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问归期小说by探竹主角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喵喵书城>小说列表>言情>情深不问归期

更新时间:2019-07-08 08:18:50

情深不问归期已完结

情深不问归期

来源:奇热作者:探竹分类:言情主角:

《情深不问归期》是作者探竹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叫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她是他不择手段想要赶出唐家的女人。他是她住在同一屋檐下却不愿多看一眼的男人。她和他本是两个平行世界,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仇人。在时光中辗转,在辗转中反复……两颗相爱的心,该如何靠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寂静的回廊下,空气忽然之间变得稀薄。程舒也感觉很尴尬,眼神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想要加快脚溜走,又怕失了礼。这么纠结着,她便看着回廊外的海棠树打岔道:“今儿天气可真好。”

唐清宁也有些不自在,但听程舒也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紧,便猜测到她更紧张。他退了一步,与她同望着那棵海棠树并接话道:“这海棠花要到明年四五月份才开吧?”

“嗯。”程舒也应道,“爷爷喜欢海棠花,老高弄了好些品种回来,有些花期早的,三月就开了。”

唐清宁看着院子,光视线范围内就有四棵海棠树,默了片刻后,他道:“这么多海棠树,来年春夏,那可真是百花齐放了。”

程舒也这才悄悄的侧头看他,哪知唐清宁也刚好收回视线。好巧不巧的,两个人的视线又撞在了一起。

“那,那个,小叔叔,我们快去公司吧。”程舒也从没这么慌过,慌得她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那声小叔叔喊出口,她就感觉到她的脸“腾”一下红了,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丢下他就往侧院的车棚跑去。

唐清宁望着程舒也的背影,他没有马上跟上去,而是盯着她的背影穿过侧院的大门,消失在了他的眼前他才抬步。

他就说嘛,程舒也只是个二十五岁的小姑娘而已,程砚之说她是个工作狂时,他还以为她是个多无趣的人。他想着她脸颊上飞起的红霞,嘴角不知不觉的就上扬了,脚步也跟着轻快了许多。

程舒也先到了车棚,站在唐清宁的车旁,她心里十分懊恼自己刚才的失态。要不是司机还没吃早餐,桐桐又被老爷子叫走了,她可真不想搭唐清宁的车去公司。从大宅到公司半近半个小时的车程,她有一种想跑到外头打辆出租车去公司的冲动。

可唐清宁也不是三头六臂啊,她干嘛要躲着他呢?他正式搬回唐家,她也从云水居搬回来了,这以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见面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还是坦然面对吧,程舒也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侧门那边,唐清宁的身影已经出现了。

好在去公司的路上,程舒也接了个国际长途,是公司驻海外的一个高管,那边的工厂出了点问题,高管详细向程舒也汇报了情况。一通电话接完,公司已经近在眼前了,程舒也收起手机。

“小叔叔……”

“程舒也,你,能喊我唐总吗?”唐清宁微笑着打断她,他不过比她大四岁而已,这声叔叔喊得硬像是差了一辈,平白的把人喊老了五十岁。他听着可真不舒服。

程舒也抿着唇笑了一下,寻思着他肯定是介意她把他喊老了。

“唐总,你前面路口放我下去,谢谢。”程舒也改了口。

唐清宁往前开了一点,刚准备靠边停车,他眼尖地看到不远处的公司门口挤满了人,那些人好像扛着摄像机?大门口有保安把着门……他心里一惊,踩了刹车,将车停到了路边。

“你先别下车,我去看看。”唐清宁道。

“怎么了?”程舒也只顾看着车窗的另一边,并没有发现异常。看着唐清宁下车,她也就看到了公司大门口的情景。

出什么事了?这么多记者……怎么没人给她打电话?

程舒也推开车门要下车,但又收回了脚坐回了车里。她拿出手机给公关部的赵经理打了个电话,赵经理说他在赶来公司的路上了。

“我问你那些记者怎么回事儿?”程舒也皱眉。

“程总。”电话那头的赵经理抹着额头上的冷汗,他昨晚和老婆闹到半夜,今早睡过头了,这会才刚从家里出门,接到安保科的电话,他都慌了,“事出突然,具体的原因我也还不太清楚。安保科的钱科长说那些记者都是生面孔,只有一个省台的记者有点眼熟。”

程舒也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连省台的人都惊动了,那就是大事儿了。她作为唐家酒店行政部执行总监,竟然连发生了什么事儿都不知道。这么大的动静,用不了半个小时,老爷子肯定会接到电话。

“十分钟内了解清楚具体原因,然后给我回电话。”程舒也挂了电话,她这会儿已经不急着下车了,不管省台的记者也好,市台的记者也罢,她这会儿上前,无疑是自投罗网,自乱阵脚。公司有公关部,处理好这些事情是公关部份内的事儿,否则养他们何用?

唐清宁只呆了五六分钟就跑回来了,上了车后,他就启动了车子,然后将车开进了地下车库。

“是港元村那个钉子户的事情。”唐清宁熄了火,单身搭到方向盘上看她,“老人昨天夜里上吊死了,今天大早有人给电视台爆了料,说是唐氏集团丧心病狂,用尽手段,逼得老人上吊自杀。这里的记者还是少的,港元村那边肯定更多。舒舒,这事儿有点棘手。”

程舒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知道出事儿了,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事儿。这么关键的时刻,老人上吊自杀,这如果没处理好,引起舆论公愤,那对整个唐氏企业都是一个巨大的负面打击。她拿过手机,重新拔通了赵经理的电话。

“程总,我刚要给你打电话,是港元村……”

“我已经知道了。”程舒也打断他,“这事儿你处理,尽快查明举报人是谁?另外,我提醒你,你这个月已经是第五次迟到了。”

“是,是。”赵经理讪笑着。

“下车吧。”程舒也挂了电话后伸手推开车门。

唐清宁没说话,看着她绕过了车头他才推开了车门。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了电梯口,又沉默着搭了电梯上了十八楼。

程舒也往她的办公室走,唐清宁也跟着她往她的办公室走。

“唐总?”程舒也停住脚步,一脸疑问的看着他。

“参观一下你的办公室。”唐清宁随意的语气,笑容里带着几分狡黠。

程舒也心里是抗拒的,但面上也不好表现出来,他毕竟是老爷子的亲儿子,空降到唐家酒店总部来,她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程舒也进了办公室,把手里拎的包放到置物架上后习惯性地开了电脑。回头时,唐清宁坐在她办公桌前的椅子,正在打量着她的办公室。

“这个风格我还蛮喜欢的。”他一副很满意的表情。

“谢谢。”程舒也淡淡道,这办公室的每一寸地方都是是按照她的要求设计的,他这等于在认同她的眼光,她理应道谢。

程舒也也坐到椅子上,伸手拿过桌上昨天没来得及处理完的文件看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唐清宁坐在她办公桌前,还是因为港元村的突发事件。往日里一进办公室就能迅速进入工作状态的她翻了几份文件都有点看不进去,心情也有些浮燥起来。

唐清宁一直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见她翻到第三份文件了,他抬手看表:“十点半的董事会议,还有将近一个小时。舒舒,我请你到楼下喝杯咖啡如何?”

程舒也现在哪有心情喝咖啡?她恨不得能在十点半之前把港元村的事情搞定。而且……她和他根本不熟好吗?于私,他是唐家琛的小叔叔,昨天才见面,今早搭他的车来公司。于公,她和他只是同事,如果不同部门,连照面都打不上。他这么请她喝咖啡,真的不会太冒然了吗?

“唐总,我就不去了。”程舒也拒绝得直白。

唐清宁也不勉强,他起了身:“那你忙,待会见。”他往办公室门口走去,门拉开,又关上。

程舒也收回视线,发现他把公文包落在椅子上。估计他忘了吧?要不要给他送出去?她挣扎了一下,算了,让他自己回来拿好了。

唐清宁走后,程舒也总算静下心来了。凝了神,时间就过得飞快了,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她就将昨天送来的文件全部批阅签了字。整理好准备给按内线电话时,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桐桐旋门进来了。

“程总。”桐桐一脸凝重,走到办公桌前时,她看到椅子上的男性公文包,但她也只是看了一眼,绝不多嘴。

“说。”程舒也把整理好的文件推到她面前。

“十点半董事会议。”桐桐例行提醒她今天的工作,“中午十二点和茂业的陆总在海天吃午饭,大约两点钟左右,我会去接你。下午三点项目部和工程部有个会议,可能要下工地。”

“好。”程舒也见桐桐不再往下说,她只能问了一句,“港元村的事情,赵经理在处理了吧?”

桐桐抱起了那叠文件:“是,赵经理把记者们带去了旁边的悦来酒店,这会儿应该还在和记者们周旋。晚一点,他会来向你汇报。”

程舒也悬在嗓子眼的那块大石头稍微往下落了落,赵经理是公关中的老手了,比这严重的危机他也处理过,今天是她太紧张了。

“程总,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出去了。”桐桐道。

“老人的后事儿,办好。”程舒也叹了一口气,虽然她从没见过那个老人,但终归是一条人命。

“是,我会跟踪这件事情。”桐桐转了身。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网友正在读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喵喵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5019389号-11