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小说byBLUE安琪儿主角花梨子,安德烈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科幻>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

更新时间:2020-12-22 18:05:44

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已完结

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

作者:BLUE安琪儿分类:科幻主角:花梨子,安德烈女频

本书简介:丑陋海怪来求爱,她逃!踩到美貌王子,她亲!谁知王子摇身成吸血鬼,还非她不娶!正太人鱼缠她回家做老婆!各路妖魔鬼怪齐聚头,讨论她该归谁家!天啊,花梨子不就是做了一个穿越梦么,怎么竟是遇上一些不正常的王子呢!花梨子安德烈小说名字是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本书是部幻想小说。作者BLUE安琪儿写的这本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是一本幻想小说,
编辑醉笙情点评作者在人物塑造方面可以说非常强了,入木三分,我还是比较欣赏BLUE安琪儿在文里穿插的一些社会现实,人生道理,有兴趣的书友不妨试试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我们停下来,休息会儿。”

安德烈自己先坐在地上,喘气啦。

梨子也一庇股坐在他的腿上休息。

安娜从前到后,就看到这两个笨蛋一大早的晨练。

从一楼到顶楼,又从顶楼到一楼,不知疲倦地周而复始。

55555……这两个白痴,她这个大活人,就蹲点在楼梯口装雕像呢,希望引起他俩的注意。

结果……大家明白了吧……

结果这两个晨练的家伙,对她一视同仁地无视……

难道她比一根白菜还不值钱吗?这个下等人类,还有心情去捡地上的小白菜……却对她54到了极至。

她哭丧着脸又跑去找桑梓哭诉啦。

“桑梓,我发现哥哥越来越像白痴啦?”

“为什么啊?”

安娜哀怨地鄙视了他一眼。

“我发现你也很白痴。”

“啊,为什么这样说啊?”

无语的安娜只好回答:“因为今天一大早,哥哥也老在问为什么……”

“呃……”

桑梓没话啦。

因为,他真的很想问为什么啊,为什么安娜你一大清早的跑到我的房槛上蹲着啊?

难道,这样蹲下去,就能下蛋吗?

“5555……桑梓我也好想问为什么啊……”

“为什么你要问为什么啊?”

“就是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问为什么,所以才要问为什么啊……”

看到安娜一脸的“为什么论”,桑梓崩溃啦。

自从那个下等人类来到这里以后,整个城堡的人全疯啦。

夜幕星空,繁星点点。

云霞遮月,寒鸦掠枝。

梨子刚对着夜空念完,四字自己编的词语。

安德烈忍气不住把含在口水的茶水全喷了出来。

“这也是你能念的吗?”

他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是啊,现场做的。漂亮吧。嘿嘿……”梨子自豪得诗情满怀。

安德烈实话实说:“从你口说出来,简直就是亵渎诗歌。就你怎么也能做诗呢。那会吓死人的。”

¥#%¥……梨子无语得想杀人!

本以为会听到赞美之词,哪里知道是这样的!

云雾散开后,一轮银盘正高挂眉睫。

徐来的清风中浸着一丝甜腥味,淡淡且浅浅,却能撩人味蕾。

“喂,死女人。呆会占卜师‘锦洛’会过来占卜祭祀。”

梨子回头瞄了安德烈一眼,说道:“占卜师?就是巫师吧。为什么今晚要祭祀啊。”

安德烈指了指头顶:“因为今晚是月圆之夜。”

“这有什么联系吗?”

“因为……”

安德烈说到一半,眸子眯了起来,紫色瞳仁呈现迷漓状,仿佛是一朵在风雨中摇曳的薰衣草,有种清怜之美。

当梨子转过身,刚想说话。

就听到一种磁性的声线传了过来,这种声线,认真听似乎带有小提琴的音律感。

“锦洛见过殿下。殿下,晚上好。”

“不必行礼了,锦洛。陪我坐会儿吧。”

梨子好奇的看向来人,才知道——原来“好奇,真的会害死猫”!

占卜师锦洛站在台阶上看着她——远处风清云淡,月朗如银,穿过黑色的风与云,笼罩四野。

他的眉色清爽,一身雪衣飘然。

他的眸子碧绿如春,似乎随意一挑,就能生出一股暖意中的冷然。

他的眉心处有一轮“月牙”形的胎痣。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锦洛走过来和梨子握手。

“你好像打了耳洞?”

梨子被他眸子照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一碧绿深潭啊,深得不见底;幽瑟瑟的光晕中,包裹着一股锐利藏锋的笑。

“原来,你发现了。”

锦洛拉着她的手,暗暗地说。

“呵,不小心看到的。”

“那你就得死了!”

轻微的一声叹息,拂过梨子的内心深处。

锦洛根本没开口说话。可是这句话,又是怎么传进她的耳朵里的?

梨子,看向安德烈,却发现安德烈顶着一脸平静无波的表情。

难道,这句话,只有自己才听得到吗——为什么看到他的耳洞,就必须得死啦?

梨子冲着她绽唇一笑:“如果我死了,殿下也得死呢。”

锦洛愣了几秒,眸光敛紧,施然地说:“反击得挺快的。不过……如果紫珠同心从你身上拿出来,不就可以了吗?”

“……”

是喽,这个问题,梨子从来没考虑过。

他们的对话全扼杀在一个空间结界里。

这个占卜师自己创造的结界。

“为什么?”

梨子看着眼前这个总是笑容满面,举止得体的占卜师。

“因为太过好奇的人,命都不会长久。”

锦洛冲她友好地点下头,结界撤去。

梨子依旧看了一眼毫无知觉的安德烈,灵动的眸子转了几圈,当场大笑出声:“锦洛见到你真的太高兴了。”

她抱着锦洛,蹭了蹭,闻着他身上的清香味说:“你的秘密,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吗?”

锦洛瞬间石化。

“没大没小的,不准搂搂抱抱的。”

安德烈把梨子从石化的锦洛身上撕了下来。

“看我抱别的帅哥,你在吃醋吗?”

梨子眨着眼,问道。

“死女人,不准胡说八道!占卜师在占卜之前,不能亲近女身。不然大不吉。”

脸红得像西红柿的安德烈急忙解释。

梨子嘻哈一笑,又问:“哦?这样啊。锦洛是不是还没娶妻呀?”

这一问,让安德烈提高了警惕:“这个……是还没有。”

“殿下,卑职要去准备了,所以先行告退了。”

锦洛握紧拳头,不自然地说道。

“嗯,去吧。”

看着锦洛远去的背景,峭瘦得像飘逸的一株杨柳,雪衣飘然若天空的云朵,梨子又问:“占卜师都是男性吗?”

“嗯。每一届的血族占卜师都是男性。女性占卜是大忌,会带来灭顶之灾。”

“哦……你们血族好歧视女性!”

梨子若有所思地说。

“这是历代血族定的规矩!”

梨子回头认真地看着安德烈:“那以后,如果有机会你能改吗?”

“真是夜黑风高啊。”

梨子盯着乌云满天的黑夜,坐在钢琴凳上,摇头晃脑地对着安德烈吟诗呀吟诗。

“夜黑风高怎么样,我觉得挺好的啊。”

切,你们血族只喜欢黑不溜秋的黑暗,当然觉得挺好的啦。梨子用余光鄙视地瞄了他一眼。

轰,轰,轰!

梨子弹了几个强音,又继续作吟啦:“夜黑风高夜——正是杀人纵火时!”

这一说,安德烈又喷水了,不过这次喝的是酒。

可是,问题来了。

梨子,顶着一脸的红酒,怒视着安德烈。

“我……我……不是故意的!”

安德烈低下头,非常憋屈地说。

“我靠,你不是故意的,就可以把酒喷在我头上是吧。”

“不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55555……你吟诗作对,真的会吓死人的!

“不是故意的,就是有意的!”

就你也敢跟本小姐我抬扛!

不给安德烈反驳的机会,梨子顶着一身的酒气,插腰正气凛然地说:“明明知道本小姐在吟诗,你还兴致勃勃跑过来蹭什么热闹!

你兴致勃勃,没事。可是为什么还要举着一杯酒?

你举着一杯酒,没事。可是为什么要把酒喷到我身上?

你喷到我身上,没事。可是为什么还要装可怜?

你装可怜,没事。可是为什么你还不道歉。

你不道歉,没事。可是为什么你还有脸跑去墙角画圈圈?

这画圈圈的动作,应该是受委屈的本小姐要干的活吧!

你把本属于本小姐要演的戏,全演啦,这不是让我下不了台吗。”

可怜的无话发驳的安德烈同学,正拿着小树枝蹲在墙角画圈圈呀,画圈圈……

本着“乘胜追击”的原则,梨子,刚大踏步前进的时候,余光瞅到了站在一旁的安娜。

还未等她开口叫唤。

“嗖”的一声,惊恐的安娜就拉着桑梓集体跑路啦。

只留下,梨子一个人站在凛冽的寒风中,仰天长啸——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

还未等她壮志未酬的唱完,安德烈就一头撞死在了墙头上。

梨子走上前,伸出一根沾满酒水的的手指头,戳着他的脑门继续唱狮吼功——望苍天,四方云动,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她掐起兰花指,继续抑扬顿挫地唱:人世间有百媚千抹,我独爱爱你那一种。伤心处别时路有谁不同,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我心中你最重,悲欢共生死同,你用柔情刻骨,换我豪情天纵……

没关系,当不成导演,当不成诗人;俺就试着当下歌星吧。怎么说,本小姐意志坚定,是打不死的小强!

还未等她豪情天纵,安德烈早睡过去了——没办法吧,这女人太强悍啦,俺还是先装死一会儿吧。

另一边,落荒而逃,跑得气呼呼的两人,终于躲在一棵树的后面喘气啦。

“安娜啊,我们都没做坏事,为什么要跑啊?”

桑梓不满地抗议。

安娜抹了下鼻子说道:“我怕呆会那个下等人类又说要出:明明知道你大哥在蹲墙角,画圈圈,你们还非要跑过来看什么热闹!你们看热闹,没事。可是为什么手上没拿来大树桩!”

“这个大树桩要干嘛用啊?”

“555……当然是陪哥哥蹲在一起画圈圈啦……”

水晶球内,映着安娜和桑梓两张哭脸,没把锦洛给笑趴下。

“哈哈,太恶搞了吧,这个人类少女有意思。我似乎对她有点意思了。”

锦洛修长的手指碰了碰水晶球,怎么办呢,两个人自己都挺喜欢的。到底要选择哪个?这真是一个难题啊。

他站起身,拂动了下雪衣锦袍,月光如水,深情款款地临落在他的侧脸上,晕着一层白皙的润泽——就像一颗浸泡在水中的珍珠,华光四射中。

水净瓶内,盛开着一朵红莲。

莲开四动,氤升着一层香气。

他喃喃自语:“花梨子……梨子……梨子……”

她竟然不怕他的威胁,还主动的投怀送抱……呵呵……有意思。

他扯下一片莲花,红莲瓣,清香四溢,扑鼻而来。

他再次喃喃自语:“安德烈……我的王子……我怎么舍得放下你呢……”

嗅莲生花,心微微的疼痛。

午夜十二点。

占卜祭祀开始啦。

长长的祭台上放满了祭品,清一色的红!

上红,下红,左红,右红。

正低头想事情的梨子,嘀咕了一句:“种族歧视呀!种族歧视呀!这个万恶的血族社会!”

锦洛一听就乐了,奔了过来:“你在念叨着什么呢?是在唱歌吗?”

梨子抬头,笑眯眯地说:“是呀,是呀。”

“这唱着什么歌呀,能说给我听下吗?”

“好啊,你低下头。”

锦洛刚低下头,安德烈就踱着优雅的步子过来啦。

他紫眸敛了起来,看着这两个在他面前脸不红,心不跳在窃窃私语的家伙。

“你们好有兴致啊,在聊什么呢?说出来大家乐乐吧。”

安德烈皮笑肉不笑的说。

本来,那只死鱼精情敌就够他头疼的啦。

现在好啦,这个还没娶妻的锦洛,如果也安插来,坏他的好事,可怎么办啊。

“哈哈,我们说完啦。”

梨子说完,就光荣地走人啦。

留下一脸愕然的锦洛和安德烈。

安德烈一本正经地盯着锦洛正等着他的说辞呢。

锦洛望了一眼梨子潇洒如风的背影,嘴角抖了几抖,有句话是怎么说着——女人,这种动物,发起狠来。你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说呀,锦洛。”

“要说什么呢,我的王子。”

结果,两人无语地大眼瞪小眼。

“……”

“……”

扔下他俩的梨子,正到处转溜。

她的表情一脸的得意,让那两个大男人自己去互相猜测吧。

其实,刚才锦洛低下头时,她就看到安德烈着急地奔过来啦。

所以呢……

哈哈哈……所以呢,本小姐刚才一句P话也没放!

她现在打算去厨房偷吃东西呢。

没办法,一看到满桌的红东西,就吃不下。

她的小心肝啊,对红色早已产生了抵触的心理。

“亲爱的的梨子,你这是去哪呢。”

冷不防的凭空传来一句沁人的天籁之音。

嘿嘿,知道本小姐说的是谁了吧。

只见,银星雾正风情万种地对着她撩弄着银柳之发呢。

他睁着一双星星之眼,执起她的小手,就一阵乱亲。接着,又捧着她的脸大啃了一口。

该死的,这家伙又没经她同意开始乱亲啦。

梨子当然不是好惹的主啦,天天白吃我豆腐,我靠,本小姐家又不是磨豆腐的!

再者,就是磨豆腐的,也不是白送给你吃的!

“今天,我从早玩到晚,还没洗脸呢。对了,刚才去茅厕的时候,方便完后,也还没洗手。”

看我,不恶你!

银星雾,当场一脸的愕愣!

汗水如瀑,直掉!

“哈哈,没关系的梨子,我们实在是太趣味相投了,我也好几天没刷牙啦。哈哈哈……我们的生活习惯真是合拍啊。当然,以后的夫妻生活,一定会更加的香甜如蜜的。”

梨子的脸,涨成一个气球!

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比本小姐更不要脸的人哪!

双目冒桃花的银星雾再次冲着梨子扑过来。

砰!梨子以不迅雷耳之势给了他一个漂亮的锅盖!

梨子冲着锅盖底吹了一口气,喝道:“本小姐最讨厌比我无耻的人啦。”

比我无耻的人,一律杀一儆百。

来一个埋一个,来一对盖一双!

她转了个圈,溜进厨房里。

正巧有侍女走过来拿东西了。

郁闷,躲起来。

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安德烈的老婆去厨房偷东西吃。

梨子像只蚯蚓一样扭着小庇股,蹲进了壁橱里。

幸好,这个黑不隆咚的地方还挺大的。

可是不一会儿,她就觉得挤了。

我靠,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压在她纤细的腰身上啦。

怒……

刚转个头,就跟银星雾,眼观眼,鼻碰鼻。

“你……”

梨子刚想拿锅盖。

他就嬉皮笑脸地制止啦:“你是不是肚子饿了呀?”

“是呀是呀。”

她点点头。一脸的兴奋,终于有人读懂她的心思啦。

“安德烈没给你饭吃吗?”

梨子的眸子在看到前面的景像后,嘴角一抽,点头又摇头。

“为什么要点头又摇头啊?这个混蛋肯定对你不好。小气得都不把你养肥一些。”

梨子望着银星雾的前面,大眼睛里的红光,漫天的跳跃着……

顿时,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啦。

好家伙啊,真是祖国山河一片红……

“说吧,梨子,你现在最想吃什么?”

“烧——鱼!”

一听,银星雾咬牙切齿:“换个好不!不准吃自己的同类!”

“烧——鱼!啊……”

还未等银星雾有反应,梨子就推开他,跳了出来。

TNND,晚不用壁橱,早不用壁橱,偏偏等本小姐住进去的时候大开杀戒!

幸好,扔进来的火全让银星雾给挡住了。

挤点眼泪出来,虽然对于熊熊大火而言,微不足道。

碰了一鼻子灰的梨子对着壁橱默哀了三秒。

然后转身英勇地离开……

后面传来烧鱼的焦味和烧鱼哇哇大叫的声音——啊……啊……火啊……

本小姐都跟你说了,你会成为“烧鱼”的,你偏偏不信。

本小姐刚才如此英勇就义地告诉你真相了,你偏偏不信!

偏偏不信,我只好一个人黯然神伤地捧着受伤的小心肝离开啦。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鱼鳞。

一想到忘记再拔一片鱼鳞,本小姐的心又再次饮泣。

候在外面的安德烈,一把抓住梨子,眼睛瞪得老高:“你这是上哪去啦?所有人都在等你呢!”

梨子郁闷极了,小肚子都饿得上皮贴下皮啦。再不吃东西,就会变成一张人皮啦。

“好歹,我也是一条香喷喷的人命啊,安德烈,你怎么就不正视我一下呢。”

“香喷喷的一条人命?呃……你什么意思啊?”

锦洛站在旁边,忍俊不禁。

梨子剜了一眼安德烈,感觉“朽木不可雕也”原来就是专门为这个笨蛋创造的。

安德烈拉着她的手,踏步往前走:“等一会儿就好。占卜快开始了。先不要吃太多东西,知道吗?”

原来,他听得懂她话里的意思啊。幸好,满汗,不是嫁了一个白痴。

“为什么不让我吃饭啊。”

“因为呆会我们要先喝同心血。”

“血?”

“是啊,同心血。这样子,以后我们生生世世就能同心共盟地不离不弃啦。紫珠同心,是共体。同心血,是共心。我怕你晕血,所以叫侍女们不要给你吃太饱了。”

“哦……”

“呆会要放血。”

安德烈说完这句话后,就被锦洛请去办另外的事情了。

梨子,对于“放血”这两字,恐怖了半天。

呆会放血?要先变成干尸吗?

恶……寒……

冰寒之气从梨子的头上像小鸟儿似的扑腾着翅膀,升上了天空。

抬头一看,好了,连星星的眼屎也没半颗,全被乌云遮住啦。

真的要成为干尸吗?放血的意思是要吸光我的血吗?

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地对待我这支清秀美美的小花花。

本小姐这么瘦,怎么放,也放不了一桶鲜血啊。

怎么办?

趁现在他们还没提高警惕,采取逃跑的策略?

梨子顶着满头的汗水,灵动的眼珠子上下滚动着。

对了,银星雾呢?

这只千年祸害的PP美人鱼哥哥跑哪去啦?

啊——烧——鱼?

呃……

梨子脑子里全冒着星星,一溜烟跑去了厨房。

冲进了熄火的壁橱,上下翻找着。

一脸的灰,一鼻子的土。

“亲爱的梨子,你在找什么东西啊。需要我帮忙吗?”

又是这种听起来甜腻的声音。

“烧鱼,你没死?”

梨子一着急抓住眼前的人,就是一阵热泪盈眶的鸡冻。

两条热血沸腾的鼻涕就光荣地出来助演啦。

梨子抬手一擦,没办法跟这位大哥在一起久了,也被传染同化了。

擦完后,顺便扯过他的衣服擦洗一下。

反正是免费的,不用白不用。

银星雾郁闷地看着这个女人的举动,沉下气说:“亲爱的梨子啊,你为什么要哭啊?”

“不是看你,看得激动所至嘛。幸好你没事,吓死我了。”

“呵呵……谢谢你如此关心我。我好感动啊。我就知道亲爱的梨子是非常宝贝我的!谢谢你关心我……555555……”

抹泪呀抹泪……

银星雾刚要嚎啕大哭,一把就被梨子给拍醒啦。

本小姐哭的时候,最讨厌别人哭得比我惨。

“你不是要带我走吗。星雾。”

“啊,你答应我了吗?为我们美人鱼一族繁育后代。”

梨子低下头,苦思冥想。

把两个男猪拖出来比较一下。

NO1——安德烈。

这头男猪,对我又凶又狠。没事老给我吃爆栗。

现在好啦,又要放我的血,没看到我有晕血症吗?

又不温柔,又不贴心,从没说过甜言蜜语。

NO2——银星雾。

这头美人猪,对我温柔敦厚。没事老来找我。

现在好啦,在我要逃跑的时候,及时的出现,嘎,大有英雄救美的风范。

又温柔,又善解人意,天天都能听到这种悦耳又煽情的音调。

可是刚这样比较,她的心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刺痛的感觉。

她的心被什么东西攥紧了,生疼生疼地拽紧!

她的脑海里闪过几个字——紫珠同心。

背叛对方,将会承受切肤之疼,裂心之痛!

乖乖,这珠子也太强了吧。

快把她的整个心全撕裂了。

她必须承认自己是有点喜欢那个恶劣脾气的安德烈的。

可是,喜欢归喜欢。

总不能因为喜欢,就不要自己的命吧。

因为喜欢,随便让人吸自己的鲜血吗?55555……这叫盲目的喜欢。

梨子认为,不爱惜自己的人,不配拥有爱情。

银星雾看到梨子一脸的撕心疼痛,她捧着自己的心弯下腰。

“你心在疼吗?亲爱的梨子,你没事吧?”

银星雾蹲下,扶起她。

她满头大汗,嘴角苍白,让他的心突然间心疼了起来。

“紫珠同心。”

“没关系的,你吃下我的紫幻水晶吧。”

说着,银星雾,就把水晶塞进了她的嘴里。

梨子刚痛苦地吞下去后。

后面跟进来拿东西的锦洛就大叫了起来——危险,不准吃!

可是,晚了。

梨子吞枣似的,一嗵咚全吞下去啦。

锦洛气得脸都青了,这个该死的笨女人。

他爆跳着就冲过来啦,对着梨子的头,就是一个棒槌:“你这个笨女人,你是不是活腻了。给你东西,你就乱吃啊!我知道你饿了,这不,刚刚偷了一只烤鸭给你带过来啦。你……你……”

梨子,哭天抹泪地说:“555……你怎么不早说啊。不过谢谢你的烤鸡。”

说着,梨子就从锦洛的身后,把美味给抢过来,狂啃。

但锦洛还是一脸的铁青无语:“是烤鸭好不好。”

“5555……人总有语误的时候嘛。是烤鸭!谢谢你。”

等她啃了两三口后,锦洛又说:“忘记告诉你了,这烤鸭我下药了。”

扑嗵,梨子像根葱栽倒在地,像抽水马桶一般地抽搐……

今天,终于遇到对手啦。

太狠了。这个天底下最无良的家伙!

为什么一恍神,就忘记了这种“糖衣炮弹”的诱.惑啊。

“你……”

梨子连哭的力气都没啦。

“你给我家亲爱的的梨子下什么药啦,快说,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啦!”

银星雾一把揪紧锦洛的衣领。高举着拳头,嚎嚎大叫。

“解药只有我才有。如果你不想她提前挂掉,就识相地放开我!”

锦洛不耐地说。

郁闷,看到一个比自己帅的男生,就有种要揍得他满地找牙的冲动。

“你到底给她吃什么啦?”

银星雾继续逼问。

好不容易把千年后的爱人盼来了,怎么可以一眨眼的功夫,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让人给害死啦!

那不是在污辱他的智商和能力嘛!

“也没什么,这药可以把她体内的‘紫珠同心’给逼出来。”

听完后,银星雾就乐了,嘎嘎大笑起来:“哈哈哈……太好了,兄弟,你做得太棒啦!我对你实在是无法不敬佩啊!”

银星雾一把抱起锦洛就是满屋子的绕圈圈呀绕圈圈……

一看到,刚才还对人大动拳脚的银星雾,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的亲热态度,梨子就对他鄙视之。

这家伙去做大奸臣,肯定一炮而红!

“如果是这样,亲爱的梨子,咱们就不用解药啦。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银星雾高兴得仰天长啸。

还未等他兴奋完。

锦洛抵着额头又说:“恭喜你……”

“谢谢呀谢谢!”

银星雾乐得手舞足蹈,连连点头称谢。

锦洛一把抓住银星雾的臂膀,一脸正经地又说:“恭喜你,因为你的紫幻水晶的威力,所以药效相抵了。

只有这一次机会,你却光荣地选择了放弃。所以,紫珠同心将永远栽种在她的体内。同样的,你的紫幻水晶将让她永远尝尽心被一分为二的痛苦!”

银星雾的笑脸冷冻在半空中,不断的抖动。

在听“心被一分为二”的痛苦后,梨子的小脸也被寒雪所冰雕。

这个冷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锦洛。”

梨子大喊着扑了过来,掐着他的衣服就扯过来又扯过去。

“我的意思,你听不明白吗?因为你的体内有两样东西相碰撞。所以,你喜欢安德烈的时候,心就会因为牵扯着银星雾而裂痛。但你想银星雾的时候,也会因为安德烈而撕心。”

梨子,当场石化。

这个消息,太震撼啦!

梨子没时间哭泣,她现在只想找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又说:“那要怎么办?有什么补救的机会吗?如果我两个都不喜欢,是否就能不会这么痛苦啦。比如说失忆什么的?”

“有啊。这个办法不错啊。”

锦洛想了想,点点头。一付老谋深算的样子。

不过,梨子实在是没兴趣猜他到底在谋计着什么啦。

“那好啊,让我失忆吧。这样子至少我不会天天心痛!”

这不是在开国际玩笑吗?

看到安德烈,就会因为银星雾而心痛。

跟银星雾在一起,又会因为安德烈而撕裂。

如果两个大男人在一起又会天天打架,吵都吵死啦。

5555……所以,本小姐还是选择失忆吧。

人家韩剧的泡沫爱情剧里就是这样播放的嘛。

女猪失忆了,记不起男猪了。

也就不用这么痛苦啦,就可以天真地玩无辜,玩无知,玩失踪啦。

这样子,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啦。

也不用再因为要选择哪个男猪而伤脑筋。对观众也有个最完美的交待啦。

嗯嗯,这个方法是至今梨子,唯一想到的能解决办法的最佳途径!

“开始吧,锦洛,我都准备好啦。”

梨子,一付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样子。

她站在锦洛的面前,闭上眼,等待着一个最痛快的撞击。

“你准备好什么了?”

锦洛脑子很大条地看着她。

“你不是要让我失忆吗?”

“是啊。”

“那你怎么还不动手啊。”

梨子给了锦洛一个超级白眼球。

都这个时候了,还叽叽歪歪个什么东东啊。

痛快点让本小姐失忆吧!

锦洛刚想说话,梨子就又插嘴了:“对了,不要学电视节目上的,让本小姐去撞车,把脑子给撞傻了。怎么说,本小姐是多么聪明伶俐,心灵手巧,可爱漂亮的一姑娘啊。正所谓——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水见水喷……”

还未等她自我介绍完。锦洛就又开口说话了:“你失忆倒是一次痛快了。失忆代表心死。那他俩也会跟你陪葬。”

“陪葬,这是什么意思啊?”

“你想想啊,你都成了傻子啦,他俩能好到哪去?”

呃……

梨子倒是没想过这方面,完啦……绕来绕去……全进了一个死胡同啦。

“你们三人的命运,从此就联系到了一起,同生同灭!”

梨子满脸的郁闷。这下好啦,本小姐被你们两个混蛋整死了。

没事,给我吃什么“紫珠同心”!

没事,又给我吃什么“紫幻水晶”!

本小姐现在隆重地宣布——从现在开始,我最讨厌紫色了!谁在跟我说一个紫字,我就把他跺了,当酱菜!

梨子刚想用极哀怨的表情瞪着银星雾,让他愧疚至死!

还未发功,银星雾就一头撞过来啦。

拉着梨子的袖子就开始嚎啕哭闹:“亲爱的梨子啊,你一定要对我好啊。我的身家性命就全寄托在你的身上啦。可怜的我啊……”

怎么甩也甩不掉,梨子实在是郁闷得除了想杀人外,还是想杀人!

这家伙为什么总是有这种“本末倒置”的本领啊。

受害人,明明是本小姐好不!

好吧,要哭,大家一起哭吧!

梨子也跟着鬼哭狼嚎地痛哭起来:“我怎么这么倒霉啊。这是什么世界啊,这个世态炎凉的世界,还要不要让我活了。星雾,你说你干嘛要给我吃那个东西啊。看吧,从此以后我的人生就因为你而改写了。我的历史从现在开始就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我的……”

还未等她唱完,银星雾就抽泣地说:“对不起啊,亲爱的梨子。”

“不是每句‘对不起’,都能换来一句‘没关系’的。如果我把你砍死了,再对着尸体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想你的尸体,也会发疯地爬起来咬我吧。”

5555……梨子快疯了!

锦洛看着这两对嚎嚎大哭的活宝,无语地摇了摇头。

“梨子,我们先出去吧。占卜仪式要开始啦。”

说完,锦洛就拉着她出门。

“对了,银星雾,麻烦你回避下。”

“为什么我要回避?”

银星雾抗议呀抗议!

怎么说现在和梨子同体了啊。

哈哈哈……本帅哥终于可以从黑暗中滚到光明处啦。

从地下情进军到光天化日之下也敢偷.情的地步啦。

等下,现在不能再用“偷.情”两字啦。

应该改成“公开化的爱人关系”哈哈哈……

看到银星雾一脸坏笑。

锦洛立马把梨子给拖出来啦。

梨子还是一脸的处在“冰与火的双重夹击中”。

一想到,以后小庇股后面跟着两个打架的老公,她就老郁闷。

一想到,以后漂亮的浴缸里,突然多了两个在打架的老公,她就想自杀。

一想到,从此的以后的以后的以后,自己的小庇股后面不知道跟着是鱼种的人,还是蝙蝠种的人……啊啊啊……她崩塌啦!

“梨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

锦洛明知故问地说。

“你说呢……”

哎,梨子都懒得回答他啦。

“你是不是只想要一个老公啊。”

“嗯,是啊。”

“嘿嘿……”

听到这种包涵诡谲奸诈的笑声,一下子把梨子的神经全提了起来。

“你干嘛笑得这么……恐怖啊……”

“嘿嘿……梨子,要不,你嫁给我算了。我觉得有你的生活,日子一定不会单调。”

锦洛说着,就捧住她呆若木鸡的小脸,大口地啵了一声!

恶……

天啊,太恶稿了吧。

这是什么世界啊。这个万恶的血族社会啊!

本小姐不是拉拉啊……啊……啊……

这个世界乱套了……

梨子真想一拳把他给揍醒!

“你你……搞错对象了吧。锦洛,我并不适合你。”

“就这么肯定吗?”

锦洛额上的月牙标志忽闪了一下。心被什么东西撞击了。

“十分万分的肯定!”

梨子点头如波浪鼓。

“梨子,你再考虑一下吧。我可是非常优秀的人哪。”

“那是啊,你长得白皙漂亮,修长身段,迷人的气质……”

“既然我这么好,那你为什么不选择我呢?”

他一步步的前进,而她一步步的后退。

“为什么?”

梨子实在是郁闷得没话说了,还能为什么啊——“你一女的,怎么可以老强迫我嫁给你啊。”

“谁说我是女人啊?”

锦洛的眼瞪圆了。

“你有耳洞啊……还不承认……”

梨子开始指责。

“谁说男人不准打耳洞的?打耳洞的男子不是可以更加漂亮吗?我既然如你口中所说这么漂亮迷人,那你就应该喜欢我才对啊。”

锦洛理所当然地说。

“这……”

梨子的头上刷下三排大汗。

这……怎么可以这么说嘛。

强词夺理!

不可理喻!

他是拉拉啊,还死不承认自己就是这种货色!

“你就从了我吧。”

说着,他就大踏步地向前进,而她小趋步地向后退。

锦洛一脸的笑容把她逼到了墙脚根,撩起她的发丝绕上他的手指头。

她的头发有一种天然的花香味,沁人心脾的柔软,仔细闻,却闻不出到底是哪种花香酿成的。

“你还记得吗?你主动抱过我。这不就是在向我示爱吗?”

“呃……你胡说。”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啊。汗,最讨厌百合关系这么复杂啦。

没办法,本小姐只好出狠招啦。

沉下心,一鼓作气。

梨子摊开魔爪,就对着他就是一顿乱抓……

可是……

为什么会这样啊……

怎么会是这样……5555……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