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墓小说by零度主角陈原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灵异>灵墓

更新时间:2021-02-02 19:19:49

灵墓连载中

灵墓

作者:零度分类:灵异主角:陈原字数:291.4万男频

最后章节:第1189章 胆战心惊[连载中]

灵墓,本书简介:祖母死后留下一本图画书,小时候当作小人书看,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本失传已久的寻龙奇书。命运从此改变,精彩又离奇的人生,从地下大墓开始。。
编辑寄君曲点评故事有条理,推进也合理,人物塑造鲜明,作者零度也是颇具情怀,值得一看的作品,小编深挖此作,只为喜欢悬疑的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入地眼

这门一开,这大姑娘像是乌龟一样把头伸出来,看着我们说:“我说怎么这么臭呢,虎子,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张嘴就喷粪啊,信不信我抽你大嘴巴,抽得你满地找牙。”

“甭废话,李闯在家吗?”

姑娘回过头喊了句:“闯,虎子找你。”

“好嘞!”里面有人喊了句。“我拉屎呢,等我一下。”

姑娘这时候从院子里出来了,穿着一身睡衣,一双拖鞋,出来之后上下打量我,说:“虎子,这是你朋友?我怎么没见过呀?”

“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陈原,这是大娟子,李闯他姐。”虎子很不上心地介绍了一下。

大娟子这时候对着我伸出手来,说:“你好。”

这是我第一次碰大姑娘的手,握上大娟子手的时候,我第一感觉就是这手好软啊。我的脸顿时就红透了,呼呼冒火一般。

大娟子似乎是看出来了,看着我一笑,把手抽回去,捂着嘴转身就嘎嘎笑着跑进了院子。

虎子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老陈同志,这样婆子你也拍?我看你是饥不择食了吧。要拍你也拍那美籍华人那样的啊。这大娟子就是个女汉子,小时候没少劫道收拾我。多亏我爸把我送我舅舅家去了,不然我觉得自己会被她欺负死。”

“虎子你怎么说我姐呢?”一个小寸头,尖嘴猴腮的小伙子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提裤腰带呢。出来后看到虎子就乐了,说:“虎子,这几天忙啥呢?没见你出来溜达啊!”

虎子说:“有正事儿,听说你在潘家园儿三爷的铺子里干学徒呢,寻思着你怎么也比我们强。有样东西你给䁖䁖。”

“啥东西啊,破瓷片还是前清年间的尿壶啊,我对那些玩意可没兴趣。你丫能有啥好东西?你家好东西都被革委会给抄走了,就给你家留下一副大胖小子的年画。就这还是因为贴的时候浆糊刷多了,实在是扣不下来。”

虎子说:“你还别瞧不起人,这次是金的。”

听说是金的,这李闯顿时眼睛就亮了,说:“金的?走,去我屋,让我开开眼。”

我们下了车,把车锁好。然后进了这大院子,进去之后,李闯带着我们进了厢房,坐好之后,虎子对我一挑头,我把东西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李闯拿过去前后看看,然后看着上面的文字说:“这是契丹文啊,我看不懂,不过我可以印下来,给三爷看看。怎么的,这东西要出手?”

虎子说:“是啊,要出手。”

李闯说:“这么着,先印下来,然后我给三爷看看,看看三爷收不收。我看这是好东西,就看三爷看得上看不上了。”

虎子说:“闯,主要问问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对这是个什么玩意挺感兴趣的。”

李闯一拍胸脯说:“得嘞,包我身上。”

虎子说:“还没吃饭呢吧,走吧,哥们儿请你下馆子去,想吃啥,随便你点。”

“随便点?虎子,我发现你小子挺阔啊!今天就宰你了。”李闯一笑,露出来一颗虎牙。

我们三个从屋子里出来,李闯对着正房那边喊了句不在家吃了,和朋友出去吃。没等正屋答应,我们就快速到了外面。找了个馆子,要了几盘饺子,几个菜,弄了一瓶二锅头,我们三个就喝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虎子把我介绍给了李闯,我俩握了手,就算是朋友了。接着,虎子开始吹捧李闯,把李闯捧得挺开心的。其实我知道,虎子就是为了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是啥。

李闯拍着胸脯保证,明天给我们消息。

我和虎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虎子妈很担心我们,见到我们回来了,也就放心了。

虎子说租了个铺子,过两天就搬出去了,虎子妈问虎子哪里来的钱,虎子说你别管了,反正不是偷的。

这虎子从小在滦县长大的,和他妈也不是太亲。虎子妈也就不怎么敢管他,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多问了。让我们早点睡觉,别熬夜。

第二天中午,我们过去督促房东搬家,房东正一车一车往外拉呢,我和虎子帮了半天的忙,到了下午的时候就搬完了。随即钥匙就交给了我俩,这房子就是我俩的了。

房东还给我们留了家具,缺点别的,我和胖子去了旧货市场,拉了几三轮车回来。

天黑之后,我俩还就有了家了。

虎子和我去找了李闯,还是在大门口喊他。

李闯出来后说:“你们怎么才来啊?你们再不来,我就要去找你们了。三爷说了,让你们明天带东西过去一趟。这东西他想要,过去谈谈价钱。”

我和虎子回到了家里之后,连夜搬家。虎子爹妈帮着我俩搬家。到了我们的新家,帮我们忙到了半夜才走。

我看得出来,虎子的爹妈挺照顾虎子的,应该是觉得把他送给了舅舅,有些亏欠吧。

我和虎子总算是都能睡在床上了。我俩的床离着不远,中间摆着一个茶几,就像是酒店标间的样子。虎子倒在床上,说:“老陈,明天见到三爷,你别说话,听我的。这家伙黑着呢,潘家园儿开铺子的,没有什么好人。”

我说:“无奸不商,做买卖的都一个德行。实在人做买卖赚不到钱。”

这时候无聊,我就把那本《入地眼》拿出来了,打开之后无聊地看着,这序是这么写的:

地理之说,繁杂不一。今与古殊,甲与乙异。同师之学,或彼此各名其长;一人之身,或前后顿易其义。善于立论者,辞达而理未举;妙有心得者,语晦而笔不灵。理气明晰,未必贯穿形势;龙脉审辨,甚切错谬阴阳。擅其长者,了然于心目,灿烂于口舌矣。又复吝惜珍秘,移易颠倒,失所依据,不能分别而抉择之也。

这开头我大概还是能理解的,虽然是古文,还算勉强看得懂。但是后面的那些古文可就一点都理解不了了。能看懂的,也就是里面的那些山水插图。

虎子在那边捧着武侠小说在看呢,看到激动的地方,他还会激动地跳起来,浑身颤抖。看到伤心处,他会热泪盈眶。

我看困了,就把书塞到了枕头下面,翻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闯就骑着自行车在铺子外面喊我俩了,我俩起来之后和李闯一起去吃的早餐,在胡同口吃的豆浆油条,吃饱之后去了潘家园儿。这三爷的铺子后面有个院子,李闯带着我们去了后院。

三爷穿着传统的汉族服装,手里捏着个紫砂壶。他小平头,大方脸,这脸蛋子上有颗痣,这黑痣上长了一撮毛。我昨晚就听虎子说了三爷这形象,外号一撮毛。

三爷一伸手说:“两位,请坐。”

虎子说:“三爷,开门见山吧。这东西您䁖䁖。”

虎子一摆头,我就把东西拿出来了,递给了三爷。三爷接过去,捧在手里仔细端详,没开价,先问:“这东西哪里来的?”

虎子说:“怎么都问这个啊!三爷,您先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吧。”

三爷呵呵一笑,把东西还给了我们,说:“开个价吧!”

虎子说:“三爷,先说说这是什么东西吧。”

我看得出来,三爷不想说。

但是恰好这时候,外面有个女人说了句:“我告诉你们这是什么东西吧。”

接着,门突然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个女的,我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在北京饭店接触的那个尸影。

尸影进来之后,三爷过去点头哈腰。当时我就感觉到了这个尸影的身份不一般。按照虎子说的,这三爷在潘家园儿这一代也算是德高望重了,给这么一个小丫头点头哈腰,这里面就有点意思了。

三爷说:“您怎么亲自来了?这东西您只要看上了,我就能给您收过来。”

我心说他们合着都是一条线上的啊,兜兜转转,还是没绕开这女的。这女的到底什么来路呀?

尸影看着我们说:“你们想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来告诉你们。”

这时候,李闯拎着的暖水瓶进来了,给我们倒了水,然后站到了旁边听着。

尸影说:“这牌子是辽代中期的老物件,这是镇魂牌,民间叫压舌钱。人死后,会往嘴里放一枚钱,民间有放铜钱的,有放银币的,现在国内应该是放五分的硬币吧。再有钱的人家会放金币。放了这压舌钱,死人就不会去阴间告阳间的状,压了舌之后,也就不会吸了阳气诈尸了。而这金牌就是辽代皇家的东西,按照上面的契丹文写的,这死的是一位辽代的出了嫁的公主,叫耶律阿朵。汉名叫耶律贤。”

虎子说:“然后呢?”

尸影这时候一笑,说:“暂时就知道这么多,想知道更多,还需要我们好好合作才行。首先第一步,就是告诉我这牌子从哪里得到的。然后你们拿到一万美子。”

李闯在旁边大声说:“一万美子,虎子,你们发了啊!”

三爷在一旁狠狠瞪了他一眼,斥责说:“喊什么喊,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滚出去。”

李闯吓得吐了下舌头,灰溜溜出去了。

虎子这时候一笑说:“我要是不说,是不是这牌子您就不收了啊!”

尸影这时候皱皱眉,然后把包拎起来了,放在了桌子上,从里面拿出来一沓子美金放在了桌子上,她说:“你数数。”

虎子拿起来,在手指上喷了唾沫数了一遍,不多不少就是一万美金。

我们也没见过美金啊,不知道真假。虎子说:“不会是假的吧。”

三爷用手捏着自己的一撮毛,站到了虎子的面前,说:“小子,说话注意点,尸老板是有身份的人。我用我的人格担保,还可以给你写担保书。”

虎子看看三爷,说:“三爷,您做担保,我自然就信了。”

他把美金扔给了我,然后把牌子往前一推,然后看着我说:“老陈,我们撤。”

我们拿着一万美金到了家里,开始算计着怎么把美金换成人民币。结果还没到中午,李闯就带人来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谨慎闻龙猫2021-01-06 23:36:21

    虎子还在继续摸索,而我这时候再也不想在里面呆一秒钟了,开始往外爬。

  • 美满踢铃铛2021-01-22 01:52:31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血葫芦,我只是觉得我遇上鬼了。

  • 溪流顺利2021-01-23 11:51:39

    虎子说,老陈同志,北京饭店里住着很多美国富婆,很多小白脸都在那边拍婆子,拍到美国富婆,人家手指头缝里随便漏一点儿,就够我们过个年的。

  • 鳗鱼就铃铛2021-01-07 00:40:38

    我指着说:上面是太阳,下面是太阴,刚好封住了这血葫芦。

  • 雪碧丰富2021-01-22 06:01:02

    我们三个从屋子里出来,李闯对着正房那边喊了句不在家吃了,和朋友出去吃。

  • 绿草美丽2021-01-15 22:28:22

    这下大家都没有办法聊天了,孩子的家长就把孩子从后门带出去了,到了后面的街上。

  • 水壶唠叨2021-02-01 02:50:43

    胡小军这时候拿着一个罗盘,在院子里走了个来回,他把罗盘收了,说:这宅子里不可能有穴,小子,你指给我看,穴在哪里了。

  • 俊逸向口红2021-01-28 20:58:25

    虎子一直就想弄辆夏利开,只不过全车下来要十二万左右,实在是买不起,这才退而求其次,弄了辆大挎斗子。

  • 盼望等待2021-01-26 13:43:57

    地方是找到了,但是具体位置在哪里在这乌漆嘛黑的夜里可就有点难找了。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