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的眼泪3小说by胡伟红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校园>潘多拉的眼泪3

更新时间:2020-11-22 14:09:11

潘多拉的眼泪3已完结

潘多拉的眼泪3

来源:掌文作者:胡伟红分类:校园主角:

潘多拉的眼泪3,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小说,实力推荐。是作者:胡伟红编写完成的一本值得推荐阅读的青少年小说。文中讲述 见习爱天使郑希宜降临人间,寻找能点亮宝石手镯的真命天子!没想到陷入楚家兄弟的爱恋漩涡。谁知,弟弟楚佑彬突然性情大变,却反而让希宜了解到自己的心意,她不顾安危,用手镯净化了佑彬的邪恶力量,自己也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孩。就在希宜天真地认为可以和两兄弟快乐地生活下去时,佑彬体内的邪恶因子再度爆发,遗忘了对希宜所有的承诺!更令人吃惊的是,希宜的身体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不断缩小,缩小......原来这一切都是再度现身的魔王作祟。重重危机之下,真爱的力量究竟能不能让一切化险为夷?
编辑月下客点评作者胡伟红在故事节奏把握方面也是非常的好,故事紧凑,没有灌水的嫌疑。人物塑造也很棒,主角有底线,有原则,勇猛果敢,聪慧过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星光点缀着黑幕一样的夜空,没有月亮,夜色深沉。走出医院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街灯昏黄,我们四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

对了,佑扬哥哥还不知道佑彬的事呢,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呢?他知道了也会担心的吧?毕竟他们兄弟俩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但是这样下去又能隐瞒多久呢?偏偏珈琳还没有从天堂带回消息来,我真是越来越担心了。

我怔怔出神的时候,佑扬哥哥温柔的声音传入耳畔:“沈寒,允东,谢谢你们特地来接我。现在有些晚了,我看你们还是先回家吧。我和希宜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这……这不太好吧。”允东支吾着和沈寒交换了一下眼色。

也许是想起了刚刚在学校门口玲突然到来的那一幕,沈寒也心存顾虑:“反正我们俩没事情,佑扬哥你的伤刚好,还是我们送你回去好了。”

“我的伤已经没事啦。”佑扬哥哥温文尔雅的笑容在星空下显得格外迷人,晶亮的眸子散发出钻石般的光泽,“刚刚医生也确定过了,所以你们千万不要再把我当病人看待了。我想,明天我就可以回学校上课了。说来也奇怪,这次不仅没有寿终正寝,伤势还复原得这么快,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呼呼!正常人一般都很难想象中枪之后会在几天之内完全康复吧?而且伤口处连个小小的疤痕都没有,这根本就是医学上的奇迹嘛!当然这“奇迹”并不是医学创造出来的,而是帝天爷爷使用天使魔法的结果。

“这一定是佑扬哥哥你平时为人善良,做了很多好事,所以才能吉人天相,得到老天的眷顾嘛!不要想太多了!呵呵……呵呵……”这个理由我已经用过N次了,虽然很难使人信服,不过对佑扬哥哥却很有效哦!我每次说完,他都会“噗嗤”一声笑出来,宽容地不再说什么,只是视线会一直在我的脸上停留很久,就像现在这样。

我心虚地躲避开他明亮撩人的目光,吞吞吐吐地说:“好啦!沈寒、允东,你们真的不用送啦!反正这里离家很近啊!”

“郑希宜,你确定?别忘了……”允东冲我眨了眨眼睛,好心想要提醒我,却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原来他是在担心我身体会突然缩小的事哦!我立刻心领神会。如果不是他提起来,我早就把这件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佑扬哥哥,其实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对佑扬哥哥根本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如果我的身体在家里突然缩小的话,也需要有人照顾,不然我一定会死得很难看。所以我决定把自己被灌下这种奇怪药水的事情告诉他。

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体里猛地袭来一阵凉意。又是那熟悉的冰冻感觉,每个细胞仿佛又在瞬间凝结住了。不是吧?我才刚刚恢复过来没多久啊,怎么会这么快就又发作了?!呜呜呜……我要当众表演“变身大法”了。希望不会吓到还不知情的佑扬哥哥。

也许是看到我僵硬的表情不太对劲,佑扬哥哥顿时紧张起来,上前一把扶住我。就在他的手指碰触到我几乎和雕像差不多的身体时,我又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睁开眼睛。身体依旧传来疲惫酸痛的感觉,像是好几夜都没有睡过觉似的。我用双手支撑起身体……奇怪!怎么身子下面软软的,还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希宜,你还好吧?”

哇!是佑扬哥哥的声音!可是……可是……他那张英俊的脸突然变得那么大,就在离我近在咫尺的地方,我几乎连他脸上的毛孔都看得十分清楚。哦!不对!不对!不是他的脸变大,而是我的身体又变小了。而此时此刻,我正躺在他的手心里,被他捧在面前。像研究什么有趣的玩意儿似的,好奇地打量着。难怪我觉得软绵绵的,那温暖的感觉正是佑扬哥哥掌心的温度嘛!

“我还好。佑扬哥哥,我的身体缩小了。刚刚我就是想要告诉你这件事情。”我坐在佑扬哥哥的手心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啦,你一定吓到了吧?”

“没有被吓到是假话。不过我更担心的是你的身体。希宜,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你晕倒以后,沈寒和允东已经把经过告诉我了,所以你放心,我已经全都清楚了。”佑扬哥哥伸出另外一只手,小心翼翼地用一根手指轻轻地在我的头顶上抚摸了一下。很轻很轻,仿佛露水滴落在花瓣上,生怕弄疼我似的。他的笑容依旧温柔俊美,目光中有着淡淡的怜惜,“沈寒和允东已经回去了。我在你昏迷的时候回到了家,你看,这是我的房间。很安全。”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头顶上已经没有点点的星光,取而代之的是明亮的天花板。佑扬哥哥也换下了从医院出来时穿的衣服,此刻正舒服地半靠在床上望着我。

能够顺利回到家,我总算松了一口气。如果是我一个人突然变小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于是我用感激的口吻说道:“谢谢你,佑扬哥哥。”

“小傻瓜,谢什么?难道我会放着你不管吗?”

佑扬哥哥将捧着我的手放在床上,很慢很轻,仿佛捧在手心里的是珍贵的宝贝,“希宜,这件事情先不要担心了。明天我们先去看看林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再和玲交涉。既然还不知道身体什么时候会变回来,我看今天晚上你还是睡在我这边比较安全。”

我从佑扬哥哥温暖的手心里跳下床,平日里看起来很普通的床现在看起来却像是无边无尽的草原。我的身体变得这么小,一个人呆在自己的房间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呢。看来只好按照佑扬哥哥说的,呆在他的身边起码会安全很多。想到这,我乖乖地点了点头。

2、

佑扬哥哥在自己旁边的枕头上搭建了一张临时的“床”,然后把我放在上面。我躺了下来,软绵绵的很舒服。他生怕自己睡着之后会不小心碰到我,故意把自己的枕头挪得很远,简直快要掉到床下面去了。

“希宜,我会一直开着台灯,只是把灯光调得暗一些。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或者身体突然发生变化的时候立刻叫我,这样的距离我完全可以听到你的声音。”佑扬哥哥想得可真周到啊!他边说边再次检查我的“床”是否安全,左右摆弄了好几遍才终于确定。唉!看着那张美若天使的脸孔,我的脑海中竟然忍不住浮现出佑彬的样子。昏暗幽深的巷子里,在月光下佑彬恍然是来自地狱里蛊惑人心的邪恶妖灵,脸上露出充满诱惑的笑容走向我,霸道地侵占我的唇瓣……不!那根本就不是他!

见我失神不说话,佑扬哥哥悄悄凑到我跟前,目光柔柔地落在我的身上:“在担心身体变小的事吗?小傻瓜,我答应你,一定会想办法让你恢复正常的。相信我吗?”

犹如来自天堂的天籁之音把我的思绪拉回到眼前。安静的房间里,一张绝美得毫无瑕疵的白皙脸庞,精致的五官轮廓分明。天使般温婉的笑容下,是那颗体贴善良的心。这样完美的人怎么会是人类呢?他一定是天使!

我打起精神来赶紧摆了摆手:“不是的!佑扬哥哥,我只是在想佑彬的事情。”

提起佑彬,佑扬哥哥的表情突然有一点点的不自然,但很快恢复了常态。他宽容地安慰道:“佑彬不是小孩子了,他会照顾好自己的。不要再担心了,希宜,很晚了,你的身体这样变来变去一定很消耗体力。睡吧。”

我点了点头,心里更加难以平静了。佑扬哥哥还不知道佑彬的情况呢,他要是知道佑彬变得那么邪恶一定比我还要担心。现在我却什么都不能做……珈琳啊珈琳!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帝天爷爷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吧?希望他有办法解决。

我躺在床上,在心里默默祈祷着。房间里一下子变得好安静,只有墙壁上钟表的声音在“滴答滴答”地响着。佑扬哥哥面冲着我闭着眼睛,他睡着了吗?在微弱的灯光下,他像婴儿一般呼吸均匀,脸上一片宁静安详。怎么看他都像沉睡中的天使,等待着被黎明唤醒。

望着那张精致绝美的脸,我的心跳突然加快。“怦怦”的心跳声和墙壁上摆钟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让我的脸颊都禁不住发烫起来。糟糕!这样下去,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嘛!我赶紧转过身,让佑扬哥哥离开我的视线。

就在这时天花板上似乎传来微弱的声音,我刚刚闭上的眼睛又睁开了。只见天花板上慢慢浮现出珈琳的样子,她正挥舞着翅膀降落下来。我又惊又喜地翻身坐起来,由于激动差点叫出来。

珈琳赶紧用读心术提醒我:“嘘!不要出声啦!会吵醒楚佑扬的!”

对对对!我现在正在佑扬哥哥的房间里呢,怎么把这个给忘记啦。我用手捂住张了一半的嘴巴,在心里默默说着:“珈琳,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急死我啦!帝天爷爷到底怎么说?”

珈琳在床边站稳,将翅膀收起来。她继续用读心术和我交谈着:“帝天爷爷正在努力封印净化‘炙’的武器,现在已经基本上完成了。楚佑彬的情况连帝天爷爷都没有料到。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完全是因为两个分身合二为一造成的结果。”

“这都不是重点啦!重点是现在要怎样?佑彬会变得越来越邪恶吗?”我焦急地追问着。

珈琳皱了皱眉头,有些责怪地抱怨:“听我讲完啦!小糊涂虫,你急什么啊?我又没说完全没有办法解决。帝天爷爷告诉我,一定要将‘炙’的两个分身隔离开来,回归到自己的身体中去。不然其中的一个肉身会像失去灵魂一样,变得神志不清。”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玲会气势汹汹地来找我兴师问罪了。林熙恐怕就是因为自己身体里的分身跑到了佑彬那里,所以才变得完全不像自己。虽然没有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不过听珈琳这么说,我大致也可以想象得到了。

“那帝天爷爷有没有说,要怎样才能将两个分身隔离,把其中的一个还原到自己的身体里去呢?”我站在佑扬哥哥帮我搭建的“床”上,仰着头看着巨型的珈琳。

此刻珈琳才猛然注意到我的异常,张大了嘴巴惊讶地问:“小糊涂虫,你你你……你怎么……”

我没好气地丢给她一个白眼:“你你你……你什么?我也不想这样哦!可是我在地牢的时候被灌下了奇怪的药水,现在药性发作,身体就变小了。我一直在等你回来想办法帮我啊!反正现在有一大堆的麻烦摆在面前!”

“我也想快点回来啊,可是帝天爷爷一直在和大天使们净化武器,我没办法打搅他们。”

“好啦!说重点!”我冲她摆摆手,“把佑彬恢复原样的办法是什么?”

“你的眼泪喽!”珈琳伸出手,嘴里念念有词。几秒钟之后在她的掌心里发出炫目的光晕,随着光晕的消失,一个手镯慢慢地浮现出来。

“怎么又是手镯?!”

“放心啦!这次手镯上只有一颗宝石,当你再次流下眼泪的时候它就会亮起来,然后就能重新充满力量,用来将两个分身彻底分开。”珈琳耐心地解释完,有些发愁地望着我,“可是现在……小糊涂虫,你要怎么戴上手镯啊?你的身体那么小。”

“你想办法啊!没有什么魔法可以把我体内的药效排除掉吗?”我把全部希望寄托在珈琳身上,她可是天使耶!

“这个嘛……”珈琳皱了皱眉头,有些为难地回答,“我来到人类社会之后很多魔法都被禁止使用,所以现在也想不到有什么好的办法帮你。给我点时间啦!这样好了,手镯先放在这里,等我想到办法了就回来找你哦!小糊涂虫,你自己保重啦!我还有自己的任务要完成,我先走喽!”

“等……等一下!”

看着珈琳把手镯放在床边准备开溜,我失声叫出来,“你就这样丢下我吗?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你可是我的搭档啊!喂!珈琳!混蛋珈琳!”

可惜不管我怎么叫,那个可恶的臭丫头还是丢下我不管了。

呜呜呜……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居然和这样的人合作!我的身体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难道叫我去求玲要解药?

那根本就不可能嘛!不让林熙变回原来的样子,她是绝对不会给我的。抓狂!抓狂啊!

3、

虽然一肚子担心的事情,不过这一整天的“变身”生活还是让我疲惫不已。珈琳走后没多久,我便沉沉睡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细碎的阳光洒在我的脸上,恍若还在梦境之中。近在咫尺的是一张绝美的俊脸。白皙透明的皮肤被阳光笼上了一层金色。脸颊微微泛着樱色的红润。青如远山的眉毛下,一双温柔似春水的眼睛正朦胧打开,目光中有着璀璨如星辰般的光芒。

四目相对之下我还没有搞清楚此刻的状况,而佑扬哥哥已经微笑着同我打招呼:“希宜,早啊。”

我下意识地回答:“早……”

不……不对啊!我赶紧触电似的翻身坐起来,慌乱地摸着自己的脸,然后定睛打量四周。我的身体什么时候变回来的?不是每次变身之前都会有寒冷窒息的感觉传递进每个细胞吗?这次我居然在睡梦中毫无感觉?!最让人面红耳赤的是佑扬哥哥就躺在我的身边,那么近……我根本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钻进了他的怀里。天啊!这样尴尬的画面要怎么进行下去?!

就在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坐在床上不知所措的时候,佑扬哥哥也起身坐在了我的旁边,温和地说道:“希宜,你还好吧?半夜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你的身体恢复了。不过见你睡得很香甜,所以不忍心叫醒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呃,原来是这样。”我动了动身体,“这次很奇怪,居然没有一点反应自己就变回来了。不过还好,没有哪里不对劲。”

“这就好。”也许是看出了我的尴尬,佑扬哥哥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轻松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不用不好意思,我们都是一家人啊。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希宜,你梳洗一下,然后我们一起去学校。”佑扬哥哥说完径自站起身走进洗手间,随着“哗哗”的水声传出来,我的脸颊还是有燥热的感觉。为了让自己的心情能快一点平静下来,我逃命似的跑回自己的房间。

怎么这样?怎么这样!我趴在床上,不经意地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颊,脑海中一个劲地浮现出佑扬哥哥近在咫尺的样子。我们俩居然离得那么近,躺在同一张床上……虽然是情况特殊才导致这样的情况发生,不过怎么想还是会让我觉得有些别扭。而且……而且那种“怦怦”心脏狂跳的感觉让我现在都难以忘记。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我刚好洗过脸换好校服。打开门,张嫂站在门外,客气地同我打招呼:“表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请您下楼来吧。”

“好……好的。”我手忙脚乱地跟着她一起走下楼。

餐厅内姑姑和姑父坐在熟悉的位置上喝着茶,而佑扬哥哥也已经温文尔雅地端起咖啡杯。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倾洒进来,将他颀长温暖的身体笼上一层绚丽的颜色,仿佛整个人都在发着光。

见我走过来佑扬哥哥眯起眼睛露出笑容:“希宜,快来吃东西吧。我们还要去学校,抓紧时间哦。”

不知道为什么被他明澈如水晶般的目光扫过脸庞,我刚刚才恢复频率的心跳又猛然加速起来。我忙低下头掩饰自己不平静的心情,呆呆地坐下吃东西。

姑姑关心地询问:“儿子你才刚出院,怎么不多休息一阵子呢?”

姑父似乎对于佑扬哥哥的决定也持反对意见:“就是啊!学校那边你放心,我会打电话过去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佑扬哥哥把手中的咖啡杯轻轻放下,晶莹圆润的手指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好看。为了让父母放心,他小心翼翼地解开校服上衣的扣子,将伤口露出来:“爸妈,我知道你们关心我。不过我的伤真的完全康复了。你们看,一点痕迹都没有,对吧?虽然这个奇迹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可事实上,好像我真的受到了什么眷顾,所以你们放心吧。”

姑姑和姑父惊讶地望着佑扬哥哥胸前完美的皮肤,根本找不出哪里受过枪伤。这才几天的时间,任谁都不会相信吧。

“这……这太神奇了!”姑姑不敢相信地说道。

“儿子,你问过医生没有?你这样的情况实在太罕见了!”

不是罕见!是压根儿就没有嘛!佑扬哥哥一边将扣子重新系好,一边微笑着摇摇头。

天啊!再说下去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状况。为了避免姑姑和姑父再追问下去,我只好把剩下的面包全都塞进嘴里,然后故作慌张地看了下时间,紧张地对佑扬哥哥说:“呀!再不走的话就要迟到了!”说完一手拿起椅子旁边的书包,一手拉起佑扬哥哥,逃命似的奔出家门。背后姑姑和姑父似乎还说了些什么,慌慌张张的我哪里顾得上。

4、

终于得救了!希望大家能快点把佑扬哥哥中枪受伤的事情忘掉,不然每次提起这个话题,我的精神都会高度紧张。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

“希宜,你好像……”看着我气喘吁吁的样子,佑扬哥哥停下脚步让我调整呼吸。

“我很好啦!不用担心!不用担心!”我摆摆手,这才发现,沈寒和允东并没有守在门外接我上学。

佑扬哥哥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道:“反正现在我已经出院了,就不用麻烦沈寒和大东每天来接送你去学校了。这些日子他们也很辛苦。怎么?希宜,担心我保护不了你吗?”

“当然不是!我觉得玲他们暂时不会找我的麻烦了,所以也不用那么小心啦。”

“可你的身体呢?现在随时会有‘变身’的危险。身边没有人守护是不行的。”

被佑扬哥哥一说我才想起来,哎呀!看来这件事情还比较棘手!偏偏珈琳居然在关键时刻摆了我一道,什么办法都没想出来就闪人了!哼哼!

就这样我和佑扬哥哥一起朝学校的方向走。除了担心我的“变身”之外,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佑彬。也不知道他这几天都跑去哪里了,昨天晚上又没有回家。姑姑和姑父已经在怀疑了,再这样下去我该怎么和他们解释呢?就算不回家也没有关系,起码也要保证不在外面做坏事啊!真怕他会闯出什么无法弥补的祸事来!

就在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一阵刺耳的引擎声将我乱糟糟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正值早上入校时间,校门两侧站着值勤的同学。快到校庆了,为了维持秩序连训导主任都亲力亲为早早来到学校检查出勤情况。同学们都很有礼貌地鞠躬走进大门。多么和谐的画面啊!可惜几辆扎眼的摩托车突然闯入,使原本毫无瑕疵的场景一下子变得不协调起来。而带头的人居然是……是佑彬!

只见佑彬从红黑相间的高位摩托车上下来,一身全黑色的紧身赛车服。他满脸不屑的表情,黑玉般的长碎发在清晨的微风中显得格外耀眼。冷漠箫杀的气息笼罩着他的全身,仿佛此刻走向我们的不是名声显赫的“佑彬少爷”,更像是来自某个不良集团中的龙头老大。

他的两边分别站着之前在巷子里见过的几个男生,当然少不了那个穿着性感短裙的女孩子。和之前不同的是,女孩没有和佑彬同乘一辆车,而是自己骑着一辆通体鲜红颜色的摩托车。她的嘴里依旧嚼着口香糖,眼睛里满是高傲挑逗的神情。

“喂!夏,你真的要上课吗?很无聊耶!”见佑彬推着摩托车朝学校里面走,女孩抱怨地在他的背后嚷嚷起来。

“别啰嗦个没完啦!反正我很快就会出来!”佑彬根本没有理会她,径自朝原来的方向前进。

这样扎眼的出场方式顿时让佑彬成为了校门口的焦点人物。虽然平日里佑彬每次出现也会引起小骚动,可此时此刻却大不相同。惊讶的同学们全都呈现“木乃伊”状态数十秒钟,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这、这是佑彬少爷吗?!”一个女生将下巴从地面上拾起来,圆睁着眼睛惊呼道。

她的同伴也从“僵尸”状态下苏醒过来:“没错!没错!真的是他!可是佑彬少爷怎么会穿成这样?”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惊叫行列”,校门口顿时乱作一片。

“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啊,佑彬少爷怎么会穿成这样?”

“还有跟他在一起的那些家伙到底是谁?”

“我听说最近在附近活跃的一群‘飞车党’好像就是这群人,他们很恐怖的!”

“啊?!不会吧?那为什么这样的家伙会和我们佑彬少爷混在一起?”

……

议论声像雨后的春笋络绎不绝,大家全都忘记了自己原本要做什么,纷纷停下脚步对着依旧若无其事大摇大摆朝学校门口走的佑彬张望不已。

我的目光不经意地看向身边的佑扬哥哥,这下我想替佑彬隐瞒恐怕也不行了。只见佑扬哥哥的表情要比那些叫个没完的女生们复杂多了。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担心与气愤。恐怕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和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弟弟会突然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吧。其实这也不能怪佑彬啦,都是分身惹的祸。可我根本没办法和佑扬哥哥说,眼下只能尽快想出办法将他身体内的两个分身隔离归位。

糟了!手……手镯?!昨天夜里珈琳交给我的手镯居然不见了!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只顾着逃回自己的房间,根本忘记了把手镯戴上。

“佑扬哥哥,你有没有看到……”我赶紧焦急地看向佑扬哥哥,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呃,希宜,等一下。”

此刻佑扬哥哥脸上的表情格外严肃,我已经很久都没看到过这样的他了。微微皱紧的眉毛下,如春水般温柔的眼神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灿亮如火炬的深沉目光。

虽然是在跟我讲话,可他的眼睛始终没有从佑彬的身上离开。而佑彬像是完全没有看到我和佑扬哥哥似的,只顾着推着手中的摩托车,大摇大摆地继续朝学校里走。

议论声一浪高过一浪。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凝聚在佑彬的身上。而一同注意到他的还有站在门口的训导主任。

5、

平日里的训导主任虽然总是摆着一脸严肃的表情,但从来没有真的和同学们动过怒。不过此时此刻不管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在那张比吃了几百个毒蘑菇还要难看的脸下,一场浩劫犹如正流淌着岩浆的火山般即将爆发。

“楚佑彬同学!”终于训导主任使出了失传已久的“狮吼神功”。

学校门口的同学们大多停下了脚步,早就忘记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全都睁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什么精彩的部分。而训导主任一发威,顿时将原本就很紧张的气氛又推向了另一个高度。

刚刚还在为手镯的事情烦恼的我,眼下也顾不上那些了。一颗七上八下的心也被提到了喉咙。这可怎么办啊?看佑彬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现在的他恐怕早就失去了理智,如果再不快点将邪恶的分身从他的身体里隔离开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呢!

“佑扬哥哥……”我忍不住再次开口。

可还没等佑扬哥哥给出回应,训导主任的第二波“狮吼神功”便又拉开了帷幕:“楚佑彬同学,请问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主任,你在那边乱念什么?”佑彬停下了脚步,可脸上却满是不屑的神情。他眼神里充满了挑衅,语气丝毫不肯退让,“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来上学啊,有什么不对吗?”

“很好!大名鼎鼎的楚佑彬同学居然还知道这里是学校。”训导主任的脸色因为佑彬满不在乎的口气越发难看起来,“校服呢?你就打算穿成这样进学校吗?难道你没看到同学们都穿着校服!”

“主任,那是他们没个性好不好?!我可不一样!”佑彬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已经再一次将主任激怒了,依旧不知悔改地滔滔不绝起来,“可是‘夏’,本来就是乐坛的新人王!现在我就将这个天大的秘密公布出来,以后就不用让我穿着这么难看的校服来上课了吧?或者说,我完全没必要来学校。”

此话一出,原本就已经不像样的学校门口再次沸腾了起来。同学们议论的主题顿时又换成了“夏”。今天是怎么了?头版头条的绝爆新闻全都是当事人自己说出来的。

“哇!你们听到了吗?佑彬少爷说他是夏!”

“夏?!真的是他吗?听说没人知道夏的真正面目哦!”

“不过仔细看一看的话,似乎真的很像佑彬少爷。”

“那不就是说,我们一直和乐坛明星在同一所学校念书吗?”

……

“佑彬,够了!”低低的吼声来自我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佑扬哥哥,只见他一个箭步冲到佑彬跟前,平日里的温文尔雅早就荡然无存。因为气愤,他的脸色显得苍白晶莹,嘴角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不相信那个和我一起生活了十七年、善良纯真的弟弟就是站在面前的人!”

我想佑扬哥哥一定是气坏了吧?!要不然他的语气中也不会夹杂着一丝颤音。别说是他了,之前在巷子里见到佑彬的时候,连我都觉得难以接受。完全颠覆的人格,从天使到恶魔的转变,任谁都要瞠目结舌到想用头撞墙。

“哟!哥,好久不见!”佑彬的目光淡淡地落在佑扬哥哥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关心与问候,仿佛近在咫尺的人和自己毫无关系。而“哥”这个字也并无任何特殊的含义,仅仅是个简单的称呼。

“佑彬!”

“哥,你的伤看起来完全康复了。你还真是厉害!这么重的伤几天就好了,你是超人吗?我以为你要在医院躺上一年半载……”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如果还当我是哥哥,那么现在马上给我回家换好校服来学校上课!还有你怎么可以又将‘战’拿出来了?你自己说过……”

“好啦!哥,你很烦!”佑扬哥哥的话还没有讲完就被佑彬不耐烦地打断了,只见他不高兴地别过头,根本不愿再听下去,“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我喜欢穿成这样!”

“楚佑彬同学!请你看清楚,这里是学校!”训导主任终于看准时机插话进来,而他的话偏偏是重点中的重点。

“主任!我很清醒。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学校,不然你以为我来干吗?吃饭吗?哈哈!”佑彬说完夸张地仰天大笑,狂荡不羁的表情让那些原本崇拜他的女生们都一时哑口无言。

疯了!疯了!我觉得连我的大脑都在佑彬话音落定的那一刻严重充血。更别说是脸色铁青已经毒性严重发作的训导主任了。当然站在佑彬对面的佑扬哥哥也好不到哪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天使般的他在那张俊美如画的脸上浮现出如此阴霾的表情。

“佑彬,求求你别再说了。”我实在按捺不住,几步走上前好心劝说道,“这是学校的规定啊。我看,你还是乖乖听训导主任的话回家去换校服吧。”

聚集在校门口的人越来越多,大家根本没有心思去上课,全都兴致勃勃地观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特别是“佑彬是乐坛新人王夏”这一则惊天动地的消息爆出之后,连原本已经进教室的同学,也都闻讯折返回来。

佑彬桀骜不驯的目光终于捕捉到了我的存在,可是在那明亮晶莹的眸子里却找不出半点的温柔。他冷冷地望着我,嘴角傲慢地扬了起来:“希宜,我不在的时候,你跟哥的感情还不错吧?”

“佑彬……”我的心里一阵翻涌。

“算啦!如果寂寞的话可以先找哥来替代,不过看在你这么疯狂找我的份上,我再免费送上一个吻怎么样?”佑彬说着露出有些坏坏的笑容,就像之前在巷子里一样朝我走过来。他该不会又想……

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地向后退,这样的他绝对不是我想要的!而且这也不是真正的佑彬!

“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所有在场的同学全都惊呆了。佑彬水晶般晶莹的白皙皮肤上顿时呈现出鲜红的指痕。

佑扬哥哥紧皱眉头,修长纤细的手指还停留在半空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