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美好总会有人知道小说by丛平平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你的美好总会有人知道

更新时间:2020-11-22 14:11:43

你的美好总会有人知道已完结

你的美好总会有人知道

来源:掌文作者:丛平平分类:校园主角:

小说你的美好总会有人知道讲述的是本书讲述了16个普通姑娘的故事,OK姑娘、吃货姑娘、话唠姑娘、脸盲姑娘、路痴姑娘、笨拙姑娘…… 在这些普通姑娘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她们既平凡又普通,却又那么地充满勇气。 就像每一个似曾相识的你,都是一颗颗未被发现的小星辰!《你的美好总会有人知道》,是由作者丛平平倾心打造的一本青少年小说,
编辑画卿颜点评你的美好总会有人知道一些场景给人很强烈的画面感,还有一些配角的故事给人感动,本书融合的元素众多相当的优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嘉嘉知道,这一次他们真的再也不会和好了。那个在黑漆漆的教室里陪她朗读陪她说话不嫌弃她话唠的人,在她整个青春里如绚烂的烟花,照亮了她。

  1

  高中的时候,我们的班主任简直患上了排位癖。半个学期还没到,我已经被换了两次座位,而记录最多的是我的前同桌陆嘉嘉,她已经被换了四次了。

  班主任是个嘴巴呈“~”型、顶着鸡窝头的中年男子。他把陆嘉嘉叫到教室外面,歪着嘴对她说,“陆嘉嘉,我真是服了你了!我做了这么多年班主任,从没见过你这么能讲话的!你爸妈是说相声的吧?”

  于是,陆嘉嘉被发配到讲台下面正对黑板的位置,一个人坐,没有同桌。

  我们学校以严格著称,是考试特厉害、泯灭人性的高分制造工厂。

  当年,我是拼了老命才考进来的,陆嘉嘉更是。我们从初中开始就在一个班上,所以她的事,我最清楚。

  陆嘉嘉十六岁生日那天,拿着全年级第九名的成绩单,不敢进家门。她老爸看到那张薄薄的表格时,一巴掌扇在她脸上,打得她眼冒金星。

  他说,你如果继续这样的成绩,就永远走不出去,永远摆脱不了这个家!

  他说得对,他家情况特殊。

  陆嘉嘉曾经对他赌咒发誓,要离开这里,离开他和黄淑珍,去一个新的地方生活。那里有高楼大厦,有宽阔的马路,出门就有公园,家门口就有咖啡店……她再也不会陪他们一起挤在二十多平米的小平房里,过着这种被人指指点点的生活。

  那天晚上,陆嘉嘉狠狠地吃完了一大碗黄淑珍煮的番茄鸡蛋面。她坐在旁边,咿咿呀呀地对陆嘉嘉比划,问她疼不疼。她没理,心想又不是第一次挨揍,有什么大不了的。

  黄淑珍转身在缝纫机上不知道找什么,过了一会儿,递来一颗纸叠的心,又咿咿呀呀地撺掇她打开。

  陆嘉嘉没办法,只好当着她的面打开了,那张纸上写着:生日快乐。

  黄淑珍终于安静了,在旁边托着腮帮子,像个少女似的对着女儿傻笑。

  是的,黄淑珍是陆嘉嘉的老妈,一个哑巴。那也是陆嘉嘉年轻的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几个生日,因为她是闰年二月二十九日出生的,每四年才能过一次生日。陆嘉嘉说,自从她有记忆以来,黄淑珍每次都记得。

  自己孩子的生日,对正常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但黄淑珍不一样,她不仅不会说话,脑子也不是特别好使。举个例子,一块肥皂三元,你跟她说十块钱仨,甚至二十块钱仨,她也反应不过来有什么不对。但她知道肥皂要用钱买,也知道肥皂可以用来洗衣服——傻得不厉害对不对?

  从那次之后,陆嘉嘉再也没有考出过年级前三名,原因并不是被感动,而是老爸那巴掌提醒了她。她不想再听人说这样的话:“他家都那样了,女儿还那么烂!”

  陆嘉嘉心心念念的梦想就是,去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她只是女儿陆嘉嘉,不是哑巴家姑娘。她要自己身上没有任何标签。

  后来那段日子,陆嘉嘉就很少再跟我一起疯玩了。她自己像狗一样地读书,终于如愿考进镇上那所最好的中学,然后,住校,顺利完成了“远走高飞”的第一步。

  2

  陆嘉嘉有个人人皆知的“恶习”,就是喜欢讲话,是个典型的“话痨”。以前因为成绩好,老师基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换了新地方后,我们都不算是优等生了,也没人再纵容陆嘉嘉话唠的毛病。班主任生怕她影响别人,对她进行全面监控,恨不得用胶带将她的嘴巴封起来才好。

  卢憾是班上坐在最后一排的人之一。如果以距离来测算相交几率的话,他们之间几乎是微乎其微的。像我们这种学校,大家都是少学一分钟就想掐死自己的人,连交际都恨不得掐着秒来,就近择友,比如前后桌,左右排。离得太远的就算了,互不搭理,以免浪费时间。

  但卢憾也不知怎的,就跟陆嘉嘉有了交流。他对她的评价是:你就好像全身上下都长满了嘴!

  陆嘉嘉自然不屑理他。那时她最大的烦恼是不能说话,累积了满满一肚子的话无处发泄。所以,在同宿舍的女生当了生活委员,管教室钥匙后,她开始养成了一个习惯。

  下了晚自习的教室,人都走光了,空荡荡黑漆漆的,安静得跟坟场一样。陆嘉嘉独自潜回来,打上手电,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大声朗读,随便读点什么都好,文言文、英文课文……读到瞌睡的时候才回宿舍睡觉——刚好大家都睡了,她也不会那么想说话。

  陆嘉嘉用这种方法控制自己的话唠,一直持续到高二。有一天她朗读完,收拾了准备撤的时候,教室后面突然有人鼓掌。她差点被吓哭。那种惊吓,就好像你一个人去上坟,却突然有人在你后面拍你肩膀一样。

  卢憾一边拍着巴掌,一边朝陆嘉嘉走过去,嬉皮笑脸地问:“你这是干吗?当代‘朗读者’么?”

  陆嘉嘉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心里都是那种感觉——梦里被人压着双腿,想跑跑不了,想叫叫不出声!

  卢憾看着陆嘉嘉呆若木鸡的样子,笑得更愉快了。

  陆嘉嘉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他看她真的被吓着了,不停地道歉,滔滔不绝,也不记得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只知道没有停。她是听着他的声音才渐渐回到人间的。从小她就很害怕没有声音,如果没有人,她就会自己说话,要不然开着收音机、电视机,反正,得有动静。

  卢憾问:“你这到底是在干吗?我还以为你玩命学习呢,读课文算个什么事儿?这是什么新式学习法?还是缓解压力什么的?”

  陆嘉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里很难过,突然对他说:“我妈妈是个哑巴,我长这么大,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哪天醒来突然不会说话。所以,我就强迫自己一直说一直说,就算没人说话,读读课文,也觉得有人和自己说话了!”

  在她来到这所学校后,这些话她还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也不清楚为什么那天会对卢憾说。总之,说完之后她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是从未有过的轻松。

  卢憾送她回宿舍的时候问:“这是个秘密吗?”

  她点点头:“应该算吧!”

  陆嘉嘉对卢憾的感觉,就是从那天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之后每天晚上,他都会在她朗读的时候来教室,打着手电在旁边做题,做累了就说说话、聊聊天,有时候也会跟她一起朗读。那学期快过去的时候,他们俩几乎可以背下英语课本上的每篇课文。

  有人陪伴是另一种安详,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感觉,就好像你从噩梦中醒来,发现所有不好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心里松了一口气般安心。

  这是一种她从未有过的踏实感。

  3

  陆嘉嘉跟卢憾就这么慢慢地走到了一起,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当然,他们做得最多的事,也不过是在一起朗读、做作业、吃饭、写小纸条、玩个小眼神……在那种环境下,老师都跟保密局的特务似的,最自由的可能就是心理活动了。但这也不能摧毁什么,每天在校园里各种地方不经意地有个眼神交汇,就已经是最最快乐的事。

  何况他们还有每天晚上的朗读会呢。

  学期越往后,学习也越紧,家长们来学校探望得越频繁——带点好吃的,把孩子们的脏衣服拿回去洗,说点关心的话。陆嘉嘉家一直很少有人来,她家里走不开,老爸如果离开的时间长了,妈妈就不会好好吃饭,而且又怕她会乱跑迷路,找不到家。她老爸这些年其实有很多机会可以翻身挣到一些钱的,他木工手艺很好,好多次有人来找他出国做工,去几年几十万的那种。他都回绝了,家里离不开人。

  后来妈妈好些了,他可以出去的时间长一点,有时让邻居帮忙照看两眼,要么把门锁得严严实实。我第一次去她家都吓到了,她家那扇破烂的大门,锁却是特别特别结实的那种。陆嘉嘉苦笑着向我解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有什么宝贝。熟识的人都知道,那是锁我妈的。”

  所以那次陆嘉嘉看到她爸在宿舍楼下,第一反应就是惊呆了。她刚好跟卢憾一起从食堂走过来,正说着一个好笑的段子,笑得合不拢嘴。看到老爸的时候,陆嘉嘉连嘴巴都来不及合上,但还是机智地故意大喊了一声,“爸!”好让卢憾脱身。

  但老爸还是看到了,在卢憾走过去之后问她:“那是谁啊?”

  她敷衍:“同学呗,还能是谁?”

  她爸当然不是傻子,追问了几句,陆嘉嘉一句话都不肯说。老爸一直是个话很少的人,几个回合就生气了:“我可告诉你,你可得把心思都用在学习上,要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陆嘉嘉心虚地大声喊:“我学习什么时候让你丢过脸了?咱家祖上估计把小学念完的都不多吧?”

  老爸一时语塞,确实,这么多年,陆嘉嘉一直是学霸来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对她说:“我说不过你。那个,你妈老想你了,整天在家闹腾,非让我来看看你不可。这些东西,她非让我拿来给你。你好好学习,注意身体!”

  他把一大包东西塞在她手里,闷着头说:“那我就先走了,你要什么东西,就往家打电话,我给你送来!”

  陆嘉嘉看着老爸佝偻的背影,心里一阵难受,情不自禁地喊住他,从作业本上撕下几张纸,几下叠成个心形,递过去,“回家带给老妈!”

  他接过去,郑重地把它放在了口袋里。

  几天之后,老爸又打电话来。陆嘉嘉这才知道,那天老爸之所以会来看她,是因为她妈妈病了,发了四天高烧,每天烧得糊里糊涂的,吵闹着让他来学校。他虽然是来了,但怕影响她学习,也没跟她说妈妈生病的事。

  “不过你那个心形带回去给她,她没几天就好了呢!”

  听到这句话,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泪流满面。

  4

  在高三下学期,陆嘉嘉和卢憾因为走得太近,晚自习后被老师留在了教室。老师喊了俩人的家长谈话。

  卢憾的爸妈是从新疆外派到我们这儿的,他们全家户口都在新疆,本来再过些日子卢憾也得回新疆去高考。发生了这种事,他的父母主动要求提前把他带回新疆去。

  陆嘉嘉进家门的时候,黄淑珍眼里都是惊恐,她却突然连准备好的解释也懒得说了。

  在那种情况下,说什么大概都没人相信吧,何况之前已经被她爸爸撞见过了。

  她爸爸本来就是个脾气火爆的人,看见她火气大得几乎可以自燃,对她大吼:“老子拼了命供你上学,你要是不想上,就不要浪费钱!”

  她也气得对他喊:“不上就不上,我去打工,自己挣钱养活自己。我成年了,你可以不管我,我也不要你管!”

  大吵一场之后,陆嘉嘉把自己关在巴掌大的房间里,几天都没有出来。

  卢憾被父母带回了新疆,陆嘉嘉更是让人大跌眼镜——她离家出走,到邻镇上的工厂当起了工人。她偷偷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在电话里咬牙切齿地说:“有了钱,我自己养活自己,去远方,再也不要被任何人管。”

  陆嘉嘉在工厂里当了两个月的流水线女工,没人知道她是个逃学的高三学生,拿了两个月工资,一共2400块。她把这些钱扔在找过来的老爸手里,站在工厂门口对他大喊:“你看,这是还给你的钱!”

  她老爸拿着那些钱,气得鼻孔直抽抽。他一路把陆嘉嘉拖回家,拖着上公交车,拖着走路,她后来跟我说,觉得自己像一只逃掉又被抓回去的狗。

  那是陆嘉嘉最叛逆的时期,即便被抓回家,也不肯再去学校。她被老爸关在房间里,每天有饭从窗子里塞进来,就是不让出门。后来有一天,连饭一起塞进来的还有一个“心”,是用纸叠的,拆开来,是黄淑珍歪歪扭扭的字:上学,不上我死!

  陆嘉嘉拿着那颗心趴在床上哭——她那傻里傻气的妈妈,还学会了威胁别人!其实她心里早就动摇了,这几个月的折腾,让她曾经的梦想越来越清晰,完全打败了赌气——上大学,离开这里!

  可是,那一年的高考已经过去了!

  陆嘉嘉报了复读补习班。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改掉了话唠的毛病,好像在某个时刻,突然对说话的需求没那么大了。但她一直记得那天老爸陪她办完手续后对她说的那句话,也是那一整天他说的唯一一句话。

  “今年好好读,考个好大学,离开这儿。我知道你一直想的。”

  她在他的背影里嗓子发紧,跟在他后面,脑子里是他简陋的一生。

  他是个有很多白头发的老头儿,看上去跟陆嘉嘉的年龄很不搭配。那是因为他年轻时家里穷,一直娶不上媳妇儿,快四十岁的时候才娶了不会说话的黄淑珍。那时黄淑珍才二十出头,但因为哑,又有点傻,也嫁不出去。

  他捡便宜娶进门,却对她特别好:他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不让她干一点点粗活儿;她每天就跟少女一样,享受着他的宠爱。

  外面有很多关于他家的闲话,我们学校的同学几乎都听到过,说把什么一个傻的哑巴还当仙女似的供着。

  说得更难听的也有。

  我记得陆嘉嘉跟我说过,要做一个快乐开朗的人,绝不能让别人在背后说自己,那种家庭的小孩子就是性格有缺陷。所以她拼命让自己显得合群,显得大大咧咧,显得没心没肺,显得心理特健康。她也不知道本来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只知道,只能是这个样子!

  还有就是,她要离开他们,必须离开。

  5.

  陆嘉嘉的补习生涯跟别人不太一样,因为底子好,所以一点也不吃力。而补习班的同学似乎因为有着落榜的相同命运,很容易就熟络了,大家相处得很融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大半年嗖的一下过去。新的一年对于陆嘉嘉来说充满了期待,一是高考越来越近,二是今年她又可以过生日了。

  生日之前老爸打电话给她,问要不要去看她。她拒绝了,说不放假,下午还要上课,不要来了。他在那头孩子似的一阵委屈,问:“妈妈惦记着,天天闹,咋办?”

  陆嘉嘉信口开河地说:“你随便编个谎,骗骗她不就得了!”

  其实陆嘉嘉是有私心的,因为长那么大,她从来没有自己给自己过一回生日。那次她从几个月前就开始攒钱了,从为数不多的一点零花钱里省了又省,就为了生日那天可以装回大款,请几个好朋友下趟馆子。

  别人过生日都请过她的,她也不能破例。

  那天陆嘉嘉如愿以偿地喊了几个同学,出去下馆子庆祝,吃完饭没来得及回宿舍,直接杀到教室去上课。等下晚自习她才回来,却在门口被宿管阿姨叫住。

  宿管阿姨说:“你妈给你送了东西来,你等下我拿给你。”

  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她看到那个装东西的包,确实是她家的。可是,怎么可能是黄淑珍?她一个人,怎么可能来得了?

  陆嘉嘉补习的学校离家并不算太远,但没有直达的公交车,要中途下来再换一个站台,才能搭上到学校门口的车。不知道从未单独出过门的黄淑珍是怎么找到的,找到学校又是怎么找到宿舍的,又是怎么给宿管阿姨说明白的!

  黄淑珍认的字不多,能够写出来的就更少了。

  宿管阿姨还递给陆嘉嘉一沓纸和一个饭盒,嘱咐她:“赶紧回去!面我帮你用微波炉热过了,你妈特地吩咐,生日一定要吃鸡蛋面!”

  陆嘉嘉抓着那沓纸,拎着包裹,拿着饭盒,一口气爬上五楼宿舍,一开门,冲进厕所,将厕所门从里面闩上。那沓纸不经意间已经被握得太紧,像稻草绳一样裹在一起。她坐在地上,慢慢展开,是黄淑珍熟悉的歪歪扭扭的字,里面是她跟宿管阿姨的对话。她写陆嘉嘉的名字永远写不对,“嘉”永远不写中间的两点;还有,鸡蛋的“蛋”也不会写,画了一个椭圆;还有,包裹的“裹”字也不会写,用了拼音字母代替……  陆嘉嘉看着那几张画得乱七八糟像鬼画符一样的纸,脑子里不知怎的,就不断闪现黄淑珍趴在楼下宿管阿姨的窗台上,吃力地写这些纸片的画面。她费了多少力,才把自己表达清楚,才能把那碗番茄鸡蛋面翻山越岭地送给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

  包裹里,还有一个用纸叠的心形,里面写着四个大字:生日快乐!

  陆嘉嘉趴在水池上,失声痛哭。

  6

  那年高考,陆嘉嘉考了补习班第一,全市第五,可以上很好的学校。但填志愿的时候,出乎所有人意料,她竟然填了一所没预想中那么远的大学。老爸纳闷地问:“这好像有点近啊,你不是一直想走得更远吗?”

  陆嘉嘉笑了笑没有说话。

  陆嘉嘉跟卢憾,在一年多之后终于又相遇了。她成了他的小学妹,两个人恋爱了,在校园里手牵手地散步,在人工湖边一起大声朗读……  两个人的大学生活甜蜜而充实,虽然偶尔也吵架。他是家里的独子,从小娇生惯养,人生的每一步都安排得好好的。他就像一颗棋子,可问题是,他很享受棋子的生活。

  他们常常为了这个问题,谁也说服不了对方,好在大学期间也没有真正涉及什么的重大决定,享受懵懂青春的日子倒也简单快乐。

  大学时光比高中还快,卢憾比陆嘉嘉大一届,他要先毕业。当然,他的就业也是安排好的,毕业之后直接回新疆,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在等着他。

  卢憾走的时候叮嘱陆嘉嘉,让她一毕业就过去。可她心里一直在犹豫,虽然从小就想离开那个家,去很远的地方,可真的意识到要走那么远后,心里却又打起了退堂鼓。

  最重要的是,陆嘉嘉不喜欢卢憾什么都靠家人,那要自己的人生干什么呢?他们有一次吵架的时候,卢憾冲口而出:“你不喜欢我被家人安排,是因为你的家人根本没有能力为你安排吧?”

  虽然后来他道了歉,可这句话却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扎在她的心上。

  卢憾回去工作的第一年里,陆嘉嘉的大四生活也烦恼重重。异地,加上人生观不合和各种矛盾,他们隔三岔五地冷战。

  过完年,二月底的那天,陆嘉嘉学校有个专场招聘会,是周边城市的一些大企业来招人,她过去看。刚好卢憾打她手机,人太多了没有接到。他打到宿舍去,室友跟他说,陆嘉嘉去参加招聘会了。

  从招聘会出来,陆嘉嘉才看到卢憾的短信,很长很长。但重点在最后一句,他说:如果你不肯过来,我们就分手吧!

  春寒料峭。陆嘉嘉站在小礼堂外面的走廊里,天空白花花的,微风吹过,脸上生生地疼,用手一摸都是眼泪。

  那天中午她没有吃饭,一直在宿舍睡觉,睡死过去,什么都不知道最好!

  最后她被室友从床上拖起来,穿着睡衣跑到楼下,看到黄淑珍站在那儿,拎着硕大的包裹对着她笑。她整个人像看见了鬼。

  黄淑珍从包裹里掏出来一个纸叠的心形,她这才想起,这天是自己的生日啊!

  黄淑珍带来的还有一饭盒的鸡蛋面,虽然已经泡成了面疙瘩,还一股馊味儿。可是她仍然笑眯眯地看着她,示意她赶紧吃。

  母女俩坐在学校食堂的小桌子上。陆嘉嘉问她怎么过来的,她只是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竟然是她当年录取通知书里面的宣传单页。她就是从那个单页上知道了学校地址,然后一路拿着这张纸去车站买票,一直找到了这里。

  从她家到陆嘉嘉的学校四百多公里,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没什么,可是她不是普通人,她是一个智商有问题的哑巴。

  陆嘉嘉赶快打电话回家,老爸已经急得快疯了。他发现黄淑珍从家里拿走了五百块钱,整整找了她三天,根本不敢打电话告诉陆嘉嘉她失踪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是找女儿去了。

  一个不会说话、头脑也不好、从未出过这么远门的女人,带着五百块钱和一碗生日面,只身踏上了给女儿过生日的旅途。她花了三天时间,一路怎么辗转已经无从知晓,对于她来说,这是多艰难的一段旅程啊!

  陆嘉嘉狠狠地忍住,才没有当着黄淑珍的面哭出来。

  陆嘉嘉给她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招待所。她大概是累坏了,倒头就打起了呼噜。她给她盖好被子,钻进被窝里,从背后抱住她——这么多年,她们从未如此亲近过。

  你说,要有怎样的狠心才能丢下一切,跟卢憾去新疆呢?那个一心想要逃离的人,这辈子还会有第二个如她一般的人,愿意为自己这样不顾一切吗?

  7

  后来,陆嘉嘉给卢憾回了一条短信,只有三个字——对不起。而他再也没有回复。

  陆嘉嘉知道,这次他们真的再也不会和好了。那个在黑漆漆的教室陪她朗读陪她说话不嫌弃她话唠的人,在她整个青春里如绚烂的烟花,照亮了她。虽然以后的日子不能与他同行,可她永远都会记得,他们共同拥有秘密的日子,一起当朗读者的日子。

  黄淑珍来的第二天,陆嘉嘉买好了车票,把她送上了回家的大巴,叮嘱司机一定要帮忙看着她,然后打电话给爸爸,让他提前半小时就去车站等着。

  看着黄淑珍坐的大巴车渐渐驶离视线,陆嘉嘉再也忍不住,蹲在一边号啕大哭。旁边很多人在看,都以为她是个疯子。有人对她拍照,大概要发微博,说在车站遇见个傻子吧。但这么多年,那么在乎面子、生怕别人嘲笑、说三道四的陆嘉嘉,那一刻什么都不在乎,只想好好地大哭一场。那个不会说话、会写的字不超过三百个、脑子还有点不好使的女人,带着一碗鸡蛋面,千山万水,只是为了给她唯一的一心想要离开她的女儿过个生日。

  这大概也是陆嘉嘉这一生中最胸闷难当的一个生日了。她曾经很恨很恨她,让她生下来就被人嘲笑,从未有一天感受到来自父母的骄傲。可是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在不同的时间,对于同一件事,心里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当黄淑珍拎着那个黑色的大书包傻笑着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突然明白,这么多年自己有多混蛋,才会让一个母亲用这么滑稽的方式,去给自己的女儿过生日。

  她记得黄淑珍从来都不是个以认路见长的人,连去同一个镇上的外婆家,有时都会迷路。可是这些年她来给自己过生日走过的路,从来没有走错。这算不算是奇迹?

  黄淑珍到家之后爸爸打来电话,他说:“嘉嘉,这次是我不好,没有看好她,万一走丢了,我怎么对得起你!”

  她安慰他,“没事,她心里有我们,不会走丢的!”

  黄淑珍回去之后的几天,学校的官博发了一条视频,被大家疯转。陆嘉嘉被室友@后点开看了一眼,一看吓坏了,那个看不太清楚的人影,她一眼就认出来,是黄淑珍!

  她也是被黄淑珍吓到了,才会忘记学校是要刷卡才能进来的。黄淑珍从大门没进得来,在门口咿咿呀呀半天,门卫看不懂手语,也没有耐心看她写字,把她赶走了——她是从后面的围墙翻进来的。

  视频里的黄淑珍,身手十分敏捷。陆嘉嘉泪眼蒙眬,却忍不住笑出来。这么多年,她为了逃避女儿和老爸对她的“控制”,还真练了不少技能。他们怕她偷跑出去,怕她在路上被车子碰到,怕她迷路,她为了溜出去玩,爬过窗子,住楼房的时候爬过阳台,想偷邻居家黄瓜吃,爬过栅栏……那堵并不高大的围墙,哪里能够挡得住她。

  那个可爱的超人一样的黄淑珍,让人笑着落泪。

  8

  那年夏天,陆嘉嘉签了老家的一家单位,安心上起了班。老爸一脸匪夷所思:“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这么多年,你这么拼命,不就是为了走远点吗?”

  她小心地为黄淑珍擦去嘴角的饭粒,头也不抬:“走去哪里啊?我的家在这里,我能去哪儿?”

  那个好多白头发的老头儿,突然腼腆起来,嘿嘿地笑,又突然变脸:“别以为你大了我就管不了你了,你闯祸我还是会揍你的!”

  陆嘉嘉才不怕。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内心安定过,她知道,一家人只要永远在一起,以后,都会好好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