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先生,情深不负小说by主角秦澜,陆识川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陆先生,情深不负

更新时间:2021-01-09 10:57:15

陆先生,情深不负连载中

陆先生,情深不负

作者:分类:主角:秦澜,陆识川女频

《陆先生,情深不负》是一本长篇小说,主人公是秦澜陆识川。陆识川第一次遇到秦澜,她刚刚出狱,倒在他的车前人事不省。 那是秦澜的穷途末路,也是陆识川情迷心窍的开始。 秦澜笑,她说:“陆总,我坐过牢,也害死过人,你离我远一点,小心被我克死。” 陆识川眸光沉沉,将她轻而易举带进怀里:“你天煞孤星,我天生命硬,你看,我们果然是天生一对。”。
编辑尽余生点评这是一本值得一看的长篇小说。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秦向暖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下,双手交叠:“我长话短说,我可以给你钱,希望你能离开宁城,随便你去哪里都好,只要不再出现在我的眼前。”

“哦?”

秦澜笑了起来。

她问:“你能给我多少钱?”

秦向暖咬牙:“你说个数,我凑给你。”

秦澜没有丝毫犹豫:“十五万。”

这个数字似乎让秦向暖稍稍松了口气,她伸手就去摸包里的支票夹:“可以,我这就……”

“十五万,是你曾经在孤儿院长大所花掉的钱,”秦澜继续说,“七十万,是孤儿院要被强行拆迁的拆迁费,一百万,是陈院长得了尿毒症和胃癌,需要换肾的手术费,三百万——”

秦澜欣赏着秦向暖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不紧不慢的补上最后一句:“是你杀了那个人的买命钱。”

秦向暖的手收了回来,表情非常难看:“秦澜,你别给脸不要脸。”

“你什么时候给过我脸了?”秦澜笑着看她,“嫌贵了?”

她又道:“对了,我差点忘了,你原来连姓都没有,就一个丫头叫了七八年,上户口的时候都没法上,最后还是跟了我的姓,陈院长给你起的名字,叫向暖,才给你上的户口,你觉得这个户口能值多少钱?”

秦向暖一张娇美的脸几乎僵成了一块铁板,尖叫起来:“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你要是识相点,就赶紧给我滚出宁城,否则,我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秦澜平静的看着她,神色讥诮:“怕我继续留在这里提醒你,你永远都是臭水沟里飞出的乌鸦,就算是插上凤凰的毛,也变不成凤凰吗?”

“啊——!”

秦向暖最听不得这些,拎起包就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

“你为什么没死在监狱里!你要是死了该多好!”

她尖利的怒骂着,被秦澜一把推倒,又爬了起来,精心整理好的长卷发散乱着,使她看起来跟一线歌星这个名号,半点都不搭,反而像个歇斯底里的疯婆子。

“你在干什么!”

病房门被“砰”的一声撞开,几个保安冲了进来,不顾秦向暖的反抗,强行把她带出了病房。

秦澜摸着脸上被秦向暖抓出的伤痕,半晌,才笑了一声。

当天晚上,陆识川就再次来到了病房,将一叠资料摔到了她的面前:“你和秦向暖,是什么关系?”

“这和我们之间的交易,应该无关吧。”

秦澜慢慢翻着那些散乱的资料,目光平淡:“还是说,陆总担心,我这种杀人犯的骨髓,会污染你纯洁无暇的妹妹?”

她语气透着尖刻的讽刺与薄凉,落在陆识川耳里,无端的烧起了一把火。

从第一次见到秦澜,这个女人给他的影响,都是冷淡,平静的,除了在要钱的时候,仿佛都是一种表情,变都不会变。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在那冷淡之下掩埋的,是尖锐的攻击性。

秦澜闭了闭眼睛,心口像是被钝刀缓慢划过,疼得滴血。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陆识川冷冷的看着她,“你和秦向暖,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也再回答你最后一遍,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和你无关。”

冬天的天一向黑得特别早。

秦澜穿着出狱时的那身衣服,身上除了那张五百万的支票外,什么都没有。

自打她回答完后,她就被陆识川干脆利落的丢出了医院。

说是“丢”应该不是很恰当,她是被宋琛客客气气的请出去的。

深暗的天幕上,有雪花扑簌簌的落下,让秦澜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种天气下,在外呆一夜,是会死的。

而且,她现在没有任何的工作和收入,孤儿院已经被荒废,因为入狱,甚至连大学毕业证都没有拿到,更别说是住的地方了。

秦澜裹紧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竟走到了医院附近的步行街。

在五年前,她进监狱的时候,这里还不是步行街,而是一片公园,因为设施破旧,并不招年轻人喜欢,但经常会有老人带着孩子来玩,时常弥漫着孩子的欢声笑语。

而现在,这里已经被拆除重建成了一条步行街,在这个时间点,正是刚开始营业的时候,KTV和酒吧此起彼伏,音乐声和灯光几乎要撕破昏暗的夜色。

秦澜低下头,随便找了一家KTV,钻了进去。

前台老板是个戴着粗金链子,纹着花臂的大汉,上下打量着她,扯着嗓子问:“来找活的?”

秦澜应了一声:“嗯。”

“有身份证吗?”

“没有。”她顿了顿,补充,“丢了,还没来得及补办。”

老板吐了口烟:“没有身份证可不好办,只能当临时工,你都会做些什么?叫什么名字?”

“秦澜,什么都会。”

秦澜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再被赶出来之前,她拆了骨折的石膏,否则,只怕连这种黑KTV都不愿意要她。

“行,不过事先跟你说好,没有身份证的临时工,工资只有一半,能接受吗?”

“能,包吃住就行。”

老板又多看了她两眼,随手招了个服务生:“带她去换制服。”

这种KTV的服务生制服都是统一的,虽然也不是太厚,但比起她之前穿的单薄外套比起来,也好上不少,而且包间里开着暖气,总算是让她冰凉的身体开始慢慢回温了。

在考上大学的时候,她就曾经在KTV做过兼职赚学费,这种地方虽然鱼龙混杂,但工资高,而且,那时秦澜还没成年,多数地方都不敢招童工,而现在,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更何况,童工和背着案底相比,前者反倒好一些。

KTV外,一辆黑色奔驰静静的停在街角。

宋琛稍稍降下一点车窗,看着秦澜的身影消失在KTV里,才回过头:“陆总,秦澜小姐进去了。”

车后座,陆识川半张脸隐没在黑暗里,看不清是什么表情,只能看到他棱角分明的下颌。

宋琛等了好一会,才听到陆识川的声音:“回公司。”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