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娇妻太馋人小说by草籽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厉少娇妻太馋人

更新时间:2020-12-15 13:06:23

厉少娇妻太馋人连载中

厉少娇妻太馋人

作者:草籽分类:言情主角:男频

全文讲述的是简梦羽毁了容,却被丈夫嫌弃,撞破丈夫和表妹偷情!双重背叛,死于非命,重生归来,她不再忍气吞声,脚踩白莲花,智斗毒后母!谁知,渣男腆着脸上门,她莞尔一笑,“你不配!”毒母再施计,要她嫁个病秧子老公?结婚前一晚才得知这个未婚丈夫患有不治之症。简梦羽觉得不能葬送自己一生的幸福,逃婚!却在路上被人抓住。“我就是你那个患病老公,怎么,你不想要了吗?”“我……”“来吧,给我治治这朝思梦想的病!”“什么?”“忘了?那我让你想起来!”“唔……”《厉少娇妻太馋人》是作者草籽写的一本现言类型小说。厉少娇妻太馋人,是一部相当好看的现言类型小说,实力推荐。
编辑泪满衫点评故事厉少娇妻太馋人也不缺少幽默逗比的情节,作者玩梗也是信手拈来,整本书的格局设定铺垫真的很大,作者在气氛塑造方面也是绝的很,情节紧凑,值得一看的现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止这一件事,自今天进家门起,简梦羽就很奇怪,以前她虽然不爽,但该做的表面功夫还是会做,从没撕破脸,今天宛如刺猬,谁碰扎谁!

“妈,你管她呢!我看她就是受了刺激!”简轻姚莞尔,沉醉在音律的海洋。

为了成为上流人,简轻姚足足练了三年的钢琴,还拿过比赛奖杯,这门艺术,是她最得意的。

“也是,名声扫地,哪怕丑闻被阿城压下来,她不招上门女婿,反而嫁给糟老头子,以后这偌大的简家都是你的!”

母女俩相视一笑,往后,没有简梦羽这枚绊脚石,还有什么好怕的?

烦!

卧房里,简梦羽拉起被子捂住耳朵,就这样把自己嫁给糟老头?

可是她还有别的选择吗?

心烦意乱,目前的状况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吧?

次日一清早,花车已经在门外等待,一辆玛莎拉蒂包装得像是小丑,系在后视镜上的气球随风拂动。

简梦羽身着白色的小礼服从二楼走下,本就白皙的肌=肤,衬得愈发冰肌如玉,她长发挽起,面无表情。

待她走下楼,简挚城心满意足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去了厉家不要惹麻烦,乖乖听话!”

卖女儿卖得这么心安理得,她还真是有个好父亲。

碍着母亲去世不过百天,不能办喜事,这会儿指不定已经压着她到民政局和厉家的糟老头子,领证,顺便来一场世纪婚礼了吧?

“小羽,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你就这么嫁出去了,阿姨心疼,这玉镯子是我们家祖传的,你收着,当是阿姨的一点心意。”

一看就陈色不大好的劣质品,简梦羽攥在手心,皮笑肉不笑,“爸,陆阿姨,你们就不必担心了。虽然是联姻,好歹厉家大门大户的,在古代算是进宫当皇后了嘛,你们见到我还得下跪行礼呢!”

“你这死丫头!”简挚城好脸色一扫而去,眼珠子快要瞪出来。

“姐,你可真风趣,真乐观,下半辈子伺候并病痨子,累了的话就回娘家歇会儿昂!”简轻姚也不是吃素的,一句话把简梦羽噎死。

简梦羽攥着玉镯用力了几分,笑着转身走向花车,挥了挥手,“得了,跪安吧!”

离开了简家,又不是剔除了户籍,也不知道谁乐观,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坐进车里,对于简家,简梦羽没有半分留恋,上辈子她是被秦允浩和简轻姚祸害了,爷爷的遗嘱白纸黑字写着要她继承家产。

或许,是该抽个时间去疗养院探望爷爷了……

车辆徐徐前行,阳光穿透玻璃窗洒在脸上,简梦羽脸上阴影斑驳,不见丝毫情绪波动。

厉家,位于海天庄园,占地极广,花圃,园林,人工湖,远是简家不能比拟的。

从大门驶入足足经过十多分钟才抵达了罗马风格的建筑前,车门打开,简梦羽没有过多的心思去考究,就被佣人带着往二楼走。

她就像个工具人,坐在地沉式的卧房,房间是灰黑的色调,空气中散发着沉闷的气息。

沉下去的小客厅,是皮质的沙发,茶几,边角还摆放着一台架子鼓……

现在的老头子也这么赶时髦了么?

她狐疑着,干坐着也没意思,起身往架子鼓走去,抽出了鼓棒,敲了上去。

“咚——”

鼓声响起,同时房门被推开来。

简梦羽豁然起身,猝不及防间,将鼓棒放回去,“不好意思……”

话刚到一半,见到进门的男人,后半句骤然卡壳了。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踩着油光铮亮的皮鞋,大背头露出光洁的额头,鼻梁似刀刻,墨色的眸子深邃不见底。

这张脸……

“怎么会是你?”简梦羽脑子断线,眼前的男人分明就是她“一=夜=情”的对象,现在想起来,服务生进门放下衣服的说过,“厉先生”。

厉封爵也是微微一愣,旋即恢复到冷漠之色,迈开长腿走到书架旁,抽出文件丢在茶几上,“结婚协议,没有问题的话,就签了。”

“你……你是厉少?”简梦羽舌头打结,不是说,厉家少爷中年秃顶,身患重病,不多时就会长辞人世?

“厉封爵。”冷冷的三个字,他单手插兜,看着简梦羽眯了眯眼,“你塞给陆辰多少贿赂?”

“贿赂,你这人怎么莫名其妙的!”

简梦羽无语,走到茶几前落座,翻开了结婚协议,第一,不能有身体接触。第二,不能随便动甲方的东西。第三,不得干涉甲方的私生活……

这男人倒是是娶媳妇儿呢?还是请演员扮演媳妇儿?

粗略了翻了几页,条件还挺多,落款是厉封爵龙飞凤舞的签名,生日表明,他现在二十八,距离传闻中的“中年”还不够格!

所以……

厉家少爷,中年秃顶,身患重病的消息是谁放出去?

简梦羽诽腹着,掀起眼皮来,似笑非笑,“第一条好像破戒了,厉先生,前天晚上的事算在协议里吗?”

此话一出,空气像是泼上一盆胶水,顿时凝固了下来。

简梦羽后悔万分,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很显然,厉封爵也没想到她会如此大胆地调侃,瞬间陷入了沉默,两人皆想起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彼此互相凝视着。

他的眼眸深邃像一口幽深的潭水,带着些冷意,和其他简梦羽看不懂的复杂神色。

气氛陷入了僵硬,片刻,简梦羽才尴尬地轻咳一声,“好了,这些东西我会仔细看的。”

“嗯。”厉封爵冷漠地应答了一声,随后起身准备离开。

望着男人淡漠的背影,似乎不想和她有丝毫牵扯,简梦羽撇了撇嘴,无奈的耸耸肩,也没打算和他客套,直接坐在沙发上。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厉封爵再次扭头转身,声音冰冷如窖的警告着她,“你只需要扮演好一个妻子的身份就可以了,不要妄想耍任何花招,惹怒我的下场,你应该很清楚。”

还未等简梦羽出声辩驳,厉封爵已经迈开修长的腿走了出去了,只剩下她一个人留守在这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