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时光皆倾城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你与时光皆倾城

更新时间:2020-10-03 21:41:58

你与时光皆倾城已完结

你与时光皆倾城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言情主角:

你与时光皆倾城全文讲述的是一夜之间,沈如期从千金小姐变得负债累累,陷入绝境之际,秦绍恒找到她,“沈如期,我缺一个结婚对象,你缺钱,我拿钱换你,各取所需,公平得很。”
编辑与卿语点评女主塑造的很鲜活,还有很多细节部分细腻的处理,剧情的张力,都控制的非常棒。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顺水路的老牌子本帮菜馆的老板原先负责国宴的沪城菜系,后来年纪大了,本事传给了徒弟,自己抽身出来回了老家开了这家饭馆,得闲掌勺,不得闲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听戏。

  餐馆的位置离住的地方不算远,沈如期打车也就花了1个小时左右,到达的时候,宋安哲已经坐到了里间,沈如期发了消息,他戴着口罩迎了出来。

  他穿了简单的白色短袖,朝沈如期挥手,沈如期一下没认出来,随着他朝里间走,屋内的装修很雅致,古色古香,堂吃的人并不多。

  宋安哲特地托人定了为数不多的包厢,环境自然清净。

  两人陆续落座。宋安哲摘了口罩,沈如期才见着他的模样,本人比照片、视频倒是显脸小,气质也清朗,似乎还如少年一般明亮。皮肤白皙,五官自是没得挑。如果秦绍恒是带有点邪魅的帅气,宋安哲便是带有点清朗的帅气。

  他的声音也是清脆,“恰好老师傅在,我提前点了些特色菜,也不知合不合你味道。”

  她知道这里的菜都是要提前好几天预定,因为菜从配料到食材都是精选中的精选,自然需要时间准备。

  老师傅的时间也不一定预定得上,他同不同意掌勺,看心情的成分较多,坊间相传沪城市委书记曾亲自请他上门负责女儿的婚宴都不曾请得动。

  不久后,菜一一上齐,都是些沪城的特色菜,口味清淡偏甜,沈如期本就是沪城人,自然是合心意。

  饭桌上两人浅显聊了几句,各自闷头吃饭。正当沈如期沉浸在东坡肉的美味之中的时候,宋安哲幽幽开了口,“沈小姐,结婚了。”

  沈如期停筷看了眼无名指的戒指,泛着绰绰的银光,回答说,“是啊。”

  那戒指样式不算奢华,她从戴上也就没有摘下来。

  宋安哲颔首,顿了几秒说,“能娶沈小姐的人,很幸运。”

  沈如期愣在那里,她和秦绍恒结婚三年了,宋安哲是第一个说秦绍恒很幸运的人。秦绍恒家底丰厚,出身名门,才貌出众,而她不过是前贪污市长的女儿,用世俗的眼光衡量,身份并不清明,谁更幸运,显而易见。

  宋安哲见她愣住,微微摇了摇头,视线有一丝落寞,没再开口。

  沈如期以为他在客套,开了口说,“以后谁嫁给宋老师肯定会很幸福。”

  宋安哲眼底闪过一瞬的光再暗去,他讪然笑了笑,说,“我也希望以后能给那个人幸福。那以后我们一起好好合作。”

  沈如期答他,“那以后还请宋老师多多指教。”

  她那般笑着,闪耀得如同橘子洲头绽放的漫天烟花。

  她不属于他,属于另一个很幸运的家伙,这种想法让宋安哲沮丧得很。他以为努力就能做好的事情,可能也是不存在的。

  晚餐结束,他递给她一个精致的盒子,说,“小小的见面礼。”

  沈如期凝眉迟疑是否要收下,窗户里吹进来的微风乱了她的发丝,他抄在口袋的手有好几次想伸出来抚平,但,他只是深深攥紧,说“沈小姐,并不是很贵重的礼物。”

  她终于收下,他在法国的时候看到就很喜欢的一条手链,当地人说这条手链的含意是,“被幸运之神眷顾”

  后来,他们在门口分别,天空染了霞光。

  宋安哲提出要送沈如期,恰时,沈如期电话骤然响起,她看了一眼屏幕,是顾丹。她接起,顾丹的声音出奇的愤怒,“如期,接到情报,秦大少和一个女的有说有笑进了酒店。那女的一看就不是安分的主。在番华路的君悦酒店。”

  话音刚落,沈如期头皮一麻,心猛地下沉。

  她匆匆和宋安哲告别,拦了出租车,赶了过去。等到了酒店大厅,她才恍惚回过神来,她能站在什么立场捉奸,他们的婚姻本来就没有忠诚度的约束,她悻悻想离开。空荡的大厅里,清冷的女声响起,“沈如期?”

  她回头,看到来人的模样,怔了怔。

  秦苏又开了口,“看背影还以为认错人了呢!正好我约了朋友在这里吃饭,不介意的话一起吧!”

  沈如期刚想拒绝离开,正巧秦绍恒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助理霖风。

  沈如期话还没说出口,秦苏开了口,“秦总,正巧碰见一个朋友,你不介意一起吧!”

  沈如期在心里冷呵一声,朋友?她和秦苏除了一丁点可怜的同学情谊之外,哪里谈得上朋友。

  她刚想开口回绝。

  秦绍恒冰冷的视线觑过她,淡淡回了声,“不介意。”

  秦苏得到首肯,熟络的挽过沈如期的胳膊就往包厢走。

  到了包厢,刚落座,秦苏问她,“毕业也好几年了。想想时间过得真快。对了,你和程毅腾结婚了吗?”

  沈如期抬眸,对上秦绍恒冷冷的视线。这话题确实不适当唠家常。

  沈如期的沉默并不能阻止秦苏的兴致,“秦总,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沈如期和她男朋友可是文学院公认的模范小情侣。感情好得很呢!大家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我们都很羡慕呢。”

  秦绍恒顿了顿,微微后仰了身子,眸子里是惯有的深沉,眼神死死攫着沈如期,说,“我倒是不知道,是这样吗?沈小姐?”

  沈如期躲过他的视线,感觉自己此时像是砧板上的肉。她闷着头,声音有些虚慌,“我们分手了。”

  秦苏语调刻意失落,“真是可惜了。想当年,两个人都是彼此不可的吗?”她嘴角隐隐溢着笑。

  大学的时候,秦苏喜欢程毅腾。可秦苏不过是山村出来的贫穷又落魄的女孩子,那时候沈如期不一样,市长千金的身份足以让她气盛张扬。那时候的秦苏对她说,“沈如期,你知道程毅腾和你在一起很累。你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沈如期回她,“就算你们是一个世界的人又能怎样呢?你有什么资格争得过我?”

  那时候,她爱程毅腾,别人碰一下他,都炸毛的护了起来,可当年她对秦苏说的那话,不也报应在了她身上,她又有什么资格争得过秦慕笙。

  如今她成了落魄的凤凰,秦苏成了风光无限的大明星。

  这顿饭吃得并不尽兴,后来沈如期全程当透明人,饭桌上秦苏和秦绍恒七七八八聊的内容,她未曾听进几分,期间,顾丹打了几个电话进来,她暗暗摁掉。回了短信说明情况。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他们在酒店门口分别,秦苏被助理接回去,临走,秦苏微笑和她告别,说,“真可惜,时间过得真快。下次有机会再聚聚。”

  她愣在那里没有回应,她摸不清秦苏的突然示好是出于什么目的,但不管是什么目的,她都不想和秦苏有什么瓜葛。

  车子缓缓驶离视线。

  入夜的风有些微凉,沈如期刚想走进车里。

  秦绍恒一把抓住她,紧紧扣着她的胳膊往车里拽,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酒味直钻进她的脑子。

  霖风坐在司机位,挺直了背脊,恭敬唤了她一声,“少奶奶。”

  她被秦绍恒扯着坐在后面。霖风升起隔板。

  一落座,秦绍恒整个人都压在了她身上,覆在她唇上的吻如同啮咬般,熟悉而霸道的气息占了她整个呼吸,她涨红了脸想要推开他,怎么能在这种地方?

  秦绍恒使了更大的劲把她的双手扣住按在头顶,细碎的头发扎在沈如期的颈间,酒精的味道从口腔蔓延,疼痛从心底涌上来,他把她当什么?

  她微颤着开了口,“绍恒,你喝醉了,快放开我。”

  秦绍恒突然停下了动作,他还趴在她身上,凉薄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着冷咧的狠意,“怎么,怪我拆散了你们?我告诉你,沈如期,这辈子你都别想和他在一起。”

  秦绍恒呼出的热气消散在耳边,霎时间寒意在空气中滋长。

  他终于起身,放开她,微微仰着身子,阖目,一路无话。

  唇瓣以及手腕的疼痛仿佛撬开了沈如期的四肢百骸,整个人像是要散了般。

  她死死盯着黑色的隔板,眼睛的光在一点点暗下去。

  就算她嫁给他的初衷不够明亮,难道就代表她没有自尊,可以任由他索取。在他心里,她就是一个公平交易得来的货物那么简单?

  到了住处,车子停住,秦绍恒抓着她的手腕把她从车里拉出来,她下意识挣扎几下未果,索性放弃,他走得很快,遒劲的长腿大步迈开,他冷漠地牵着她,也不看她一眼。

  她被迫跟在他身后,像是只乖巧又顺服的宠物,视线里都是他挺直的背脊,剪裁得体的黑色手工衬衫隐隐泛着光,她的眼底氤氲起漫漫雾气。

  卧室的门被打开,她被他摔在床边,凉凉的月光从窗户照进来,映在他森寒暗沉的轮廓。他俯身压过来,他的唇冰凉,气息在她的鼻尖,视线灼灼,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烧成灰。他压着她细白的手腕,她闭上眼,跌落在一个又一个的黑暗的噩梦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