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春闺小说by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农门春闺

更新时间:2020-10-03 21:42:26

农门春闺已完结

农门春闺

来源:万读作者:分类:言情主角:

小说名字是农门春闺,主要讲述的是苦寒文弱爹,病娇上进娘,冲动弟弟能上房,没钱没地怎配寻摸郎?杨桃下狠心,出大力,攀爬滚打发誓要出人头地。学医术,种药田,巧思奇想开铺子,小日子越来越蒸蒸日上。事业做得大,竹马也缠得狠。她命犯桃花,他一朵一朵的掐;她招二世主,他一个一个的打;他家里不同意,他耍尽了手段去磨;杨桃实在没办法,从了吧!。
编辑凌修诩点评作者在人物塑造方面可以说非常强了,入木三分,我还是比较欣赏在文里穿插的一些社会现实,人生道理,有兴趣的书友不妨试试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杨桃躲在屋里看《药经》,看了半上午,书都没翻一页。

  在一旁捧着绣蓝纳鞋底的杨翠看了她好几回,终究还是忍不住提醒:“你书拿倒了。”

  “啊?”

  杨桃尴尬得小脸发红,也不看书了,窜过来帮杨翠理线。杨翠看她,叹:“怎么不去王婶那里了?以前一会儿都不想耽搁。”

  杨桃将理好的线递给她,作怪的笑:“不想去了,在家看书也是一样。”

  “一样?”

  杨翠瞟一眼桌上倒着放的书,抽出长线将针放在头皮上磨:“是因为乔安?”

  一提乔安,杨桃心里又是怅然,却是犟嘴:“关他什么事?他是他,王婶是王婶。”

  好像王婶不是乔安亲娘,她以前去的不是乔家药铺一样。

  杨翠磨好针,又低头纳鞋底,扎针走线娴熟得很。杨桃怕她再絮叨,也不理线了,起身想出去走走。

  她心里烦,不去找王婶吧,学不了真东西,学不上东西就会没出息。

  可去吧,乔安明摆着对她有心思,她以前远着他乔家才没说什么。现在她家名声都坏透了,她还去乔家,还在乔安跟前晃,王婶还不得拿笤帚撵她?

  她倒也不怕被撵,反正她脸皮厚。只要能让她学本事,当着全村人的面成天抽她耳刮子都行。可乔安轴,知道王婶撵她,肯定要和王婶闹别扭。

  因为她,让人家母子不和,她良心上过不去。尤其王婶人又好,什么都肯教她。

  正烦着呢,二丫在门口扯着嗓门喊:“杨桃在家没?”

  杨桃‘欸’了一声,匆忙出去:“在呢,啥事啊?”

  “王婶问你家里事忙完了没?铺子上没杜仲了,她今天得炮制一些。你要有空就赶紧过去帮忙。”

  “有空,有空。”

  杨桃立马眉开眼笑,兴奋得跟打了鸡血似的,外套都没回屋拿,挽住二丫的手就走。

  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说笑着离开,杨翠依门看着,唇角也露了笑。

  进乔家大门的时候,杨桃忍不住尴尬,不知道见了王婶该怎么说,也怕乔家人问大姐的事。

  可王婶正忙得热火朝天,见着杨桃跟见了救星似的:“你个丫头可算来了,没你帮着下药、分药婶儿还真忙不过来。”

  杨桃知道王婶是故意这样说的,二丫和乔绣都在这里帮忙,哪里是缺了她杨桃就不行了?

  她冲王婶感激一笑,赶忙过去帮忙:“婶儿,我知道你对我好。我领情。”

  “你是个好孩子,聪明伶俐还刻苦努力,再过段时间你学成了,婶介绍你去镇上药局当学徒。”

  王婶将一大筐鲜杜仲交给杨桃,手把手教她怎么除粗皮,完了笑道:“除了粗皮后切丝条,筷子那么粗细就行。做完了这些,咱们炒盐杜仲和碳杜仲,到时候再教你。”

  盐杜仲和碳杜仲可是两种药性,王婶肯一次教完,真是赚到了。

  杨桃爽脆的‘诶’一声,浑身是劲,麻溜干活。

  王婶见了也是笑,让她别太累:“慢慢来,处理不完粗皮,婶照样教你。”

  完了又漫不经心的加了一句:“我家乔安有你用功就好了,那孩子成天乱放心思,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考出个秀才来。哎,我们一家子可就指望他出人头地了。”

  这是在敲打杨桃。

  杨桃通透,怎么会听不明白?她心里有些尴尬,却对着王婶娇憨一笑:“婶子太谦虚了!春晓说整个私塾就数乔二哥上进,也数乔二哥文章好。明年童生考,乔二哥肯定名列榜首。”

  王婶笑:“我可就盼着呢,有了功名,也好说门闺秀。安儿也十五了。”

  养在深闺的才叫闺秀,满村子抛头露面的叫野丫头。这个,杨桃懂!

  “婶子别急,乔二哥俊俏多才,往后肯定给你领回个书香门第的小姐当儿媳。您可就等着享福吧。”

  王婶多看了杨桃两眼,看她的确心怀坦荡、没存旁的心思,哈哈一笑,爽朗的拍杨桃的肩:“婶儿是真喜欢你,你是个通透玲珑心肝,学成了后开个铺子,肯定有出息。”

  杨桃腼腆一笑,认真处置杜仲。

  她没心思去想情爱、男女,她家还破落着呢,什么事都没有改善家里处境重要。

  别的都先不说,欠乔安的银子就是大事。五两呢,不是小数,再算利钱,更有压力。

  杨桃专心处置杜仲,她虽然急切却半点也不马虎,一块块处理得极细致。

  等学习炒杜仲和碳杜仲的时候,更是全神贯注,眼睛都舍不得眨。王婶做一遍她便记一遍,反反复复不厌其烦。

  等忙完天都快黑了。

  王婶反手捏肩,累得直不起腰,转头看杨桃还在模拟炒杜仲,摇头轻笑:“快黑了,回去歇着吧。想想我讲的要点,有不明白的随时问我。”

  杨桃嗯一声,告辞离开。

  一路上,她仔细回想着炮制杜仲的各种步骤,生怕忘了。路过村边小树林的时候,她一拍脑门:“老杨树皮和杜仲皮相似,可以剥杨树皮练习啊,好找还不浪费,实在可行。”

  杨桃飞奔着回家,拿了柴刀和竹篮就直奔小树林。

  兴匆匆的砍完树皮,又想起杨翠被人拉扯的事,鬼使神差就到了小树林西边。

  再往前走就是山脚,左边是树林,右边是荒地,穿过荒地是去西来村的小路。大姐偷跑出来给李小壮送香囊,肯定是怕被人撞见才抄近路走的这边。

  那撞见大姐的人又是做什么的呢?

  只有猎人在山上耽搁了,才有可能那个时间下山。

  杨桃心里有了谱,也没敢多耽搁,趁着天没黑尽背着竹篓赶忙回家。

  一回家她就问杨翠:“姐,哪些猎户和李小壮家相熟,你知道吗?”

  普通农户不敢天黑了还不下山,所以只能是猎户。之前一点都没有风声,只李家知道大姐的事,那猎户肯定和李家相熟。

  杨翠正绣一品牡丹,闻言收了针咬断线头后才回答:“东头张家、赵家,西边钱家和前村袁家都和李家关系不错。怎么了?”

  “没什么,刚才碰见个猎户下山,说要给李家分点兔子肉。我随口问问。”

  她瞎诌一气,思量片刻就开始炮制杨树皮。

  老树皮硬,扎得她手疼,她却跟没感觉似的,一块接一块刨粗皮。一边刨还一边注意纹路,回想杜仲的药性药理,品类分辨技巧,病症用法用量……

  她晚饭都顾不得吃,翻来覆去的研究,翻来覆去的琢磨,恨不得将杜仲的构造都研究透。一有不明白就赶紧翻书,一有点领悟又赶忙记笔记。

  叶氏催了她好几回睡觉,她光敷衍就是不行动。看不见了就在院中生堆火,接着弄。

  她忙到深夜才睡,第二天天不见亮又起了床,还生龙活虎的模样。

  “多睡会儿,看你眼下都是黑青。”叶氏心疼,把她往寝室推。

  “我看会儿书。《药经》借了五天了,得赶紧还回去。不然阿弟再想在私塾借书,就难了。”

  没等叶氏再劝,她便捧了书坐在灶膛口,映着火光看起来。间或往灶膛添把柴,叶氏做饭也轻省点。

  吃过饭赶去乔家,是乔绣开的门,一见杨桃满脸都是歉意:“昨天忘告诉你了,我娘今天去镇上给阿爹送药材,让你休息一天。”

  杨桃就没进院子,哦了一声道:“那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

  乔安听见动静,扬声问乔绣:“是谁来了?怎么不进来说话?”

  他声音带着磁性,好听得很,杨桃却像听到了鬼叫,吓得拔腿就跑:“我先走了啊绣儿。”

  这受惊小白兔的样儿,逗得乔绣咯咯直笑。看他哥到了门口,调笑着打趣:“二哥,你路还远着呢。”

  乔锦也钻过来凑热闹,冲乔安狡黠的眨巴大眼睛:“杨桃姐好漂亮,我也好喜欢。”

  乔安瞪弟弟一眼,喝道:“漂亮姑娘多了,你懂什么喜欢不喜欢。”

  他喜欢的,可不仅仅是杨桃好看的外表。

  看着远成个小黑点的杨桃,乔安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眸光暗淡了两分。

  杨桃一鼓作气跑回家,喘了好半天气才悄悄进屋看书。

  药经晦涩难懂,她看书又不是简单的看,非得嚼烂吃透了才肯罢休。于是一上午看得自己头昏脑涨。

  杨翠见她直揉太阳穴,劝她:“出去走走吧,醒醒脑再看。”

  “也好。”

  她去猎户家打听打听,看看到底是谁撞见了杨翠的事,还卖给了李家。

  漂亮姑娘本来就招人喜欢,她又嘴甜讨喜,兜里装满了炒黄豆,见人就散与人吃,没多久就得了信:“魏家嫂子撞见的,她怕自己也被糟蹋没敢吱声。想着杨翠是李小壮未婚妻,所以去敲了李家的门,让李家赶紧去救。”

  听着好像挺合理。

  杨桃笑笑,谢过大伙儿,背着手去魏嫂子家。

  她叫门,怎么也没想到开门的会是乔安:“你怎么在这儿?”

  杨桃惊得杏眼圆睁,想逃跑又不甘心,死瞪着他,为难得俏脸含粉。

  乔安看见杨桃也很惊讶,不过他很快恢复如初,面上喜怒不显:“进来吧,可能我们的目的一样。”

  杨桃扭手指,进还是不进?

  乔安也不催她,束手敛目,安静的在一旁等。

  和他单独相处,杨桃怎么想也觉得不好,转身要走:“我下次再来。”

  乔安挡住她去路,薄唇紧抿,浓眉微皱:“都已经打草惊蛇,今天不问出个结果,就再也没机会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