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余生之新世界小说by褴褛行僧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科幻>末日余生之新世界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4:11

末日余生之新世界已完结

末日余生之新世界

来源:掌文作者:褴褛行僧分类:科幻主角:

主要讲述的是遥远的过去,世界是一片混沌,直到众神赋予了世界秩序,于是天是天,地是地,山是山,海是海,虫鱼鸟兽各自分别,一切都是众神的功劳,而众神只是默默地在天空之上看着万物的发展。有一天有一名天神认为是时候下凡看看了,这他是风与雷电之神!《末日余生之新世界》,是作者:褴褛行僧编写完成的一本值得推荐阅读的科幻末日小说。
编辑任平生点评女主塑造真的非常的完美,非常的生动,作者褴褛行僧在人物刻画方面确实非常的强,描写的足够细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乌尔以为自己捉到对方时,陶器下方竟破了个洞,水流出渗入地底,成了一枚深藏土中的种子。

乌尔想了想便造出了耒耜去翻土,将藏于土中的种子挖出。

种子被找到的瞬间却又变成了彩虹,这不是普通的彩虹,乌尔无法随便利用神力去抓住他,于是乌尔开始苦思该用甚么方法抓住彩虹。

在枯坐一日一夜后,乌尔见到水中彩虹的倒影,忽然灵光一现,让司徒鹏程找来一块石板与颜料。

就在乌尔于石板上画下彩虹的瞬间,彩虹又瓦解了,只听到四面八方传来“你能捉到我吗?”的语言,于是乌尔知道了现在必须将语言捉起来。

乌尔又想了一天一夜后,决定将音节与石板上的线条做连结,于是他在造出画后接着造出了文字。

当他写下代表这句话的文字之时,话语变成了一道狂风四处徘徊,乌尔又苦恼了,风要如何捕捉呢?

问题困惑了乌尔两天两夜,最后乌尔利用新造出的文字记下风的来向与味道,然而这样草率的方法并没有被神灵接受,狂风依旧四处吹拂。

乌尔认为他所欠缺的是能够描述风的力道、冷暖与干湿的工具,于是他又用一天一夜的时间发明了数学,如此用来表现风特质的要素都到齐了。

就在此刻,狂风停止了,神灵再次现形于乌尔的面前。

“孩子啊,你做得很好!虽然还有许多办法得以补强,但你确实捉到我了,现在让我实现我的承诺吧。”

“我能问问题了?”

“我保证你能获得问题的答案,但我得说你将要问的问题过于渺小,希望你能再三思索,好好想想真正的问题是甚么。”

听了神灵这样说,乌尔稍微思索了一番。

“靠着英勇能够做到许多事,但并非无所不能。正如绳套总能绊住雄鹿,弓箭常能伤害飞鸟,网子捕鱼无往不利,水用容器接纳将不疏漏,土要用工具深翻细寻才不至于找不着一颗种子,景象由图画表现更胜口述,话语以文字呈现得以永远流传,风的规律只有数学才能完美表达,一切事物不应该只是得过且过,而该知晓如何处理,方能透彻一切道理。”

“很好,非常好,孩子啊!你懂了,这就是秩序内藏的涵义,现在告诉我你的问题吧。”

“已经不必了,受尊敬的神灵啊,您的指点我受益良多,真正的宝藏就藏在其中,现在想想这迷咒就如同干裂的木板般脆弱,我自行破解足矣。”

“你又更聪明了,孩子。但承诺我替你保留,在未来你必定有需要这份力量之时,届时别吝啬让我实现承诺。”

神灵说完后再度沉入水底,但空间中却不再有任何神灵的气息,乌尔知道对方已经不在这里了。

接受神灵指点后的乌尔重新回到密林之中,在每棵树木上刻下标记,渐渐找寻出正确的方向,现在他们已经走出密林,到达山腰,离野人法师的所在地只有一步之差。

随着乌尔与司徒鹏程进入山腰地段后,林中的树种便逐渐减少,只剩下由高耸笔直的耐寒植物所形成的单调植披,而藏身在这些植披后对两人发动的攻击的是住在此地的野人们。

司徒鹏程是第一次见到所谓的野人,但过去住在山中的他却不是第一次听到野人的传闻。

身材高大、毛发浓密、茹毛饮血、性如野兽,既没有文明也不屑文明,常绑架人类作为奴隶使唤,他们唯一的敬意只奉献给掌控法术的地母神与法师。

面对这些强过人类数倍的敌人,司徒鹏程以为自己会无力奋战,然而实际上却不是如此,在乌尔的带领下,司徒鹏程感到战意十足,面对恐惧却无所畏惧。

野人的作战方式是以木棒与石头对两人进行打击,可是这种作战方式似乎对乌尔没有作用,只见他每每侧身便闪过野人直来直往的攻击,随后便是一拳将对方打死,这种作战方式让司徒鹏程开了眼界,明白不是只有比拚力气才是胜利的方法。

“如果你们决意要站在一名神裔之前阻碍他找回自身的子民最好有所觉悟,降临你们身上的将不是一时的惩罚而是永远的痛苦。”

就在打死了最后一个出手攻击的野人之时乌尔说了这段话,野人们听了开始大声咆哮,眼露凶光似乎要将乌尔剁成七八块,可在很短的时间内野人们的喧嚣停止了,一名比其他野人都要高大的野人走了出来。

高大的野人手上拿着巨大生物的骨骸,身上用各式颜料画上图腾,看来十分狰狞,不过司徒鹏程知道这些骨器与图腾都是野人们的战利品。

“乌尔,天空的神裔,这里是巫迪格尼子孙的地盘,你必须现在退去,否则将遭逢大祸。”

“巫迪格尼的确强大,但触怒了天神名字依旧得倒着写,而在他的名字失去过去光辉之时对我们便失去了震慑之力。现在你们必须交出我的子民并伏首认罪,否则将遭大难。”

面对乌尔的毫不退,高大的野人面露惧意,然而就在此时山顶忽然传来巨大的声响,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山顶缓缓走了下来。

司徒鹏程抬头看去,那巨大的身影竟然是一名比最高大的野人还要巨大数倍的野人,这名野人身上的图腾布满全身不露出一片肌肤,上上下下都挂着作为战利品的骨器,不必用言语述说也能知道对方有多恐怖。

“巫迪格尼!”

见到巨大的野人走出,野人们纷纷伏首跪拜,口中呼喊祖先的名讳。

“你就是那个无礼的施法者?”

“我是本代掌握伟大法术的巫迪格尼,我不会让你离去,神裔乌尔,我要在这里将你这天空神的子孙击溃,让你的子民全部归顺于我的族人,重现我等野人族群的荣光。”

“你打不倒我的。”

得知眼前的敌人正是一再找自己麻烦的野人法师后,乌尔直接冲向野人法师,而野人法师也不甘示弱迎上前去。

两人双掌相合比拚力气,可野人法师岂会是乌尔的对手?他被快速地向后推去完全不是乌尔的一合之敌。

“伟大的地母神啊!我承认我的错误,我愿回到您的膝下为您服务五百个冬天,但愿您赐与力量,让我战胜眼前这个可恶的神裔。”

野人法师见状不妙连忙开口施咒,随着他的祝祷,乌尔感觉到他的力量逐渐增大,逐渐有反压的倾向。

“我借用了这片大地的力量,神裔乌尔啊!就算你再强大也胜不了整个世界的力量!”

随着野人法师的力量逐渐增强,乌尔从山顶一路被推下山脚,在力量上节节败退。

乌尔看着眼前的敌人在心中思考着有甚么办法能够对抗大地的力量,就在此时他看见天上的太阳忽然灵机一动,调整方向背对着即将下山的太阳,踩在山的影子上。

“大地的力量或许强大,但他可没有办法阻止日月星辰的推移,如今我借用了影子的力量,你难道还能妨碍这太阳仆从的行进?”

乌尔的话让野人法师十分恼火,然而不管他如何使力都无法再将乌尔向前推进半步,不只如此,随着太阳逐渐西沉影子的力量也越来越大,当黑夜降临的前一刻,野人法师被一路推进了海洋之中。

就在野人法师的脚离开大地的瞬间,他的法力也到了尽头,被乌尔抓起无法再反抗。

见到自己的领导者被打倒了,野人们纷纷逃窜,司徒鹏程也趁此时释放了包含他们的信使在内的人们。

乌尔见到野人们竟然不到他的面前跪伏认错,反而想要逃避究责,于是不快地宣言道。

“你们这群野人从此之后不得再出现于人类的眼前,有人类的地方必定没有你们,即使家园被夺也不可反抗只能任人剥削。”

话刚说完,林中已经恢复平静,没有任何一个野人在众人的眼前出现,而在隔日早晨,乌尔等人也启程返回村庄。

乌尔与司徒鹏程打倒了野人法师后便带着被野人奴役的人们回到村庄去,为了帮这群从远处归来的人们接风,村人们决定再次举办宴会。

在宴会进行中,司徒鹏程对村民们述说了这次旅行的经验,村人都觉得这是很惊奇的体验,纷纷要他以图画与文字将其记录,让人们能时时观摩,关于这个要求司徒鹏程自然爽快地答应了。

在这宴会中司徒鹏程感到十分愉快,唯一的遗憾就是下沉并没有回到村落中而是消失了,他很担心下沉是不是还活着,于是他去向乌尔寻求解答。

“你不必担心他的安全,我曾赐与他潜藏与欺骗的伎俩,若要比逃避危险苟延残喘他将优于任何人类。”

听了乌尔的指点司徒鹏程就安心,也渐渐回归村落中的生活。

在几年间,人们持续开辟农田,并藉由最早出现的耒耜作为基础改变农耕的方式,又有文字与图画能够记载改良的方向,使得耕作的效果一日千里。

紧接着人们又在村庄外围建筑土墙,在哨岗上点起不管日夜都不会熄灭的火把,从此只要在村庄的内部,人们便不用再担心野兽,出门在外也有火把指引不怕找不到家乡,更重要的是即使在没有月光与星光的夜晚人们也能够安稳作息,不再因为黑暗而无法行动。

于是在短短几年间人类又再一次繁荣了起来,其中更让人振奋的消息是,在外行走的人们又找到了许多洪水遗民所建立的村庄,彼此间互通有无更进一步加快了人类的兴盛。

而就在这接连不断的喜事之中,司徒鹏程的弟弟,司徒鹏程也即将要成年了。

司徒鹏程记得自己还住在山上时并不叫做现在这个名字,而是有着另外一个名字,直到大水到来他在成年礼上才换上现在的名字,意思是希望快点能回到陆地上,这个愿望确实达到了,所以他认为这是个很不错的名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