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禀千岁爷:您家王妃又跑了!小说by苏缱绻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启禀千岁爷:您家王妃又跑了!

更新时间:2020-11-22 14:39:08

启禀千岁爷:您家王妃又跑了!已完结

启禀千岁爷:您家王妃又跑了!

来源:掌文作者:苏缱绻分类:言情主角:

启禀千岁爷:您家王妃又跑了!是作者苏缱绻出品。启禀千岁爷:您家王妃又跑了!,是一部相当好看的古代言情类型小说,实力推荐。全文讲述了——“启禀千岁爷,王妃杀了她继母。”“无妨,那等有碍观瞻之人,死了便死了。”——“她又……打伤了太子的命根子。”“无妨,那种软短无能还好色之人,废了便废了。”——“王妃她还收拾了细软包裹,说要离家出走。”“无……无法无天了她!这是本月第十八次了吧?当本座是死的么!”千岁爷很愤怒,王妃自求多福吧!新书发布求支持,传送门:http:\/\/www.heiyan.com\/book\/84566
编辑相思故点评女主塑造的很鲜活,还有很多细节部分细腻的处理,剧情的张力,都控制的非常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谢言晚冷不防被掐住了脖子,原就有些虚脱的身体直接便朝着凤栖止摔了过去。

倒不是她故意的,她是真虚了。

此时的凤栖止,双眸紧闭,面色潮红,连带着手上都是滾燙的温度。纵然如此,他掐着谢言晚脖子的力道依旧很大。

被谢言晚这么一扑,二人顿时一前一后的摔进了马车,力道之大,连带着那马车都晃动了一下。

“唔——”

凤栖止的手还保持着掐着她的姿势,而谢言晚整个人已然趴在了他的身上,二人的双唇好巧不巧的,亲在了一起。

軟的触感加上女子身体的甜美,让凤栖止身上的温度再度升高,他掐着谢言晚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

下一刻,便听得“啪”的一声响起,谢言晚愤愤的擦着自己的嘴,指着凤栖止道:“氓NAGARE!”

然而,她并未得到回应,只因那个被她唤作氓NAGARE的男人,已然再度晕了过去。

谢言晚吃了个哑巴亏,提醒自己不能跟病人计较,如此反复了两次,才龇牙咧嘴的从硬狀態的车厢内爬了起来,认命将仍旧昏迷的二人扶进了房内。

这院子是她跟奶娘和巧穗三人所有的积蓄买下的,院落不大,却格外干净。小小的三间瓦房,院子里种了一棵合抱粗的杨树。屋子里也被打扫的纤尘不染,被褥等物一应俱全。

前天下午,她们三人才偷偷地来收拾过,谢言晚还记得那天她们对未来憧憬是怎样的美好,不想短短一日,巧穗受伤,奶娘更是与她们阴阳两隔!

谢言晚站在桌子前,紧紧地攥着那杨木的椅背,一双眸子充血的赤红。

“咳咳。”

身后响起咳嗽声,谢言晚回过神来,三两步走到床边,关切的问道:“巧穗,你感觉怎么样了?”

巧穗先是一怔,待得将屋内扫了一圈之后,方才彻底清醒过来,一把抱住了谢言晚,哭道:“小姐,我娘,我娘她……”

她话未说完,整个人便不可自抑,呜呜的哭了起来。

谢言晚搂着巧穗,拍着她的背,咬牙道:“巧穗,你放心,奶娘的债,我定会讨回来!深仇大恨,不死不休!”

她的胸腔内,仿佛有什么东西撕扯着,疼的她几乎喘不过气儿来。

然而那一双眸子,却是越发的清明。

凤栖止发烧了。

早上将他扶下马车的时候,谢言晚便觉得他的体温不太正常。家中没药,谢言晚替他换了几条毛巾敷着都无用,权衡再三之后,到底是起身吩咐道:“巧穗,你在家里照顾他,我出门买药。”

说到底,凤栖止高烧不退,还是因为救自己,所以她不能不管。

巧穗拦不住她,担忧的叮嘱:“小姐,您千万小心。”

谢言晚应了,拿了一件宽大的斗篷将自己罩住,又取了家里唯一的银钱,便出门去了。

不想刚过了长安街,就看到闹市中贴着几张告示,周围的人正在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这个家奴还真是不知足,尚书府那么好的地方,咱们想挤进去做工都没机会,这人倒好,竟然卷着财物逃跑了!”

另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接口道:“可不是,要么说这人是自找死路呢,那谢尚书是什么人,如今全城戒严,连巡防营都出动了,那个偷东西的家奴可是插翅难飞咯。”

谢言晚站在人群之后,盯着那两张告示,眼眸里的寒意越发深重。

这告示上画着,赫然是她跟巧穗的画像,着巡防营全城搜捕,理由是她二人偷了尚书府的古董字画!

谢言晚攥了攥拳头,悄然退出人群,边朝着药铺走,边盘算着。

为今之计,她需要尽快将巧穗送出城,否则一旦被抓住,巧穗必没有还手之力!

“让开,都让开!”

忽听得前方一阵喊叫声,谢言晚下意识抬头,霎时看到目眦俱裂的一幕。

有几个官兵拿着婴儿手臂粗的绳子,正将一个血肉模糊的妇人吊上了城楼。那妇人已经死去多时,胸口前还插着一支箭羽,竟是奶娘张氏!

谢言晚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从腰间抽出匕首来,直直的便朝着那群官兵冲过去。

她此时只剩下了一个想法,杀了那些人,夺回奶娘的尸首!

下一刻,谢言晚的手便被一股大力拽了回来。

“放开我!”

谢言晚下意识挣扎,可那人的力气却格外大,任凭她怎么样扑打,对方都不松手。

直到将她拖拽进旁边的小巷子之后,谢言晚才得以挣脱,吼道:“你是谁,凭什么拦我?”

“想送死?”

男人回过头来,一张脸颠倒众生,一双眸子里却是格外幽深。

“你?你不是发烧了么,怎么出来了?”

谢言晚先是一愣,继而又反应过来,咬牙道:“即便是死,我也要将奶娘的尸首抢回来!”

奶娘为她而死,她不能让奶娘死了都不得安生!

凤栖止冷然的看着她,指着城门口道:“去。刚好本座没见过人被射成刺猬是什么模样,你还可以让我长长见识!”

谢言晚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才发现,那周围竟然散布了数十名弓箭手,如果她刚刚贸然出现,瞬间就会被射成刺猬!

好毒辣的局,简单粗暴,她却一定会上钩。

“难不成,我就这样不管奶娘了么?”谢言晚心中恨意加剧,咬牙切齿道:“我不甘心!”

谢家之人,欺人太甚!

“不甘心,那你就去啊,跟那老太婆陪葬,然后再引出你那个不成器的丫头,刚好一网打尽,永绝后患。”

凤栖止冰冷的声音像是一盆冰水浇在她的身上,让她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是,她现在无异于以卵击石,不但救不了奶娘,还会全军覆没。

“那我现在怎么办?”

她下意识看向凤栖止,便听到后者淡淡道:“回去。”

凤栖止说完,抬腿便走,谢言晚复又看向城门的方向。

奶娘被反绑着挂在城门上,身上的血液早已流干。

她猛地收回目光,攥紧了手指朝着反方向走去。

奶娘,你再等等我,晚儿一定会让您入土为安。谢家的禽兽,我会用她们的血,来祭奠您!

腊月的天泛着灰白色,凌冽的寒风夹杂着雪粒子席卷过街道,将人的骨头几欲冻裂。

谢言晚却仿佛感觉不到冷,浑身的血液都汇聚在头顶,而她的眸子,却亮的有些吓人。

回到小院之后,谢言晚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的手心已经被掐出几个月牙型的印记,正渗出鲜血来。

巧穗心急火燎的撕了布条要替她包扎,却被谢言晚一把抓住手,郑重道:“如今城中在通缉我们,巧穗,你收拾收拾,寻个机会我把你送出城去。”

巧穗下意识问道:“小姐,那你呢?”

见谢言晚没有说话,巧穗顿时便跪了下来,带着哭腔道:“小姐,要走,咱们就一起走。娘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您好好儿活着,您不能辜负她。”

谢言晚将她扶起来,握着巧穗的手道:“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方才回来的路上,她想了许多的办法,可到最后,都一一排除掉了。且不说谢府权势滔天,想要杀了他们绝非易事,就算是能杀,她也不会让谢家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死了。

萧念,谢琳琅,还有助纣为虐的谢逍遥;她要让那些人从云端跌落尘土,狼狈不堪的死去。只有这样,才能祭奠奶娘的在天之灵!

巧穗被她的神情吓到,摇头道:“小姐,那些人位高权重,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咱们斗不过她们的,您可不能犯傻啊!”

闻言,谢言晚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来,眉眼中皆是嗜血的味道:“斗不过也要斗。既然这世道善恶不分,那我便立一个是非曲直。没有路,我便踩出一条路,即便是拼上性命,也要为奶娘报仇!”

“啪,。”

有稀疏的把掌声响起,谢言晚回头,就见凤栖止意兴阑珊的拍着手,嗤道:“说得好,本座就喜欢看你们这种不自量力的人撞个头破血流。”

说到这里,他撑着额头,眼尾上挑:“或者,你可以求求本座,说不定我心情好了,还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谢言晚心中一动,却在看到他眼中的戏谑之后,冷笑道:“不劳烦您操心,我这里庙小,还请您自便。”

先前她出去的时候,凤栖止还高烧不退,可是方才回来时凤栖止拽着她,谢言晚才发现那人的体温分明十分正常。

这人浑身都透着一股诡异,是祸非福,她不得不防。

“牙尖嘴利的小丫头。”

凤栖止下了这个结论后,忽的伸手将窗户大敞。

雪粒子随着冷风灌了进来,霎时便叫屋里的人打了个寒颤。

一只通体屋内的鸟随之飞进,尜尜的叫声格外尖锐刺耳。

谢言晚神情一冷,下意识便想去捉那只不速之客,不想那鸟却被凤栖止先抓在了手中。

凤栖止自那鸟腿上解下一只锦囊,一面回眸睨了一眼谢言晚,嗤道:“啧,没家教的丫头,别人的东西也是随意乱动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