和马车一起翻滚下了陡坡,冥若凡脸色阴冷冲着滚下陡坡的马车飞跃了下去。

到乾木木身旁的时候,乾木木已经昏了过去,肩膀处的伤口已经崩裂开来,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他们似乎离开队伍太远了,现在钟离落在对付那些人,处理好之后才能给自己发信号,只能等着他们处理好过来,冥若凡弯下身去抱乾木木,却被腰间的伤口扯得微微动了一下嘴角,有点痛,手按了一下流血的伤口,并不深,但却很麻烦,第一位置麻烦,不好修养,第二……箭上有毒。

不能移动,只能在残破的马车里,找到一些水和吃食,幸好马车里随身的物品都有,找了衣服撕成布条,拿出金疮药涂在自己的伤口上,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血液虽然泛着乌黑,但是他知道毒性并不是很烈,对于他这个身体来说,再多的毒药只要不是太毒的,都是无用的,他身体里的寒毒,可是比这些毒性要猛烈好几倍的。

“嗯……”乾木木发出一丝轻微的呻吟声,冥若凡收拾好东西把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解开她的衣衫,左边肩膀中指长的口子在白色绷带上渗着血丝,冥若凡抿着嘴唇,那股若有似无的香气再一次传入鼻息,扯开绷带,白皙嫩滑的皮肤上血珠微微冒出,对于冥若凡来说或许乾木木现在衣衫凌乱,香肩裸露在外的身体对他并没有太大吸引,但是这鲜红泛着香气的血液,却让他有些移不开眼睛,像是带着诱惑一样,他微微低下头,薄唇附在那伤口之上,轻轻的吸允着,身体内力再一次得到压制一样,一点点平复着暴躁,刚刚迫不得已出手,好不容易调节好的内力又一次爆发出来,正是让他难过的时候,乾木木的血液,成了救命良药一般。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