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盛宠:薄少放开我小说by三月有鱼主角时小悠,薄司商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总裁>名门盛宠:薄少放开我

更新时间:2020-01-10 13:03:22

名门盛宠:薄少放开我已完结

名门盛宠:薄少放开我

来源:掌阅云作者:三月有鱼分类:总裁主角:时小悠,薄司商

《名门盛宠:薄少放开我》是作者三月有鱼所创作的总裁小说,主角叫时小悠,薄司商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他权势滔天风度翩翩,是A市名门商客的标杆,一抬手一投足皆显矜贵,可望向她的目光却毒蛇般阴鸷得让人恐惧。 “司夫人,别来无恙。” “是薄夫人。” 男人邪狞一笑,铁铸般的大掌将她裹进怀里: “你嫁给了谁,你自己不知道么?” 她在冰冷的触感下瑟瑟发抖,他却攻城略地似的更近一步: “既然你记性不好,我可以帮你回忆回忆。” …… 他是暴力花心的前夫。 是阴鸷冷漠的情人。 她被困在他复杂多变的身份里不知所措、不辨真伪。多年后,他颤抖地执起她的手,珍重落下一吻: “我想重来一次。” 然而她早已心灰意冷,转身就将他送上法庭。 道别时特别云淡风轻: “薄先生,好走不送。” 你把真情当儿戏,拿什么求我爱你一生?....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在场的宾客里有时家和薄家的亲戚朋友,彼此都认识。

“那不是时小悠么?”

“薄佑擎出事了,她应该是回来吊唁的……”

“……活着的时候不见人影,人死了才回来,肯定有什么目的……”

“……啧,你说薄佑擎和她……”

自从时小悠和薄佑擎离婚后,简梅为了时家的名声放出风声颠倒黑白,说时小悠出轨才导致薄佑擎和她离婚,甚至说时小悠当时夭折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薄佑擎的。

比这更难听的话她都听过,时小悠对这些闲言碎语置若罔闻。

她想找田田,焦急地在场内搜寻薄司商的身影,结果就看到了简梅。

简梅在宴会厅门口和几位贵妇说话,眉飞色舞,精神气十足。

她被身边的妇人捅了一下,扭脸就看到时小悠,脸上的笑骤然消散。

“谁让你来的?”简梅稳着性子大踏步走过来,拉起她就往亭柱的后面躲,“你在电话里怎么答应的,故意跟我作对?”

时小悠想躲却没来得及,被拉地踉跄了一下。

“前两天是谁在电话里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不来,还让我不要联系,时小悠,你出尔反尔的功夫见长啊!”

见周围有人朝这边指点,她压低了声音:“快点走,搅了今天的宴会,我要你好看!”

时小悠淡定地理了理被扯乱的衣服,拿出个红包:“要么?”

简梅气地将红包打掉:“时小悠,别给我装傻。”

时小悠笑了笑:“前两天还说绝不卖女求荣的人,怎么,这次不是卖女?”她故意讶异道,“哦,我明白了,薄司商没给钱是吗。”

“我不跟你争。”简梅转头叫保安,“谁放进来的,请出去!”

简梅强势要面子,能当着这么多宾客找保安,看来是真的气狠了。

当年时家走投无路,薄老先生提出联姻,第一人选就是时玉沁,结果时玉沁前面和薄佑擎聊的好好的,结婚前一天跟人跑了,这事儿就落到了时小悠头上。

时玉沁日子不好过,简梅总觉得是时小悠在其中搞鬼,防她跟防贼似的。

简梅还放话出去说时小悠和薄佑擎青梅竹马天生一对,彻底把时玉沁摘了出去。

时小悠没告诉她,其实这几年时玉沁之所以倒霉,薄佑擎没少在里面出力。

薄佑擎别的本事没有,睚眦必报从没漏过谁。

看薄司商的作风,比薄佑擎只会有过之无不及。

抛去心头升起的莫名其妙的怪异感,时小悠其实还挺看好这段联姻。

简梅强势要面子,时玉沁自私还能装。司商脾气古怪,手腕狠辣。她很好奇,他们凑到一起会是什么场景。

保安一到,他们就成了整场宴会的焦点。

“妈,这是怎么回事?”时玉沁一身湖蓝色高定礼服,美艳张扬。

见到时小悠,她一脸惊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回家,我们都很想你。”

“是么。”

“快跟我来,我介绍我的未婚夫给你认识。”像没听出她的嘲讽,时玉沁愉悦地呵呵笑了一声,“哎呀,我忘了你们可能见过,他是薄佑擎的弟弟,只是没有对外公布,你应该知道吧。”

简梅冷脸:“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现在薄家掌权的是薄司商,众人巴结还来不及,谁敢提薄佑擎。

时玉沁故意这么说,也是为了彰显自己和薄司商的关系亲密。

“小悠,一会儿典礼完了我们好好叙叙旧,薄家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说不定我还要向你讨教呢。”

时小悠似笑非笑:“恐怕不行。”

她拿指尖勾着时玉沁的胸花把玩,慢条斯理道:“因为今天我也订婚。”

周围的气氛瞬间凝滞。

简梅冷脸。

时玉沁的笑容尴尬了一瞬:“哦?和谁?”

“你说呢?”

时小悠觉得自己这会儿简直婊气十足。

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薄司商到底想要个什么样的结果,也许那个男人只是想看她的笑话。

她就像个被人架在舞台上的小丑,表面嚣张至极,其实内心比谁都不安。

说不定还真会被撵出去。

简梅打断她:“跟她说那么多干什么。”呵斥保安,“还不把她赶走?”

“薄先生!”

围观的人潮水一样朝外退开。

会场突然间安静下来。

稳健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坚实而有力。

“怎么不去找我?”

男人从后面搂住时小悠的腰,以保护者的姿态将时小悠圈进怀里。暧昧地凑到她耳边说话的动作,更为她吸引了一大波仇恨。

滚烫的气息拂到脸上,时小悠忍住落荒而逃的冲动。

公众场合的薄司商与时小悠所了解的完全不同。举手投足高冷矜贵,让人不敢染指。

“司商你……”时玉沁不可置信地看着两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置若罔闻,侧脸冷俊又迷人。

时小悠不动声色地将腰上的大手扒下来,皮笑肉不笑:“看不出来吗?他要和我订婚,不是你!”

“什么?”

时小悠骄傲状:“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呵。”时玉沁根本不信她,“司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转念想了想,难道这是策划出的暖场节目,“别演了,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时小悠同情地望着她,一副胜利者姿态。

薄司商没理会她,对简梅打了个招呼,淡淡道:“伯母,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们先走了。”

“等等!”简梅惊怒:“薄先生,之前说的好好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承认你们之前谈过。”时小悠幸灾乐祸,“这回把你女儿卖了多少钱?”

“你闭嘴!”

简梅恨不能把时小悠叉出去。

时小悠战力全开也不甘示弱,冷笑着将手插进薄司商怀里,抽出个钱包,反手丢到简梅脚下。

就像当年简梅所做过的一样,神态动作都学的惟妙惟肖,分毫不差。

“滚!”

那一瞬间简梅的脸上调色盘似的,气的捂着胸口直喘。

时小悠并没有踩着别人自己开心的毛病,她和简梅的关系不睦,但她更希望双方保持在一个合适的距离,互不干扰最好。如此锋芒毕露也让她无所适从。

薄司商轻轻捏了捏她的腰侧,时小悠起先还以为他是安慰自己,结果一抬头看到他的视线,发觉他只是在催促她再接再厉。

时小悠黑下脸。

她又不是演员,想要场面精彩拿剧本来。

就在这时,有服务生过来,在薄司商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时小悠隐约只听到个“薄夫人”“来”,心头一紧,顿时就待不住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