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斗乾坤小说by小恩人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玄幻>龙斗乾坤

更新时间:2019-07-08 08:18:21

龙斗乾坤已完结

龙斗乾坤

来源:奇热作者:小恩人分类:玄幻主角:

《龙斗乾坤》是作者小恩人所创作的玄幻小说,主角叫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刀剑相交,不,是刀剑的气相交就产生了如此之大的威力,谁能否认这二人来头很小了?江啊拿着的大刀,也绝非一般之物,其实力与村正不相上下,可谓时间罕见之宝。看英雄如何立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磊端详的坐在精致的方桌子前面。心平气和的看着报纸,散下的头发遮住了视线,他不时的摆动脑袋,将散下的头发甩到一边,以免打扰自己读报。客厅也是传统的中式摆设,在客厅的中间有一长方形的木桌,四张椅子放在桌子的四个方向,椅子的拷贝弯曲向上,可这各式各样的图案,在正对大门的方向摆放着祭祀用的神坛,大厅的四周还摆放着喝茶用的桌子椅子,桌子上面茶具整齐的放着,桌子也被擦洗的很干净。杨寒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手里的托盘里面,放着他准备的早饭,屋外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一切都很平静。

杨寒神清气爽,脸上白里透红,短红的头发显得他看起来更白,从他的身影里面再也看不到母亲离去的悲伤,以及被人打的伤痕累累。从那次之后的三个月时间里,他一直和师傅马磊住在一起。三个月前,本来求饶的他被师傅误认为是磕头拜师,从而留了下来。

“师傅,你的早餐好了。”杨寒说道。

“放下吧,辛苦你了。”马磊继续看着报纸应声的答道。转而马磊,将手里的报纸收拾好,搁在桌子的另外一端,他看了看桌子上面的早餐,皱了皱眉头,:“你想杀死我啊,怎么每天都是粥啊?如果你能加一点其他的甜点的话,我想我会吃更多的粥的。我也会更有精力的。”

杨寒坐到师傅的旁边一个方向之上,侧身的对这师傅说道:“没办法,我只会做粥。”杨寒在与母亲在一起的日子里的却什么也不用做,母亲对自己已经达到溺爱的程度,这下来,现在和师傅住在一起,什么也不会了,至于这粥嘛,使由于过于容易,吧米淘洗干净之后再加水让它充分的加热就可以了。“中午没让我来做饭给你吃吧!”马磊端起碗筷,平和的说道,脸上的笑脸在一起生活的这三个月里面,一直不曾消失过。

风从窗子垂吹到了房里,撩动着窗帘,大门敞开,马磊头发飘逸,杨寒盯着门外的兔子,兔子一条又一条,逃离了视线。

“今天,我们不工作了休息一天吧,带回我带你去各地方。”马磊转向看着兔子的杨寒说道。

“什么地方啊,师傅?”

“去了,你就知道了。”

“那我每天晚上的体能训练还要继续吗?每一天都做那么无聊的事情,而且很累的啊,今天可以不高这一项吗?”杨寒撒娇的问着师傅,体能训练使杨寒这三个月里面,每天都不可缺少的东西,不管是发生什么事情,师傅总是督促自己完成这些,尽避有些不愿意,但是又不敢惹怒师傅,他知道师傅平日里温暖和睦,但是认真起来使很可怕的,所以他一直坚持着。

“如果今天,你可以站着走回来的话,你就继续去参加你的体能训练吧!”马磊微笑的对着徒弟说道。

杨寒听到这话也不知做何种反应,先是愣住不动,接着又转为害怕。以前和女人一起生活的缘故没让他一直变都胆小怕事,生性多疑,尽避,马磊在平日里面也有加紧杨寒这些方面的强化,但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就算他像孩子的父亲一样不断的鼓励杨寒,他的状态有所好转。现在听到师傅这样的说话,也不由地害怕起来。

“不要担心,既然我做了你的师傅,我就会坐到一个师傅该做到的一切的,照顾自己的弟子使师傅意不容缓的责任。”显然马来看出了孩子的不安,安慰的说道。

杨寒听到师傅这样的话,心里总算是踏实了许多,尽避在一起度过的三个月的时间里面,师傅和自己天天在一起,但是对于师傅这个来历不明的“怪人”杨寒没有完全的信任自己的师傅,对于为何师傅要收自己作为徒弟,他现在都还不知道。问道:“今天我们到底要去干什么,怎么体能训练也可以不搞了啊?”小孩子的求知欲望总是那么的旺盛,对于什么事情都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

“今天我想教你一点新的东西。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要赶在中午之前回来了”

说完,马磊站起身子,向外走去,杨寒将门锁好之后,也跟了上师傅的脚步。

小路弯弯曲曲的通向了镇子的尽头,杨寒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路的两旁树木茂盛,奇形怪状的石头凌乱的睡在路旁。流过村子的河流也顺着路的方向流了过来,河流里面的谁清澈极了。因为长年累月无人走过的原因,路两旁的草已经将路遮住了一大半,如果不是师傅在前面带路,杨寒估计自己使怎么也走不到这么一个地方的。

不久,他们穿过丛林,来到了一个开阔平坦的地方,就像是在长长的地道之后的世外桃源一样,杨汉看到此番景象,叹为观止,河流的尽头在自己的右手一边,瀑布从天而降,溅起的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之下形成了一道彩虹。

师傅转头见他惊讶的样子,说道:“怎么样,这个地方漂亮吧今天的目的地已经到了,现在,你去试试看追不追得到那些独角兽。”

杨寒看了看师傅微笑的脸庞,听到师傅的话,大吸了一口气,撒腿旧跑向师傅所指的方向,那群独角兽正悠闲的生活着。

独角兽体型高大,形如精壮的马匹,但生性胆小,生活在人类所罕至的地方,它们头顶一根坚硬螺旋状的触角,成年者约乎半米长,雪白的皮肤让他们看起来比一般的马要高雅许多,奔跑起来的速度较马而言,更甚一筹,在这一片区域里面,包围着寒光镇的结界在视线所及的地方罩了下来。

不论杨寒以怎么的方式去追逐独角兽,他只会被那些善于奔跑的动物甩到身后。

杨寒跑了回来,停在了师傅的面前,弯下细小的腰,双手触膝,喘着粗气:“我不追了,完全追不上去,累死我了。”

“哈哈哈独角兽极善奔跑,以人类的双腿怎么可以追的上去,你态可爱了,傻的可爱,思考都不思考就跑了出去,做事之前先要思考,制定预案之后再执行,这样才可以事半功倍,完成一些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杨寒很明白,师傅今天来是为了教给自己点新的东西,师傅做事一向都是严禁可靠,师傅现在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他一点也不知道,他不服气的说道:“你看吧,我从新的抓给你看。”被师傅的话刺激到,让他想挽回自己的脸面。说完,杨寒探索着从后面的树林穿插到几只栖息的独角兽的身边,他小心翼翼的,生怕是发出的声响惊动了这些动物。好不容易,他接近到了栖息的兽群旁边,正当杨寒扑向德时候,他们群跃而起,逃之夭夭,杨寒看着随风跳动的兽尾,心里不尽失落,那飘摆着的东西就像是对自己的嘲笑一般,让自己难受极了,小孩失望的走回师傅的身边垂头丧气。

“你看着,我现在就抓给你看。”师傅说完,纵身一跃,极其迅速,杨寒敏捷的摆着小脑袋,以好跟着师傅的脚步,但是看在眼睛里面的始终都是师傅的影子,模糊不清。待到杨寒捕捉到师傅在那里的时候,马磊已经骑在了最为健壮的独角兽的背上,他拍打着独角兽的屁股,纵身跃下,独角兽因为受到了惊吓,奋力向前,其他的几只,也仿佛暴动般,不安起来。只见马磊身姿矫健,一步步落的跟在独角兽的身后。他面不改色,呼吸均匀,杨寒突然起劲,被师傅的一系列动作所震惊,甚至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人类怎么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不及杨寒仔细考虑,师傅又像青年闹事那天般消失不见。

“喂,你在看哪里?我不是在这里吗?”

杨寒顺着声音转头看去,师傅已经静静的站在自己的身后,纹丝不动,脸上的笑容依旧挂着。杨寒一下子吃惊地倒在了地上:“师傅,你怎么在这里?”

“追上独角兽之后我就一直站在你的身后啊。”

“可是我看见你刚才不是在那边吗?怎么突然之间就消失了,现在却有站在我的身边?”

“我不是消失了,物质是不可能任意的消失和出现的,或许有的人用某种术式,把自身或是其他的东西在一瞬间从这个地方送到另外的一个地方,但是这些物质均不曾消失,它们只是通过某种媒介被传送了而已阿。”

“那你刚才是不是被自己传送可阿?”小孩子不假思索的问道,他也不知道传送不传送的是不是存在,但是在和师傅在一起的这些日子里面,他目睹了太多的不可能了,现在算是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都回半信半疑。

“没有,只是我的速度太快了,你的眼睛跟不上罢了。”

“为什么师傅你的眼睛又跟得上了?”

“大多数的人在出生的时候,他们的条件都是差不多的,而后天的锻炼却各不相同,人体之内蕴藏着多种能量,在这些能量之中,被大多数人用到的就是体能了,而让少数不多的人领悟到的还有灵力,我刚才也就是简单的运用灵力!”师傅面带微笑。

杨寒还是不相信,“为什么我不能跑得这么快?”

马磊哈哈大笑:“如果你要是可以奔跑到这样的速度,那我今天就用不着带你来这个地方了,甚至当初就可以不不要收你为徒了,今天我们来到这里也正是为你教你这些。”

“那你快点教我吧!”

“不,现在我们不用慌着去追这些独角兽,你先跟我来。”

马磊转身想着瀑布的方向走去,杨寒爬起身来,拍尽身上的泥土,蹦蹦跳跳的跟了上去,像所有的孩子一样,对新鲜的事物充满了好奇。

师徒二人来到了瀑布前方的巨石之上,面对瀑布,瀑布的水流很大,像是盆泼般,晶莹的水珠飞溅到他们全身上下。马磊转头走向身边的杨寒:“现在我将瀑布从我的面前劈开,你可要仔细看好了。”说完,他举起右手,伸出食指,其余四指握拳,集中灵力对准瀑布,一道无形的气流从食指流出,硬生生地将瀑布从马磊站着的地方辟成两半。

“怎么样啊?”马磊收回了伸出的手指,瀑布立即复原,转向身边的马磊说道,“刚才,我所使用出来的就是存储在我们体内的众多力量中最容易掌握的,最好用的一种——灵力。现在我就叫你怎么使用它们。”

“嗯”杨寒的声音果断坚决,迫不及待。

“首先,你要沉住心思,集中自己的精神在你的手指或是在其他你想聚集灵力的地方,然后试着将你积聚过来的力量用意志打出体外,形成灵力柱,这样,瀑布自然而然就劈开了。”马磊说道。

杨寒虽不聪明,但也不傻,他照着师傅所说的,站在地上,一动不动,摆出和支付之前摆出的架势一样的架势,闭上眼睛,尝试打出灵力,反复尝试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眼前的瀑布还是原来的样子,她开始泄气了,使劲地剁脚,噘起嘴巴,“为什么,我不做了”话音未落,他一脚踩空,失身坠下巨石。马磊也不曾料想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他伸手去抓杨寒之时,杨寒已经跌落。

马磊平日里面的冷静逐渐消失,他环顾四周和瀑布两旁,没有任何一处落脚的地方,也情急之下也想不到任何去就杨寒的方法。他站在巨石的边缘,向下注视杨寒,杨寒后背朝天,迎面而下,也看不清楚杨寒在什么,马磊大叫,担心自己的徒弟,就像担心自己的亲生儿子般。只觉得从巨石之下传来一股寒气,杨寒背离地面飞了起来,飞过来马磊站着的地方,飞过来瀑布的高源,待到杨寒回落之际,马磊一跃而起,接住了他,飞向瀑布顶端的空地,看着怀里筋疲力尽的徒弟,师傅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就在刚才危险的时候,杨寒是出了刚才师傅马磊教他的东西,接着反冲飞力量,飞了起来,之时现在灵力用尽,一时不能思春力气。现在终于明白马磊为何平日里面一直坚持让杨寒训练体能,然来作此解释。

中午的太娇艳的照耀着地上,师傅驮着徒弟,慢慢回走,师傅鼓励着徒弟,徒弟幸福洋溢了一脸。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