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寡妇的发家日常小说by虾球儿主角顾青衣,箫郃,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农家小寡妇的发家日常

更新时间:2020-11-22 14:38:41

农家小寡妇的发家日常连载中

农家小寡妇的发家日常

来源:掌文作者:虾球儿分类:言情主角:顾青衣,箫郃,

作者虾球儿写的这本农家小寡妇的发家日常小说,故事讲述的是她本是二十一世界医学高材生,奈何一场车祸让她穿越,穿越就穿越吧,好歹给个显赫身份啊。小寡妇、扫把星、克亲克夫,这就是属于她的标签,当真是天要亡我,我便不得不亡啊。不行,来都来了,不混个风生水起都对不起自己。先卖药材赚小钱,再揭告示救人赚高额酬金。拿钱救人,天经地义,没想到还额外赚到一个腹黑小王爷。主要讲述了顾青衣箫郃的故事。《农家小寡妇的发家日常》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
编辑苏倾年点评本书农家小寡妇的发家日常最大的亮点就是男女主顾青衣箫郃故事的冲突性,很适合改编电视剧,戏剧性非常的强,绝对是逆天的难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巡风城司徒家。

  一整排的丫鬟规距地站在门口,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的呼吸惹到了正在发狂的司徒少爷。

  屋内,司徒栎已经摔了一地的东西,精致的玉器、名贵的书画,但心中还是郁气难解,手掌握成拳头,一拳狠狠砸在了墙上,咬牙问道:“还是没有人揭榜吗?”

  “没有。”跪在地上的侍卫抖抖索索,甚至都不敢抬起头看司徒栎。

  刚刚回府的纪亮挥手让侍卫先退下,继而缓缓开口道:“今日有一姑娘欲揭榜。”

  “姑娘?”司徒栎诧异。

  “但这姑娘不愿意上门,要求公子亲自登门。”

  “如此嚣张,直接绑了不就好了。”

  “万一这姑娘真能治小王爷的病,要是得罪了可不好,我看这姑娘也不像是常人,打听了一下,确实是个懂医的。”

  司徒栎犹豫,思索一二后还是开口道:“明日备马赶早。”

  纪亮退下后,司徒栎才进了内堂,见了躺在榻上的人后恭敬道:“表哥再等几天,我先探探那医女的底细。”

  “嗯。”声音沉稳,随后便是一阵轻咳。

  第二日。

  泮水村一大早就炸开了锅。

  一架华贵的轿辇停在了顾青衣的茅草屋前,辇车上下来的人更是衣着不凡,上好的绫罗绸缎,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气度翩翩的俏公子更是惹了不少的闲言碎语。

  一进村子打听,顾青衣的名声可不太好,扫把星、狐媚子、小寡妇,愣是没一个好听的词儿。

  司徒栎都觉得纪亮找的人太不靠谱了。

  “不知姑娘今日可有空?”纪亮上前作了揖,很是恭敬。让周围前来看热闹的人大吃一惊。

  顾青衣也知晓纪亮这样做的目的,心中一时间十分感激。

  “请。”

  这茅屋实在简陋,空气中似乎还夹杂着茅草的湿气味,尤其对于司徒栎这种从小就是锦衣玉食的人,眼底的嫌弃更是丝毫不加以遮掩。

  “地方简陋,还请将就。”顾青衣浅笑。

  “姑娘快给我家公子看看吧。”纪亮倒是识趣的人。

  手指搭上司徒栎的脉搏,顾青衣就惊了。

  这脉象,为何会如此之乱?

  抬眼细看司徒栎,虽是面色苍白,但瞳孔黝黑,气息沉稳,不像是恶疾缠身之人,莫不是?

  “可否能治?”司徒栎没好气道。

  “能治与否,不是全在公子?”顾青衣反问一句。

  “姑娘这是何意?”

  “我想公子并不是真正的病人吧。”

  “此话怎讲?”

  “行医之道,讲究望闻问切,公子从一下马车开始,我就知公子并无大碍,虽然脉搏紊乱,但要制造脉搏的假象很容易,不过公子何必花这么大的功夫来捉弄我一个小女子呢,加之司徒家张榜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要么你不是真正的司徒栎,要么需要治病的人根本就不是司徒栎。”顾青衣说得云淡风轻,好像只是在叙述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情。

  “姑娘深藏不露,此事,是司徒唐突了,这是一百两银子,日后如果有需要姑娘的地方,还请姑娘不要推辞。”司徒栎还算是谦谦君子。

  “我想生病的人应该是司徒府的客人,万事都可拖延,但人的命可是耽搁不得的。”

  “谢姑娘。”

  刚才进去的时候司徒栎还是面色苍白,现在出来时已经面色红润,脚步也稳健了许多,叫门外的乡里看得目瞪口呆。

  “这扫把星还会治病?”

  “为何之前没有听说过?”

  “你忘了,之前均立的伤口不就是她处理的吗?”

  “……”

  辇车上,顾青衣的话一直回荡在司徒栎的耳边。

  “查得如何?”

  “祖上都是贫农,家中没有行医之人,之前也从未传过她会医术,估计只是跟着哪个乡野大夫学过几手,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纪亮边说自己也边疑惑。

  “不可能,之前来司徒家的名医都看不出来我是装的,她却一眼就能瞧出来,绝不是泛泛之辈。明日将她请到府上。”

  顾青衣第一次开眼竟然是在司徒府,好气派,雕花阁楼、院中流湖,这下人估计就得有好几百个吧,不愧是巡风城第一商贾啊。

  她暗暗发誓,等自己以后有钱了,一定要在这样的大宅子里好好享受享受。

  在大厅等了足足两个小时,一个青衣丫鬟才来引她去到别处。

  绕过了七拐八弯的回廊,最后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小院子,丫鬟作了揖,就飞快地离开了。

  都到门口了,难道还不进去?

  不得不承认,顾青衣心里有些发麻,突然有一种鬼屋探险的既视感。

  屋内昏暗,微弱的光线透过半开的窗户洒在地上,平添了几分诡异。

  “呵,果真是个乡野丫头。”有沉稳的男声自屏风后传来,不得不说,这声音很有磁性。

  顾青衣本想发火来着,司徒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突然站在了她的面前,沉声道:“顾姑娘是个聪明人,想必知道什么该看,什么该说吧。”

  妥妥的威胁啊。

  “知道,知道。”顾青衣顿时一副狗腿样,司徒府都小心翼翼的人物她可惹不起。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屏风后的男人嘴角微挑:“进来吧。”

  脚下如有千斤重,步步维艰。

  终于见得庐山真面目了。

  冷峻的面部轮廓,眉锋似剑,眸灿若星,虽然因为病态遮掩了英气,但整个人的气质就摆在那里,妥妥的贵家公子。必须承认,顾青衣很吃他的颜。

  手指搭上箫郃的脉搏,顾青衣瞬间皱紧了眉头。

  “所以,传言中司徒公子的症状就是你的症状?”顾青衣发问。

  箫郃点头。

  “可有治?”

  顾青衣面露难色:“公子是否会时常发冷?”

  “并无。”

  抬眼看了看箫郃,顾青衣赏了他一记白眼,这屋子不算冷,但他却裹得十分严实,作何解释?

  手上用力拍了拍箫郃的双肩,开口道:“右肩更痛一些吧,你既然将我请来,又不肯告诉我实情,这病,我没法治。”

  箫郃双眼微眯,竟然一眼就看出他右肩有伤,果然来路有问题,眼底渐渐溢出杀气。

  顾青衣不知,屏风外的司徒栎手中长箭已经出鞘。

  “不必紧张,屋内昏暗,你肯定是想遮掩什么,虽然你是端坐着,但右肩隐隐颤栗,且比左肩微高,说明你在暗中用力,所以你右肩必然有外伤。”

  箫郃没有言语,只是目光在顾青衣脸上流转了许久,这真的是她的猜测?还是为了取信于他?

  “公子可否褪下衣衫?”

  箫郃微愣了三秒,随即有些不情愿道:“姑娘请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