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师小说by沐柏泽主角地藏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玄幻>猎魔师

更新时间:2020-07-01 19:52:00

猎魔师已完结

猎魔师

来源:微小宝作者:沐柏泽分类:玄幻主角:地藏

男女主角是地藏的小说叫《猎魔师》,由作者沐柏泽精心创作,是一部玄幻仙侠小说,文中讲述也许你们也听说过吧,关于恶魔。
编辑缓缓归点评作者沐柏泽写每一本书都是质量的保证,但是他的书很挑读者,就看你能不能适应。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东方清的家很大,也非常考究。整个建筑和庭院设计虽然豪华,但其中仍然透出道教所追求的清净灵秀之气,却是十分难得。

但是,当地藏和东方子良一起来到这里的时候,整个建筑中却隐隐透出一种凄凉和邪祟之气,加上天空阴云密布,下起了中雨,这阴沉肃杀的感觉就更给地藏心头笼罩上了一种很不祥的阴影。

与常人不同,地藏的猎魔天性可以使他的感觉更为敏锐和犀利,当地藏脚踏进这块园地的时候,那种阴影就出现了,地藏知道,面前这个家,肯定已经发生了非常不好,甚至恐怖的事情。

不过,为了不惊动东方子良,地藏什么都没说,只是作为一个客人一样不露声色的到访,静观其变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东方子良倒对于家里笼罩的不详之气丝毫没有意识和察觉,他很热情的叫下人帮地藏把行李拿进客房,然后说:“家里很大,就不用去住酒店了,DK,你就住在家里吧,我工作很忙,恐怕也抽不出时间来陪你,不过可以叫我儿子陪你去香港转转,他可能比你小几岁,不过你们年轻人应该有的聊。”

地藏笑了笑,说:“我在香港也住不了几天,别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了,伯父在家吗?我去和他老人家打个招呼。”

东方子良忙的问下人,下人回答东方清睡了,东方子良摇了摇头,说;“最近几个月越来越严重,总是昏昏沉沉的,一会醒着一会就睡着了,我真是很担心他,怕他什么时候睡过去就醒不过来。”

地藏见东方子良神情沮丧,便上前安慰他不要多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东方子良叫地藏先在客厅休息,自己去安排晚饭。

地藏点头,便在客厅沙发坐下,并开始打量东方清的家,这是一个三层的小楼,陈设布置都很有东方情趣,条案,多宝柜,茶几等不少家具都是名贵木器所制,四壁多是名人字画,一些各地的艺术品和收藏都清晰可见,其中不少是中国的瓷器、漆器,金银器等等,不难看出,东方清这个人是一个很爱收藏和艺术的大家。

当然除了看这些之外,地藏也留心观察这房子里的不祥和肃杀之气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但是这种笼罩的不好感觉却一时也辨别不出是从何而来,似乎整个建筑中都渗着阴森。

这时候,东方子良已经从厨房走来,他告诉地藏今天晚上他在家里准备了一顿便饭,并和地藏攀谈了起来,地藏接着询问了一些详细情况,才知道原来东方清的身体出现问题是他从美国回来之后,东方子良并将他和东方清的合影拿来给地藏看。

地藏接过照片,看到照片是东方子良去年春节时候与东方清的合影,照片中的东方清的确是面色红润,精神矍铄,他白发苍苍,身材微胖,鼻子上架着一幅金丝边眼镜,脸上皱纹不多,脸上还满多肉,容光焕发的样子,尤其是那双眼睛,显得很有神采,他穿着紫红色中士对襟的外衣,儒雅中透出超脱之气。

地藏忙的追问东方清去美国做什么,东方子良告诉地藏,原从东方清正式从公司退下来以后,就专心致力于收藏,他每年要接到许多世界各地的艺术品拍卖会的请柬,在他们邮寄来拍卖图册后,东方清都会很认真仔细的看那些资料,然后对于他感兴趣的东西一一标注下来,之后他就会按照拍卖的时间飞往那些拍卖会,去参加拍卖。

“你也知道,这些艺术品都是保值的,加上是家父一生的爱好,家里目前经济条件很好,所以,我们也就支持他做这工作,他平时在家写书法,画画,我们认为这些都是对身体和精神很有好处的,也就不去干涉他,父亲每次买到他心爱的东西,都会很开心的,和孩子一样向我们展示和讲解,虽然我对这些知识了解的很少,不过看到老人开心自然也就开心了。”东方子良回答。

“这么说,东方伯父这次去美国,也是参加拍卖活动?”地藏接着问。

“是的,不过你可能不了解,他对于一些珍奇稀有的艺术品是特别偏爱的,他在英国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参加过一个学会,是专门研究这些的,后来虽然他回到了香港,不过还有不少这个学会的成员和他联系,有一些艺术品拍卖不是公开的,也是不面对公众的,只有专门是这个行业里的人才可以参加,父亲和我说有很多东西是很有价值的,甚至是无价之宝,他对于传统的艺术品虽然也喜欢,但是兴趣远不及此。”东方子良回答。

地藏点了点头,他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即问:“那这次回来,伯父买到什么东西了没有?”

东方子良想了想,说:“好像买了一件,不过父亲回来以后并没和我们说是什么,我记得我还问过他一次,他只和我说,是一件小玩意儿,不过看他的表情和神态,似乎很开心,不过他就是这样,只要买到了他喜欢的东西,就很开心。”

“是这样,子良兄,你看是不是方便给我看看伯父这次从美国买回来的东西呢?”地藏问。

“这个啊,DK,这个我说了可不算了,这你要问问他自己才可以,一般他的东西都是自己放到他自己的地方去,我们都无权过问了,呵呵。”东方子良笑着说。

“这样啊,那没关系,我想再了解一些情况,可以吗?”地藏想了片刻问。

“没问题,DK,你说吧。”东方子良点了点头。

“按你说的,伯父是从美国回来以后,身体开始变的不好,那除此之外,家里还有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过,或者说不太顺利,反常的事情?”地藏接着问。

“这个,好像没有了,家里其他的一切还是老样子……”东方子良一边回忆一边说。

“恩。”地藏点了点头。

“怎么,DK,你怎么会想了解这些呢?”东方子良看着DK脸色有点凝重,便问他。

“哦,是这样的,子良兄,不瞒你说,我从小跟着爷爷,对一些比较超自然的事情也有一些了解,如果按照子良兄说的,伯父的身体是突然间变的不好,我有些怀疑可能不是自然状况下的问题。”地藏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有这种事?”东方子良一听,脸色立刻有些变了,他忙的说,“老弟,你这么说我倒是相信,我知道有些事情是很邪门的,我们香港做生意的人,多半也相信这些,可是按说,父亲是信道的,家里也供着天尊象,按说不应该啊,难道说……哦,对了!”东方子良眼睛忽然一亮。

“你想到什么了?”地藏看着他。

“父亲从美国回来以后,没多久,我儿子在路上差点遇上一次车祸,那次真的把我们吓坏了,不过那时候父亲的身体刚开始觉得不太好,不知道这算不算?”东方子良问。

“车祸?”地藏的眼睛亮了起来,“子良兄,你说说看。”

“我的孩子现在香港大学读书,每次他回来家里都是派车接的,不过,那天不知道怎么车子在路上突然出了问题,刹不住车,险些就出了大事,后来为这我还把司机阿康骂了一顿,说他怎么不去保养,险些出了人命。”东方子良说,“你不说我还真没把这两件事拿到一起想。”

“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没有?”地藏继续追问,“我说的再详细有点,只要是和你家人有关系的事情,你再回忆回忆。”

“再有……”东方子良继续想,忽然他说:“生意上的事情算不算?”

“你说说看,生意上也有不顺利么?”地藏问。

“有,父亲从美国回来后不久,我公司本来要收购内地一家上市企业的股权,所有的事情花了很长时间,都已经说好了的,我们把钱都准备好了,可是谁知道,到上市配售的时候,居然一点我们的份额都没有给我们,这事情可叫我烦心了很长时间,按照常理说不应该是这样的。还有,内地本来要投资一个药厂,不知道怎么搞的,和约都快签了,突然政策上的支持没有了,又是竹篮打水。”东方子良说。

地藏听到这里,却也不敢百分之百的断定,于是他说:“子良兄,我想我不用等伯父醒来了,你能不能现在就带我去看看他,我不会打搅他休息,只是静静的看看就好。”

“这样,那好,你跟我来。”东方子良此刻真的连饭也来不及招呼,就赶紧带着地藏顺着楼梯往二楼来,东方清的卧室就在二楼上。

地藏跟着东方子良上楼,天此刻已经黑了下来,二楼的壁灯打开着,但是为了不打搅老人休息,大灯都没有开,地藏沿楼梯向上走,就一下感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扑面而来。

似乎笼罩在整个楼里的诡异之感就是从二楼传下来的。

地藏的那双黑色发灰的瞳孔是并不是一般常人的眼睛,那是一双可以看清异世界和异类的眼睛,名叫写魔眼,越是在魔气浓重的地方,他的瞳孔就会变的颜色越来越浅,直到银白色的如同钻石一样的时候,那就是写魔眼发挥最强力量的时候。

地藏和东方子良上了二楼走廊,走廊尽头一间禁闭的胡桃木的大门就是东方清卧室的大门。

地藏正面对大门,只觉得禁闭的大门后面一团浓重的阴气正向外弥散开,阴气有七种,鬼气发青,妖气发紫灰,魔气发黑,而这渗出的阴气却是绿幽幽的,地藏知道,这是邪灵之气。

可是这个老人的房间中,怎么会有如此浓重的邪灵之气呢,地藏按照做好戒备,直走到门前,东方子良冲门上指了指说:“老弟,你看,我父亲门框上挂着八卦铜镜呢!按说不该有什么吧?”

地藏抬眼,果见卧室大门上方门框上悬挂着一面巴掌大的八卦黄铜镜,不过他这一看却见那八卦铜镜上如同蒙上一层浓重的油污一样,地藏一伸手就把镜子抓住,说:“子良兄,这镜子已经污了,早已经没有用了。”

“怎么,污了?我拿去擦擦赶紧。”东方子良说着就叫地藏把他摘下来。

地藏摇了摇头说:“擦了也没有用,不是灰尘弄污的,叫我来。”地藏说着,将八卦镜取下来,然后以左手在胸前结了一个伏魔印,在门框上轻轻写了几下。随即示意东方子良开门。

东方子良轻轻将门打开,卧室里的阴风一下就吹了出来,地藏只觉得一股透骨的阴寒,他本来对自然界的温度颇不敏感,但是这寒气绝非寻常之冷。

“怎么房间这么冷?”地藏低声问。

“这房间采光不好,这个季节是冷一些。”东方子良还在解释。

卧室里是一片漆黑的,因为老人在睡觉,所以没有开灯。

在这一片漆黑之中,地藏只看见无数道邪灵之气如同浓烟一样盘踞房间之内,却是散不出去。地藏知道他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看来这个老人的房间里的确是邪气到极点了。

地藏也不说话,正要向里走,忽然觉得手腕处有什么东西在动,低头看时,原来是爷爷送他的那串念珠,竟然在手腕处缓缓转动了起来。

地藏回头对东方子良说:“子良兄,这件房子不能住人了,你要赶紧先把伯父搬到别的房间去!”

“怎么了?真的有……?”东方子良此刻脸色大变,已经有点煞白。

地藏示意他小声,然后叫东方子良走到窗户边,将窗户打开,自己则悄悄走到了东方清睡着的床边,他动作很轻,在床的四周看了看,却发现,那些邪气并不是由床发出来的,只是那些邪气包围着那床。

地藏忙的对东方子良说:“子良兄,快把大灯打开,快!”

“哦。”东方子良应了一声,几步跑到大门前,也顾不得老人正在睡觉,猛的将卧室里的灯全部打开。

一刹那,整个房间亮了起来,地藏就站在床边,正看见躺在床上东方清,东方清此刻的样子不禁叫地藏倒吸了两口凉气。东方清此刻已经性如枯槁,脸色惨白发青,双颊塌陷,双眼深凹,脸上一团死灰之气,苍白的头发十分蓬乱,这个刚才在照片里还是微胖红润的老人此刻已然是判若两人,如同厉鬼一般。

更令人惊奇的是,卧室灯光通明,这老人并没有因此而醒过来,还是平静的躺在那里,如同死过去一样。

地藏知道不妙,他迅速走到东方清面前,在他额头,太阳穴三处结驱邪印,他凝神阴指,在老人头部连点三点,东方子良在一边,竟看到老人的额头太阳穴结印的地方竟然渗出血红的印记来,不禁大惊失色,声音都有些颤抖,问:“DK……这……这怎么回事?!”

“这房间的邪灵之气困扰伯父身体太久,已经侵入他的元神了,你快站到窗子旁边去,把眼睛闭上,我要把邪气散到外面去!”地藏说。

“好!”东方子良此刻已经吓的不知道怎么想事了,地藏叫他怎么做他就只有言听计从,他忙的站在窗户旁边,闭上眼睛。

却见地藏双腿并拢站好,双手在胸前结一个金刚降伏印,口中默念伏魔三绝咒,这三决咒传自大轮金刚伏魔三决,一决驱阴霾,二决扫妖邪,三决除魔障,是十分强大的心咒,地藏念时,只觉得脊背刑天之骨嘎嘎作响,一股热流从脊椎通达全身,他全身一团明亮的真气与气波摇晃,整个人发出强大的震撼之力,这力道就好像在整个房间刮起了一阵狂风,直吹的家具乱晃,窗帘飞扬,这时候,地藏只听见耳边异响不断,如同有千万蚊虫怪叫,十分刺耳。

瞬间,那盘踞在房间中的邪灵之气从窗户一扫而出,直冲向窗外的天空,四散而去。

地藏因为在卧室门口下了伏魔印,这邪灵之气冲不出门,只有向外,顷刻消退不见。

这时候,却听见东方清咳嗽了两声,竟渐渐苏醒了过来。

而东方子良一直禁闭着双眼站在窗前,他只觉得房间内如同地震又如同巨风,耳边风声呼呼,他此刻早已经吓的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了。

还是听到父亲的咳嗽声,他才慢慢的睁开眼,却看见东方清正睁着两眼,看着天花板,惨白的脸色竟稍稍有些红润。

“父亲,您醒了?”东方子良是又惊又喜,他再看地藏,正满面微笑的站在床边,冲他点了点头。东方子良知道驱邪已毕,忙的走到东方清的床边。

“子良,你怎么在这儿?”老人虚弱的声音问。

这时东方子良忙的走过去,说;“父亲,真的吓死我了,刚才,多亏了DK,哦,对,这个年轻人,就是古老先生的孙子,DK。”

东方清这才把眼神缓缓的移到地藏身上,只见一个绝美少年,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这时候,地藏取过古云安的念珠,在东方清面前出示了一下,轻声说:“伯父,我带爷爷来看您了,你感觉怎么样?”

东方清的双眼落在地藏的念珠上,竟从眼神中闪过一丝光亮和喜悦的表情,他点了点头,说:“我突然感觉身子轻了许多,你是云安的孙子,就是藏儿是吧?”

“是,我是藏儿。”地藏点头。

老人看到地藏,忽然,眼睛中泛起泪光来,颤巍巍的说:“孩子……你……你要救救我。”

地藏看到老人这个表情,心里明白,东方清一定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病因是什么,于是,他点了点头,说:“伯父放心,您有什么难处,就告诉我,不过现在您的身体还很虚弱,这样,我和子良兄送您到另一个房间先休息下,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好吗?”

东方清点了点头,脸色异常平静的,又缓缓将双眼合上。

地藏回头告诉东方子良,赶紧把老人移到另一个房间,而老人的这间卧室,暂时不要进人,先锁起来。东方子良忙的依言去做。

地藏驱邪完毕后,与东方子良一起共进了晚餐,这顿饭,东方子良吃的很开心,似乎觉得轻松了许多,晚上还喝些酒。

第二天一早,地藏早早起来,却听东方子良说昨夜东方清觉得肚子饿,叫厨房做了一些稀饭和汤,今天早晨已经可以吃早饭了。

不过地藏告诉东方子良,还是不要掉以轻心,毕竟问题的源头还没发现,凡事还是要谨慎小心,他会问过东方清之后再告诉东方子良该怎么做。

上午,东方清就把地藏叫他了他的房间,地藏进房间的时候,看见老人正在窗旁坐着,身上披盖着棉毯,这几个月来,他的身体太过虚弱,不过,今天看起来,精神却显得好了很多。

地藏在东方清对面坐下,就问起东方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东方清叹了一口气,才把原委一一讲述给地藏听。

原来,在三个月之前,天还在金秋,他接到了一个美国的邮件,那是一本由美国的私人机构寄来的拍卖图录,里面刊登了很多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艺术品,并说明他们预展和拍卖的时间,东方清翻阅了整个拍卖图录,却有一件东西令他十分感兴趣,那就是一件道门传说中的三清樽。

东方清说:“我这个人从小对一些神话传说就特别有兴趣,大学还参加过研究这样课题的组织,结识了很多朋友,从而对于各国神话传说都想研究,也就知道有一些传说中的东西其实就在人间,所以我就喜欢收藏这些东西,比如轩辕的兵器,埃及法老的权杖,泰国缅甸的一些稀有的神像,不过这次看到这个三清樽我就更是欣喜若狂了。”

“伯父你是学道的人,这可以理解。”地藏微笑的听老人说。

“是啊,我曾经在一些典籍上看到过关于三清樽的图片和介绍,据传是太极生两仪的时候,三清之气所化,具有很强的灵性,不过没人见过,这件东西应该是在商周时的一件青铜器,我倒并不是期盼它是什么宝物,但是这件东西造型雄奇,做工精致大气,实在是青铜器中少有的东西,因此,我就特别有兴趣。”东方清继续说。

“所以,您就将它买回来了?”地藏问。

东方清点了点头:“我平生收集的这些东西很多,有的都是传说中的东西,不过究竟是不是真的,我也说不好,总之从历史角度说,都是古时的珍品,当然如果每件东西都有个故事,那不是更完美了么,所以我就和几个朋友约好去参加拍卖,并以一个很合理的价钱买到了。”

“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地藏看着东方清问,“您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有的。”东方清点了点头,说:“我本来很开心的将这东西买回来,就放到了自己的书房里面,我有个习惯,刚买回来的东西总是喜欢先放在书房观赏,请一些朋友来赏鉴,之后再送到我的博物馆里去,可是就在接下来的几天,恐怖的事情就发生了。”

说到这里,东方清的脸上就挂上了一种很难看的脸色,从他的目光中似乎透出了十分惊恐的表情。

“是什么事?”地藏问。

“我记得我买回三清樽的第二周,我邀请了我的几位老朋友来赏鉴这件三清樽,当时大家有说有笑,觉得很不错,价格也很公道,但是我当时记得我的一位老友,就是在紫云观主持的云翳子道长,为了这个是不是三清樽和我意见相左,他说总觉得这件器物看上去不象三清樽,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为了这个我们还请教了一个专门研究青铜器的专家,不过他也只是从年代上断定了这东西应该是商朝末年西周初期的,总之不是赝品,我也倒不是很在乎。”

“那么之后呢?”地藏接着问。

“之后……”东方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言辞忽然变的哽咽了起来,“那天来看的那些老朋友,竟一个又一个的死了!”

“死了?”地藏惊呼。

“是,先是老何,之后是阿祥,然后就是德叔,一个又一个,开始我没有怀疑,可是我那几个老朋友是每隔五天就死掉一个,我渐渐开始觉得恐惧,等我想通知他们的时候,可是只剩下了云翳子一个人。”东方清说。

“那您去通知了没有?”地藏问。

“那天正好是第五天,我一看时间来不及了,就自己叫车跟我去紫云观,可是到那里的时候,却正赶上云翳子已经仰天倒在房里,我急忙过去,却只听见云翳子和我说了一句话,他瞪着眼睛,满脸古怪的表情,似乎看见什么似的,他拉住我的手,几乎连声音发出都很困难,但他告诉我说,那东西不是三清樽,是……我没听见他说是什么,他就已经断气了!可是那恐怖的场景我却怎么也忘不了!”

“伯父,别怕,不要紧的。”地藏见东方清浑身颤抖,便过去冷静的握住他的手,却感觉到他的手是冰凉的。

“藏儿,那之后我就病了一场,身体开始觉得越来越虚弱了,每天晚上都会梦见我的那些死去的老朋友来找我,我知道或许真的是我那个青铜器出了问题,但是这事情我又没办法和任何人说,我就想把它处理了就好了。于是我就联系了当时帮我看过这东西的专家,想把这件不祥之物捐献给博物馆,可是……当我电话打给那位教授的时候,却得知他也……也突发心脏病死了。”

“这件事情确实很不寻常了……”地藏缓缓的说。

“虽然那东西是我花了不少钱买的,但是我不想这个灾祸留在家里,也就没有允许我家人看,我只有一个人默默承受的这些,藏儿,我曾经想把它扔掉,就算换个平安,那天我一个人偷偷出了家门,到了郊外,就把它埋到了山脚下,我还为他上了香,祷告它不要怪我,还是好好的入土为安。可是,当我回到家,却发现那东西竟然又回到了我家里,还在那里摆着,真的很可怕,很可怕,似乎它根本甩不掉!”东方清说到这里,惊恐的眼泪刷刷的流,这个老人无助的恐惧使得地藏为之深深触动。

“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当时想到了你爷爷,孩子,可是,我却联系不到他,我不知道该去找谁,因此精神越来越恍惚,吃不下,睡不着,我只有把那件东西藏起来不被别人看见,因为我知道凡是看见的人都会遭遇到厄运!我不想害人,不想害人!”东方清声音显得非常微弱,甚至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地藏忙的走过去,紧紧抓住老人的手,说:“伯父,不用怕,昨天我进你房间的时候,见你房间里全是邪灵之气,这邪灵之气,应该就是从那樽上传来的吧?”

“孩子,那樽我本来想送到我的博物馆去,但是我知道那里有守卫,我不想他们看见这东西也遭难,我就把它一直放在我的卧室里,一个隐秘的地方,可是我提心吊胆的是它哪天再重新跳出来,跳到我家人的面前,所以我整天都不离开卧室,就是为了看住它。”

“伯父,这东西现在在哪里,我能去看看它吗?”地藏忽然说。

“你……不,孩子,你还是不要看它,你不能出事,否则我怎么对的起云安兄。”东方清摇晃着脑袋好像拨浪鼓一样。

“伯父,您听我说。”地藏诚恳的望着东方清,微笑的说:“你不用为我担心,我是一个猎魔师,我和这些邪祟的东西打过很多次交道了,既然我来了,也是上天安排我来帮您。伯父,我可以应付的,您就带我去看看,相信我。”

“可是……”东方清还在犹豫。

“伯父,如果您不叫我去看,这东西永远也解决不了,我昨天也和子良兄了解了一下,听说您回来不久,孙子险些出车祸意外对吗?我想这东西留下肯定会影响到您的家人,所以……”望着地藏一脸坚定的表情,东方清点了点头,忽然下了决心似的说:“好!那我就带你去看看!不管怎么样,我不能叫它再害人,实在不行,我就把这东西毁了。”

地藏点了点头,他搀扶着东方清,和他就朝着二楼卧室走来。地藏昨天在卧室门上结了伏魔印,虽然没有邪气再流泻出来,但是仍然有很强烈的不祥笼罩在那个房间中。

地藏走在最前面,仔细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才放心的叫东方清打开门,门一打开,地藏就又看见房间内的一团邪灵之气,邪气弥漫在整个卧室中。地藏随手掩上了门。

这是,东方清缓缓走到床对面的的衣柜那里,打开了衣柜柜门,他拨开衣柜里挂着的衣物,指着一个古旧的棕色软皮箱说:“就……就在这里面。”

“好,伯父,您站到后面一点,叫我来打开它。”地藏说完,几步走到那皮箱前面,用手一提便将那皮箱拎了出来,手感很沉重,足见里面的件不小的东西。

虽然是小小的一支软皮箱,但是那里面的邪气却显得非常凝重,地藏又刑天之骨,邪灵之气自然伤不到他,他从容的打开皮箱,将皮箱盖子缓缓掀开,一件有一尺半长的青黑色器物却正放在里面,那器物四方见楞,敞口瘦腰,器形削长,四壁都雕刻着古老的图案和花纹。而就是这件器物周身散发着浓重的邪气,那绿幽幽的邪气几乎将器物完全的笼罩,只不过肉眼是无法辨认的。

地藏触手器物,器物冰凉坚硬,他双手将器物从皮箱中捧出来,问东方清:“伯父,就是这件东西是吗?”

“是!就是它!”东方清的脸色还是十分恐惧,几乎不敢靠近。

地藏将器物放在旁边的木台上,然后仔细观察,发现这件酷似青铜的方樽,颜色要比一般青铜器深的多,几乎是黑绿色,而且铜器四周光滑干净,几乎没有一点锈迹。

“伯父,这东西看上去好像是新的一样,不象是出土的东西。”地藏仔细端详着说。

“是吗?可是,藏儿,我刚买到的时候这东西是很古旧的,你不说我也没意识到,它似乎是正在变的越来越新了。”东方清一边回忆一边说。

地藏仔细看了半天,忽然,他发现这器物的的底部有一圈如同印章样的印记,地藏仔细看了这印章很久,忽然转过头说:“伯父,这的确不是三清樽,这东西也不是青铜器,那是灵界的东西,如果我说的不错的话,它应该是震慑灵界的巨灵樽,这是一件异世邪樽,可不是什么吉祥之物!”

“啊?”东方清听到这里,恍如晴空霹雳,人只觉得天旋地转,已经昏倒在了地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