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盛宠:农门弃妃太倾城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冷王盛宠:农门弃妃太倾城

更新时间:2020-10-03 21:42:02

冷王盛宠:农门弃妃太倾城已完结

冷王盛宠:农门弃妃太倾城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言情主角:

冷王盛宠:农门弃妃太倾城小说讲述了时尚美容大咖陆知暖一朝穿越,竟成了‘被休弃’的景王妃,落难乔家村,附带小包子。寡妇日子艰难,那就撸起袖子干吧!美容美体带美妆,种花种树种包子。顺手掐掐白莲花,虐虐小渣渣......不过,这死皮赖脸缠上来的前夫王爷是咋回事儿?嗯,这是一个调教与反调教的故事......
编辑苏倾年点评冷王盛宠:农门弃妃太倾城的剧情,如果要说特别合理,那肯定不现实,因为总体来讲这本算是爽文,而且算是极品中的极品,适合解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逸儿小脸皱成一团。“娘亲骗人。这叶子涩涩的,辣辣的,还冰凉冰凉的。”

  “你再好好回味回味。”

  逸儿听话的咂摸咂摸小嘴。倏地眼睛亮了。

  “好像还有点儿香香甜甜的呢。”

  菊韵不信,也摘了片叶子。果然到后面有股香甜的味道,只是,这口感,还是有点儿接受不了。

  陆知暖是吃过紫苏的。这东西的味道有点儿像薄荷,口感有点儿辣辣的,很刺激,还带着淡淡的青草味道。不过村里也没什么人爱吃就是了。

  紫苏在这里,只是当做一味药材来用。

  她穿越的朝代是大燕朝,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朝代,对于这里的了解,也都是基于原主的记忆。

  这个朝代的工农业算是很发达了,至于其他的,至少她所擅长的美容领域,还比较单薄。胭脂水粉什么的,品种还比较单一。

  这里制作胭脂的原料,是一种红蓝花。它的花瓣中有红,黄两种色素。需要采摘整朵花,放在石钵中反复倒杵,淘去黄汁儿后,便成了红色染汁儿。

  至于说唐宋时期流行的妆面,在这里是完全见不到的。更不要说清朝慈禧太后那些养颜秘方了。

  想到这里陆知暖就兴奋的不行,这美容行业的空缺,就等着她来大展拳脚吧。

  紫苏,红景天,红石榴,洋甘菊,芦荟,小黄瓜,哈哈哈,我来了!

  陆知暖眼睛亮了又亮。寻思寻思着,又采了好几把紫苏。

  歇够了,又往深山走了走。一点淡淡的清香味道顺着春风飘了过来。陆知暖眼前一亮。

  是野生桃树!

  如今正值春日,桃花开的旺盛。

  “桃花啊。可是好东西呢。”陆知暖喃喃自语道。一边说着,一边就上手摘了许多桃花瓣。

  这桃花制成的桃花露,美容又养颜。

  还有啊,这桃树是野生的,并非寻常大户人家院子里种的观赏性的桃花。等到春夏时节,这桃树也能分泌些桃胶出来。

  《本经逢原》记载:桃胶上树,最通津液,能治血淋,石琳。痘疮黑陷,必胜膏用之。

  陆知暖越想越兴奋,仿佛看到了一大片白花花的银子,不,是一大片闪闪发光的金子。

  “娘亲,我饿了。”

  逸儿软软的声音,瞬间将陆知暖拉回现实。

  一低头,就见一大一小俩包子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想着自己刚刚那痴傻的模样落到小包子眼里,莫名觉得耳朵发热,老脸一红。

  陆知暖不好意思的笑笑:“那个,今天就走到这儿吧,菜也够了,咱们回去吃饭。”

  陆知暖看着菊韵菜篮子里采的野菜菌子,再看自己的大筐里几把可怜的紫苏和一堆桃花瓣,更觉不好意思起来。

  上山看了一路风景,下山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兴致缺缺了。

  虽然发现了紫苏和桃树,陆知暖依旧有几分怏怏的。

  不是说穿越的女主进趟山就能发现什么千年灵芝,千年老人参的嘛,然后卖个百八十两的,创业的第一桶金就这么来了。

  那怎么到自己这里,啥都没有呢。虽说想做胭脂生意,可这前提也得买工具买材料啊。

  银子啊,银子啊!

  哎,还是得回去接着绣帕子啊。

  “嗷呜~嗷呜~”

  逸儿耳尖,听见有声音,蹭的一下迈着小步子就往前跑。小屁孩儿也知道注意安全,倒是没往深处走,而是扶着树干探头往草堆里瞅。

  陆知暖从身后看着小屁孩儿撅着小屁股扭啊扭的,不免有些好笑。

  “逸儿,看到什么了?”

  逸儿回头将小手指搭在唇边嘘了一声,小声说道:“是一条小白狗。”

  陆知暖闻言上前,果然见到一团白绒绒的小团子趴在草地上,瞪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眼睛里满是戒备和恐惧。

  再仔细一瞧,那小腿被捕兽夹子夹住了,汩汩的流着鲜血。

  “呀,受伤啦。”菊韵看着也有几分心疼。

  陆知暖看着这俩小屁孩儿巴巴的望着小白狗,那眼里的殷切挡都挡不住。好吧,连她自己都被这软软萌萌的小白狗萌化了,就别说小孩子了。

  陆知暖放下背篓,叫菊韵和逸儿在一边看着。自己走上前,蹲在小白狗身边,琢磨着怎么能用最小的伤害把小白狗救出来。

  小白狗见有人上前,身子微微瑟缩了一下。似乎在她身上没有感受到恶意,才微微放下心来。隐约明白,这人是来救自己的。

  “嗷呜~嗷呜~”小白狗委屈巴巴的叫唤着。

  陆知暖从一旁摘了几片车前草叶子,放在嘴里嚼了嚼。一边又小心翼翼的将捕兽夹子掰开,轻轻挪出小白狗的小腿,将嚼碎的车前草敷在伤口处,又扯下衣服里衬将伤口包扎好。

  这才站起身,准备往回走。

  谁知那小白狗咬着自己的裤脚。陆知暖低头看了眼,就见那小白狗的头转到了一边,顺着视线看过去,有一只野山鸡。个头不算大,估么着是这小白狗捕到的。

  也许小白狗受伤,也是因为捕山鸡,不小心才踩到了捕兽夹。

  小白狗一瘸一拐的将那小野鸡叼了过来,放到陆知暖脚边。

  陆知暖挑眉。“你要把它送给我?”

  “嗷呜~”小白狗说是。还把头在陆知暖腿上蹭了蹭。

  “娘亲,小白狗是不是要跟咱们回家呀。”

  逸儿蹬蹬蹬走过去,蹲下身子将小白狗抱了起来。小白狗非常上道的在逸儿怀里拱了拱,又蹭了蹭。

  陆知暖失笑。这年头,小白狗还成精了。

  拿了野山鸡交换,当做是伙食费了不成。

  “逸儿要喜欢,就抱回去吧。”

  反正小孩子都喜欢这些毛茸茸的东西,顺便也能培养一下小孩子的爱心不是。

  “哇!太好啦,娘亲你真好!嘻嘻。”逸儿笑的眉飞色舞的。

  菊韵也眯眼笑着。她也很喜欢小白狗呢。

  眼见着就要到正午了,太阳上来了,有些晒。陆知暖也不耽误功夫,捡起地上的野山鸡裹了芭蕉叶子扔进背篓里,就带着逸儿和菊韵往家走。

  这一趟,收获也蛮多嘛,晚上可以改善伙食了。要知道,她们一家子可是许久没有尝到肉腥味了。逸儿看见野山鸡的时候,那口水都快流到衣襟上了。

  陆知暖心中微微酸涩,发誓要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

  “娘亲,我们给小白狗取个名字吧。”逸儿抱着小白狗哼哧哼哧的走着。

  “哦?逸儿有没有想好叫什么呢?”

  逸儿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叫小白?”

  菊韵抿嘴乐了。“小少爷,大壮叔家的狗也叫小白呢。”

  “哦,是哦,我怎么给忘了。”

  “不如叫团子吧。”陆知暖说道。

  “团子。”逸儿眼睛倏地亮了,笑眯眯的说道:“团子好听,就叫团子了。”回头又问菊韵。“菊韵姐姐,村里还有别的狗狗叫团子么?”

  菊韵想了想,说道:“没有了。”

  “那就叫团子了,团子,团子。”

  “嗷呜~”

  “娘亲你看,团子也喜欢这个名字呢。”

  陆知暖微笑道:“团子也喜欢你呢,以后团子就交给你照顾,好不好。”

  逸儿点头如捣蒜。

  刚刚走到山脚,正碰上挎着篮子的乔玉兰。见到陆知暖过来了,乔玉兰下意识的缩了缩。

  陆知暖纳闷,她跟乔玉兰有交集么,怎么见了自己就这么害怕。眸光微转,正落在乔玉兰露出的半截手臂上,上面青青紫紫的布满伤痕。

  陆知暖微微叹了口气,刘氏也真下得去手。

  乔玉兰也没说话,想绕着走过去,却被陆知暖递过去的一根山药拦住了,乔玉兰瑟缩了几下,还是伸出手接了。小声的说了句:“谢谢陆娘子。”

  说完低着头快步闪身走了。

  菊韵显然也看到了她身上的伤痕,叹了口气。“这乔玉兰还真是个可怜的。听说刘氏她们回家后,乔玉生挨了打。那乔玉生怕刘氏,连说那包子是他二姐偷拿的,被他发现了,才藏了起来等大哥回来吃。”

  “刘氏心疼儿子,乔玉生一说,她就信了,结果啊,那乔玉兰就遭殃了。听说刘氏打的可狠了,乔玉兰哭的可凄惨了。还被刘氏罚了一天不准吃饭。看她篮子里挖了些红薯,想来是用红薯充饥吧。”

  陆知暖知道小丫头心软。也不忍打击她,不过人心险恶,该明白的还是要明白。斟酌着说了一句:“如果我说,那乔玉兰本就知道包子是乔玉生偷吃的,然而却不敢告发,就算刘氏闹上门,也依然不愿承认呢。”

  “啊?”菊韵愣了愣,

  看小丫头神情变了变,陆知暖就知道她想明白了。说道:“其实,若乔玉兰当时就说出实情,回去也不过就是一顿打。但却能阻止事情恶化,我也不会受伤。可她没有,反而被乔玉生赖上了。还是逃不过这顿打,非但挨了打,这事儿传了出来,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贪吃偷吃,总归不是什么好名声。日后就算说亲,别人也得掂量掂量。”

  菊韵虽年幼,可又不傻。这么一说,她倒是觉得那乔玉兰,也挺可恶的。胆小又自私。

  叹息的摇摇头,便不再去想,左右那些人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