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定:红妆觅天下小说by风轻主角百里云霄,安夙,纪华裳,锦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穿越>美人谋定:红妆觅天下

更新时间:2021-02-01 19:08:21

美人谋定:红妆觅天下已完结

美人谋定:红妆觅天下

作者:风轻分类:穿越主角:百里云霄,安夙,纪华裳,锦归字数:340.3万女频

最后章节:第657章 番外二最简单的幸福[已完结]

作者风轻写的这本美人谋定:红妆觅天下是一本重生小说,主角是百里云霄安夙纪华裳锦归。故事讲述的是她是大邺的守护神,名震天下的临江王,为守盟约一朝功成身退却遭至爱阴谋背叛双腿被废,脸皮被剥,百官表奏,万民请愿,五代九族尽数被屠,破庙之中,罗汉佛前,她亲手剜胸碎心,死不瞑目。她是刁蛮恶毒,胸无点墨,臭名昭著的帝都第一花痴草包,为嫁心仪之人无所不用其极,寻死八次终香消玉陨。当神座王者化修罗,重生帝都花痴草包的身上会如何?从此卸战甲,收银枪,解下青丝簪珠佩,换回红妆独坐卷帘后,觅仇踪,乱朝堂,素手纤纤搅动天下风云变。杀伐一世,玉骨沁血。她说:天下人负我,我必要这天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编辑枯心人点评故事有条理,推进也合理,人物塑造鲜明,作者风轻也是颇具情怀,值得一看的作品,小编深挖此作,只为喜欢重生的你!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满园皆寂!

安夙撇头看着院门处相携而来的两道身影,正是萧宁还有她那位二妹妹纪嫣然。这两人她并不陌生,却都来自纪华裳的记忆。

她也曾见过萧宁一面,还是三年前奉旨回都述职时的偶然一瞥,只有个模糊的影子,甚至根本未曾仔细关注过,如今看来倒的确是个美男子,只见那男子生的唇红齿白,面如冠玉,一身华丽蟒袍加身,天生贵气逼人,也难怪会迷了纪华裳的眼。

只此刻,男子那张脸却是怒到有些狰狞。

至于纪嫣然,长相娇俏五官精细,明眸含水轻眨间似欲语还羞会说话,身着白色流仙裙及地,裙摆绣着荷纹莲花摇曳娉婷而来,颇有几分仙气,也难怪会入了萧宁的眼。

“纪华裳,你现在就跟本皇子进宫和父皇说清楚,本皇子喜欢的人是嫣然要娶的人也是嫣然,本皇子绝不会娶你这样的女人,连自己的贴身丫鬟都残忍杖杀,你还是不是人?”萧宁浑身杀气腾腾,看安夙的眼神连街边乞丐也不如,那样子就像在看一块肮脏的抹布。

“都是然儿不好,没能劝住六皇子,求姐姐看在妹妹的面上饶过珍珠吧,翡翠玛瑙碧玉都死了,姐姐再有什么气也都当消了,姐姐您放心,然儿知晓自己的身份,以后定会和六皇子保持距离。”

纪嫣然款款上前声音娇柔如风拂柳:“六皇子您也消消火,姐姐不过一时之气定不是故意的。且圣旨已下岂可儿戏,嫣然求六皇子以后别再说这样的话,否则然儿当真无地自容了。”她神情哀伤,字字说的情真意切,眼神更是幽怨。

萧宁却被劝得心中怒火更甚:“纪华裳,你看看然儿多善良,到现在还在为你开脱替你说话,你这个女人却忍心这样伤害她,本皇子告诉你,你若有良心就和本皇子进宫和父皇讲清楚,把妃位还给然儿,再把那婢女放了,本皇子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否则……”

“否则如何?六皇子三日前才甩我两巴掌,今日强闯候府该不会是想在光天化日杀了我?”

安夙看够了,这才收了眼底缭绕的冷意,起身徐徐踱了过去:“别说我不会进宫,不会把妃位让给她,就连这婢女我也没打算放过,你问我有没有良心?现在我就告诉你,我的良心,早被狗吃了。”

良心?

她心都没了,又怎么会有良心。

萧家人灭了她全族,还来质问她是否有良心?

简直可笑!

萧宁气得咬牙:“纪华裳你确定你要和本皇子作对?”

“就算作对也是六皇子和皇上作对,与我何关?这婚是皇上赐的,世人都知纪华裳‘心仪’六皇子做梦都想嫁给六皇子,你又凭什么认为我才心愿得成又会去自毁长城?”

安夙眼眉高挑,看着两人满脸讥诮:“若六皇子想退婚,那就自己去找皇上说不要拉上我,还有你纪嫣然,大家都已撕破脸皮,你又何必还在我面前惺惺作戏?我还得谢谢六皇子那两巴掌,否则又怎会知道你也喜欢他,不过,可惜了你捂得太紧,否则哪还会有这圣旨?”

“姐姐,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纪嫣眩然欲泣。

萧宁看得大怒:“那还不是因为然儿怕你知道会伤心,所以才瞒着你,要不然我早向父皇请了圣旨,你别不知好歹。”

安夙闻言不禁哧笑出声:“那我还得感谢你们的欺骗是不是?不过谁都知道我纪华裳生性恶毒又没脑子,所以我还真不知这感激二字到底该怎么写,不若六皇子你来教教我!”说的真好听,纪嫣然若真那么善良又怎会踩着自己姐姐往上爬?

她没想着去找这两人报仇,这两人竟还敢上窜下跳来找她的麻烦?还真以为她还会像以前的纪华裳一样任由他们玩弄鼓掌之间,肆意搓圆揉扁?

“纪华裳,你真以为本皇子不敢杀你么?”萧宁怒极戾吼,伸手拔剑便刺向安夙,凌厉剑锋寒芒森森。

安夙却是不闪不避,只定定的看着持剑之人。

秋风吹落枯叶飞旋,也吹拂女子满头青丝乱舞,那两泓深遂仿佛冰封千年寒潭的漆黑眼瞳中倒映着男子的脸,那张与记忆之中有着两分相似的脸。

如今,只让她感觉憎恶。

而比起那人,萧宁差之多矣,性格冲动胆魄不足,不够隐忍,更不够狠辣果决。若是那人,此时绝不会出现在这里。若换那人持剑也必不会犹豫,定会让这长剑穿她身体而过。

绝非是,停在她胸前一寸。

“纪华裳,你这个疯子。”萧宁额头青筋突跳,捏剑的手纂了又纂,前送抵在女子胸口却终没能刺得下去,心中更怒到抓狂,真不知他哪里那么非凡就入了这个女人的眼,竟让她连死都不怕也要嫁给他。

“怎么,不打算杀我了?”

安夙蓦然伸手夹住剑尖,面含浅笑,声音却是极冷:“六皇子可知我徘徊阎王殿前,差点就死掉的时候在想什么?我在想,若我能逃出门生天,绝不会再任人愚弄,我的东西就算我不要把它毁掉,也绝不会施舍给任何人!”

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在那个行事狠辣的女人手上她居然也能逃过一劫。只怕那个女人也做梦都想不到吧,她安夙不止没死,还变成了另一个人。

这次她倒要看看,她还要如何隐藏?

安夙眼神定定的看着萧宁那张满含怒气的脸,心中恨意翻腾。

萧宁在天家行六,而萧烨行四。两人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借着萧宁未婚妻这个身份她自可以更便捷的接近萧烨。

只要接近萧烨,她一定可以把那女人找出来。

这么好的机会她岂会放过?

至于萧宁愿不愿意娶纪华裳,那是他的事,与她何关?

自己没本事让皇帝收回圣旨,却来威逼一个女人。

又算什么男人?

“疯子疯子,本皇子看你是真疯了,你,你……好,纪华裳,看在你对本皇子一片痴心的份儿上,本皇子会自己去找父皇说,可你得放了这个婢女,身为女子就该像嫣然一样知书识理,温文贤淑。像你这么嗜杀成性,哪儿有男人会喜欢你,敢娶你?”

萧宁憋屈收剑,看着安夙似笑非笑的表情更加恼怒:“你千万别误会,本皇子可不是对你心软,本皇子说了哪怕这辈子不娶妻也绝不会娶你,本皇子只是想你改改脾气说不定就能嫁出去,到时本皇子也就解脱了。”

安夙不语只讥笑不已,痴心,他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别说她不会嫁人。

就算要嫁,也绝不会嫁给姓萧的仇人!

“六皇子您……您别这么说,姐姐会伤心的。”纪嫣然忍不住插嘴,却不知哪里出了错,这六皇子莫不是中邪了,居然会说这样的话。

最可惜那一剑,他怎么就没刺下去!

萧宁却是伸手捉住纪嫣然冷声道:“本皇子说是事实,然儿你就是太善良了,岂知善良也要看人的,都说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几个婢女好歹与她主仆一场,她却用上如此狠辣的手段,简直恶毒非同一般。本皇子劝你还是收起同情心,因为,她才不会领你的情。”

“六皇子……”

纪嫣然娇嗔的瞪了一眼萧宁,心中却是恨极,心软的是他才对,区区纪华裳他杀了也就杀了,难不成皇上还真会因此而降罪于他这个皇子?

当然不是心软,不过是不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狂野与铅笔2021-01-11 07:14:34

    她顿了顿,手臂一扬冷哼:那我的鞭子就会招呼谁,所以,不想挨鞭子就最好给我把眼睛擦亮点儿,别让棍子走了空。

  • 风中用冰淇淋2021-01-18 11:43:16

    恭喜大小姐,奴婢就说大小姐天人之姿与六皇子郎才女貌乃天作之合,如今圣上都已经赐婚了,咱们小姐以后可就是六皇子妃了……是啊,这下子咱们无双阁可要忙起来了,得替小姐准备凤冠霞披,还得绣嫁衣荷包,还有还有…………安夙从始至终只阴冷着脸色:就算我这个大小姐再胸无点墨可也知道皇子成亲一应事宜都由礼部打点。

  • 寒风高兴2021-01-25 18:03:24

    纪华裳房中的书策不多,还都尽是些类似的画本子,什么月下三两事,鸳鸯影……拿了几本草草翻过,约摸都是讲什么才子佳人的故事。

  • 冷艳的世界2021-01-10 21:09:58

    因为,挥鞭之人正是纪华裳的死对头,以前仗着身份没少欺负她。

  • 清脆与凉面2021-01-23 13:02:03

    所以,她想摧毁他脸上的笑,谁知这男人厚脸皮与她纪华裳有一拼,竟把她的讽刺生生扭曲成了关心,还真是可笑。

  • 娇气给大船2021-01-25 20:58:44

    安夙眼眉高挑,看着两人满脸讥诮:若六皇子想退婚,那就自己去找皇上说不要拉上我,还有你纪嫣然,大家都已撕破脸皮,你又何必还在我面前惺惺作戏。

  • 开放扯钢笔2021-01-17 17:35:02

    看萧宁唾沫横飞,安夙后退了几步视线下移,蓦然哧笑出声:我说的难道不对。

  • 朴素春天2021-01-16 23:50:57

    邺历五年干旱,南北七洲四十六城滴雨未下,百姓连年颗粒无收,四野蛮荒,饿殍满地,国库空虚,苛捐繁重更致暴民义军四起。

  • 眯眯眼向小松鼠2021-01-20 01:31:19

    可安家没了兵权妨碍不到他的大业,他为何还要灭了整个安家。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