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24号小说by甜思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秘境24号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7:22

秘境24号已完结

秘境24号

来源:掌文作者:甜思分类:校园主角:

秘境24号《秘境24号》是作者甜思写的一本青少年类型小说。文中讲述花果香的甜蜜,木质调的沉稳,水生调的清新。 调香师是用香气勾勒世界的创造者。 曜煜香水品牌首席调香师“Ariel小姐”黎沫,上天给她精湛的技术,卓绝的嗅觉天赋,随之带走的就是她的情商与人缘。 表面高冷的她内心戏足以搭一个舞台,却从来没人敢接近了解。 直到遇见了顾亦笙,这个总是能把她一眼看透的男人。 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两人一同探讨香水、一同吸猫。不善言语的她喜欢上了顾亦笙,一心追逐的背后却萦绕着香水杀人案的阴影。
编辑枯心人点评作者甜思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这个就要看你口味了人性心理的变化过渡也显得真实自然,有兴趣的书友可以试试看。展开

本书标签:秘境24号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道黎沫已经擅自在这里脑补了一出“他爱我的才、不爱我的人”大戏,顾亦笙在她走后,打开书房的电脑,接入了云会议。

洛安都不知道自家Boss为什么推迟了今天的会议,抓心挠肝地等待了好久。

第一会议室里,魏浩言拿着准备好的资料,准备和乔修韦一同汇报。

乔修韦的加入,是在顾亦笙的预料之中。

此人既想讨好他,又不想放弃魏浩言这块肥肉。

想借着魏浩言升职的机会,跳出香水板块。

顾亦笙就是知道这点,才懒得去公司和他们浪费时间。

魏浩言这次的汇报相比上次更加详尽,对时装板块进行了三年战略发展规划。

报告自然是没有毛病,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魏浩言有些心急了。

时装版块现在正处于稳健发展的有利状态,继续加大投入并不是不可以。

只是因此要削减香水板块,顾亦笙并不是很赞同。

既然是集团总部交给自己的任务,顾亦笙自然要完美解决。

等魏浩言口干舌燥地把自己的长篇大论全部说完,他简单粗暴地直接给出了结论。

驳回。

再次被阻止,魏浩言的表情臭得在场所有人都看懂了。

“我也同意顾总的说法。”推门而入的女人环顾会议室所有人,“香水市场目前存在很多机遇,只不过风尚一直没有抓住而已,把一个历史疑难问题变成创收板块,你们一直没有做到,所以我和顾总来了。”

陆尔岚一身干练的工装,尽管她已经将黑色的长直发披散在肩头缓解凌厉的气势,可是她那一贯的女强人风格根本就掩藏不住。

和顾亦笙一起空降亚洲区域的总裁助理,陆尔岚。

又是一个压在自己头上的人来指手画脚,魏浩言的脸色很是精彩。

洛安在一旁不着痕迹地弯了弯唇角。

“请大家相信我和顾总,我们会努力让香水版块,今年年底给大家一个好看的答卷。”陆尔岚鞭子与糖果并用,成熟的气质美人动人一笑,倒是鼓动人心。

顾亦笙见陆尔岚在现场坐镇,也就没有多说一句话。

对于总部批准陆尔岚跟自己一起回国,他在获得一个有利帮手的同时,也招揽了不少麻烦。

董事长对陆尔岚特别满意,无论是她的品行还是能力,都是他眼中最完美的儿媳妇。

无奈顾亦笙一直不开窍,董事长只能在旁边帮点小忙了。

生怕陆尔岚私下找自己,顾亦笙给洛安打了一声招呼便退出了云会议。

难得休息两天,他可不想被任何因素干扰。

除开黎沫那搞笑的小插曲,顾亦笙想到她羞愤欲死的表情就忍不住唇角上扬。

如果非得要尽快找女朋友,他都一定会选自己喜欢的。

顾亦笙对待工作、生活品质、还有个人情感都是一样的高标准。

绝对不会讲究。

“黎沫还不错。”顾亦笙闭上眼就能想起黎沫睡梦中不安又可怜的模样,能轻易地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阿嚏!”黎沫忽然打了个喷嚏,都不知道谁在背后说她。

只要不是齐未芷都好。

虽然请假在家一周,但是她根本就闲不下来。

跑到工作室里面坐着,黎沫对着自己的三瓶备选香基发愁,按照安排的计划时间,她下周就必须把第一版的新品提交上去。

都要已经把鼻子凑到瓶口边,才嗅得到一丝香气,黎沫真是无语了。

不经意地看到被自己放在最里面的“春雨”,黎沫忍不住把这个小瓶子拿了出来。

隐隐的香气清幽而独特,若有似无的感觉更像是抓不住的春雨。

就像是那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

忽然就不想把这款香水公开了,黎沫决定把它留着自己用。

在工作室里随便捣鼓了几下,毫无进度的工作让黎沫很是泄气。

楚逸寒还发短信来问要不要让阿姨煲汤给她送过来,黎沫撇了撇嘴,她自己会做。

在冰箱里倒腾了半天拿出自己之前买来的鸡,黎沫还特意把鸡肝放在一边,留着拌在冻干里晚上喂流浪猫。

简单粗暴地迅速解冻过后,黎沫就开始准备自己今晚大补的竹荪鸡汤了。

冷不丁地想起早上在顾亦笙家里尝到的海鲜粥,黎沫盯着正在冒热气的汤锅发呆。

她是不是可以分一点鸡汤给顾先生,感谢他昨晚收留自己?

黎沫对自己的手艺自然是很清楚的,只要是她吃过一次的菜,都能做出外面饭店的水平。

楚逸寒已经说过好多次想来她这里蹭饭了。

可是她这样的行为,会不会被顾亦笙误会成想借机跟他亲近,还做饭给他吃?

黎沫浑身一个激灵,连忙将注意力重新专注在自己这滚烫的汤锅里。

也不知道海鲜粥是顾亦笙自己做的,还是在外面买的。

黎沫觉得顾亦笙这样的男人应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家里的厨房估计从来都没有用处。

不知不觉中,她满脑子都在想着顾亦笙的事情,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把竹荪鸡汤装在上次买的砂锅里面!

甚至还点缀好枸杞和芦笋,摆盘技术堪比五星级酒店!

“我这是在干什么啊……”黎沫拍了拍自己这不清醒的脑袋,她是发烧把自己烧昏头了吗?

满脑子只知道想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拿出一个大陶瓷碗,黎沫正准备吃多少盛多少,就看到被她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上躺着一条微信消息。

顾亦笙:早上做的海鲜粥有点多,你要一起吃吗?

拿着汤勺的手都快拿不稳了,黎沫呆呆地瞪大眼看着这行黑色的小字。

等她回过神来时,她已经给了对方肯定的答复,戴着厨房手套,端着她的砂锅走出了家门。

“天呐……”黎沫觉得自己今天多半是没吃药,否则怎么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事情。

重新站在顾亦笙家门口时,黎沫内心是崩溃的。

她这是单方面恋爱了吧?

否则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不像平时的她会做出的事情!

“黎沫?我刚才发信息的时候,你在做饭吗?”顾亦笙打开门很自然地就要伸手接过黎沫手中的砂锅。

“啊,这个太烫了,我来就好。”黎沫都没发现顾亦笙对她的称呼直接从“黎沫小姐”变成了“黎沫”,否则她不知道又要怎么胡思乱想了。

不大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两双碗筷,还有两碟爽口小菜。

黎沫昨天就想说了,顾亦笙家里的东西,无论是杯子还是碗筷,都透露着一种优雅精致的感觉。

这男人真是从头到尾都让人觉得很舒服。

怕黎沫拿着太重,顾亦笙连忙把桌上的碗碟挪开给她的砂锅留位置。

放下砂锅直起身那一瞬,黎沫才发现自己和顾亦笙的距离很近,她的脸蛋不自觉地微微泛红。

“我随便炖了点鸡汤,应该还能将就喝。”黎沫嘴上谦虚着,其实内心还是紧张不已的。

把砂锅盖子打开那一瞬,黎沫都要生出一种自己是在参加厨艺比赛的错觉了。

眼前的顾亦笙就是评审!

鸡汤浓郁的香味和着竹荪的清香扑鼻而来,尤其是黎沫还用上了高压锅,这鸡肉已经是骨肉分离、入口即化的状态了。

“好香。”顾亦笙转身去厨房拿汤勺,笑道:“你不说是你做的,我以为你去小区的饭店里端回来的。”

一向觉得自己怕生的黎沫,就这样在自己脑子清醒的情况下,和一个男人一起单独坐下吃饭了。

拿起筷子那一瞬,黎沫突然开始担心,她会不会因为跟顾亦笙没有共同语言,一直沉默尴尬地吃饭啊?

她是不是需要找些什么话题?

除了和香水有关,黎沫悲哀地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这男人喜欢什么。

让她跟他聊时政和经济,这真是打死她也尬聊不下去的。

“你现在嗅觉受到影响,新品还顺利吗?”顾亦笙给黎沫舀了满满一碗粥递给她,还拿了一个空碗,给她把鸡汤盛出来冷着。

“啊……太多了!”黎沫小声地抱怨了一句,还是乖乖地把这碗粥接了过来,“马上就要交初版了,我现在只能暂时先在那三款香基里面选一瓶。”

说话间,黎沫还不忘仔细地观察着顾亦笙拿筷子的动作。

男人的手指修长好看,说是适合弹钢琴的手都不为过。

就连他拿着筷子夹肉的动作都带着一股优雅的味道。

顾亦笙夹住一块鸡肉,吃了一口,完全融入到肉里的竹荪和芦笋清香四溢。

炖软的鸡肉香软细腻,让一向只喝汤、不爱吃鸡肉的顾亦笙都忍不住点头称赞:“真的很好吃。”

“是吗?”黎沫等顾亦笙尝了过后,才秀秀气气地夹了一筷子,果然不错。

就连黎沫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那微微上翘的唇角和明媚动人的眼神。

被他称赞,她真的好开心。

顾亦笙握着筷子的手指一紧,差一点就忍不住摸摸她的脑袋。

褪去了平日里的疏离和淡漠,黎沫骨子里就是个可爱又羞涩的小女孩。

“你现在请病假在家吗?”顾亦笙随口一问。

“对啊!”黎沫皱了皱鼻子,“完全派不上用场,去了也没用。”

与其去被齐未芷逮着撕逼,还不如自己在家里清净清净。

“如果你愿意……”顾亦笙顺着话头准备接下去的时候,就被黎沫打断了。

“哎,你别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黎沫喝了一口鸡汤,没好气道:“如果我愿意跳槽到风尚,你就让我去你家花园实地参观是吧?”

回应黎沫的,是顾亦笙清浅的笑容。

如果不知道他本性的,估计又要被这个笑容闪到眼花了,现在黎沫只会觉得此人腹黑到了极点。

“哼,我感冒好了就去花舞人间逛逛,说不定会碰到相似的气味。”黎沫哼唧一声,都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有多傲娇。

顾亦笙将黎沫的变化看在眼里,不说破,只是唇角的笑意更深。

快被这男人的笑容闪花眼了,黎沫闷头吃饭,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跟他一直在聊天。

“上次我看你在喂流浪猫,我们小区的流浪猫很多吗?”顾亦笙试着打开黎沫的话匣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看看这女孩子不一样的一面。

“不到十只吧。”黎沫都没发现顾亦笙又一下子戳中她感兴趣的话题,“跟我走得近的那只花猫以前不是我们小区的,逮住我碰瓷成功了一次,就赖着不走了。”

顾亦笙想到那画面,莫名觉得好笑。

黎沫看起来那么高冷,这些小动物怎么察觉到她冷漠外表下的善良?

“楼下有一只狸花猫之前生了一窝小猫……”

或许是顾亦笙的笑容太温柔,也或许是因为今晚的海鲜粥和竹荪鸡汤太美味,黎沫像是一个话唠一样,拉着顾亦笙说了好久和小区里流浪猫之间的点点滴滴。

她甚至像是对待自己的香基一样,给这些小可爱命名,每次投食都执拗地喊着它们的名字。

吃饱喝足了,黎沫想要帮忙洗碗,都被顾亦笙以她是病号的理由拒绝了。

不好意思在顾亦笙的家里待太久,黎沫借口要回家吃药提前离开了。

愣愣地站在电梯门口,黎沫忍不住想着,现在像顾亦笙这样的好男人确实不多了。

又会做菜,还主动洗碗,甚至他的优秀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最关键的是长得还这么帅……

外貌协会的黎沫得到了深深的治愈。

就算是跟顾亦笙只是朋友,她都觉得这世界是美好的。

然而她周身满溢的粉红泡泡还没有来得及飘起来,就见上行的电梯门在眼前打开,一位干练又成熟的御姐从里面走了出来。

在看到黎沫的那一刻,这位美人很明显地皱了皱眉头。

她难道是来找顾先生的?

黎沫将眼里的惊讶掩饰得很好,谁说在这层楼下来的美女就是找顾亦笙的,是吧!

下一秒,踩着黑色高跟鞋的陆尔岚就当着黎沫的面按响了顾亦笙家的门铃,狠狠地打了她的脸。

抱着砂锅的手一紧,黎沫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

在这个时间点,直接找到顾亦笙家里的人,无论如何都跟工作无关吧?

好像没有人规定,优秀的男人都必须是单身。

黎沫焦躁得连电梯都懒得等了,她不想给顾亦笙带来困扰。

黎沫才刚刚出门,门铃就再次响起,顾亦笙直接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都没来得及擦便打开门道:“黎沫?你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吗?”

“……”正抱着砂锅往楼梯口走去的黎沫动作一僵,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被点名。

“黎沫是谁?”陆尔岚丝毫没有被认错的尴尬感,她甚至从容地顺着顾亦笙的视线往后看,“是这位小姐吗?”

谈话间,陆尔岚就把黎沫从头到尾打量了个遍。

这个第一眼就让她不舒服的女孩子,竟然以这样居家的姿态从顾亦笙的家里走出来。

这让陆尔岚不得不防备。

“阿笙,不给我介绍一下吗?”陆尔岚唇角一勾,露出一个工作时惯有的笑容,“你好,我是陆尔岚,阿笙的朋友。”

呵呵呵就差说“女朋友”了吧!

黎沫上一次接收到这样咄咄逼人的视线,还是来自于楚逸寒的追求者。

当时那位误会了她和楚逸寒关系的小姐气势汹汹地站在她面前,就差没把她给撕了。

眼前的陆尔岚不一样。

成熟优雅,干练精明,她不会把自己最难堪的一面让自己喜欢的人看到,两句话就把话语的主动权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顾亦笙头疼地掐了掐眉心,陆尔岚为什么会有他这里的地址,甚至出入如此畅通,他觉得他可以问问那位固执的董事长。

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甚至是他个人休假的时间。

在这样需要放松和休闲的时候见到陆尔岚,着实有一种在暑假碰到班主任的既视感。

视线一转落到黎沫身上,顾亦笙刚才还糟糕的心情瞬间好转了不少。

似乎是被强势的陆尔岚给吓到,抱着砂锅的女孩子就像是抱着瓜子的小松鼠一样。

受到了惊吓,手里的瓜子都要被吓掉了,她还要死死地抱着不放手。

“黎沫,楼上的邻居小姐。”顾亦笙言简意赅。

邻居黎沫小姐有些意外地看了顾亦笙一眼,他还以为他会以工作的身份介绍她。

毕竟如果他是想要挖她这位调香师的话,走得近一点,也好跟女朋友解释。

见顾亦笙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陆尔岚也没有追问。

她的聪明之处在于点到为止,从来不会摆出一副急切的模样。

从陆尔岚进入风尚过后,顾亦笙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层出不穷,只有她是留到现在,并站在距离他最近的位置。

耐心守候了这么久才得到了董事长的青睐,陆尔岚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乱了阵脚。

“你们慢慢聊,我先上去了。”黎沫礼貌又疏离地对顾亦笙点了点头,直接走楼梯上去了。

女孩仓皇离开的背影让顾亦笙想到了小心翼翼准备亲近人类的流浪猫,好不容易提起了勇气,却被忽然冲出来的熊孩子吓到,迅速钻进草丛中。

分明不久前,就在他家的饭厅里,黎沫眼神动人地跟他分享那些让人心里软得一塌糊涂的小故事。

温润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顾亦笙气场一收,刚才还闲散慵懒的居家氛围顷刻间消失不见。

“尔岚,这么晚了,什么事情?”

陆尔岚没想到自己只是想过来看看顾亦笙回国来的独居状况怎么样,竟然被他用这样公事公办的态度对待。

才回来就接到一些烂摊子,住处也是新居,陆尔岚理所当然地认为顾亦笙会因为忙不过来,需要一个女人帮忙他打理。

“董事长担心你一个人不好好照顾自己,让我过来看看。”陆尔岚怕顾亦笙以为自己是董事长派来监视他的,在他眼神还没变之前,笑道:“我找这样的理由来见你,可以吗?”

陆尔岚这女人情商确实高。

顾亦笙感慨,也难怪一向挑剔的老爷子会认可她了。

当然很可惜的是,她确实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顺便跟你聊聊今天汇报会的后续。”陆尔岚见顾亦笙表情松动,知道他不会这样让自己吃闭门羹。

这么多年一起工作的情谊,再加上他骨子里的绅士和优雅,不会允许女性这样尴尬。

“嗯。”顾亦笙知道陆尔岚要说和乔修韦相关的事情,也就没有拒绝,“家里只有绿茶,凑合一下。”

“没事的,我喝白开水就好。”陆尔岚笑笑,欣然走进顾亦笙的家里。

一窝蜂地回到家里,黎沫差点连喂猫都给忘了,把鸡肝切碎和冻干拌了拌,便黑着脸往楼下走去。

好气哦。

顾亦笙的女朋友这么美,腿还比她长!

看样子还很会挣钱。

黎沫气鼓鼓地走到日常投食的地方,就看到急支糖浆已经蹲坐在地上等着她了。

在黎沫的建议下,物业的人员最近在小区里面新增了不少给流浪动物遮风挡雨的小窝,这处花丛外面的小房子,大概被急支糖浆这胖子给霸占了吧。

似乎察觉到黎沫糟糕的心情,急支糖浆舔了舔爪子,歪着脑袋对她卖了个萌,“喵呜!”

黎沫的玻璃心顿时就被治愈了,她拿出自己准备的小碗,蹲在地上给急支糖浆倒上冻干。

一嗅到冻干和鸡肝的味道,急支糖浆像是一条狗一样撒丫子扑了过来,急不可耐地把脑袋摁进了碗里。

“那个……你能不能优雅一点,慢慢吃?”黎沫听说和小动物聊天能增进和它们的感情,每次都像个神经病一样蹲在地上说单口相声。

单方面用所有自己能想到的词汇赞美了急支糖浆,黎沫实在找不到说的,只能无奈道:“我抱怨一下,你愿意听吗?”

急支糖浆抬头看了黎沫一眼,低头继续沉迷于冻干的美味中不可自拔。

就当他默认了,黎沫郁闷道:“为什么完美的男人都有女朋友了?我觉得我还是不错啊!就不能等等吗!”

在外人面前,打死黎沫都说不出这些画风清奇的话。

被黎沫急切的语气吓到,旁边有一只新来的小玳瑁前进的脚步一顿,迟疑着该不该来蹭饭。

“你别怕,我不是什么坏人。”黎沫费力地嗅了嗅自己身上,应该没有沾上香水的气息啊。

慕心雨老是嘲笑她是“猫痴”,但是因为工作的性质,黎沫身上的香水味老是被喵主子们嫌弃。

当然她本人还是依旧乐此不疲,被嫌弃无所谓,倒贴就好了。

急支糖浆自己吃饱喝足后,舔舔嘴巴,大度地给小玳瑁让了个位置。

黎沫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小家伙是小母猫,难怪急支糖浆这么宽容大量。

“你们说我怎么办啊?新品弄不好,好不容易有好感的异性只想挖我过去给他做香水。”黎沫惆怅地把下巴支在膝盖上,在地上画圈圈,“你们倒好,发情期到了看谁都是对象。”

想到流浪猫这繁育能力,黎沫在心里大逆不道地默念着:希望你们好吃好喝,不孕不育。

看急支糖浆这情况,估计能抓去绝育了,她摸出手机给它拍了几张好看的照片,准备回头给他找家长。

虽然她这样自作主张不对,但是黎沫还是希望这些小生命能够吃饱喝足,多活几年。

而不是在外随时面临各种危险因素。

尤其是小母猫,小小年纪就当妈妈,生下一窝宝宝又不能全养活,下次发情期到了又是恶性循环。

黎沫正碎碎念着,草丛中忽然传来的脚步声把急支糖浆和小玳瑁吓了一跳。

“这些流浪猫都是你在喂吗?”

和黎沫年纪相仿的女孩子脸上带着两个小酒窝,她自来熟地蹲在黎沫的身旁,笑眯眯地看着她。

“嗯,我每天都在喂它们。”黎沫往旁边挪了挪,给这女孩子留出位置。

“我叫张萌,我哥就住在这后面的那一栋!”张萌随手指了指,话题又回到了缩在草丛里暗中观察的小猫身上,“这只小玳瑁好可爱!”

“是个女孩子。”黎沫想了想刚才观察到的特征,“我估计有四个月了。”

张萌咋舌,担心道:“那这孩子得赶紧抓来送养了,玳瑁好能生啊!上次我救的那只怀孕玳瑁,一口气生了七个!葫芦娃的节奏!”

说到这里,张萌做了一个震惊的表情,把黎沫都逗笑了。

“你也给小猫找家吗?”黎沫觉得自己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盟友,“确实如果光是喂流浪猫,不给它们绝育的话还是挺头疼的。”

“是啊,生出那么多小生命出来也是遭罪。”张萌吐了吐舌头,“我经常被猫碰瓷,在路上叫一声就跑过来蹭我,给它们找家都找习惯了!我家三只猫了,老二和老三都是自己赖上门的。”

黎沫羡慕得起码要死三次,人家这是猫主子主动找上门,她是倒贴都还没猫理的节奏!

而张萌也切实向黎沫展示了她厉害的亲猫体质。

黎沫带着她去找花丛里那一窝小猫时,那几个小家伙看到她根本不躲,把黎沫差点没嫉妒死。

“这几个小没良心的!当初母猫怀孕,还是我担心受怕的又给猫粮又给小窝的,现在还嫌弃我。”黎沫长叹两声,“嫉妒使我丑陋!”

张萌一下子被黎沫给逗笑了,“哈哈哈你好有趣啊!可能是你身上的香味让它们有些敏感吧?”

“香味?我今天没有喷香水啊。”黎沫抬起手臂嗅了嗅,“难道是之前喷在衣服上的没洗干净?”

张萌也凑过来跟着黎沫闻了闻,疑惑道:“感觉不像是香水的味道哎,我嫂子喜欢喷香水,跟你不太像,你这难道是自己身上自带的?”

“噗,哪有这么夸张。”黎沫笑眼弯弯,“可能是我经常接触香料和香水,被腌出味道了。”

张萌又是一阵笑,猫奴和猫奴之间总是有不断的话题。

刚刚看黎沫安静的侧脸,她还以为她不太好接近呢,没想到这么好相处。

和黎沫一起把周围的猫找了个遍,准时来吃饭的全都满足地舔嘴巴了,张萌后知后觉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光是聊猫去了!”

“叫我黎沫就好了。”黎沫被张萌那甜美的酒窝感染,唇边一直挂着笑容,之前和猫咪们抱怨的烦恼,似乎也随着这愉快的心情冲淡了不少。

“你住在哪一栋啊?好羡慕你们这些住在御龙庭的土豪。”张萌撇撇嘴,“这里小区绿化景观好漂亮,肺都要被净化了!我每次都只有趁着给哥哥和嫂子送好吃的,才能过来玩一玩,我就是个跑腿的。”

说着,她还真的猛吸了两口,自顾自道:“难怪这里流浪猫这么多,真是会选地方!”

“我在中间的这栋。”黎沫指了指身前的低密小洋房,“下面就是阳光车库景观,有两个车位正对着瀑布外,你应该很喜欢。”

“你也住这里啊?”张萌没想到她跟黎沫这么有缘,“我哥哥和嫂子也住这一栋,我嫂子不是喜欢香水吗?听说你们这栋住了一位很厉害的调香师啊!她上次还给我说,想跟那位调香师搞好关系,给她黑箱几瓶新品哈哈哈!”

“……”黎沫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越听越觉得张萌的嫂子是她认识的人。

“你不知道我嫂子多喜欢香水,我一开始还以为她们是赶时尚和潮流。”张萌双手伸开,比划出一个距离,“嫂子有这么大一个柜子,里面全是香水!那些瓶子都是按照系列分好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艺术品!”

黎沫默默地心虚,她能说她家里更可怕吗?

“我哥说嫂子就喜欢这些有香气的,以前沉迷各式的手工皂,现在改迷香水。”张萌压低声音悄悄吐槽,“嫂子买的香皂这辈子都用不完了。”

黎沫干笑两声,她也是张萌嫂子这一类人。

“女孩子一般都喜欢香的物品吧,毕竟一个人的气味总是会给人不一样的感觉。”黎沫想了想,“不同的香气,会给人不同的印象,甜美、成熟、清新、冷艳……我只是举个例子。”

一提到香气就忍不住认真了起来,黎沫在看到张萌微微愣怔的表情时,及时打住。

张萌在黎沫看不到的角度,吐了吐舌头。

总觉得聊到这个话题的黎沫和刚才蹲在地上逗猫的女孩很不一样。

她的眼神闪闪发光,原本就好看的五官更是带着一股知性的美丽,让她都忍不住看呆了。

两人一起走进入户大厅,黎沫刷脸把张萌带了进去。

在看到她按下三楼的按钮时,黎沫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自己复杂的心情。

以前果然还是她太不注意人际交往了,现在稍微有些交集,就发现处处都是熟人。

这位张萌小姐多半是张思远先生的妹妹,而她那位喜欢香水的嫂子,正好也能对得上号。

定制群里面的关忆雪小姐。

“我到啦,黎沫!”张萌笑容明媚地走下电梯,对黎沫挥了挥手,“你的微信我存啦!下次我过来跟你一起喂猫啊!还可以帮你一起给小流浪找家!”

“嗯,好。”黎沫唇角是忍不住的笑意。

视线不经意地落到顾亦笙紧闭的大门上,黎沫咋舌,不知道那位陆小姐回去没有。

当然,人家留不留宿,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迅速按下关闭电梯的按钮,黎沫莫名傲娇地哼了一声,回家吃药去。

“靠!顾亦笙和陆尔岚这两个混账!什么都不懂就对老子指手画脚!”魏浩言酒气冲天地回到家里,把茶几上的果盘掀翻了还没办法抒发自己的怒意。

家里的保姆才把魏浩言的儿子哄睡着,下楼看到男主人这副可怕的模样,被吓得缩在楼梯间不敢说话。

魏浩言冲到花园里,就看到许攸还在拿着喷壶浇花。

幸好他家的花没有事,不然他都不知道怎么说他家这园丁了。

“我问你,你觉得时装更有前途,还是香水?”魏浩言坐在石阶上,摸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许攸喉头随着这烟味滚动了两下,似乎是嗓子有些痒。

她不知道魏浩言怎么了,只知道这位是认识很多厉害角色的大人物。

大人物的烦恼,怎么能是他们这种小人物能置喙的?

沉默地低头看手中的喷壶,许攸似乎觉得这是个值得研究的东西。

魏浩言也并不需要许攸这种小角色的回答,他吸了一口烟,自顾自道:“当然是时装板块好啊,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明白??”

顾亦笙他都算了,这好歹是空降的领导,不管他以后怎么升职,都比不过这“自己人”。

但是陆尔岚就让魏浩言忍不了了。

“叽叽歪歪的女人真是让人太受不了了。”魏浩言忍不住想到已经跟自己离婚的老婆,这个烦人的女人都比陆尔岚好一百倍,“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将我的努力和心血批得一文不值,最后还显得我特别没有水准,明明是她不懂这个行业!这女人气得我真想……”

许攸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她抬眼看了看魏浩言,语出惊人:“想杀了她吗?”

“……你是不是在逗我。”魏浩言的酒意下去了一大半,就听这嗓音低哑的园丁小姐笑了起来。

“看不惯她,又干不掉她,那你现在上班还挺辛苦。”许攸说出了大实话。

魏浩言却对刚才那句话耿耿于怀,他严肃道:“我说真的,你不要有偏激的想法,你们这些年轻人想法太危险了。”

“魏先生,你喝醉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许攸把喷壶放下,作势走进屋里,“要不要我让阿姨给你煮一碗醒酒汤?”

“不用。”魏浩言的眼神清明,已经没有之前的醉态,他想了想道:“你最近应该没有出门吧?”

许攸脚步一顿,平静道:“没有,一次都没有。”

“嗯,外面现在治安不太好,我们小区位置又比较偏,你们出门都注意安全。”魏浩言嘴里说着这样的话,却没有丝毫关心的意思,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好的。”许攸听话地点点头,恭敬地对魏浩言道晚安,“魏先生,我先睡了。”

魏浩言看了看手腕儿上的表,还不到十点钟,他是不会这么早睡的。

独自一人坐在花园里,魏浩言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开始愤怒的表情现在变成了沉静。

清冷的晚风让他的脑袋彻底冷静了下来,他现在正在做什么事情,以及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身边放着好几个定时炸弹,逼得他必须清醒。

“真是太可怕了……”魏浩言懊恼地感叹了一声,拍拍屁股上的灰尘,离开了花园。

被歪倒着放在花园边的花洒喷壶不断有水流了出来,将边缘的土壤慢慢浸湿。

已经吸收了足够水分的栀子花在风中摇了摇,却阻挡不了继续落下的水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