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弃女翻身记小说by金小洛 主角苏秋云,上官云止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穿越>农家弃女翻身记

更新时间:2020-05-14 19:37:36

农家弃女翻身记已完结

农家弃女翻身记

来源:掌阅云作者:金小洛 分类:穿越主角:苏秋云,上官云止

《农家弃女翻身记》是作者金小洛 所创作的穿越小说,主角叫苏秋云,上官云止的小说。主要讲的是:现代医生做台手术,穿越异世,睁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家徒四壁,一贫如洗,村里的贼妇人还在自己身上乱翻,死人的东西也抢?妥妥踹走!所幸白捡了一个便宜奶儿子,懂事,帅气,就是生父不详! 穷的叮当响?大铲锅做蔬菜玉米饼,香的隔壁懒汉都来抢,顺便拉到集市上赚小钱钱。没人疼没人爱?不存在的,她天生走媒运,村里媒婆踏破了门槛,可她就是不松口。直到有一天,她依附在一脸怒容的男人身上。 “听闻九皇子身娇腰柔易推倒,我家炕头正好有个空缺...”终于男人再也忍不住了,把不知深浅的小女人打横甩在肩上, “正好,我府上缺个抗揍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得,她这算是抛铜钱引银子了,看着那银子,不由感叹眼前人的大手笔。

苏秋云抿了抿唇,忽地想起方才卖玉米饼请托的事,偷偷瞄了那青年一眼。

这家伙,是托吧!不然哪有这么大手笔的!难不成真就是为了听个八卦?

那青年并未看她,专注地看着说书人,而有着两人的动作,人群微动,相继丢了些铜钱过去。

说书人笑得不亦乐乎,一边把银子和铜钱抱在怀里,一边道,“大家族嘛,其实也就那么回事,是那位苏大小姐不守妇道,未婚未嫁却被贼子强暴,失了清白,还恰巧在和秦家世子定婚事前被发现了,可把恩泽侯府的脸丢尽了!”

“所以侯府的人才会把她赶出来的!这两个巴掌拍不响,苏家那位大小姐就是不守妇道!我若是她,羞也羞死了,干脆啊,一头撞死算了!”说书人啧啧有声地讲着,而围观的人听了,也是一阵起哄。

“是啊,的确太不要脸了!”

这被害者有罪论在古代可太行了吧!明明是错误的事却被人认同,本该同情的人却被人唾骂。

一瞬间,苏秋云对那恩泽侯府的印象瞬间跌倒零点。

“哎,这位姑娘,你怎么不说话,想必你也被那苏大小姐的行径气到了吧。”说书人眨眨眼,笑嘻嘻地问她。

苏秋云终于忍无可忍,冷着脸,道,“一派胡言!”

说书人一愣。

苏秋云冷哼一声,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你觉得女子和男子相比,哪个力气更大一些?”

说书人顺嘴便答,“自然是男子。”

“不错,”苏秋云点头,又问,“那你觉得若有个比你魁梧百倍的土匪前来抢劫,你是要搏斗还是把银子交出来保命?”

“这个,”说书人脸色微变,抿唇道,“小生不善武力,自然不可搏斗。”

苏秋云立即拍手道,“啊,那这等向恶势力低头的行径岂不是也很侮辱人格,你是不是也要去死一下以表忠贞?”

“你,你……”说书人简直惊了,立即改口,“我就是随口一说,遇到这种事,我必会全力搏斗!”

“嗯,如此说来还真是勇气可嘉,”苏秋云表示认同,点了点头,那说书人立即扬起头,一副‘冰清玉洁’地模样。

只可惜,苏秋云却没继续给他‘冰清玉洁’的机会,她道,“只是方才你也说了不善武力,自然会被人家吊打的很惨,银子还是会被抢,那你是不是还要去死一下表示不堪折辱,以示贞洁?”

说书人无语了,“你这姑娘!怎么怎么说我都是个死?”

“可这是你方才理论啊,”苏秋云无所谓的耸耸肩,继续道,“其实苏家小姐这事也是这个道理,只是反抗过却失败了而已。所以请问,她为何非死不可?”

“可她身子不干净了啊。”说书人这时说话也不像方才那么气焰高了,声音极低。

苏秋云强行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身子不干净和活着有什么关系?你一天不洗澡就要去死吗?”

此话一出,众人默然。

这话也太离经叛道了些!哪有身子不干净了还可苟活的说法?

可,这姑娘说的……也并无道理啊。

那带着斗笠的青年听了,也微微一怔,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女子一身布衣,穿戴上和普通村妇没什么两样。此时,一双秋水双眸冷冽地看着说书人,薄唇抿起,整个秀美的脸上都写满了认真二字。

平凡却夺目。

眼见众人一副思考的模样,苏秋云无所谓地转身,提着包裹,和温兰一起离开。

古人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想要撼动非一朝一夕之时,今日便点到为止,若是留下继续争辩,反而不利。

身后,青年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般见地……身为女子,还真是可惜了啊。不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自古英雄不问出处,若如花木兰那般,性别之见便不算什么了。

“吓死我了!小苏,你这说的也太,太……”温兰‘太’了半天,也没太出个所以然来。

苏秋云自知她意思,“我也是有什么说什么,随便说的,温姐姐别放在心上。”

温兰点了点头,心中却还是有些犹疑。那种话,真的只是随便说的吗?

这回漏了太多马脚了。苏秋云暗叫不好,回去的路上故意讲些趣事,成功让温兰把那份犹疑抛到脑后。

回到家,已是夕阳西下。

苏秋云把东西放好,便笑着喊,“萌萌,娘亲回来了。”

没人回应。

苏秋云有些奇怪,又叫了声,“萌萌?”

还是没人说话,苏秋云连忙冲进屋子,四下找了一圈,却怎么都没找到。

苏秋云心下不安,恰好邻家有人,忙问道,“这位姑娘,请问你看见我家儿子了吗?”

那小姑娘一愣,随后回道,“他好像去村子后的后山采药了,我也不是很清楚。”

闻言,苏秋云脸色一变,道了声谢便冲回了屋子。屋里的确少了个背篓,而厨房……

只见厨房的地上留下几个用砖头碎屑磨出来的字:娘,我去摘药草赚钱给您,我不会托您后腿的!

这孩子!

苏秋云气的不行,随手拿了个防身的小刀,便慌忙奔出屋子,朝后山走去。

到达后山时,天已经黑了。苏秋云无法,只能摸黑上山,便走便喊,“萌萌,你在哪?”

走着走着,忽地,她脚下一滑,栽倒在地。

怎么就这么倒霉!

苏秋云气急,拍了拍灰尘便站起,张口想要继续喊,却忽地愣住了。在她前方,一个绿油油如鬼火似的东西瞅着自己。

是狼!

一瞬间,苏秋云仿佛听到自己理智弦崩断的声音。

跑是明显不行的,苏秋云灵光一闪,摸着树干直接顺杆往上爬。

狼怕什么来着,对,是火!

待爬上树干,苏秋云总算不那么慌了,清明不少,立即去火折子。只可惜……祸不单行,那火折子竟不翼而飞了。想必是遗失在山路上。

见她爬上树,那匹狼竟十分人性化的拍了拍头,随后它便把前脚搭在树上,死命的抖动树干。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