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簿小说by午夜樱花主角安悦心,谢必安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灵异>灵异事件簿

更新时间:2019-07-07 17:39:35

灵异事件簿已完结

灵异事件簿

来源:奇热作者:午夜樱花分类:灵异主角:安悦心,谢必安

《灵异事件簿》是作者午夜樱花所创作的灵异小说,主角叫安悦心,谢必安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七月十四鬼门大开,阴灵纷纷上阳间讨伐,你……准备好了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宽敞的走廊上,昏暗的灯光闪烁着,一下子灭了,住在楼道里的住客似乎已经习惯了一样,头也不抬的。

夜深人静,当所有人都进入甜蜜的美梦。一双蹭的发亮的皮鞋出现在楼梯口,“扣,扣,扣。”一步步有节奏的往1180的方向靠近。

两团幽幽绿光小心翼翼的从墙壁上悄悄的溜过,似乎怕被皮鞋男子发现,就快可以到达目的兴奋的抖动着绿光时,男子几乎没有声响瞬间到达门口,双手抓着两团绿光,面目狰狞,空洞的双孔令人心颤,白如纸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七爷,饶命啊!饶命啊。”两个小鬼才慢慢从绿光里现身,它们惊慌的喊着,生怕一个不注意,眼前的男子一用力,想必连魂都得散了。

“滚回去,不准动她。”

“七爷,您也知道阎王要你三更死,没有人能到五更的,您这么做,阎王那小的可怎么交代?”其中一小鬼看横竖都是死,倒不如豁出去搏一搏能有转机。

“阎王那我自会交代,至于你们,趁我现在还不想动手,赶紧滚。”两个小鬼齐齐弯腰谢礼,脑袋跟捣大蒜点不停,转身一溜烟的消失在黑色走廊里。

推开门,房里的摆设依旧,尽管每个夜里他都出现在此,但墙壁上的一个个相框里的照片如痛千万细针刺痛着他的神经。

为了更好抓住已死之人利用活人替换后游荡者归案,阎王爷特意命人找了一具刚魂离体的尸体给白无常使用,方便他在人间办公,虽说有鬼判身份,可有这身体对他来说反而是累赘,法术不能在有人的地方使用,还是跟人没啥两样,这次抓一个是逃脱了10年的鬼魂,现在他可是以人类身份办案的,差点没把人间翻了个地朝天,出动了各路小鬼才把他行踪锁定,鬼判唯一好处也只有这点了。

“帕玛,快束手就擒,或者我可以让阎王判你轻点。”中年男子转身跑进小巷里,见前方已无去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老泪纵横:“七爷,我求求你了,在人间我没做任何坏事,这些年时刻做慈善,我只想照顾我家的老母亲到寿终,您就念在我一片孝心,让我在呆多些日子。”

“人的寿命有它的规律,而今我奉命将你缉拿归案,忘却凡尘,跟我回去。”

”倘若我走了,我家老母亲了怎么办,她孤零零一人,不行!不行!我不能跟你回去。”中年男人一步步倒退,邪魅的愤怒侵蚀他的心脏,黑色的气体从他体内一涌而出,包裹他身躯。

男子平静的看着由人转变成恶修罗怒冲向自己的中年男子,利爪几乎要抓伤自己的瞬间,轻吹了一口气,高二尺八丈的恶修罗如纸片人被吹飞,重重把墙壁撞出个大窟窿。

“你会有报应的,哈哈,你会有报应的。”中年男子余音未落,便被收入引魂幡中。

然后这一切却被身后的女人看到了,她大呼惊叹,第一次看到这神级别魔术的话更是让他对女人多了几份关注,一路上吵吵嚷嚷跟着他,在经过相遇,相识,最终相爱。

这就是报应么?男子沮丧的叹了叹气,他无时不刻不在为她的生命奔波。

他轻轻的走进了房间,没有一点声音,用飘字来说或许会更贴切,床上的女子面无血色的躺着,除了脸部,全身上下都用绷带围着,看着女子受尽折磨,他恨不得躺在床上的人是他。

准备后事,是医生给她手术后给他下达的死亡通知书,而今2个月过去了,他已经用去了自己百年的功力维持她的生命,可是越来越不起作用,她的生命每天都在快速消逝着。

24岁的脸上慢慢爬上了皱纹更让他惭愧。

“必……安,你……来……了。”床上的女子一字一句说的特别吃力,缓慢的语气透漏着点点喜悦。

“嗯,我来了,你好好休息。”男子轻声细语,跟刚才在对付小鬼时完全是判若两人,清新俊逸如他温柔的在女子额头上轻轻吻了下,她又安然入睡,把女子的手在自己的手掌里,一股白气缓缓由手掌输入,蔓延至她全身。

时间仿佛停止了般,忘却了时间,忘却的地点,眼前闪过一个又一个画面。她喜怒哀乐,一幕幕重现,鲜活的她趴在他的腿上,一字一句的给他读着童话故事书里面《公主与王子》的故事。

“必安,你怎么了?”所有的场景一样,只是眼前这个女子却毫发无损的,脸上因为天气闷热的缘故红突突的。

他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发呆,他不敢相信,系腰长发,肌肤白夕如雪的她,整个人活生生的坐在自己边上:“悦心?”

“嗯?是我,你是不是不舒服了?”她的手付在他额头上,正当疑惑,男子一下子抱住她,憋忍不住的哽咽。

“太好了,你没事。”多么想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就这样一直拥有着她,就算让他毁了全部道行。

“我当然没事啦,你看我壮得像只牛。”她高举手臂,不时捏了捏自己手臂上的五花肉。

“找点吃的吧。”她人刚起身走开,画面一下子变了。

云廊咖啡厅里面,她不厌其烦的自拍,角度因有尽有,他接过服务员端来的咖啡,熟练的把牛奶和糖加到咖啡里,宠爱的将咖啡递到她面前。

“我们都没合过照。”女子搂着他又是各个角度的狂拍,时间洋溢快乐,同样也记载的痛苦。

她坐在一大堆刚洗好相片边上,仔细挑选,一遍又一遍,男子一旁看着挑选照片的她忙的不亦乐乎模样,心里是幸福的。

像是发现新大陆的一跳,她抓起其中几张精心挑选的照片,笑容满面的向他跑来,只是还未能看清,她清晰的脸庞变得模糊。

画面一下子又转变了,在游泳馆,她穿着连身泳衣,静悄悄的看着眼前背对着他的男子,脑袋瓜的捣蛋细胞又蠢蠢欲动,手掌轻轻一推,男子一个不注意的掉入游泳池里,蛤蟆拍水的模样引的她笑得前仰后翻。

画面更换的速度越来越快,躺在床上的她呼吸也越发急促,他好像丝毫没发现,沉醉在他们过去的画面里。

光线闪过,一辆奔驰而来的大货车要看就要撞上公路上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女子这时从转角处追了过来,奋力推开未来得及反应的男子,自己却被卡车碾压车于轮下,她的世界一下子昏暗了,她看到男子第一次流下了眼泪,发自内心心痛的呐喊,彷徨无措的抱起浑身伤痕的她,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直至眼睛在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她的眼神最后一刻停留在他脸上。

图像加速倒退,记忆一次次冲击着他,已经完全不受控制。

“小七,快回来。”背后人用力一拉,图像一下子散变成无数个碎片,随即淡化,布满女子身上的白色气体也随之消失不见。

“老八,不要阻我,如果不是我她现在还跟正常人一样生活。”谢必安自责的推开身后人,再次握住女子的手却被阻止了。

“你以为你是在救她吗?鬼气只会加速让她老去,就算活过来,也只能躺在床上度过她的余生。”

面对范无赦的怒吼,谢必安无言以对,无力的瘫坐到床沿,望着床上的女子少了鬼气的拥护,气色越发的惨白,他高举手掌狠狠的往自己的天灵盖打下去,却发现双手被瞬间捆住。

“你疯了么?居然为了一个女子让自己道行一朝散。”范无赦紧握捆仙索,他看了看床上唇如白纸的女子,再看看被自己绑住双手的兄弟,无奈摇摇头,掏出自己的令牌。“她的魂魄已经离体了,拿着令牌去找孟婆,把她魂魄带回来,记住一定要在在一个时辰内赶回来。”

“老八……”

“不要说那么多,再晚就来不及了,这里有我看着,快去。”谢必安点头,拿着黑牌令赶往孟婆桥。

范无赦用引魂幡一挥,一个布满道道经轮的屏障围绕着女子四周,他转身面相朝落地镜,静视以待,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生前他已经让他命散黄泉,死后又再为他破坏规矩,谢必安不知道,今晚过后,自己会有什么下场,但这个情他愿意生生世世来还。

孟婆桥上,一个接一个的鬼魂排队等喝孟婆汤,押着鬼魂的两个小鬼看是白无常大驾纷纷上前讨好,谁不知道,阎罗殿除了阎王跟判官之外,就数黑白无常的势力最好,谁要能攀上关系,今后在阎罗殿办事可就畅行无阻了。

“安悦心的魂魄在哪里?”两个小鬼面面相觑,纷纷摇头。说判官拿过来的生死簿上并没有这个名字,其中的一个小鬼有印象,说换班的鬼差提过孟婆桥来了一个女子,任凭孟婆苦口婆心劝着,就是哭着闹着不肯喝孟婆汤,名字好像就是叫安悦心,已经让鬼差带走了,估计现在差不多到忘川河了。

”谢谢。”说话间谢必安的身影一下子跑的老远。

“哎呦,你干嘛打我?”个头较小的小鬼愤愤的抓着手中的三叉戬,怒发冲冠的对打他的小鬼吼道。

只见打人的小鬼愣愣的看着谢必安消失的身影,过了好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七爷……居然……居然跟我说……谢谢!”

路上灰蒙蒙一片,雾气里隐隐约约的三人影映入眼帘,谢必安快步上前,一把拿出黑白令牌,直接把安悦心的魂魄牵走。

“必……必安?”安悦心拉了拉谢必安的衣袖,不确定的问道。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一早告诉你我的身份,或者你就可以不用不会在这里了。”

一双纤细的手抚上他的脸夹,相似离开前的最后留恋,低喃道:“我从不曾后悔爱过你,就算它要我死我也不后悔,爱过你就足够了。”

她的双眸清如源泉,满是不舍。

“我不会让你死的。”

房间里,范无赦眉头紧锁,落地镜子里的倒影开始扭曲起来,判官身后跟着一大帮小鬼从镜子里现身,把原本就不大的房间围了个水泄不通。

“大胆范无赦,阎王念你们两兄弟生前情深义重,特许担无常一职,现在你们竟然想违背生死定律为他人借尸还魂,不把规律放在眼里,不把阎王放在眼里,只要你把尸体交出来,我可以让阎王爷从轻发落,”判官粗脖子瞪眼的,在地府判官对黑白无常两兄弟一直心存芥蒂是众所周知,现在让他逮住了把柄,肯定是借题发挥了。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尸体我是不会给的,我倒想看你有什么能耐可以把尸体从经文圈里带走。”黑无常痞痞的站在床边,丝毫不给面子。

“反了你,众鬼听令,谁把她从经文中带出,我让阎王给你们做无常。”虽说判官在地府的能力挺大,经文这种佛界的东西倒是碰不得的。

众小鬼听了都跃跃欲试,做了无常就可以跟判官平起平坐,一大块肉掉下来,谁都想吃,黑无常也不是省油的灯,引魂幡一扫,前排的小鬼撞倒在地上四脚朝天,化成一股青烟消失不见。

不费吹飞之力就把小鬼都处理了,但对于判官,就算黑白无常一起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希望小七能在自己倒下之前醒来,兄弟也只能做到这里了。

整个房间顿时硝烟四起,狂风大作,判官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瞬时出现在黑无常面前,只见判官笔轻轻划过他的身体,黑无常被重重的撞向墙上,七魄不安分的震动。又一挥其中一个魄直接消散。

“必安,你怎么了?不要吓我。”白无常大叫一声,全身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给撞击倒,混乱般颤动,安悦心扶住他,焦急爬满脸。

他跟黑无常是兄弟,一个有危险另外一个是感觉得到的,同样的经历发生在生前。

一次在二人走至南桥下,乌云遮天,自己让范无赦等候片刻,赶回拿伞,一路上心绪不安,原路返回时却发现暴涨的河水把整个桥身淹没,早已不见范无赦的身影,谢必安痛不欲生,撞死在厅柱上。现在这种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他慌忙加快脚步。

现场一片狼藉,只剩下一魄的黑无常吃力的支撑着身体,俊朗的脸上脸色铁青,魂魄出现了不稳定的闪动。

“怎么样?现在把尸体交出来。我可以放过你。”判官得意的晃了晃手中的判笔,现在的黑无常,判官的一个喷嚏就能将他置于死地。

“哼,动手吧。”黑无常缓缓的闭上双眼,为了兄弟,他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生前他因为样貌受尽排挤,只有谢必安不顾流言蜚语,跟兄弟一般看待他,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

“那就别怪我了。”

一束白光直接刺穿范无赦的身体,被击散魂魄化作点点星光撒落在经文屏障上,金光变得更加强盛。

“岂有此理。”判官怒发冲冠的盯着屏障不敢上前,眼看讨不到尸体,愤愤转身离去消失在镜子中。

“老八!”混乱的房里,没有回应,屋里只有躺在床上的女子。“为什么?为什么?”他捡起掉落地上的黑色引魂幡,人在幡在,人亡幡亡。“我救了自己心爱的人,却搭上自己的兄弟!”

“心儿,你是上天送我最好的礼物,而他是最后的兄弟,前生他为我命散黄泉,死后为我魂飞魄散,你走吧,我……”谢必安哽咽起来,他欠他的,今生今世,哪怕下生下世他要偿实在太多太多。

安悦心不舍的抱着落魄的谢必安,轻吻了下他额头:“君此生为我奔波劳累,愿来世与你做结发夫妻。”说完,将谢必安给她的回魂忘情水一仰而尽,房间里空荡的死一般。

房子里的一切都恢复了原状,鬼是没有眼泪的,谢必安看着床上的人儿,哭得像个孩子。

夜萧萧枫叶凋零,只留得一丝轨迹。

今世缘来世相聚,待与君共度一生。

谢必安回到了地府,大殿上阎王倚靠在椅坐上,慵懒的看着堂下之人。

判官正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两边坐满各个刑事的鬼官。

“你?帮尸体回魂了。知不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阎王不急不忙道,见台下的谢必安点了点头,又继续道:“”本王就罚你今后负责捉回逃到阳间的鬼魂,好了,都退下吧。”

听到这句,谢必安面无表情,倒是旁边的判官着急了:“阎王,这样会不会判的太轻了,以后看是有的人还会明知故犯的。”阎王附在耳边嘟哝几句,便见判官黑着脸走了,至于阎王究竟说了什么没人知道。

“小七小子,再不走,阎王估计要收回成命了。”这个声音?身后人正是黑无常范无赦。

“这是怎么回事!”

“是阎王殿下把我被打散的魂魄聚集起来的。”黑无常嘴角上扬,红唇皓齿,简直女子般娇容。

没想到一向严肃凛然的阎王会在此事让网开一面,这是谢必安想也想不到的。

就如阎王所说的,谢必安担任猎抓逃亡人间的鬼魂,也许在某一天,他会跟她相遇在。

在无意经过一家咖啡馆,谢必安每天跟范无赦到那喝下午茶。

“谢谢。”背包男子接过咖啡,面露难色,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发问:“你好漂亮,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女子嫣然一笑:“我叫安悦心。”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